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3|回复: 0

叛徒

(380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6

帖子

9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45

两个人是同时走入这家酒吧的。
一位是老者,尽管弯腰驼背却还算敏捷,衣着有些糟蹋得厉害,即使带了黑色宽大的帽子,面部也基本清晰可见——干瘪而多皱的面孔,浑身深土黄色的皮肤,灰白色的胡须朝前竖起,宛如对虾的触须,暗红的嘴唇已经干裂了,鼻子上密密麻麻地点上了老人斑,枯柴般的手上青筋清晰可见,就连头发也有点秃顶之危。不仅如此,从他的身上,还传来了一股难闻的,如酸奶酪味道的发酵酒糟味。
一位是年轻人,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给人的感觉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年轻人刚进酒吧就杵在那儿了,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那神情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与之相反的是老者。他显然已经是这家店的常客了,此时他正摘下了黑色的帽子,这时候老者的终于露出了全貌,那骇人的醒目胎记在额头扎的诡异。
他熟门熟路地来到吧台前和一个酒保交谈。
“来一升杜松子,满上!”
“嘿,你疯了,老伙计。”酒保手指撑在柜面上,头略微伸出来,调侃道,“像你这年纪,喝上一瓶烈酒,可不好受啊。”
“这个用不着你管,只有40几度的酒哪算的上烈酒?年轻人不懂就别净说瞎话。”
“要不我为您调一杯冰岛红茶?限定新品。”
“混账玩意,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吗!”老者显然有被气到,但当他那如同虾须的胡子跟着他的肌肉表情一颤一颤时,似乎说是生气都显得极为搞笑,“调侃调到老子头我身上来了!你还是拿着这个去给年轻的姑娘喝吧!”
“我可没有那么不识趣,来找你个糟老头子。”酒保不屑地说道,“话说回来,老伙计,你不会已经忘了在这个店里蹭过多少酒了吧。”
“怎么?就一点小酒也不肯让我喝喝啦?”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要知道,你蹭的酒可都是我帮付的钱。要不是你我熟识一场,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
“这不合理。这不合理!”
老者苍白的脸庞,顿时变得绯红。他转身就要走,嘴里嘟念个不停,却和那个年轻人撞个正着。忽地,那个年轻人很绅士地上前拦住了他。
“我可以请您喝一杯吗?”
“我可不是什么好骗的小姑娘。”老者继续嘟囔着,“不过你可真是成长为了一个好人。”
老者强行挺了挺腰板,转过身去,对服务员近似挑衅地说道:“一升杜松子,两份,他买单!”
服务员拿起两个厚重的吓人的毛玻璃酒杯,在吧台的水桶里漫不经心地冲了一下,然后干净利落地倒了两份一升的深棕色啤酒。在靠窗的地方有一张桌子,老者和年轻人都在那里坐下了。
“服务员应该把酒全部给我的。”老者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一升可不够让我尽兴,要不是之前为了价格,我可不会这样虐待自己。”
“那我的……”
“不不不,两升实在是太多了,除去让你破费外,我的膀胱也消瘦不了。”
年轻人沉默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骨子里透出来的诡异寂静。年轻人看似锐利的眼睛从桌面转向吧台,又从吧台转向男厕,好像是期待着什么。
“以前的酒比现在好多了。”老者终于开口说话了,“价钱也便宜得很!”
年轻人没有说话,老者继续喋喋不休道,“不过那也是战前的事情了,是哪一战呢?”
年轻人依旧没有说话。
“啊,一直炮火不断,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老者含含糊糊地说道,他举起酒杯,习惯性地挺挺腰板,“不记得没关系,这或许是件好事。”
老者凸出的喉结,在消瘦的脖子上一上一下地快速窜动着。满满一升的酒,一口气的功夫就被他喝光了。
“不过我可没健忘到连叛徒都会忘记的年纪啊,克劳克。”
空气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这还是怪罪于这个酒吧没什么人气,而且不在点上,所以不热闹的缘故吧。
“真是漫长啊,掐指一算,已经过去20年了,你变成了个大青年小伙,我却变成了个又脏又臭的糟老头啊,岁月不饶人哦。”
“我没有做叛徒,我没有背叛过任何一处。”
年轻人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一脸惊慌地看着老者。
“老师,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怎么可能会和那帮走狗同流合污!”
“谁是你的老师。”老者将年轻人,不如称作克劳克吧。老者将克劳克面前的酒杯顺走,似乎忘了之前只喝一升的固执己见,“真没想到,久别重逢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我还以为你已经成长为一个懂得礼貌的帅气小伙了。”
“老师……”
“罢了罢了,这就是时间的罪过了,不提也罢。”老者又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地敲在桌上。也不知道老者哪来那么大力气,随着酒杯的下落,整个桌子都跟着颤了两下,“走狗……你竟然这样称呼……说吧,一个叛徒来找我做什么?”
“老师,我真的没有背叛。”
“我没有一个做叛徒的学生。”
“老师。”克劳克此时锐利的眼眸变得无神起来,“我以为至少你会相信我的。”
“好,那我给你一次机会。”虽然这么说着,老者却将身体懒散地靠在了凳子的靠背上,甚至悠闲地翘起了脚,“说吧,你消失的那会儿,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被那群混蛋们抓起来了,老师。”克劳克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眼中一闪,很快掩盖下来,继续说道,“他们为了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玩意,硬是抓来了一屋子的孩子……”
