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1|回复: 0

龙背上的房

(915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11

积分

见习萌新

Rank: 1

积分
11
1977年,英国小滩镇
风和日丽的海湖滩旁,一位老者正倚靠在躺椅上,温柔的阳光挂在他头顶的草帽上。
天空中那远远的白云间,一条肥硕的棕木大龙双手握着一柄木制的长勺,吊着望不到头的长尾,缓缓地向西方飞去。
一节节弯曲的龙尾向东方蔓延,穿过白云间,给这一条巨龙带来无尽的神秘。
老者望见那条缓缓飞行的巨龙,总是能想起那段硝烟四起又难以忘怀的日子。

1917年,二战开始已经三年
英国海军受德军大方面地舰队打击,无法仅靠自身来翻身改变战争局面,只得向日本方面提出支援申请。日本海军没有派出一架轰炸机来支援英国方面,却搬出了一条木制机关结构的超大巨龙。在英方询问这是否是开玩笑时,日本代表指着英国代表的鼻子就是大骂。
“不许侮辱我们高贵的龙神!他能赐予你们这些废物的白种猴子胜利!”
巨龙在战场中的表现证实了日本代表所说的话。其隐藏在云层上,伴随着英国舰队向着西方行进。两军舰队遭遇开战时,德军的火炮与机枪莫名炸膛,无法射击,这正是巨龙的能力。在其一方无法火力进攻的情况下,英军舰队施展全力打击,持续击溃向西行进时遭遇的德舰队。
德军指挥部收到电报,舰队的武器一直无法使用,被英军压着打,随后在德军在日本的间谍提供电报,才使整个战局中明确了巨龙的存在。

1918年7月14日正午
英国突击舰“蓝色海鸥”号舰航行在英国海军众战舰前头。
舰船头的甲板上,年轻的英国海洋学家刘·汰吉正举着望远镜眺望着海面。
涉世未深的汰吉根本不知道战争的残酷,他只是认为有天上那条龙的保护,就不会再有伤亡。在舰船出港前的几天内,他兴趣使然地申请到舰队士官的职位,且踏上了这艘突击舰。
太阳灼烧着充满盐分的空气,热浪在活跃的海面上翻滚。
望远镜在对准了西方海平面时停住,汰吉透过厚厚的望远镜镜片,看到了那随海风飘扬的醒目黑红黄三色国旗。
“敌,敌,敌舰!”
汰吉大喊起来,听到呼喊声的士兵们火速拉起了警报。
瞬间,整艘突击舰上的氛围开始变得躁动起来,四处传来指挥官指令的呼喊,以及船员们尽力奔跑踢踏甲板发出的“吱呀”音。
很快,“蓝色海鸥”号的火炮与机枪便都整装完毕,只待总指挥发下开火指令。
一名从指挥室跑出的下等兵发现了还在甲板手足无措的汰吉,立马将他喊了进来。
“士官先生!请待在指挥室内等待交火结束吧!”
汰吉听到喊话,慌忙着向指挥室跑去。他来到指挥室门口,托着门望向德军舰队,却见敌军战舰并未发出攻击,其甲板甚至起火爆炸。
巨龙的力量已经开始施展,总指挥见敌军的阵势不攻自破,拍桌子大喊道。
“全体开火!”
只听阵阵轰鸣,一门门火炮疯狂着向敌军开火。
一枚枚弹头擦过海风,碰撞在德军战舰中,引发一系列爆炸。
德舰溃不成军,仅在一眨眼的功夫,一艘艘大船便化作了残骸。
汰吉看到这样的局面,完全感受不到战争的危机性,只要那大龙还在,自己就会很安全。
当他走出指挥室,准备回到甲板时,其身后的煤炉房中发生了爆炸。
“轰!”
不知从何处喊起了受击的信号。
“受袭!煤炉房受袭!”
舰船四周都响起慌乱的叫喊与哀鸣声,但很快就停止了,煤炉房的爆炸瞬间蔓延开来,导向舰船的任何一个地方。
那火光快速四窜,汰吉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那汹涌的火焰淹没了。
瞬间整艘“蓝色海鸥”号都被火光包裹,只见一声爆炸,船体支离破碎,沉入水底。
随着残片与火光逐渐在海面沉去,其他英舰仍是继续航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其他英军看来,只炸了一艘突击舰根本无关痛痒,只要自己所在的战舰没有炸毁,就没关系。

