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46|回复: 1

从此,他们可怕地生活在了一起

(421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6

帖子

9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45
可可是被挤进洞里的。
但这次和平常不同。过去,晚上归巢的虫儿们都先得在洞口接受检视员的查验,看看拿回来的羽毛是不是真的,有没有跑进山鸡的窝里随便捡了两根回来。然后,他们就排好队,像士兵一样鱼贯穿过树根下小小的洞口。这回,他们把可可团团围住,像是抓到一个叛徒,押送着他以防逃跑。
一进洞,就听见谁在大吼。“可可竟然和一只鸟在一起!太可怕了!”虽然在外面已经有人控诉过了可可的恶行,但是在密闭的洞里,这一声着实不轻。空气的波纹打在墙壁上,再一震,反弹回来,不断地在嘈杂声里回荡着。
首先是静默。然后虫王毛毛出现了,问那个声音,“你怎么知道的?”
“我亲眼看见的!今天我照常去收集羽毛,穿过西北角的林子,就发现一小块空地上躺着一只鸟,可可就在他身边,舔他的伤口!”
人群顿时沸腾了,大家都奋力把可可往最高处的毛毛那里推,他们的眼中闪着奇异的色彩。有愤怒,不可理喻的讥讽,还有恐惧,深深的恐惧。很久以前,虫族和鸟族还在一起生活,虫族用鸟类身上的羽毛盖在自己身上,这种味道能够让他们的天敌误把披着羽毛的虫当成鸟,从而逃过被吃掉的下场。同时,虫族的唾液也能够帮助鸟类疗伤,使伤口快速愈合,所以他们都离不开对方。直到有一天,虫族的族长发现了一具族人的遗体,旁边还有一坨鸟粪,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鸟儿们是否想要消灭他们,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鸟类已经不能够信任了。于是他们就悄悄地躲起来,树根,地底,都是他们的去处。但因为羽毛的保护气味过一段时间就会因变淡而失效,所以每天还是要去地表搜寻鸟族的痕迹,带回新鲜的羽毛,以免被天敌光顾。
可可就是收集大军中的一员。他和其他工友一起,每天早起,分散在丛林各处,嗅着鸟儿们活动的踪迹。他们从小就被叮嘱,不要被鸟类发现了,否则就可能成为他们的盘中餐。但是他由于身材瘦弱,既没有同伴们肌肉发达,可以迅速挪动,反应还迟缓,好几次差暴露了自己。
但是同去的虫儿们最近发现,可可最近收集羽毛的速度突然变快了。以前,到黄昏,阳光沉进树影里的时候,他也找不到几根羽毛。而现在他一天能收集到平时近两天的量。他们也想知道可可是如何找来如此多的羽毛的,就商量好今天开工以后,悄悄尾随可可。但当他们看到可可竟然在一只鸟的背上愉快地扭动,舔舐时,惊讶使他们几乎扑过去把可可抓回来。但是那种本能的恐惧又一次涌现了出来,他们缩好自己探出的头,尽量让自己做一个合格的观众。他们又发现那只嘴巴特别长的大鸟没有把可可吃掉,这实在太荒诞了。于是他们耐心等到天黑,等到可可用他的小嘴吃力地衔起那只鸟散落在地上的羽毛,准备回去。他们一齐出击,瞬间就把可可合围了。
此刻,虫族的议事大厅实在太吵闹了。可可被绑起来,丢弃在阴暗的角落,任凭他怎么扭动自己小小的身躯,还是不得动弹。
“太可怕了!虫族怎么能和鸟在一起生活,这绝对是个怪物,他绝对不是我们的族裔!要是被鸟类发现,再跟着他找到我们这,我们就算彻底完蛋了!”
“是啊是啊,幸亏及时,他们刚跑到一块儿就被发现了,否则我们真的要被这异类害死了!”此起彼伏的浪潮中,不乏要把可可处决的声音。
“咳咳”,毛毛的喉咙里发出两声闷响,示意大家先停一停。
“既然他想要和那个鸟在一起,那就满足他好了。我刚刚得知那条他回来的路已经因为山洪暴发而断掉了,鸟族应该不会过来。我们把他送回去,想必他也回不来了。正好我想做个实验,先祖早就怀疑鸟族对我们有歹念,但由于我们躲避及时,没有给他们机会,这个猜测一直得不到验证。不如把他放回去以后,过几天再去看看可可是否还活着,不就能证明了么?”
会议室又一次沉默了。
“那么,就让我们看看和鸟类生活是多么可怕吧。”毛毛拍了拍身上的灰,坐回王座上。



