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1|回复: 0

绯色江湖

(436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1

帖子

18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65
五日惊蛰,一少年款款而行,走在五行山的山路。

这五行山本也不是个甚么出名景致,只是五年前一伙子高手避仇避嫌住在了山顶上,放下刀兵占据那破庙,每日烧香拜佛,又不缺修缮的银钱,才把那破庙整理的像模像样起来,不止便宜了一些常去的香客,连那小庙本身也借了五位江湖高手的名头渐渐有了知名度,时至今日,已是香客饱满,每逢节日络绎不绝。

那破庙也因此得了个人人口头传诵的名字,名曰:“五寺山庙。”又作“五士山庙。”人人都知上头住了江湖高手,寺庙的名讳也给这山峰添了不少传奇色彩,引得许多本不信佛,但信江湖的热血小伙子登山叩拜。

今日上山的那少年,虽是一书生打扮,背上背着一奇大包裹,沉重异常,令他每一步踏上石板都沉重的如同负棺……显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人。

他不像是什么热血青年,只是对旁边匆匆走过的香客冷眼相待,一点儿不似带着一股兴奋劲儿的年轻人,后者还未登顶言语里就充满了对侠义生活的向往。

少年只是默默而行。若有人不小心靠他太近,立即就会被一双冷凌杏眼给瞪回去,出一身冷汗。这莫非也是个江湖人士吗?看着人简直想把人给吃了,脾气还这么臭,简直像被人弑了亲人,莫不是寻仇来的吧?路人猜测纷纷。

又因为他身负重物走的慢,很多香客吃了一惊之后便低头匆匆赶路,远远地超过他去,随后上了峰顶和人谈起此事,或猜测这究竟是何等人物,或夸张的表达下心惊。

这些乱七八糟的资谈慢慢也传到了山上五士山庙的五位侠士耳中。起初他们以为只是哪个没分寸的愣头小伙子罢了,可听的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多,刨除太离谱的那些,剩下的信息拼凑起来,渐渐就是一个身负某神兵利器,一脸煞气执意寻仇而来的神秘江湖人形象。

没过一会儿又得了一不长眼的香客靠的太近被这凶煞恶人一拳揍趴的消息之后,五侠士可坐不住了……人家可正拖着刀兵往山上赶呢,万一真是什么十年不晚的冤家,想想就心头难安。

五人由此齐聚后室,都阴沉着脸色,一个个盘算起从前自己在江湖上混的时候,那些有的没的,仇家冤家的旧账来。如此沉默一会儿,他们一个个的脸色不见好转,气氛反而更僵了。

想想看,毕竟都是江湖里混迹出身,最后是被仇家追杀,债主追赶的迫不得已山头隐居,几人中有谁又能是清白的呢?仔细盘算总会想起不小心曾惹过的,又没撇清干系的魔头来。

五人你看看我,我瞥眼你,猜疑之心大起。

顿时五人之中的老大脸上就挂不住了,好歹当初一起逃难来的,彼此情谊还是有的,怎能因这小小劫难一场就撕破脸?

“诸位兄弟妹,依我看,这也就是个毛头小混子,或者不长眼的看上了咱庙里的香火钱,”他咳了咳说,“既然我五人当初拜香结义,就一起出手打发了他。就算真的是什么远古冤家,也要好好同他理论理论,不能让我兄弟妹吃一点儿委屈。”

“如此甚好!”

“还是大哥精明……”

其他四人纷纷赞成,也算是有了个台阶下。

于是五人随即整点自己刀兵,一齐赶往那上山的唯一的山口去,就在那台阶末端排开了站,严阵以待。

那些个上山的香客们见了,啧啧称奇,不少报了好奇心的人拜了香也不着急走,就在那台阶附近扎堆了看……毕竟寻常的日子过惯了,普通老百姓哪儿见过这等大场面?刺激刺激,就算只是多了个饭后资谈也好生过瘾。

如此阵势弄得侠士五人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处理私家恩怨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人围观,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但赶了几赶,香客们散了又聚,他们慢慢的只能放弃了,毕竟日后还指望着香火钱,没办法真动怒撕破脸。

因此他们只好站在那里干耗着,等着那寻仇少年上山。可偏偏这少年动作真是慢,走了半天也不见人影,真教人烦躁不说,提起来的应对大敌的气势也慢慢消磨,甚至有点儿盼着他快点儿杀将过来打一架驱散这无聊气。

