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87|回复: 0

迈阿密

(238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8

帖子

97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70
不是本人所作。
可以算是约稿(?
over。

“可别心脏射击一枪击毙了潜在灵魂伴侣啊”
BY:布维提

“迈阿密”与“5106”


        奉上头的命令,我去找了迈阿密。和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他还是一个人坐在那拥挤的情报室里与电脑打着交道。
        那个老头子在昏暗的情报室的门内看着监控就知道我来了,所以他才会在我敲门时来一句“哟,5106”,来跟我打招呼。我见他还是原来那副样子,把头发向后梳成一个圆发髻,头顶上再套上顶滑稽可笑的帽子。我总怀疑那菲拉多帽他带了足足三十来年了,毕竟这老古董的帽檐都洗得泛白了。
        嘿,迈阿密。我叹了口气瘫倒在了房间里有些塌陷的软皮沙发上。坐下去后才发现根本不像是在休息,只好费劲地推开了旁边堆叠成山的情报单以及——我确信根本没有一点用途的——税务报表。
        迈阿密看到我这副样子,毫不掩饰地笑出了声。我没好气地随手扔了一个文件夹到他头上那顶帽子的位置,他也假装成一幅惊慌失措的样子抱着头弯腰到桌底下。
        最终这场闹剧以文件夹破窗而出砸到了总部楼下的松树上结束了。我拍了拍大衣上的灰站了起来走到迈阿密那杂乱不堪的桌前,迈阿密也坐回了他那皮革的转椅上。
        “说吧,孩子,”那个糟老头打了个哈欠,“来找我有什么事?”
        上头叫我来拿这次目标的档案,我说。我试着从脑海里翻找出目标的名字和样貌,可最终也以失败告终。但其实没好担心的,因为迈阿密肯定知道,实际上他会比我们这些实际干脏活的暗杀者更清楚那背后的一切。什么黑帮啦,经济危机啦,利益链条啦这些琐碎的屁事他都懂。不因为什么,因为他是迈阿密,情报部门的组长。
        我从来没见过情报部门里有过什么别的员工,或许是因为迈阿密一个人处理事物的能力足够,其他人就被辞退了。我看着他翻找着最新的几个文件夹,他的手是老年人特有的那种瘦长形,手骨十分突出。我这时才注意到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个漂亮的银戒指,上面镶嵌着一块很小的浅蓝色宝石,在闪烁的油灯下泛着亮光。

        你结婚了?我略带些惊讶地问。看他也没回答就是带上了片眼镜,我只好接过了他带着戒指那只手递过来的档案册打算离开。
        我结过婚,他在我要走出去的时候把我叫了回来。我迟疑地坐了回去,坐回了刚才被我留下了痕迹都快变形的老沙发上。他知道我看到了他的那不起眼的小戒指。他把戒指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转了转,把它硬拧了下来。迈阿密把戒指上的宝石举起来对着油灯的光,他因为年龄而有些浑浊的漂亮栗色眼睛在宝石反射的绚丽柔光下变得又像个孩童般清澈了。那和他平时看着电脑反射屏幕的冷荧光的眼睛不同,这时的光像天鹅丝绒一样。那时我看着他眼睛里的光,甚至可以怀疑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子。
        他说他是在一场舞会遇到她的,在那华丽的巧克力喷泉和焦糖苹果旁他们牵了手,然后就像是什么老套的上世纪爱情喜剧一样一见钟情。他不会跳舞,她也不会。他们两个人磕磕绊绊地跳着华尔兹,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旋转着,旋转着。青春期的爱情就是如此,就像是玻璃橱柜里铺满金粉的千层蛋糕一样,华而不实但是却令人向往。
        她永远都是个美人,迈阿密双手扣十摩擦着手指这么说道。我听着他讲述他那浪漫的年轻时代的日子。他口中的那个姑娘有一头火红赤褐色的头发,象牙白的皮肤和蓝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他像是沉浸在梦中一般地回忆道,那天的舞会上,她穿着的裙子就像她的眼睛一样是闪闪发光的,一手握住了他的心。
        可当时我只是个混混,迈阿密咯咯笑了一声。我知道他的过去和我的没什么区别,我们都是从这条路浑浑噩噩地爬上来的。
        ”但你们最后不是还是在一起了吗?”我朝着他左手的方向歪了歪头,“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妻子。”
        “我说过了,”他弯下腰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最终掏出了个老旧的烟斗。他拿衬衫的袖口擦了擦烟嘴,塞了点不知从哪儿买的烟草进去。他不常抽烟的,他可是比我们这些年轻人都明白尼古丁和酒精的危害。“我结过婚。”
        他用的是过去式。


