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64|回复: 4

高楼

(637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7

帖子

223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235

——题记


李三站在高楼顶,往周围一望还是高楼。






李三有作为人的记忆时已经是五六岁了,脱了娘胎的前几年尽是一片懵懂,作为人的后大半辈子,他也尚未到做打算的光景。

他被托养在郊区小镇的姥爷家,出门一望就是土路,土路对个就是田,田那边有林林总总几个小砖房,供种田人看庄稼,防着小偷,也防着来刨地瓜根吃的野老鼠。姥爷家也是砖垒的房子,水泥糊的墙,屋外瞅着朴实,屋里面刮了层大白,院子里摆上几盆花,放着个摇椅。李三午后常爱学着姥爷的模样,瘫进摇椅里,把腿一翘,品一口牛奶摇头晃脑,倒也如同那些花桌旁品咖啡的小资。

姥爷家屋顶圈了几只肉兔,每当姥爷驾梯子塞几根萝卜进去,屋顶上就嘁嗤咔嚓抢作一团,李三极其乐意看这样的热闹。

又过了几年,李三总算长到可以爬梯子的年龄,拿萝卜喂兔子的差事就交给了李三,姥爷则在下边摇着蒲扇乘凉。

铁梯子足有三米多高,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李三先把手里的萝卜递到里面,再猫着腰,从其中一扇没装纱网的窗子钻进去,到了宽敞的地方才站起。他往上一望,是瓦蓝清透,只飘了两丝云的无垠天穹。往下一看,是姥爷乌黑锃亮的脑壳。李三总在这时有瞬间恍惚,感到此刻自己已然成了顶天立地的大个子,能出力给姥爷分担所有的累活了。

“三,下来吃饭哟。” 

听到姥爷呼喊,李三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似乎是嗅觉失灵。屋里饭菜香早已弥漫开来,就连邻居家养的大黄狗,也早都摇着尾巴来挠门缝了。姓马的邻居出门来牵狗,像往常一样抬头去逗房上的李三:“小李三啊,你姥爷天天都做好吃的给你,让你永远留在咱郊区,你可愿意?”

“我要在这儿陪姥爷,等长大了再带他搬城市里去住高楼,逛大厦。” 李三坚定的说。

姥爷又呼喊了三巡,李三这才又猫着腰爬出来 ,蹲在房檐边。姥爷早把梯子撤了,他站下面刚张开双臂,李三就顺势往下一扑,正正好好扑进姥爷怀里。他虽看不见,却听见姥爷笑了,他便也开心地伸手,圈住了姥爷的脖子。

自小生活在郊区的李三并不知什么是城市,有关的见闻都是从父母或是在城中工作的舅舅那里得来。

那天父母总算得了休息日子,把李三从姥爷家接回了自己家。李三自己家也住平房,也在郊区。只需步行两百多步,绕过几个弯便是了。

父母身上总有股浓郁的气味,李三听他们讲那是石油的味道。每次回家,父母总要先脱了工服塞进洗衣机里去搅。洗衣机是手动的,需要拿根水管去接水龙头,另一头再接洗衣机,待到它洗完,再拿管去接下水道,让它将水排出去。

李三趴床上翻书,他有些心不在焉,因为隔壁父母的谈话声一直不绝往他耳朵里灌,字字句句都听得清晰。

“李三岁数也不小了,该让他去城里念小学,托儿所在郊区也就算了,小学可不能含糊。”

“咱也攒攒钱,是时候搬去城里。这城市的房子,越早买越增值,实在不行咱就贷款……”

“贷款那多高的利息,咱家得背负多少年的债啊,为了进城,你说值当吗。”

“如果不进城,就是一辈子的乡下人,咱们还年轻,年轻人进城了才有见识,才有发展。”

李三心里深深疑惑,明明姥爷家有电视,也有许多书,他从电视,从书本上就能涨见识。可为什么爸妈总认为,只有去了城里,才可以涨见识呢。

又过几天,城里的舅舅拎着玩具来看他,有电动小汽车,有两个小人儿踢足球的,还有各式各样拼图和积木,都是李三从来没见过的款。李三喜欢舅舅,也喜欢舅舅带来的这些个新奇玩意。但李三也喜欢看姥爷用棉线系在知了身上,然后手里攥着线看它在半空嗡嗡地绕圈圈。




