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6|回复: 0

墨与蝶

(485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1

帖子

18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65
毛笔有什么不好呢?笔墨有什么不好呢?如果真能和一只毛笔过一辈子,他反而求之不得。

毛笔是由竹子和猪毛拼凑的,本是两样寻常的俗物,可一旦沾上墨水写下寄托感情的笔触,它便不同了,便被赋予了神性……



他脑子里经常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不经意间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来,久而久之便得了“笔墨三生”的称呼,而且渐渐的小有名气起来,引得附近乡里人吹捧。

许多人送了小孩子过来给他教书法,同时也稍送些财物过来,大概是真想让孩子学点儿东西吧……也是从那时开始,冬夏两季的书法班渐渐成了惯例。

到了今年夏季的书法班开课时,“墨三”先生本不想教了。即使放着这群小孩子不管,没人送钱过来,他的存余也够吃咸菜馒头挨上一阵子,犯不着跟一群小孩子头疼。可最后实在经不住人央求,只得又开了一班。

既然答应开课那便开了,一群并不追求书法如何精炼的小孩子而已,便开了课随他们玩闹去……他是这么想的,同时第一节课也是这么做的。

直到时间熬了过去,小孩子们嬉闹散去,“墨三”在收拾教室残局时才发现隔壁炉子里已经没了火。已经到了该烧饭的时间,没了煮饭所需的热量可十分不妙。他手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引火材料,可有些着急。

墨三踌躇之下,倒看中了文案上叠着的厚厚的纸张,那是小孩子们胡乱写着交上来的作业。他拿了纸张在手里,却又迟疑起来。

“唉!”他终于一拍大腿,拿起来那些字迹混乱的纸张投入了火炉。

他一边用火柴擦着火一边还想着:原本是张有用的白纸,可惜沾上这些幼稚的墨迹之后,反而变得廉价,实在可惜。

墨三又揉了那么三四张纸进去。幸而它们还有引火的价值,他这么想着,身为纸的本质并没有变,木纤维在火中烧的很旺。

“唉,没有价值的东西烧了就烧了,不可惜不可惜……”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心理还是隐隐的感到不舒服。

墨三随手又丢了一团进去,让火焰更旺了些。

突然钻出的火苗差点烧到眉毛。“啊呀!”他猛地仰头,站起身来扑打身上的飞灰,又踩灭了被火势喷出的一团纸张。

“咳咳,说你们没有价值,倒还生气了……”墨三恨恨的说,又丢了些木柴进去,试图将火焰引得更大。他也捡起地上被踩扁了的一团,打算重新丢进火炉里去。

捡起时他瞥了一眼,担心别是把张白纸误丢了进去,那可有些心疼。可这一瞥不要惊,让墨三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了起来:

糟了!别是把藏在书案下的那些珍品误混了进去,那些可都是半个月前相聚时几个笔友写的呀!

他当即顾不得引火,匆匆跑回了教室,搬开堵着桌斗的几本书去看那些珍迹……

可当时刻意压在墨宝上的互赠的砚台还好端端的压着呢,而且他仔细数了数一张不少。

那这张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小心揉开了捏在手中的一团纸,慢慢看了个清楚:一张下来寥寥的几个字,笔迹略显得幼稚,可居然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气势在里面,让他看过之后为之一惊。

怪哉怪哉。墨三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的确像是今天带着的这帮小孩子写的,因为字迹中细节有太多不足,犯了很多很多只有小孩子才会犯的初级错误,可文字讲究的那种骨风却时真真切切存在的,洋溢在字里行间的竟是股别样的洒脱气魄。

这也怪了……难不成真是个了不得的孩子?他惊疑不定,可看上面的名字:右下角一个写的有些歪扭的“琴”字,反而扭得像“瑟”。好像还真有这么一个孩子……

墨三这时拍了下脑袋:坏了,引火的事情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他只得放下这张略显珍贵的墨宝,再次去引火。可是这一回,他再也不愿用那些胡乱涂写着字迹的纸了……





这到了第二天,一群小孩子们陆陆续续的到了教室。在他们以参差不齐的声音喊了“先生好”之后,书法课开课。

带他们蛮轻松的。只需布置适量的作业,刚好让他们不觉得多,又不得闲就最好,剩下的就时不时维持秩序即可。

墨三先生可习惯了这种套路,平日里对孩子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管自己写自己的,无需多分心什么。可今天不同了,他坐在前面屁股有些坐不住。

墨三先生不大自然的走下台,在围成回形的小小课桌们中间转悠,时不时眯着眼去瞅孩子们写在右下角的名字。可惜他们都实在不是能沉下心来写字的料子,有些涂得一片黑,有些干脆发呆抠手指,居然连一张都还没写完……

唉……他一遍看过去之后眉头紧锁。难道昨天的那张就出自这样的小屁孩之手吗,真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自己辛苦钻研了二十多年的书法,可是学的有些枉然……

“阿嚏!”