7月14日晚
某热带小海岛的一处沙滩上,汰吉正躺在其中,还未醒来。湿湿的海风吹着他的头发,温暖怡人。只见他猛的惊醒过来,翻身撑着地就是呕吐起来。
“呕——”
一摊胃酸水从口中吐出,汰吉缓过神来,又躺倒在沙滩上。
过了一会,汰吉才发现不对,他起身看着附近的环境。绿树黄沙,星夜照映在海面,平静,温和。
“这……是哪?”
“喂!你没事吧!”
不远处的小树林中走出了三个人高马大的英国士兵,喊住汰吉。
汰吉见到是英国人,急着跑过去与他们一同。
“我是士官,我命令你们快送我回到英国舰队!”
听到这样的请求,这三个英国士兵纷纷笑了起来。为首的那一名中年男子脱下白色的海军军服,露着马甲与短衬衫,将那件军服丢给了汰吉。
“小子,你恐怕还搞不清楚情况吧。”
汰吉一脸茫然地看着那名男子,任由着他揪住自己军服的领口。
“我们都是从‘蓝色海鸥’号上逃出来的,没有人知道我们还活着。现在如果你想活命,就得听我的!”
那名男子说着,一把将汰吉摔在沙地上,接着转身向小树林中走去。
汰吉见他们走开了,急忙起身跟上他们。
三人围在一处火堆取暖喝酒,而汰吉则偷偷蜷缩着,藏在一旁的草丛后,夜晚的海风吹得他瑟瑟发抖。
其中一个伙计对着那为首的说道。
“劳格大哥,我们炸了煤炉房到底是为了啥呀?”
“我和你们说了多少遍,伪装成炮击受袭,我们才能出舰队,想办法登上巨龙。”
“可这和我们登上巨龙有什么关系呢?”
“在舰队中我们根本没办法立功,也就得不到跟随代表登上巨龙的机会。”
“可,我们在这破岛上也立不了功啊……”
劳格重重地朝自己喉咙内灌下一口烈酒,一丝奸笑挂在嘴角。
“还记得刚才遇到的那个小子吗?把他杀了,说他是敌国间谍,被我们发现并且处决,顺便把炸煤炉房的罪证加到他身上,不就能顺理成章地立一大功吗?”
躲在草丛后的汰吉听到这话,瞬间慌了,竭力想着离开这座岛,离这三人远远的。
就在汰吉想撑着地起身逃跑时,他那左手朝地上一撑,按断了几根树枝,发出清脆响声,一下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谁!”
汰吉慌张向着沙滩方向奔逃而去,两个伙计一下就追上来抓住了他,将他提着带到劳格的面前。
劳格用左手揪起汰吉的衣领,一划右拳直击在他脸上。
汰吉受不起这股力量,咔的朝右边的沙地摔去。还未等他缓过神来,又被那两名伙计提起来。
劳格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缓缓走向汰吉。
汰吉的左脸生疼,外加饥饿与寒冷,根本没什么力量再去挣脱这两壮汉的束缚。
“小子,在战场上,你杀过人吗?”
汰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算是简单的问题,在此时,似乎也决定着他自己是否能活下来的命运。
劳格继续说道。
“这个战争中,大部分人是为了和平去杀人,而我……”
一把利刃飒的插入汰吉的腹部,汰吉感受到肚子火烧般的疼,疼得令他无法维持意识,大把大把的冷汗划满他的脸庞。
劳格慢慢凑在汰吉的耳边。
“是为了成为救世主。”
只见劳格拔出匕首,又猛的刺进汰吉的腹部。
鲜血从两处伤口中喷涌而出,两名伙计松开汰吉,任由他跪躺在沙地上。
血染红了沙地,星夜被树梢挡下,无人能寻,就如同此时的汰吉。慢慢的,他的瞳孔逐渐放大,意识开始模糊,最后看到的,也只是自己被一块白布盖住。
“我……死了?”