自打李三快到了上小学的年龄,父母就愈发着急贷款买房的事儿。他时常见家里电话不断,父母接了电话时低声下气,放下话筒便张口骂娘。如此这般熬了两三年,终于有一天,李三看到三四辆大卡车轰隆隆地开过来,又吱啦一声刹在他家门前。许许多多人涌进屋又涌出去,将桌椅电视搬上车。他也懵懵懂懂的被爸妈抱上坐上车后厢,跟着卡车一上一下地颠。

车子拐了两弯,走上一条土路,路旁边是几排整整齐齐的水泥平房,他远远就看到了路边姥爷的家,姥爷门上贴着他自己写的对联,被风刮得破了几个角,墙边儿有李三用油画棒随便涂抹的小人儿和小兔子。

车没停,姥爷家在李三的视线中越来越远,李三也没出声,他只是一眼不眨地望着,直到车又拐了个弯,姥爷的家彻底看不见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他住进了高楼。楼房有比人还高的落地窗,从房梁上头一直接到地板。爸妈将手动洗衣机卖了,换成电动的,衣服只要放进去,再取出来已经是半干了,晾上一会儿就可以穿。日子一天天过去,李三家里的物什也越积越多。有了电脑 ,也换了新的液晶彩电。父母神情少了些曾经的疲累,却时常洋溢起幸福的笑容。餐桌上菜样开始五花八门,李三也很少再见到光有方便面的一餐。

“三儿你好好学,咱家现在还贷款没那么紧张了,等你升初中,妈给你买部手机。”  母亲某天一时起兴捧着李三的脸许诺,李三听罢也在心里雀跃。他早已打好了算盘,打算期末这阵子兢兢业业地学,凭他的成绩,定能上个顶好的初中。

等到时候,他拿了成绩兑现这无线电话,便可天天找姥爷唠嗑,再不必等到每年的寒暑假才可以过去探望了。到时候,他也想给隔壁马爷爷家的小孙女娟儿打电话。李三知道马娟是留在郊区念的小学,他每回寒暑假回姥爷家,马娟总会来串门,来玩他的电动车。或有时带一包瓜子来,两个人找几块砖头垒成个微型炉灶,抓一把干草烧了,再铺上层从家里偷来的油纸,把瓜子仁摆在上面烤得噼啪作响。

“咱家是最早一批挤进城里来的青年人。” 李三母亲说,“咱这小城市,原本都是矮房,现在从市中心开始建楼,慢慢的,楼肯定越来越多。到时候,住郊区的职工,也肯定都往高楼里搬咯。”

“到时候咱这房子增值,咱就卖了换个带阳台的楼。” 李三父亲说,“用差价还可以买辆车,来来去去多方便。”

李三想,如果楼越建越多,那姥爷便也可以搬进楼里住。隔壁的马娟也可以搬进楼里住,待那时,他就可以叫上马娟来家里玩,再不用挤汽油味儿的交通车,在路上晃晃悠悠半个小时。

他扒着落地玻璃窗往外看,远处青灰色的山峦起起伏伏,再往近处,则长满了高矮错落的树丛。风一刮起,地面上黄土便打着旋飞扬起来,将天空掩得发黄,叮叮咣咣的声响从周边传来,这是家附近的工地在施工。

李三知道,很快就又有一批新高楼要建起来了。



到了周末,李三坐上通往郊区的交通车,带着几盒名字生涩难记的药。这药是姥爷托他带的,郊区小诊所里根本找不着,只在城里大医院才有。

就在不久之前,临近小升初考试的头几个月的某天。李三照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回家,路上经过公园,他赏了会儿天上各式各样的风筝,又去静水池里,捞了几只刚出生的蝌蚪。