“啊,打喷嚏了!”

“喷了好多墨水啊!”

一群小孩子顿时闹得乱哄哄,有些离开了座位逃开,也有些只是在起哄……

“都安静!都安静!”墨三只得费力喊着,“都坐下来,让老师看看……”

“哎呦,你这小屁孩,我的腰……”他被一个乱跑的小家伙撞到,只得扶着自己的腰……终于废了好大劲,才将他们一个个安抚的乖了点儿。

“让我看看……”

墨三转向了罪魁祸首。小家伙不止打了个喷嚏,还推翻了墨水瓶,弄得墨水半桌子都是,有部分还撒到了前排同学身上……哎,又是个麻烦事。

这罪魁祸首还非常不自觉,居然仰着脸笑嘻嘻:“老师,我要擦鼻子!”

“好好……”墨三只得拿了纸巾给她擦。一边擦他还一边想着,可惜了这几张白纸和半瓶墨水,怕是都要当垃圾扔掉了……

可真的拿起时,那张本该丢到垃圾桶里的废纸却让他愣住了。这字迹奇特的文笔,这浑然天成的骨风……

“这字……是谁教你的?”他不大自然地问道。

“啊?”小家伙仰着脸,“不就是你吗?老师。”

转而打了个喷嚏,她又叫了起来:“我要擦鼻子!”而且因为一时间没有纸巾,她甚至动手试图去抓拿在他手中的那张。

“哎!使不得!”墨三像是宝贝要被抢走似的马上举高了些,引得旁边学生们哄笑。

他老脸一红:“你等着,别在白纸上擦。”

墨三拿着那张让他心事重重的纸张走开,又很快回来,帮这小屁孩擦鼻子。

“我再问问你,有人教过你写字吗?”

“没有哇。”

墨三从她表情中读出了些茫然的成分。可有些小孩子就是天生精明,万万信不得他们。他这么想着,可同时又感觉到继续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好吧,你接着写罢。”

桌子上新的墨水注满了瓶子,纸也拿来了,由墨三先生亲自铺好。

“老师你怎么在看着啊?”

“没事,你只管写。”

可小家伙心神不宁,写上两笔便偷偷扭头瞅他。

这小孩子怎么写字时没有一种大方之家专心致志的气势。墨三摇了摇头,而且看着她笔下写出的字,额头也皱了起来。

这时他拿起手中的一张半边都沾满了墨水的字迹。相比较来看,这张上虽然还能看出昨天的那种劲头,但实在弱了太多。

尤其是她手头正在写的这张,更是完全失了那种骨风,简直像毫不在意的信手涂鸦,小孩子顽劣的笔迹暴露无遗。

“老师……”在右下角歪扭的写下一个“琴”字之后,她战战兢兢,像是感觉自己做错了。难不成自己站在这里,还让她受到了影响?

“没事没事,你接着写。”墨三只得慢慢踱步,又回到讲台上去了。

可事情进展并不顺利。不止他中间抽空去看了几次不满意,直到中午下课后,他整理那些学生们的作业,从中挑出了这个名叫琴的孩子写的,一共十一张一一细看过去,结果越看越快,越看越摇头……

都只是空有昨天的那种皮毛,而最核心的筋骨荡然无存。难道今天写的不够认真,甚至昨天只是偶然得来的?如果真的只是偶然,那么这孩子身上还真有种可怖的天分。无论如何,既然能够写出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应该也不难才对。

一直这么想着,墨三中午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小孩子们上课。

他先放任小孩们自由写了一会儿,感觉时间差不多时将作业布置了出来。作业的量比平时略多,果然孩子们怨声四起。

不过他转而又说:“今天特殊,写完了就可以放学走。”此话一出顿时就五人反对了,反而尽是欢呼。

“不过同时呢,老师今天也要表扬一位学生。这位琴,她进步很快,而且很好的完成了老师的作业,所以理应嘉奖一番。今天特例,琴同学只要能写出一篇让老师满意的,就可以放学离开了……”

“真的?”琴瞪大眼睛,一幅不敢相信的样子。

“当然,老师可是大人,大人可不会对小孩说谎。”

“哈哈……”她很高兴的着手便写。

这张简直像胡乱描的字。墨三很快摇了摇头,感觉能一举得手怕是妄想,不如暂且看看效果。他慢慢走回了讲台坐定。

可没过两分钟,琴就跑了过来,展现出来的是同样不堪入眼的作品,只是让他气恼。

等这事第三次发生的时候,他建议说:“你应该写的更认真一点,写的时间长一点,不好吗?”