  可可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被那只大鸟吃掉。
那是平常的一天,空气混着一股泥土的气息,喷香的阳光像淋浴般,毫不吝啬地倾泻下来。他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天空中划过一只鸟的倩影,落在可可的视线里。那嘴巴长长的鸟儿停在树梢上,抖抖翅膀。可可的收集到的羽毛数量全族垫底已经好几天了,今天总算能多找些,一想到这些,他的嘴角就不自觉地翘起来。
他小步蹭过去,正要接近那棵树时,突然听见一声沉重的闷响,还有树枝因不堪重负而折断所发出的咔嚓声。紧接着,他就看见那只鸟儿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他没敢上前,也没退后,站在旁边看着鸟儿。眼圈一周是红的,背部则是黑白交错的斑纹,颈部下方有浅蓝的羽毛。不过最明显的特征还是他长长,尖尖的嘴,阳光聚焦在上面,反射出一个亮亮的小白点。
可可往旁边挪了几步,他很快就发现,这鸟儿的一侧翅膀显着怪异的鲜红色,皮肉似乎绽开了,里面还夹杂着少许木刺。
“你,你能帮我,舔舔伤口吗?”
可可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走出了林子,浑身都暴露在阳光和那只鸟的视线之下。他正转身想跑,鸟儿的求救声就传进了他的耳朵。
还是救救他吧。可可回过身,小跑过去。他趴在鸟儿身上,先帮他把刺拔出来,然后就伸出舌头,贴在对方裂开的皮肉上,小心地吸吮。
等到鸟儿的呻吟转为闷哼又渐渐轻下去,太阳已经在天空上划过一条长长的圆弧,朝西去了。他贴在鸟儿身上,累得不再动弹。
“我叫瑞瑞,你呢?”
“我叫可可。”可可此刻已经不去考虑瑞瑞为什么不吃掉他的问题了,按照瑞瑞的伤势,就算他每天都来帮他治疗,一个月也不一定能恢复。但是他还是想问。
“你会,会吃了我吗?”
“我为什么要吃了你呢?”瑞瑞的眼皮抬了抬,疼痛让他无法分出精力去做多余的动作和莫名其妙的解释。
“哦。”可可的身子扭了扭,准备回去了。时间不早了,他若是现在返程,路上兴许还能捡到一两根羽毛。否则他今天的晚餐,恐怕又要泡汤了。至于瑞瑞的蓝色羽毛,他实在不敢问他要。尚且不提瑞瑞是鸟族,即便他不想吃了可可,从他重伤的身躯上拔下御寒的羽毛也过于残忍。所以可可只好另找别的鸟儿留下的羽毛了。
瑞瑞目送着可可在夕阳中慢慢远去。鬼使神差地,他动了动身子,让头对着可可。“你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可可也转过来,强忍着让自己的眼泪不掉下来。
“不要了!”
“那你明天再来看我,好不好?”
瑞瑞看见可可继续远去时,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喊了,刚刚的两句话陡然加剧了他的疼痛,又加上看着远去背影的伤感,身体的饥饿,即将到来的夜晚的寒冷,以及明天的不确定,都让他感觉天旋地转。他抱着这最后的希望,终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所以,当可可用他的嘴唇轻轻触碰他的痛处时,他猛地睁了眼。意想不到的是,可可还带来了食物,这是他昨天晚饭剩下的。昨天,可可顺着瑞瑞飞来的路回巢,竟然捡到了好几根羽毛,他昨天的晚饭自然也多了不少。
其实,就算瑞瑞不提,可可也已打定了主意每天都来看他,直到他康复。瑞瑞是一只鸟又怎样呢,难道虫来照顾鸟就是违背常理,就是可怕么?至于祖先的忠告,对他来说更是可有可无了。
一天,已经有所好转的瑞瑞发现,可可每天回去前,总会在他身边绕几圈,捡捡他褪下的羽毛。问清缘由后,他迟疑了一下,随即扬起脖子,拔了一撮漂亮的蓝色羽毛,放在可可身上。
“给你的。”
可可也怔了怔,没有拒绝,回去了。
第二天可可来时,问了一个问题。“瑞瑞,你说,我们这样,算是一起生活么?”
瑞瑞笑了笑,眨眨眼,“不算么?”
“那,你觉得,虫族能和你们一起生活吗?”
“傻孩子,为什么不可以啊?”
“咯咯咯,咯咯咯......”听见笑声,瑞瑞转过头,看自己背上。可可笑得扭成了一团,真是开心啊。
他可从来没见过可可这么开心呢。