他拿钥匙扭开房门,刚刚踏进去半步。屋里却霎时传出来一声哀恸的啼哭,似公鸡打鸣般高亢,震得李三头皮发麻。李三壮着胆子再往屋里走,只觉脚心一疼。他掰了脚来看,原来脚底板扎了块碎玻璃。血滴慢悠悠地滑下去,吧嗒一声拍上地板。

“妈……”  李三颤巍巍地出声,这时屋里动静也才小了些。

“……三儿,你过来。”  安静片刻后,屋里头响起虚弱的人声,每讲半句就要歇好上一会儿,似是垂危的病患,正在那处苟延残喘。

“三儿,你过来,你过来啊。” 妈在屋里又喊了一声。

李三愣怔着,不敢走动,屋内也又一次安静下来。隔了好一会儿,李三听见窸窸窣窣的动静,他看见自己的妈扶着墙,慢慢从屋里边挪出来,他又看见母亲并没有避开那些细碎的玻璃茬,那些大大小小的碎片,随着母亲的步子,扎得越来越深,血大股大股涌出来,染红了地板,像是一瓶红酒被高高掷出又落下,最终破碎在地面上。

“……妈你这是干啥呀,你别走了,地上有玻璃。”
李三动了动脚,还是没能迈开步子。

他看着他妈跌跌撞撞摔过来,把他搂进怀里,血染上李三蓝白色的校服。李三这才注意到,原来他妈腕子上也淌着血,脖颈上也淌着血,或者说每一寸,每一块皮肤都在淌血,暗红色的液体蹭在他衣服上,缭起股淡淡的腥味儿。

“三儿,你爸……”  母亲刚说半句又止不住嚎啕起来,在这零零碎碎的哭泣声里,李三费了好大劲,才在其中摘出能听懂的词句。“三儿,你爸他有了女人,他不要咱娘俩了。”

“妈,你先在沙发上躺着,我去买药和绷带。” 李三平静地说。

他将母亲搀扶上了沙发,又将地面的玻璃茬扫开。随后,李三从母亲包里摸了张红票,开门,迅速安静地从门缝钻了出去。

当头顶又变成澄澈的蓝天时,李三深深吸了口气。远边各式各样的风筝还在天上挂着,高高的,越过一排排水泥城墙。李三突然迷茫了,他不想回家,却又不得不赶紧回家。

午后暖风轻轻摸过李三的脸,李三似乎在此时终于醒悟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攥着绷带和碘酒,轻轻缓缓地蹲到了地上,又将脑袋缓缓垂下,埋进了他两个手掌。此时此刻,他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啜泣,随后,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变成了嚎啕,回响在傍晚来临前的安静光景中,在路人诧异好奇的眼神里。



李三见到了他爸出轨的那个女人。

那天,他正急冲冲地往家赶,却在路上被一辆轿车截了胡。黑色小轿车被擦得油光锃亮,驾驶室车窗缓缓摇下,露出的是李三他爸的脸。

“来吧,带你吃个饭,顺便见见阿姨。”  李三父亲说。

李三瞅见父亲穿了一身不错的西装,隐隐约约还能闻着股香水味道。他沉默着上了车,车里很是宽敞,还打着空调。椅子靠背也很柔软,比起交通车不知要好上多少。

“这车是阿姨给爸买的。” 李三爸爸说,“我身上这身西服也是。你阿姨住的楼比我们家还要高,她住在顶楼,屋子足有两层,还带着个挺大的花园。你阿姨的电脑,打什么游戏都特流畅,电视屏幕也大,关了灯就像是在影院看电影。”

车子在路上缓缓行驶,李三看到路旁的楼越来越高,从他家的六七层,逐渐变成了十一二层,又从十一二层,逐渐变成二十多层。李三知道,这都是些高级小区,高级小区的楼层向来都盖得特别高。

“咱们到了。” 李三爸爸说。“我上楼去接你阿姨下来,你在车里等就好。”

李三点头,他坐在车里,隔着黑色的窗膜去看一排排黑色的高楼。隔老远看,那些窗呀门呀的,就只有巴掌大小了,再远一些就更小,或像芝麻,或像指甲盖。他爸不停地往远处走,直到走成了个手指大小,李三拿小指往车窗上一对,恰好比得上。

