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6|回复: 0

完结的暗恋物语

(616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5

帖子

6930

积分

三级鸽子精

Rank: 4

积分
6930
『棉毛拖上的兔子向往月亮』

跟你说个秘密,我棉毛拖上的两只兔子向往月亮。本来我是早早就睡下了,但两只兔却要到月亮上去,所以跑出来了。

我的拖鞋自己跑出去了?

对呀,因为它们要到月亮去。今天月亮又大又圆,小兔子兴奋的不得了。但棉毛拖怎么可能自己逃走呢。兔棉毛拖只能是穿在我脚上,而它们又要去月亮,所以我不得不穿着它们出来啦。

有点冷呢,风吹得我的脚好痒啊,穿着拖鞋出来有点害羞呢。

你想让我快点回去了?

不行,已经阻止不了。

已经决定了,到月亮上去这是期待了很久的事情,现在就要到月亮上去,和我的两只小兔子。啪嗒啪嗒跑起来,耳边只是风儿和车子的笛鸣,穿了最漂亮连衣裙,把头发解开来,我坦然这是有预谋的潜逃。

本来是月亮上的一直胆小的兔子,为什么会掉落在地球呢?现在我要回去了,没有告别假货的父母,也没有在网络上面留言,相关声明也不需要了,因为我现在是要回家了,啊是啊说的没错,快回去了吧,我确实是在回去的路上呢。一直瞒着你以虚假的身份,学着爱撒娇和装模作样的女同学们一样跟你这个被叫作外星人的差级生做了朋友。可我发现我被骗了,你不是和我一样的外星人啊!你这个不折不扣的地球高等生物,货真价实的人类!因为我就要回到月亮上去,我也带上了我心爱的棉毛拖,说什么棉毛拖兔子向往月亮如你所料是个无聊至极的烂谎话呀。因为我就要回到月亮上去了,我也该向你说再见了,自我落在地球上到现在为止,仅交上了你这么一个朋友,想必一定让你觉得很丢脸吧,我为什么总是穿着旧衣服呢?我为什么总是只考几十分呢?我为什么晚上总不回家呢?我身上为什么总是带着涂鸦呢?为什么大家都对我笑呢?你为什么在学校不向我搭话呢?我知道为什么哦,因为我是一只从月亮上掉下来的兔子嘛,而且又蠢又怯弱。所以我就要回到月亮上去了,所以来和一直与我在手机里聊天的你说再见,所以来和一直视而不见的你说再见,所以来和一直袖手旁观的你说再见,所以来和一直往抽屉里放创可贴的你说再见,啊顺便我现在手上也正好贴着一张你给的创可贴呢,但我很抱歉不能带上它,待会我会撕掉它,撕掉我身上的涂鸦,撕掉包括你在内一切地球上的回忆。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是一只来自月亮的兔子,我说我盼望着回到月亮上去,然后你就指着这双兔子棉毛拖说,“既然你喜欢兔子就买双回去吧,我送你。”于是我短暂的地球人生里第一个礼物是十元店买来的棉毛拖鞋。我穿着你送两只小兔子回去了,去做回一只大兔子。到时候我会不会看着两只小兔子咬来咬去纳闷这是那个星球掉下来的宝贝玩意儿呢?

被街灯路灯还有流动的汽车灯所照射的人行道啊,看起来非常温暖,棉毛拖拉我来到高架桥,这是我们的放学路,偶尔很晚时候滞留于此,伏在栏杆上看天上月亮,或者看看河岸风景斑斓连成了线。

我现在就坐在高架桥栏杆上,车流就在背后涌动,好吵。河里面躺着的就是我要去的月亮,好静,它像贫弱母亲苍白的脸庞,它也像数学老师反光的眼镜,它又像女生们闪亮的美甲,它也许像体育部男生的白球鞋,它也许像文具店锋利的手工刀。

用比平常多一倍的洗头剂洗过的长头发,似乎在跳舞,我闻到清爽的香味,我如说好的那样轻轻撕下手掌侧的创可贴,没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倒是觉得风吹得痒。

两指撕下创可贴后,我一时不知道该丢在哪里好,一手用指腹轻轻摩擦着渐渐冰冷的腿。

目光又不禁落在躺在河里安静的我的月亮,我突然又觉得它像草丛里的白色流浪猫,它像你逗我说是软糖的白色橡皮,它像我脚上的毛绒小兔,它像你,你温柔又疏离的眼神,你想伸过来又没能拉住我的手。