可这小妮子,倒在写完了之后便张望着,一直眼巴巴的望着这边。

“你应该沉下心来去写。现在这个样子两分钟写出来一张,写出来的字迹怎么可能会好呢。你把老师平日里教给你的东西都想起来,沉下心去一笔一划的写。”

琴似懂非懂的点头,很快跑了回去。没多久又送过来的一张倒是够认真了,可字迹反而贴近于平常,只是比小屁孩的程度稍好些而已。

墨三恼火的想捶桌子。难道因为周围的环境太乱?相邻的小孩子干扰了她?他当即把琴的座位调换到了最前面,几乎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儿的几个小孩子都是最乖的。

“慢慢写,别着急,就算最后没写完也可以走的。”眼看小家伙着急起来,他安慰说。

可另一边自己心里也渐渐焦躁,只得拿起笔墨写起了书法试图平复。同时他也尝试着,继续对琴的那种字进行模仿,可写了几篇之后,虽然自以为还算可以,但自己练字已久,书法早就稳固的如同一个朽物,无论写什么书法都只是在自己原来的风格上稍作改变罢了,并不能复原那种筋骨……

他看琴在那里发愁,自己也愁的不行。这小家伙,当时究竟是怎么写出来的呢。就昨日让他惊艳的那一张,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未接触过书法的小孩子写出来的,怎么回事呢?

难道真的是神来之笔吗?墨三很快摇了摇头,如果真能靠如有神助的一瞬间就能达到那种效果,那可真是了不得的天分,太可怕了……

他这么想着,又有些感到颓然。不止因为手边堆着的那几张琴的字迹毫无再现出那种神迹的迹象,还因为那个小作者本人,此时不知是精力用的过度,还是坐的位置安静些,居然捉着笔头不断栽嘴打起了瞌睡……

墨三泄了口气,再无心去叫她。不知怎么的自己感觉很累,只想把笔抛下,像小孩子一般打个瞌睡。

下午下课的时间不久就要到了。他看着阳光穿过天窗映出点点的灰尘颗粒,像是撒布着许多可能性的精灵在那里……幻境,一切都是幻境……墨三突然厌倦了,也许是近来的首次,对笔和墨产生了倦意。

甚至一只蝴蝶从天窗溜了进来,扰乱着这些小孩子们的神经,他也无心驱赶,只是直愣愣的望着它。

哈,一只野生的,没沾过人世间腥气的小家伙,它大概没尝试写过需要考虑诸多规则定律的书法吧,没有规则束缚的自由而活……自己干嘛又要去写字呢,最初是为了什么呢,大概也是为名誉吧,还有金钱这类东西。

可蝴蝶不一样,它们生来自由……而且从来不用为人类的这般私欲揪心。真是自由啊……

因为平日里对课堂上乱走动管的比较严,所以孩子们一时间都待在座位上,没人真的敢起哄乱跑。可他们一个个安耐不住的天性早已经显露,小眼睛都在直勾勾的盯着看呢。

而这蝴蝶不知是不是天生的胆大,居然还真的在孩子们头顶飘飘忽忽的,一时间不急于飞走。

哎……有趣,身处于这种气氛中,他反而觉得很放松,有种超脱了身体这层躯壳的轻灵感……这段时间就算拖得更长久些,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墨三这么想着。

可那蝴蝶却真仗着自己的胆子落了下来。

“哦!”小孩子们发出了惊叹声。

墨三也不由得睁大眼睛,竟同样真切的看到蝴蝶落在了琴的毛笔末端上。这简直是神迹……他这么想着。

可惜这景象只持续了一瞬。琴动了动身子,流着口水,用另一只手抹了抹嘴……

她茫然的,像是想起了睡觉前自己在做什么,居然又接着在已经涂了一滩墨迹的纸上写了起来。

而笔下的那个字她只写到一半,先生便跌坐下来,心悦诚服……





今天课下的格外早。孩子们都嬉闹着离开了,只留下一屋子杂乱的纸张,和许许多多显得幼稚不成熟的字迹。

先生站在课桌中间扫着地,伴着那些飘荡在阳光中的灰尘颗粒,心绪有些飘忽。今天他累了,只想早点休息。

琴果然再次写了出来。虽然字迹仔细看略有瑕疵,而且同第一张那种让他感到惊艳的程度相比还是稍稍落了下乘。如果说最早的一张写出了五分的神来之笔,那么这次不过三分罢了。不过这也足够了……在琴笔端的蝴蝶飞走时他想清楚了许多东西。

先生这时走上讲台,将一张羞于见人的纸张折了起来。那是一张毛笔对蝴蝶的素描,试图画出一瞬间蝴蝶灵动的羽翅,却终画得个四不像,一幅失败的模仿……
收起回复
  • 大明 : 文笔和立意不错,不过情节略显单薄~个人意见哈
    2020-8-26 01:03|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0:26 , Processed in 0.161159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