他一动不动地瞧了很久,终于在等的不耐烦时瞧见他爸佝偻起腰,像狗似的,被吸进了高楼下边黝黑窄小的门。

到了傍晚,李三被父亲开着车送回了家。父亲没下车,李三也没去留。

他踏进家门,家里哭声还不停。李三熟稔地拎起医疗箱进了屋,帮母亲把伤口消了毒再拿布包好。

“妈,要不然咱离婚吧,让他每月给钱就行了,我就归你养。”李三说。

“你知道妈为啥不离婚吗。” 他妈啜着泪望过来。“……妈的同学王阿姨离了婚,每次同学会都不好意思去。我们高中同学之间逢唠家常就提起她这嗑,妈不想这样。”

“不管怎么着,妈必须把你爸给争取回来。我要咱们是和和美美的一家,这样对你也好,对咱们家都好。”

“妈这个样子,你千万不要说给别人听,让别人听见是不好的,妈只讲给你听了。”

李三安静地听着,安静地把药箱装好。他脱下染了血和背后画满油笔印的校服塞进洗衣机。又在洗衣机搅动的水声里,把需要家长签字的作业掏出来,自己签上了母亲的名字。


高中的暑假时光逐渐被压缩,李三整理好换洗衣物和课本,坐上家里的商务车,被父亲送去姥爷家。母亲抱着小狗坐在副驾驶,等待会儿到了,他们也要下来,和姥爷一块儿吃一口午饭。然后待至傍晚,爸妈便会开车回家,直到二十多天的假期过了,再来把李三接走。

隔壁家的马娟考上了市重点,而李三没有,他的成绩险些混不进高中,这一点父母是断不可能让姥爷知道的。

“三儿就算略有失利,上了个一般的学校,但也不耽误他好好念书考好大学嘛。” 姥爷饭间习惯性插上一句,李三把脑袋埋得愈发低,直要栽进饭碗里头。

“是,是。”  父母连声附和,“李三聪明着呢,考大学肯定没问题。”

李三愈发觉着这饭难以下咽,打小就爱吃的酱香鸡脖子,嚼进嘴里却也不是那么香了。

在姥爷家住了几天后的某个徬晚,李三刚陪姥爷出门遛弯回来,就看见邻居家门口停了辆灰色轿子。用不了多时,就有位个子高挑的姑娘打开车门钻了出来。李三虽没近瞅,但打老远就能从侧脸看出这姑娘漂亮。她干净的白衬衫被天空映得发蓝,短裙款型时尚且青春,就像是从大城市来这儿体验生活似的。

李三走近几步,那姑娘也恰好回过头来。惊喜的是,就算漂亮了太多,李三也能立刻认出,这姑娘就是小时候的玩伴马娟。

“嗨,马娟!” 李三高高兴兴挥了挥手。

那马娟闻言,却低下了头。她弯着腰,连头都不回,飞快开了门,溜进她自己家里去了。

李三既纳闷又有些郁闷,所幸姥爷没察觉到他这些隐秘的小情绪。他跟着姥爷回屋,在院子里又唠了会闲嗑,然后俩人就坐进到客厅,打开电视看起新闻来。

到天色终于彻底黑下去,李三正准备把院子门锁好,外面却突然响起碰碰的叩门声。李三小心翼翼开了门,从门缝往外面望,发现来人是隔壁家的马娟。

“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 李三说。

马娟摇了摇头不回答,“你出来。”

半夜溜走的事儿李三早已经做过不少了,因此当下,他并没有多做犹豫,立即老老实实跟着马娟溜了出去。

他俩慢悠悠逛到月光下,过了土路,在田边找到两块儿熟悉的大石头,那是他俩以前烤瓜子时坐过的。马娟翘起脚,坐姿潇洒。和她当下衣着反差极大,却让李三又找到了儿时熟悉的感觉。