可惜天不遂人愿,只听着新来的香客们说起路上遇到那执着少年来,就是不见其人。直到日上三竿,一迈着沉稳步伐走在石阶上的身影才姗姗来迟。

那少年的面孔是未见过的,而且背上背着不知道啥玩意的兵器硕大吓人。

原本一股子提起来的同仇敌忾的气势早没了。五人中的老大一步迈出来,不想默念了许久的质问口气不小心就变成了:“阁下可是为何而来?”的小心翼翼。

有点儿尴尬……幸而香客们都被紧张的气氛抓住了,没很在意。

“我找人,”那少年说,一点儿没有叩首还礼的意思,“我师妹嫣下,我要把她带回去。”

老大左顾右盼看了看四人,顿时迟疑:咱这儿有这号姑娘吗?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听过这个名字。”却见那少年取下了背上包裹,一圈一圈的解着布条,气氛顿时紧张。

“我可以确定,她就在这儿,”那少年说,“在这里被生生关了五年,被欺凌被压迫,每天过的都不是人的日子。”

周围的看客发出了惊叹声,纷纷看向了五士的老大,看他怎么说。

这可让老大脸上有点儿挂不住:“荒唐!我们这儿绝没有这个人,不要污孽!”

可这时那少年背上包裹的布条差不多解干净了,露出的是硕大一双手重剑,阔刃寒光毕露,瞧着声势骇人。

“没关系,我师妹嫣下会跟我走的。想当初我练剑,她每每偷袭从身后抱着人,骚的人痒痒无心练剑,总说这剑太大,师兄也好大,”少年说到这里微微脸红,“我剑技在那时荒废,后来离了她才晚成,现在却不想练剑了。”

说完这些他反而正色:“不管是你们把她交出来也好,还是我亲自提了人走也好,都一个样,来吧!”

少年阔剑背身倒提摆好了架势。

这边似是被言语羞恼的老大也“锵”的一声拔出剑,左右看下却见兄弟几个无人持兵刃,顿时尴尬。但毕竟身为大哥他可不能退,谅这年轻人虽剑式古怪兵器不寻常,但必是个未经江湖的愣头青。

想到这里他稍稍舒心,持剑便冲了过去……

两分钟后,老大狼狈持剑而回,捂着自己似是断掉的左臂一脸惊恐:“我们这儿或许有这个人,别着急打了,你再说个仔细!”

“老大且慢,”旁边一人却站了出来,“我看这人也就仗着年轻气盛罢了,大哥每日操劳调理庙宇没什么功夫修习,二弟我虽愚笨,但勤在苦拙,愿战!”

那少年却在一边自顾自的说着:“我那师妹嫣下,虽是女儿身,却喜寻常男子装扮,也做男子玩耍,直到某个年份换了女装,我才发觉她胸前大了,原是再也穿不上男装,也变得那么矜持,不肯再同我们玩摔跤背身的把戏。她时常舞刀弄枪的劲头,那日却用在女红上,只是刚做了半个时辰就烦腻丢掉,却把那红装女裙挽了,持着缨枪甩枪花,拿着弹弓打戒疤,弄得老和尚跳脚……我就知道,这才是我嫣下师妹。”

“汰!无耻之徒!”原那老二也正是僧人模样满头戒疤,听着少年污孽僧人的话来当下跳脚,提着禅杖就冲将过去。

只是十息,老二便丢了被砍得满是豁口的禅杖,双手虎口血浸,仓皇退走:“施主勿怨,我想你那师妹也是在山顶,但大抵是看见了某香客认错人了吧……只需好好找寻总是有的。”

“二哥且慢!”旁边又有一人站出,“三弟我虽慵懒,五年前可也被称作百年难遇天纵奇才,不甚习武便得了个便宜高手的名讳,实在教人笑话。时至今日虽仍旧不甚练习,却也新创了独到法门,待我与你战六合!”

对面那少年却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只是喃喃:“我那师妹嫣下,虽穿了女儿身妆,却似朱门公子般豪横,门派里殿下摆酒席,猪牛羊肉好酒菜是摆了三重又三重……那日她二八成礼,酒盏是满了三盅又三盅。师妹她后来醉了,躺在凉席念叨她久哥哥的名字,我虽欲念起,却不敢碰她。我师妹嫣下就是这般,她把我当兄弟,我亦把她当兄弟。这般好年华,却被仇家杀入了门派一夜间大火焚毁,令我这师妹也落入虏手,转眼便是五年过去了。“

三弟不再听他烦唠,从袖中抽出铁扇便欺身而来……

只是六合,那铁扇便如纸扇般被削平了半截,三弟惶惶然后退,口中只道:“我明白了,你那师妹莫不是我们熟人,你认出她我们交人便是了!”