“慢着,你得先给我解释清楚‘奇奇怪怪的玩意’是个什么东西,你应该知道,我可没那么好糊弄。”
“我……我并不清楚……”克劳克瞥见老者明显怀疑的神色,急忙补救道,“因为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会被带去做不一样的实验。”
“哦,比如?”
“比如脱光衣服被扔到温度极低的地方数小时,那些混账们用各种让实验幸存者回复体温的方法,对我们进行实验与评估。”
“然后你就是幸存者的其中之一?”老者嗤笑道,“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室外还能存活,真是太走运了。”
“是真的很走运。”克劳克回想起了什么,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当时还以为我就要死了。”
“但你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这里。”老者反问道,“据我所知,参与人体实验的小白鼠都难逃
一死,所以你刚刚说的一堆破烂玩意根本成为不了你的理由。”
“是的,这不是我的理由,老师。”
“你这是什么意思?”老者警觉起来,“你来找我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是想告诉您——”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警察的身份证明和一支录音笔,在手中挥了挥,拖长了音调,一字一顿地说道,“您,被,逮,捕,了,哦,莱斯特老师。”
“哦豁,你竟然当了条子!真是出息了。”老者脸色一变,尔后又像是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心一样接话道。要说为什么的话,从那颤抖的龙虾须胡子中便可以辨认出来了。
“您好像对自己被捕早有预料了。”
“啊,我没预料的是那么快,你能告诉我是哪句话暴露了我么,我亲爱的学生克劳克。”
“我可没有一个当国家叛徒的老师。”克劳克撇了撇嘴,“说实话,您明明生于A国,却不忠于A国,反而忠于以血腥战争为主的B国,倒是够奇怪的。特别是从你嘴里听到这句,感觉怪恶心的。”
“啊,我无话可说,我只想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您是不是忘记了,那些,你们这群B国的混账因为领土扩张的野心,从未停止过战争呢。事实上在过去二十年内,因为你们忙于攻打大国,几乎没有一场战争是跟我们A国这样的小国打过呢。”
“您若不是叛徒的话怎会说炮火不断,甚至还不记得哪场战争?”
“我年纪本来就大了,记忆错乱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怎么,看我年纪大想要欺负人啊?我告诉你,我年轻的时候,你连个受精蛋都不是。”老者,也就是莱斯特,开始大叫起来。
“这或许不足以成为证据,但是我也没有说过自己参与了这场冰冻的人体实验,没有说过是在室外进行的,更没有说过是零下三四十度的地方,你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呢?”
“啊,那我还真是大意了啊。”
“不,最主要是您的胎记太丑太明显了,想忽视也不行。”
克劳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过的纸,展开,铺平,上面写着:
A国通缉令
此人为我国罪大恶极的叛徒
虽生于A国
却曾多次协助B国多起人体实验
曾多次诱骗孩童进行人体实验
此人额头上有块醒目的胎记
此人名为莱斯特●阿尔洛彌嗣犽
莱斯特兴致勃勃地看着自己的通缉令:“这写的不错嘛,连通缉令都有了。”
“是啊,写的真不错。”克劳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镣铐给莱斯特拷上了,“可怜您演戏了。”
“不错啊,青出于蓝胜于蓝。”
“我可不想被您这么说。”
几分钟以后,莱斯特被汹涌而至的警察带走了。
酒吧里本就没几个人,莱斯特被带走后,除了环绕酒吧的音乐,就再无一点声响了。酒保擦杯子的声音,服务员的哼哼歌声,都融化在了音乐里,慢慢流淌。
“我喜欢这歌,是谁唱的?”
“当下最火的那一个,黑心小丑的《叛徒》。”
“那还真适合当下。”
“我来跟你聊几句吧,反正现在没有客人。”酒保探出头来,说道,“作为回报,我会给你我最拿手的龙舌兰,配上柠檬就是绝佳。”
“你想要聊什么?”
“我们来聊一聊莱斯特老伙计吧。先说好,刚才我并不是有意听到了你们的对话,只是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请便。”
“莱斯特是你的老师,没错吧。”
“这么说确实没错,有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在教些什么玩意,是个差到极点的老师。”
“我和他算是老相识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一面啊。那你这样是不是叫大义灭亲?”
“我和他的关系还没那么熟。”克劳克露出了略微不耐烦的神色。
“好,我就问最后一个,最后一个问题!”酒保小心翼翼地问道,“既然他几句话就暴露得那么明显,那么为什么还要做叛徒呢?根本就没有做叛徒的资格吧?”
克劳克显然被这个问题给震惊到了,他好一会儿面无表情,突然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轻声说道:“是呀,为什么呢?”
其实是我背叛了他们啊。
毕竟B国的人体实验实在是太无聊了啊。
莱斯特竟出于愧疚,竟陪我演了场戏,难不成真以为我弃暗投明了吗?
真是可悲而又可笑的人啊。
好了,是时候让A国变成第二个B国了。
克劳克这样想着,一个人走出了酒吧。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37 , Processed in 0.156156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