刺耳的鸣笛惊扰了我柔美的月亮,我的棉毛拖掉进了月亮里,荡开一片波澜,连同我的心脏鲜活地鼓动着,我如同被波纹吸引住一样,向我向往的月亮拥去。


『恋的五味子』

         它发芽了,雨后?是更早,早过开始练习那个名字。
        潦草的草稿纸上,藏住了一串五味子,不会有任何人关注到它,就这样使其常住。倾尽书写的天赋,不辜负,一只红色圆珠笔寄托了微不足道的又不能道的思绪,生枝。眉眼都是秋水。望穿,不敢望穿,只是只惊弦鸟,去偷偷点微波。
        五味子的红,是艳俗的红。而艳俗的红,是古往今来都勾人心魂的。红颜不知己,红颜只知春暖夏凉好入眠。己知红颜,红颜有五味,甘酸、辛苦、咸。五味之外却也还是五味,咸之汗,酸的梦,辛为药,苦作食,甘于思。       

        工具书、试卷、便签、笔,安分地堆在靠窗倒数第  二排的书桌。校服、镜子、口红、薯片、巧克力、懒洋洋的趴在靠窗最后一排的书桌。挂在天花板上的吊扇,风力有时不太大,似乎这样可以听到安稳的呼吸声,可能听到了,可能没有。下课时分,教室里留不下多少人,刚刚懵懂的年纪,喜欢在阳光下散发矇昧的气质,交流不切实际的追求。

      当十分钟的下课时间被理所应当的虚度过去后,睡美人会醒来,数学家会暂时放置不可解的问题。而关于呼吸的解答:只是风儿在作怪。可以被听见的倒可以知道,那是伴随五味子生长的春雷。

        日常。家,上学路,学校,放学路。日常。花草,蝴蝶,花草短袖,蝴蝶发夹。日常。闻香,书姝,抽芽。日渐生长的五味子,愈渐浓郁的甘酸,始于糖,甘酸,是糖的味道,没有恶意的恶作剧,有温度的笑容,夏—来了。带着笑容形状的云朵、发热的脸,仰望便是晴空。绵长的夏持续了数个恒星年,两个行星也仍然没有相撞,时近时远。它们最近的时候,恰是夏开始时,恨不得偏转航道错认恒星,只因唯此有光。有光,五味子也生了。

        生了,在腐烂的土里。土里,埋藏着冰冷的言语,嘲弄的把戏,被打碎的名叫自负的杯子,碎片扎入土里。杯中名为自尊的水也洒进土里。数学家的悖论也埋了,失去光彩的星星也埋了,终于把对世界无力的诅咒也埋了。当五味子的种子落在这处腐烂的土里,便决定把无关紧要的东西都埋了,作为养分。等候,期待品味甘酸的的果实,没有可比其更值得的期待。

        雨下得欢的那天。有一把伞偷偷地挡住了大雨,想要说谢谢,却哽咽,那是一抹依然艳俗的红,望秋水去,一湾温柔。如一只惊弦鸟,躲过,不敢自作多情。
雨还是浸透了衣服,被滚烫的肌肤蒸发。这难堪的情绪呼喊着,想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可却逃跑了,心中恋的五味子,暴露了热切的红,因为渴望被那双红唇轻吻所以变得红吗?红,脑子里都惹眼的红。

        猛然睁开眼,又是夏天,书本都还在,吊扇还在转,成熟的年纪,喜欢宣扬成熟的气质,演绎编排好的剧情,耳边都是没有悬念的台词。抱有某种妄想,转头看后面的座位,也是书,笔,试卷,便签,都不是想要找的。没有啊,没有了,所以把窗打开一些吧,至少风儿愿意作怪。

        上了高中以后,下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因为也不用再在谁面前装好学生,写名字的习惯已经戒掉。有样学样,成熟的模样,和不奇怪的人们一模一样,随意在身上贴上热门的标签,做好适合角色属性的动作,讲不出格的话。

        一个新的杯子,名叫合群,盛好了崭新的自尊。        同学们谈论关于初次心动时,编了谎话,说那个夏天,有一场柠檬般酸甜的爱恋。但实际上那个夏天发生爱恋的是不会像柠檬样的,柠檬只有酸和甜。它应该是五味子,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       

        但不能说,因为这不典范,谁的爱恋会是五味子?只有腐烂的土地才会滋生这样植物。

        不敢说,会招来镜子中丑陋的脸嘲笑,会让红颜失色,会折断枝条。

        不想说,连告白信都没写,连通信方式都没留,连作为生日礼物的一罐棒棒糖都没能送出去,甚至留到了现在。会很丢脸哦。

        所以就随便编一个吧,反正,所谓青春物语什么的,真或假又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喜欢,这样拙劣的假故事,并且当了真,投来调笑和安慰的眼神。自己也试着当了真。