        “抱歉,”最终我干涩的喉咙里憋出这一个词。在道歉和处理人际关系这方面我是个完完全全有资格得F的劣等生,但迈阿密只是又吸了口烟斗向我挥了挥手。我知道他是想说别在意。

        烟斗里的烟在房间里散开,我闻着那生命与死亡燃烧的味道陷入了老沙发的坑和空白的思绪中。直到迈阿密突然把我从那之中叫了出来。
        “你这小子怎么对这些突然这么在乎啊,”他嗤笑了一声把那烟斗里剩下的灰烬倒进塞满了废纸的垃圾桶里,“的确,你这年龄也该谈恋爱了啊。”
        “去它丫的,迈阿密。当然不是。我可是个杀手,我不会恋爱。”我咕哝着站了起来,迈阿密的玩笑话还是那么没品。拜托啊,我可是个杀手。爱亲可真是奢望啊,而且即使真的存在了爱情,也不是我值得去拥有的。
        迈阿密知道我要说什么。他当然知道,因为他是个糟老头,因为他也在一个暗杀组织里干了这么多年,因为他是迈阿密。

        他示意我说话。
        “……迈阿密,你介意我再问一个问题吗?”
        “当然不,”他挑了挑眉。
        “她是……因为你的身份吗而离开的吗。”
        该死,我也不知道我问这干什么,毫无意义,迈阿密也肯定不会愿意回答的。但我的心底总有一个声音,而我想要与它抗争,偏执地想要告诉灵魂深处的那个声音——不,不可能有例外,像我这样浑浑噩噩做了一辈子脏活的混蛋是不能够拥有爱情的。
        “不。”迈阿密过了许久说。他望着我,但我却撇开了脸不与他那尖锐的目光对视。“她死于癌症。你的推测错了。”
        “我很抱歉。”我咬住了嘴唇,搓着自己手背站了起来,“但我还是不会相信什么爱情的。”
        “嘿,你至于这么钻牛角尖吗,”那个老人夸张地叹了口气,“爱情又不是什么毒药。”
        “但我是。”我充满讽刺地厉声说。
        “别这样,年轻人,”迈阿密拍了拍手,“那你至少相信灵魂伴侣吧。”
        “不,迈阿密,你可说服不了我。”
       
        “那你也别这么笃定啊小子”,他把脚翘到了桌子上目送着我离开,显然从那些舞会与焦糖苹果的金色回忆里出来了。他又回到了原来那个迈阿密。
        “可别心脏射击一枪击毙了潜在灵魂伴侣啊”
PicsArt_08-29-08.51.40.jpg
PicsArt_08-29-08.55.26.jpg
收起回复
  • 大明 : 你有版权或者授权嘛同学?৫(”ړ৫)
    2020-8-29 21:45| 回复
  • 溯明 回复 大明 : 是我购买的,只要不商用不改署名随便放在哪个平台都可以。
    2020-8-30 14:35| 回复
  • 溯明 回复 大明 : 诶等等,这个平台的作品是全部都要付费阅读吗orz
    2020-8-30 14:37| 回复
  • 大明 回复 溯明 : 是的(=^^=)
    2020-8-30 16:14| 回复
  • 还有4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0 00:07 , Processed in 0.147979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