汰吉的意识归于沉寂,又在一瞬间开始逐渐清晰,一阵亮光刺激着他的眼皮,强使他睁开眼睛。
汰吉用手臂挡住太阳光的直刺,缓缓睁开眼睛。
一片白皑皑的云层在他的眼前慢慢划过,蓝色的天空仿佛就在指尖,伸出手便可触摸到。木制的地板微微颤动,能明显感觉到正在移动着。
汰吉望着天空,又瞅一瞅自己下方的这棕色“地面”,一旁是未知的云层与天空,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突然这“地面”开始大幅度抖动,汰吉差点没坐住。
就在他快要翻滚着滑入那云层中时,一只圆钩伸出挂住了他的衣领,一颤一颤地将他拉上来。
汰吉躺在那,心有余悸地喘着大气,如果真的掉下去,恐怕就不是死了复活这么简单了。
想到复活,汰吉也觉得奇怪,自己在“蓝色海鸥”号上被爆炸波及,应该已经死了才对,结果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小岛上。刚才又被那三个士兵陷害,死后又出现在了这莫名其妙在天空飞行的庞然大物上。
还未等汰吉想完,那一只救下他的圆钩开始敲敲他的脸蛋,使得他抬上头去看看持着圆钩的是哪一位。
“你是怎么上到这来的?”
只见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扎着黑色长马尾,身着白色短服,红色阔裤,光着个脚丫子,持着一柄带圆钩的红色长棍,站在阳光之下,瞅着汰吉。
汰吉翻过身起来看着这女孩子,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是死后莫名来的这儿,只得以问回答。
“这,这是什么地方?”
“哈?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
看到汰吉那一无所知的表情,那个女孩也是难以置信。
“这里可是龙的背上啊!我家!”
“呜————”
一阵鸣叫从龙头处传出,似乎实在认同着女孩说的话,汰吉才真看清这脚下的是非。
西边是那巨大的龙头,东边则是那凹凸有致的龙体与一望不到边的龙尾,一节节的木制身段拉开均匀的空隙,使整一条龙灵活地移动。龙体上,一座木制的小房子立在那儿,房子旁是一座红漆刷满的神社。
“这,这是巨龙的背……”
汰吉还未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那个女孩就猛的将脑袋顶了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弄得汰吉一个不好意思,却见女孩脸不红心不跳。
“你……已经死过两次了?”
在这龙背的几分钟里,汰吉一直是又傻又惊的状态。眼前这个女孩,说出他死过的奇怪经历,还说自己住在龙背上,看她那平和又带着可爱的表情,真心说不出她是疯子的胡话。
“龙神会给予少数人奇特的命运,你恐怕,被龙神盯上了哦~”
女孩咧嘴笑着,转身朝着那座小房走去。
“我叫小攀,是龙神的引导者哦~跟上!”
汰吉急急忙忙跟着少女小攀的脚步一同走向小房。
“龙神背上没电接不了电话线,我也不能离开龙背送你下去,只能等到几天后下面送物资的飞机上来接你啦。”
小攀说着推开小房的门,一阵“吱呀”声从门缝处传来。
整一间房内,简单又温馨,必需的拼装家具整齐摆放着,吊起的铁锅内冒其炊烟,锅下的柴火扑哧直窜。一大块草席铺在一旁,一床垫与被子胡乱叠在那儿。
小攀跳上草席,从一旁的柜里抱出一捆床垫与被子,丢在原来那床垫旁铺好。
“这两天你就睡这吧,稍微等一下,米饭要煮好啦~”
小攀说着跑到铁锅旁,用饭勺拌拌其中饱满厚实的饭粒。
汰吉慢慢脱下脚底的皮鞋,跪坐在床垫上,环顾着四周的环境。
在天空,就算没有太阳的照射也是一场明亮,光亮透过三座窗户照进房间内,即使没有油灯燃起,房内也是非常明亮的。
不一会,小攀便端出三枚饭团放在汰吉的面前,随后跪坐在另一边,抄起一枚饭团就往嘴里塞,她却因为滚烫整得俊俏的小脸涨红。
“呼……你也吃呀,呼……”
汰吉抓起饭团,一点点往嘴中送,盐粒与饭粒夹带着融化在喉咙之中,简单又清新,或许是在龙背上的小房子里吃饭团,总有一种神奇的感觉,使他胃口大开。
很快两人便把手中的饭团吃完了,盘中还剩下的那一枚,两人盯着那饭团,又看看双方,一阵尴尬的笑。
“来~”
小攀拿起那饭团,轻轻地掰成两半,将一半递给汰吉,另一半往嘴里送着,那俏脸上一丝红晕,令汰吉有一丝看呆。
