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5|回复: 1

祂们

(308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33

主题

36

帖子

12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225
  西边的浓云已经近了,暗黯着的夜晚里,灰蒙的云层却突然分离,在狭小的空隙里,将一颗孤星与一轮姣圆的银月完整的显露。月光将云映的透亮,星在黑色的周际中映着遥远却纯净的光。

  光,就照射在一栋复式公寓的一窗,从窗子透入,将厚实的原木桌案、几张发黄的羊皮纸,一支黑天鹅羽毛的笔,蒙上银白的辉芒。

  半晌,灰云合拢,重新归寂于墨色,世界再一次落于压抑与毫无光亮。而后,在凝固般的房间里,伴随着开门的机簧声,琥珀般的时光被瞬间绞碎。

  ......

  东区圣弗兰克教堂,孤独淡雅的月光与星光透过彩色宝石拼接而成的画窗,在教堂的大门前投射出一个凌乱的破碎的如同被肢解般的老人,原本的圣洁在此刻显得邪异而疯狂。

  夏洛克站在神主的投影面前,深刻的记忆了这亵渎神明的形象,然后毫不犹豫的踏过,循着左边的旋梯,敲响了一扇木门。

  “进来!”苍老的声音闷闷的响起。

  推开门,夏洛克即可看到身着金丝白袍的老者正吮吸着手指上残留的蓝浆果酱。

  “主教,杰克死了。”

  “杰克?哪个杰克?”

  “......是杰克·卡西,教会的另一个执法长,您亲自认命的。”

  主教回想了一会儿,直到手指上残存的污泥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时,才像是惊醒般:

  “哦哦,我想起来了,他可是一个棒小伙,神会让他安眠在天国的......

  唔,你还有什么事吗?”

  “主教!杰克的死很是离奇。”

  “哦?说来听听。”主教来了兴致。

  “他死在火里。”

  “烧死有什么好离奇的?”

  “他没有被烧伤,尸体上没有任何一点损伤,甚至......”

  “甚至什么?”主教的眼睛发亮。

  “甚至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

  “微笑?”

  “嗯。”

  主教开始盯着吊钟,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已经沉眠。

  “那么......嗯?”

  他想要去追问下去,毕竟很久没有如此有趣的迷题了。主教是个热爱解密的人,对他来说这就好像是擦掉眼镜上的脏污,给予他为数不多的快乐。

  可现在眼前就只有被骤起的风击的飞舞的窗帘了,夏洛克早已离开教堂,大概就在主教试图把火与蓝浆果布丁联系起来时。

  ......

  寂静的街道里没有一丝光亮,带着暴风雨欲来的沉郁,整个城市像是睡去了,永恒的睡去了。

  “咔嚓。”

  夏洛克来到杰克的公寓,打开了他的门。借着火柴的光辉,他的目光凝结在一张厚实的橡木桌上,那里有着几张有些墨迹的羊皮纸。他快步上前,点起蜡烛,翻阅起来。

  [2.3.3127
  我没有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离开我。那场大火起的是如此的毫无预兆,我不能想象在那个时候她该有多么惊慌、恐惧。估计她也会期待我的救援吧,可那时我正在神主的教堂里做着礼拜。真是讽刺啊,那时我正在祈求着家人们的平安!哦,我可怜的菲林娜啊!]

  杰克的女儿竟然也是死在大火里?

  “等等,二月三日?那不就是昨天......是杰克死的那一天?”夏洛克感到了复杂又隐秘的凉意,“难道他是为了祭奠他的女儿?”

  “这倒是可以解释他的笑容,可是为什么没有伤痕?”

  想了想,他决定抛弃脑子的想法,因为:

  面前还有四张羊皮纸。

  [2.3.3130
  哦,神主啊。我信仰你是如此的虔诚,可是为什么?你不是仁慈且圣明的吗?为什么你夺走了我的大女儿后还不满足?玛菲才八岁啊,为什么又是大火,为什么又是这一天,为什么这大火还是单单只杀了她一个人?]

  夏洛克强忍着心悸与趋近于恐怖的失控,快速又不得不快速的将剩余的全部看完。

  这五张羊皮纸上,每一张都对应着一个杰克的家人,每一个都在二月三日因大火丧生。那透出纸面的极致恐惧与绝望影响了夏洛克。

  凉意从他脊背之上向下流淌,回过神来,汗水早已渗透了衣衫。

  ......

  教堂主教的木门前,夏洛克用力的敲响了它。

  主教戴着睡帽,一脸不快。

  “主教,关于杰克的死......”

  “哪个杰克?”