此话一出,几兄弟面面相觑,他们五人中四人都是男儿身,莫非……

“可是五妹她不是和四弟……”三弟说。

“住口!”老大当即喝断了他。

周围围观的香客们也都眼前一亮,抱着八卦的心思望过去。

只见按次序排到的四弟颤颤巍巍走出,却是个尚年轻的娃子,虽持着寻常练武的朴刀,气势早倾泻一空,望着那漠然陷入在回想中的对手想讪笑讪笑不出,谄媚亦谄媚不出,只觉得自己大祸临头了。

他是五年前被二哥带着上山,又没甚么真实在功夫,只是仗着二哥的名头做了五士中的一个,只是五妹……他回头望去,却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那边持巨剑的少年念叨完了,望过来的同时突然拖曳巨剑冲击而来,教人反应不及。

“四弟!”

“危!”

那四弟惶惶然,全然忘了招式似的傻站。只一招过去,他手中朴刀便被劈飞了出去,只剩下人站在原地,上下抚摸自己衣衫,却没发现碗大个伤口。

四弟情知自己完败,不再有脸见人惶惶退走,只说:“我懂了!是山上的别人对吧!我们这里还有个女子呢!”

“哦!想起来了。”

他这话一说,剩下的几人恍然大悟,原来山上嫌清闲,还专门聘了个搞清洁的姑娘。只是那姑娘日日扫地满脸土,也没见有甚么姿色,还真的就是这少年口中的大家闺秀野小子酒囊豪横不成?

前面的四兄弟退走,独独剩了个五妹出来。只见她持的是细剑,花里胡哨的配饰一类,看着比四弟还要不堪。那少年与她对视,俩人都没什么言语,也看不出啥表情。

正当众人以为要发生什么转机的时候,那少年又兀自说了起来:“我那师妹嫣下,我后来才听说,门派被破所有男弟子被杀,女弟子都被关押起来。她被关在竹笼里饿了三天,只说‘久哥哥会来救我的,再等等,先别带走我’。后来俘虏辗转,在山下酒肆又待了三天,她只吃水,把这消息告知了每个在酒肆里遇到的人,问久哥哥在哪儿。后来转往京师,路上有了馒头,她给掰碎了一路把碎渣丢下,说久哥哥一定沿着痕迹找来……没多久却被路过的鸦雀吃了。”

两对手仍旧在对视,围观的众人以为他要像之前一样,说完了自言自语就突然出手,一招降敌,看着煞是过瘾。

这次那少年却拄着巨剑扯开嗓子:“把我那师妹嫣下带来!”

这边老大陡然清醒,忙着张罗人手叫来了那清洁妹子。

那姑娘在众人的张望中一点点走近,人人都伸长了脑袋,想一睹这少年思慕并为之疯狂的佳人是怎么个碧玉羞花模样。却见一持着扫把的村姑怯生生走来,望着每个人都是傻笑。

众人顿时失望,却转眼又为少年叫好,说他是个专情之人真汉子。

少年面无表情,村姑则是满眼星星的激动,张嘴便是:“叫我干啥……”那个“啥”尚未出口,少年便欺身过去长袖卷起,将她揽入怀中之后那姑娘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原是被点了穴道。

围观的众人吹起了口哨。

少年则带着姑娘缓缓沿着台阶走下,再不看身后。

这边五行山的老大顿时松了口气,为没惹什么事上身而欣喜。这边却听到了那少年大笑,长啸三声似是欲吐尽胸中吐不尽的恶气,听着真教人心惊。

他笑时,老大暗自左右看,看颓然斗败的几兄弟暗自庆幸的表情,看那持细剑又未战的五妹茫然,看周围围观的香客叫好。

再笑时,他心头糊涂,心头盘算满心猜忌,只觉得仿佛连同自己五兄弟妹加上围观的众人都做了回恶人。

最后一笑,只教他心头一凛,似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满眼掩不住的惊慌,后背哇凉哇凉……只顾着退步,简直恨不得去收拾自己行李。

只是幸而,这少年当日下山之后,便消了声息,再不上山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9:12 , Processed in 0.15520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