  今天可可来的时候,没带吃的。
瑞瑞注意到,可可的身上全是伤,比一开始的自己好不了多少。但他还是忍住了,没有问他。
“我被逐出虫族了。”可可自己开口了。
“为什么?他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瑞瑞的伤快好了,再过不久,就能继续飞向蓝天,回到自己的族群了,所以他也变得愈发健谈起来。
“他们昨天跟踪我,发现我和你在一起,就这样了。”可可倒没有过多的恐惧或是担忧,脸上却仿佛写着一种义无反顾的执着。
“岂有此理啊!等我伤好了......”瑞瑞勉强地站起来,却因为体力不支,又坐回了原地。
“算了。他们说,我们这样很可怕,你别管他们。”可可不知怎么安慰瑞瑞,只好这样说。从离开虫族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注定要过着一种虫族所认为的可怕的生活。但好像和瑞瑞在一起,也没那么可怕啊。
瑞瑞点点头,不说了。
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食物来源没有了。可可再也不能从族里偷偷把吃的带出来,连日的大雨也让这块区域被隔绝了,连小动物都很少。
他们开始吃野花,啃树叶。他们的排泄越来越少,最后竟然没有了。瑞瑞原本肥大的身躯越来越消瘦,再这样下去,就算伤养好了,他也没有力气飞行了。
而可可就更可怜了,整天的忙碌让他不堪重负,几乎病倒了。
终于有一天,瑞瑞的伤全好了,但是他们也没有可以吃的东西了。
“可可,我想我现在没有力气飞回去了。”瑞瑞低下头,蹲下来。可可已经奄奄一息了,躺在冷冷的,刚下过雨的,泥泞的泥土上。
“瑞瑞,你把我吃掉吧。我们虫族的身体里有一块特殊的储能部位,可以在危急关头给我们供能,你吃了我,说不定就有力气飞回去了呢。”
“你疯了吗,可可?”
可可用他晶亮的眼睛凝视着瑞瑞。他凝视着他红色的,泛着晶莹的眼眶;凝视着他长长,长长的嘴;凝视着那终于长好了的,不再流血的羽翼。他深深、深深地凝视着他,仿佛要把他的一切都刻进自己的记忆里。
然后,他奋力一跃,跳进瑞瑞的怀里。
“再见。”



  瑞瑞永远记得那一天,那天没有阳光,云层很厚。他盘旋在这片他停留了许久的森林上空,久久不曾离去。
这时,他看见,从远处的草丛里,涌来一大批虫族,扭动着他们恶心的躯壳,来到那个地方。
他清楚地望见,虫群里最大,最肥硕的那只冲在最前面,激动得仿佛有一个巨大的谜团即将被解开。
他们来到可可的身体边,又是一阵骚动。虫群里讲的话,他已经听不见了。他只知道,一种无可抑制的怒火正从他的心里升起来,燃起来。他多么想俯冲下去,把那些虫扫个精光。
但是,他想到了可可,想到了可可最后那个无比清澈的眼神,想到了他每天赶着朝露带来的食物。
于是他继续向前飞去,头也不回。
他想到了一个族里流传很久的故事。很久以前,虫族和鸟族相依为命。直到某一天,一只离群很久的老鸟飞了回来,当时族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谁知他回来的第一句话竟是,虫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虫族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们一定要替我报答他们。
族人们答应了,谁知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虫族。据说,他们躲进了深深的地底,一直躲着鸟族。
等到有人想起去询问那只老鸟时,他已经安详地离世了。
瑞瑞闭上眼,头也不回地往南飞。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5

帖子

285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850
发表于 2021-1-24 08: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棒哦
回复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10:28 , Processed in 0.160229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