  “昨天死在大火里的那名执法长。”

  “嗯?昨天?教会只有你一个执法长,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了。难道你现在是个冤魂?”

  “是杰克·卡西,教主请不要开玩笑了。我刚刚还跟您谈到他。”

  “不可能!”主教哼哼着走到台桌后面,“我今天可没见过你。而且我刚刚还翻到他的档案......

  你看,他十八年前就死了,死在火里。”

  夏洛克惊疑的结果,只看了一眼,便觉得错乱无比。无法伪造也没必要伪造的这档案里,明晃晃的表明了:

  杰克·卡西,执法长,死于3127年的火灾,为意外。

  可日记......

  夏洛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继而发现日记早已换成了杰克的姨妹的口吻来讲述,而第一章,正是杰克的死讯!

  “是我记错了?”他怀疑了,继而又肯定的否定:“不可能,我上周还同他在酒吧里听音乐呢......告诉主教!”

  他的话语几乎冲出口,确立刻止住,因为他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主教什么时候有睡前翻看档案的习惯了?他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沉默的有些久了,主教发现了夏洛克手里的羊皮纸,继而随意的问:

  “那是什么?......诶?”

  主教看着夏洛克逃离的背影,摸不着头脑。

  “奇怪......唔,什么?啊!是谁在我的派里放了蓝浆果?不知道我对它过敏吗?”

  ......

  夏洛克在蔓延着的浓云里,循着灯火通明,不着不觉中走到了酒吧门口。推了门,却被扑面而来的汗液与酒水混合的恶臭熏的直不起身。

  “咳咳咳。”

  然后,夏洛克呆住了:那是什么?

  他们有着同他一样的四肢,有头,有五官,除了一些分别,他们与他竟像是同一个物种!

  他们也是人!

  这世上还会有其他的人?哦,圣主,你不是身体劳累了以致无法再创造人类了吗?这眼前满屋子的难道是披着人皮的畜生?

  “不,这不可能。”

  他抬头望天,却发现那里的晴空下满是璀璨的繁星,绕着一轮骄傲的月转着。哪里还有风暴的痕迹?

  “这是假的!”他嘶吼着。

  话音一落,便开始直直的向下落去:不知何时,周围已是无尽的深渊,只能看到教堂无依无靠的漂浮着。

  “这是假的!”他惊惧着。

  画面一转,他落入一片丛林,密林中鸟兽的哭嚎四起,唯有远处有堂堂的火光。

  “这还是假的!”他哭喊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下落,不知道听过了多少次狼嗥。终于,像是一切都结束了,已经有些痴呆的夏洛克抬头望了望天:

  云层在即刻间分离,一颗星与一轮月被完好的显着,祂们柔和的光披落,就落在他的身上。

  他问:

  “你们,也是假的吗?”

  骤然,一切与一切被揉捏在一起,光线凌乱,时间聚合,夏洛克只感觉到自己被切碎了。直到极致的痛苦突然消逝......

  “明阳!明阳!明阳醒了!妈,明阳醒了!”

  夏洛克的眼仍在适应着强烈的灯光,他便听到这种奇怪的语言。

  忽然,浓杂的记忆涌上脑海。

  他叫李明阳,是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他在大火里救出了一家六口,自己却落得重度烧伤,险些成为植物人。

  “咦?”通晓了汉字的他突然回想起那个破碎的渎神的形象,上面纵横的裂纹正是两个汉字:“祂们。”

  “祂们,指月亮和那颗星?”

  他看了看窗外,发现那里一片漆黑,只有地上的煌煌香火蔓延。

  “妈?”

  “诶!”

  “月亮和那颗星呢?”

  “什么?”

  “月和星!”

  “诶呦,大夫快来啊,我儿子脑子还是糊涂了,他这是在说什么啊?”

  “夜里天空中的月和星!”

  “夜里什么时候有东西了?一直都是空落落的,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什么?”

  原本放松的他再一次紧绷,几乎成为肉瘤的鸡皮疙瘩在全身肆意。

  几乎是颤抖的,他极小声的问:

  “是假的吗?”

  淡淡的灰蒙的雾气笼罩。

  他又开始下落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2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编辑推荐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2

帖子

10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25
发表于 2020-10-25 09:45:3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脑洞很有意思,杰克一家仿佛是受到了二月三号的诅咒,老主教前后形象的转变也很离奇,很吸引人的作品。有的地方可以写得再清晰点,比如夏洛克在酒吧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人?结尾稍有点不了了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个世界才是真的?总之,很离奇有趣的一篇文,大家可以一起猜猜。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3:57 , Processed in 0.194499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