        向新朋友挥着手,大喊着“青春万岁”,生怕强调地不够明显,用大笑来掩饰不自然的眼神。这样的感觉既麻木又充实。       

        一个人的时候就把耳机声音放的最大,拉上窗帘,台扇把许久未剪的头发吹的很乱,然后就困了。困了,夏天就会来,带着那串五味子,任性的认为绵长的夏还未过去,恋的物语还没有结束。一遍一遍重来也好,好看的电影可以看很多遍,好听的歌曲可以循环很久很久。

        起床的时候,耳机还带在耳朵上,觉得头疼,手机已经没电了。我关掉风扇,拉开窗帘,入夜了。没头没脑的梦不值得深究。现在已经睡不着了。

         趁着月色,我提起笔,继续完成写到半截的小说,正写着,不料着充电的手机响起通知,思路被打断了。手机拿过来,好友验证,是今天那个过来说话的女孩。
我看了她的签名:五味皮肉甘酸,核中辛苦,都有咸味。我收起纸笔,重新戴上耳机。我想今天应该是写不完小说了。

『我还不会骑自行车』
         走出教室门,走廊上的学生们勾肩搭背,有的女生也牵着手。暑假终于开始了。他说,他在校门口等我,便像个冲锋车飞快地穿过了人群。我笑着摇摇头,找着缝隙,缓缓前行着。

         总算到了校门口,还得下个阶梯。一步一步,数梯子,这次一定要数完,好不容易只有最后十几阶,又没了耐心,我迎着他不耐烦的表情,几步跳下去。击掌,“来了。”
         “坐上来,我载你。”
         “不了吧,不安全。”
         “你不相信我技术吗?”
          “对,你走吧,我慢慢溜达回去。”
          “忒没出息了吧,放假就该去玩啊。”
          “嗯嗯嗯,我一边玩着一边回去。”
          “真的就回去了啊?我还准备搭你去公园玩的。”

          我没再理他。我慢悠悠地走在人行道上,他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跟在身边。

          我们就这样沉默地行了一会儿。路口,他该转方向了。我停下来。
          “那拜拜咯。”
          “我明天找你玩。”

         哦,我说。我没说,我点点头,我在心里说,哦。

         我就该这样沉默地停一会儿,停下来,蓝色的自行车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我暗暗的想,我该学自行车了。

        我就该这样沉默地注视一会儿,自行车,越来越近,他说会来,他就会来。他要来,我就会等。他的自行车和风在比赛,我数123,是风赢了,吹响了风铃。我数456,他到楼下了。我离开卧室,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早间新闻刚刚结束。我数789,二楼,我数10、11、12,三楼。我数不下去了,他不该那么快,他得保持上次那样的速度,我掌控得了。显然他没把握好分寸,显然,我失了分寸。

        他敲响了门。我吐出一口气,把无意翘着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又重新弯上适宜的弧度。
        “是我”
        是你,我当然知道是你。
        “去哪?”
        随便去哪,我只是跟你走,你带我去哪,就去哪。

        他把自行车放在我家楼下,他带我走,他把手伸进裤子的口袋里,我回头看了看那辆蓝色自行车,在阳光下发亮。我看他,折的很好的衣领,没留下任何可以调整的机会。我错开他的影子,上前和他走在了一排,我想,我该学学自行车了。

        他不打算带我去哪里。我们看起来只是在散步而已,慢悠悠地,只是他没骑自行车。

        他肯定想和我一起骑自行车,他想与我追逐,如果谁输了,谁就请吃雪糕。而不是这样,只是漫无目的走着。如果是平常,我们还有去处,学校或家,但现在,我开始觉得夏天闷热得让人烦躁。

        我说,我学骑自行车吧。我没说,我在心里说,你教我骑自行车吧。

        我不该,我不该还不会骑自行车。我觉得现在我们在保持某种速度,不敢加速,又为了不让速度消失而机械的蹬着。

        我想我一定会在暑假结束之前,学会骑自行车。我就会骑着我的自行车去他楼下。数123,一楼,456,二楼,我又该数不下去了,我几步跳上去,敲响他的门。我跟他说,是我,我要大胆地对他笑,我要大胆地和他勾肩搭背,我更要大胆牵他的手。那个时候,我们骑自行车在街上疾驰。我故意输给他,然后请他吃他最喜欢的雪糕。或者,他故意输给我也可以,然后请我吃他最喜欢的雪糕。他最喜欢的就是我最喜欢的,这种话我不说,我在心底说,你的所有都是我喜欢的。

        我回过头看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在了我后面,他停住了,我停住了。我等他过来,逆光下,我分辨不清他的表情。他果然过来了,他伸出手,不由分说拉住我的手,他是不是听到了。我很羞怯,可既然他已经牵住了我的手,我是不是又可以不用羞怯。
我战战兢兢的说。
        “那个……我,我想……学自行车”
        “不用,这样挺好的!”

