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5|回复: 0

守望群星的季节 1

(203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7

帖子

28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85
本帖最后由 言子虚至 于 2020-9-15 00:09 编辑

1
   我仍记得第一次遇见那个女人的夜晚,那应当属于一个余温尚存的初秋,所以当空中的风吹拂在我的脸上的时候,仍然是轻柔而凉爽的。夜晚城市绚丽的灯光远远的在周围闪耀着,然而所幸它昼夜不停的喧嚣并未波及,下弦月在稍偏头顶的方向挂着,和着分外明亮的群星辉映,两排灯柱随路远去,光辉在湖水上映射或荡漾着,垂柳如发飞舞,莲叶飘摇展开,仿佛只存在于文艺者散漫的绮想中。我别去那条主路,顺一条如鲁迅先生所说的‘走的多了,也便成了路’的小径漫步,它通向一座山头的顶端,高出那些移栽或种植的树木,没有林冠的遮挡,面前是陡崖直面的宽阔湖面,头顶便是群星与月,双月上下一体,长风扑面而去。
  于是在这样一个秋夜里,我遇见了那个女人。我望去时,她正盘着双腿,双手撑在身后仰望着星空。那个女人穿着清洁工的橘红色制服,两黄夹银的反光条在夜里也极其醒目,宽大的衣服更显出她的瘦弱,披肩的长发被风不断吹起。
  我揣度她是一名四十余岁的妇女,这一景象令我有种猎奇的感觉,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异样的难以描述的心态,于是我打消了另寻一处的想法,也在不远处坐着,一边流连于四周的景象,一边留心于女人的举动,不带恶意的猜测着她。那个女人仿佛没有注意到我,她像是全身心的投入着,如同虔诚的朝圣者瞻仰神迹一般望着夜空。花草树木汇聚的自然香气萦绕在我的身边,虫鸣声时隐时起,萤火虫飘忽而过,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这所有的一切构成如梦似幻的景象,浑然天成的呈现在我的面前。
  直到,我的肚子突然响起。我似有一种偷窃的惶恐般用手捂住,一抬头,便正好对上那个女人的目光。那个女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超乎想象的年轻。这种年轻无关容貌的美与否,而是一种极强的反差,就像是你看见一名身着长裙、长发飘飘,身形迤逦的女子的背影,便不禁尾随一路,那人暮然回首,却是个满脸褶子的老妪,让人无法想象像她这般年纪的女人为何会去当清洁工一样。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女人也只是短短的一瞥,我有些尴尬,于是上前向她搭话说:“你好”。
  女人没有看我,只是‘嗯’了一声,依然望着。
  “你是在看星星吗?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一片适合观星的地方,有点出乎意料。”
  “嗯?也可以这么说吧。”
女人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冷,也不像是刻意,更像是单纯的随着性子来。
  “你在看什么,北斗七星吗?”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我在看更远的地方。”
  “更远的,好像没有什么可看的。”
  “我并不是在看他们辉映的美丽所造就的景象,对我来说,他们不只是星星。”
  “那你是怎么认为的?”我问到。
  “在我看来,它们更像是等待,也更像是希望,倘若非要物化地形容它们,就是地标吧,这些星体像一个一个的地标,无数的地标叠在一起,确定出一个方向”。
  “用星星定位?确实用这种用途”,我抬起头望望,“但是,感觉,无论从哪里抬起头看,它们的位置都像是一样的,这个只能指出个大概的位置,就像是通过北极星和北斗七星确定北方一样。”
  “我在想,这所有的群星中会不会有我想要找到的那颗星球,所以我一直在寻觅着。”
  “你找到了吗?”
  “怎么才能找到一颗找不到的星球呢?我只是不想放弃找到它的执念罢了。尽管我知道永远找不到它。我现在在等着星星找我。”
  “怎么等星星找人?”我有些好奇的问。
  她笑了一下:“你守着这片星空,数千年如一日,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有人从星星上来到这里。”
  我说:“你真是一个怪人。”
  她笑了笑,说:“或许我只是一个守望群星的可怜人。”
  好一会儿,她突然又问道:“你说,人的一生,到底能发现多少颗星星?”
  “不知道,据说美国的NASA每年都能发现上万颗,美国这个流氓而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去年炸了我们的大使馆还不承认,到现在都还没有给我们赔偿。不过,发现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宇宙中有那么多星球,也许到人类灭亡的那一天,也观测不完银河系里的星星。”
  她嘴角微抿:“不是这样的,人类能成为这颗星球主人的原因之一,说不定就是当初对星空的那份好奇呢?永远对未知的事物充满探索欲和求知欲,也许这就是造就人类今日的原因吧。”
  “不过你也说得对,宇宙实在太大了,拥有太多星球了,以至于人的一生都看不完、找不到。 ”
  她的谈吐举止和她的外貌所形成的巨大反差让我有些惊奇,以至于对这个神秘的女人充满了好奇,但又觉得过于打探他人有些不礼貌,只是应了一句“这倒也是”。
  于是我们两个人都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蛐蛐又鼓起胆子叫了起来,鸣笛声远远的传来,湖水拍打石岸的涛声阵阵响起,有长驱的风冲向崖壁后急速上升时呼呼的响。
  有不知名的鸟在我们头顶上怪异地叫着划过,渗人的声音似有回响,对岸处,当初政府大力修建的作为城市地标的大楼闪烁着彩灯。
  女人站起来,拍了拍身体,对我说:“快到点了,我该去工作了,那么再见,好好欣赏。”说完迈步离去。
  我站起身来,捕捉着她的身影,直到她在曲折迂回中没于光影和林翳。
收起回复

相关帖子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10:18 , Processed in 0.163891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