“今天我不理你是因为爸爸就在旁边。”马娟开口说,“自从我家搬了楼房,我爸就必须让我考重点高中,他害怕我比不过他同事的孩子,就逼着我整天学习,甚至不给一点交朋友的时间。”

“我有些理解。” 李三说,“虽然我学习不好,却也是会因为成绩被打骂。我爸妈平时只顾着玩游戏,可一等考试结束成绩下来,他们却又挥起棍棒来揍我了。”

“我也经常被打呢。” 马娟笑着说,“别看我是重点高中,但班里学霸那么多,我只能排在中下等。”

说罢,马娟撩起袖管,给李三看她胳膊上的青紫。作为礼尚往来,李三便也撩起裤腿,给她看脚腕上的伤疤。

他们俩就就这么并肩坐着,借月光互相查看伤口,看了好一阵又都觉得这举动发傻,于是不约而同大笑起来,直到笑声将各家的大人引来,把他俩各自撵回家睡觉。


至此之后,又过了些年。终于等到市政府开始着手拆掉郊区的平房。原本平房的住户都被拆分到各个新建的楼房中,铁门一锁足不出户。打这以后,李三便再也没有见过马娟。




人就像犁地的牲畜,背后拴着个琉球,被时代撵着一点点往山上赶。有人站上了山顶,有人累死在山腰,有人在山坡躺下,有人跳下悬崖。

李三站在高楼顶,往下一望,四周仍旧是高楼,一层叠着一层,密密麻麻堆满了他整个视线。这张由钢筋水泥织成的网,根本接不住坠落的人,大风从身边一刮,只会让人心里发虚,腿上发软。

姥爷在去世前也住了一阵子楼房,但这楼房不是李三攒钱买的,而是平房拆迁后,政府给补发的房子。楼房里装着电梯,专给老年人行方便,但姥爷却倔得要命,非要自己走楼梯上下。

李三念了大学,自然并不是太好的大学。他选专业时迷迷糊糊,学习时亦是迷迷糊糊。他早就被通知姥爷得了癌症,最多也只能熬过这一两年。李三明白,自己原本读书是拼着股给姥爷买高楼的劲儿,然而现在他却已经知道这愿望是万不能实现的了,他胸中涌着的这股劲儿,也因此突然间消散得干干净净了。

现在这小城各处,几乎再没矮房的影子,哪哪都是高楼。高级小区越来越多,他们这些住在老楼的人,又迫不及待想要往更高的楼里搬。李三恍惚之间总觉得这高楼是会吃人的,他熟悉的那些人,那些物什,亦或是那些岁月,已经全部被这高楼吞噬进去,只剩下这一个新鲜的躯壳,被楼房压得佝偻。


不久之后,姥爷终于去了。


在癌症折磨下,李三亲眼看着原本结实的姥爷一天比一天消瘦,甚至于看起来有些畸形。他总觉得姥爷没有办法更瘦下去了,而在那时,就是他与姥爷离别的日子。

在葬礼之中,李三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快,他离老远看着含泪的母亲,伸手搀扶母亲的父亲。他看着抱起小女儿的舅舅,和挽着舅舅的舅妈。这些人热热闹闹挤在一块儿,让李三的心最后热了一热。他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而那里,存放着他想找回的东西。


李三站在高楼顶,往下一望仍旧是高楼。他走到房檐边上蹲下,像小时候一样张开双臂。他往下一扑,终于扑进了姥爷温暖的怀里。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2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发表于 2020-8-29 21:27:4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球上的人:措辞比喻都很好,结构也很完整,最后略显突兀。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发表于 2020-8-29 21:28:5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酿:感觉挺细腻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发表于 2020-8-29 21:30:2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月的萧邦:我觉得这篇文章就像生活中一个真实人物一样,就是真实一些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5

帖子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6330

巡查使元老鸽突出贡献风华铜笔

发表于 2021-3-25 06: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评价什么的,能写出这种质量文章的人,自我检测都能进步,就一个字:棒!加油,我的版面欢迎你常来!
回复
帅,就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53 , Processed in 0.204550 second(s), 8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