        他生气了,他的脸涨得通红,不愿面向我。

        我想,我还是不要学自行车了。

        日暮微凉,我的手里都是汗,我怕他介意,挣脱开来。

        我看他又有点生气了,我说,“哪要不,你用自行车载我玩一次吧。”

         他说。“好。”


『看言情小说的女生和看轻小说的男生不可能在一起』

我们第一次相遇希望在一个普通的午后。

我关注到你,在你和我进了同一家小书店时。白体恤和……?也许我不用记的那么多,顺便乱糟糟的头发吗,那应该还挺适合你。某个暑假下午三点,街道上几乎没有人,连行驶的车辆都很缓慢,一位脸上挂着厚厚的眼镜的女生,不约而同地与你进了同一家窄小的书店,没有促销活动正在进行,老板娘在打盹。你一定会买一本轻小说,我一定会买一本鹿小姐,然后我们互相投以鄙夷的神情。走出店门,你往东,我往西。然后等着第二次的会面,没有约定的,偶然的,不说一语的会面。

但我们真正的第一次会面,是军训的时候。而当我第一次看见蹲在树下看封面上有比基尼女孩儿的轻小说的你时。我就想到了刚才的那个故事,它发生在某个闷热的下午,你穿着件清爽的白体恤抢了我的道,径直走到轻小说专区,虽说也是一个书架。鹿小姐就摆在门口,通常我也会看看其他的杂志,偶尔会多买一本读者或者萱小说。
正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你突然看了过来,我灿灿收回打量的目光。心虚地把头埋进鹿小姐杂志里。同样蹲在银杏树看书我们,会不会被认为是一对呢?

不,看言情小说的女生和看轻小说的男生不可能在一起。


『某周失恋进行时的初中女子』

星期一 十七点四十四分‬我们一起在车站等车
你隔我只几米的距离,巴士总是很快就到。我们从来也没有说过话。同班同学,也坐同一号线,你和她一起上了车。我驻足原地,同班同学,不坐同一号线。你可以透过玻璃窗看着我与你渐离渐远。今天我看的是言情小说,男主角不像你,女主角也不像我。

星期二 十三点五十五分‬你走在我身后
绿荫掩映你的声息,你可以悄悄踩我的影子。叶与夏,蝉不鸣,摇曳私心。不相识,单相思,一直都是形单影只。如果我有一只猫,我可以牵它去见你,我可以踩你的影子,你可以摸它的尾巴。

星期三 十四点四十三分‬你喝了半瓶可乐
呼呼~寂寞的落在你的桌前。呼呼~寂寞的落在我的桌前。嘶嘶~碳酸碳酸。嘶嘶~泡沫泡沫。呐呐~你喜欢碳酸吗?呐呐~我喜欢泡沫啊。如果你成为我的碳酸的话,我就成为你的泡沫吧。

星期四 七点二十分‬看见你打了一把卡通图案的伞
窸窸窣窣的雨,漂浮的鱼。啪嗒啪嗒地掉进了水花游戏的陷阱。习惯说着无关紧要的谎,比如网络上的朋友,‪比如商业街的精品店‬,比如牛奶味软糖,比如流行歌曲,比如言情小说,比如你。

星期五 二十二点零五分‬看了你提到的电视节目
看了你说的那个电视节目,还蛮有趣。如果有机会一起聊聊说不定很好。我也可以给你分享不错的动漫和歌曲。我将会是一个不错的好友。我们刚好喜欢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我们刚好尤其喜欢发呆,我们刚好不善交际 。所以,你是不是也,注视过我的身影?

星期六 二十三点整‬想起没有写今天的日记
今天没有见任何一个人,妈妈在家的时候也把头埋在了被子里。半夜失眠,取下耳机,发现窗外亮着斑斓的灯光,动了心。还好,原来不只是你,今天没有你的身影,我没有多么失意。一整天都没在想你,又不算非常帅气,个性比我好不到那去,我似乎找不到你在我日记里存在的理由。

星期天 两点半‬静止的泪水
我现在非常地想你,像思念一个珍贵的好友。我们心有灵犀,已经认识好久,重逢之时却各自装作陌生人。我看着你在班级里失态,在女友身边时失神,你忘记了我,我不敢再惊扰你。属于我们之间的故事,就请交给我一个人收藏。再见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9 22:34 , Processed in 0.435351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