两个人静静地吃着那半饭团,一会便结束了饭点。
小攀拍拍手,便跳下草席走出门去,顺道拿起撑在门框上的红色圆钩长棍。
“天还没黑,我得去料理一下龙神的身体问题,你先随便逛一下吧。”
说完小攀留下一个灿烂的眯眼笑便跑了出去,留下汰吉一人在小房子内。
“在这儿,能去哪逛啊……”
汰吉所经历的这么多事情就犹如是在一瞬间全灌注到他身上,脑子根本没有缓过来,现在也好,没有爆炸,没有被别人陷害,在这么可爱的姑娘这住两天,再回到舰队,最好是回到英国本土,回归平凡的生活,忘掉这奇怪的一切,权当没发生过。
汰吉注意到小房外那高高的红漆神社,想着上去看看,便出了小房子,顺着红色的干净台阶走上神社。
红色的台阶,在云与风的轻抚下显得格外洁亮,汰吉一阶阶向着那红色的挂着粗重编绳的小庙走去。风吹动编绳在红色庙檐下摇动着,发出一阵“呼”声。
汰吉踏入神社,其中非常空荡,四条红色的原木柱立在四个角,神社的中心是一座方架,方架上缠满了白色的编绳,那编绳又缠着一块浮在方架中心的绿色圆盘。方架上面是镂空的天花板,光亮钻过那个孔照射在绿色圆盘上,给予人一阵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是什么?”
一股力量引导着汰吉慢慢走到方架前,伸出手来去摸那圆盘。
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圆盘的一瞬间,一阵冰凉清爽的感觉顺着指尖传入他的心间。随后一股力量将他推倒在地,脑中的记忆开始飞速重现,在他的眼睛内回放着。
汰吉的意识很清晰,但又是迷茫。他率先看到的,是一个全身是血,脏兮兮的小男婴,随后是他慢慢的成长,四岁时弹琴,六岁时读书,十岁时一战开始,他的父母双亡,随后被叔父收养,努力读书成为年轻的海洋学家,再到现在站在舰船的甲板。这是他,一切看上去是这么熟悉但又陌生。
他眨一下眼,视野又重回到神社的天花板上。他撑着地起身,按着疼痛难耐的头,慢慢走出神社,却见外面的天空已经是橙黄转红的傍晚。
那记忆的回放,对于汰吉是太过于快速,却对于时间来说,那是一个跨空间的能量释放,目的是为了让汰吉熟悉巨龙的性质,重视自己心中存在的意义。
汰吉慢慢走下神社,望见小攀灰头土脸地从龙背一侧的结构缝隙中爬出来,连忙去把她拉出来。
“呼——龙神肚子里一处齿轮断了,修起来可真花时间。”
两人回到小房子,小攀提起一袋米倒入锅中,汰吉则从一旁的脸盆中拿出一块湿毛巾递给小攀。
“谢谢!”
小攀接过毛巾就是往头上盖,随后开始生起火来,将那油灯燃起来挂在矮矮的天花板上。
“嗷,我刚才看到你从神社那里下来,有没有摸那个圆盘呀?”
“嗯。”
汰吉面对小攀的询问,不敢去认真确认,因为他知道,对于日本人来说,神社供养的神物应该是不允许触摸的,可看这女孩脸上没有一丝责备之情,更多的是好奇与欣喜。
“那个圆盘呢,被称为‘龙玉’,是连接龙神灵魂的宝物哦~”
面对眼前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人,小攀似乎是很乐意讲关于巨龙的事情。
“龙玉不止能连接龙神的灵魂,也能连接其他生物的灵魂,让两者相通,所以你应该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吧。龙玉也是很重要的,没有了龙玉,神龙就没办法明白人们心中所想的愿望,就会迷失在天空中。”
汰吉不敢相信,偌大一条龙,竟然依靠着一块圆盘在这个世间存活,但是想想这短短两天所经历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荒唐的了。
“小攀姑娘你是怎么来到龙背上的?这也就只有你一个人这样的。”
对于汰吉而言,一切都算是了解一些,但是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孩,除了名字,他是一无所知,就如同一个无法揭开的秘一般。
“我?我不是来到龙背上的啦,我从出生开始就在龙背上。龙神要来到这个世界,必须靠我带着它。”
汰吉的表情又从悟到一些变回不明不白。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啦~那里到处都是龙神和其他生物,我们呢就作为龙神的引导者住在它们的背上。龙神接受其他世界的愿望前往而去,但是它们需要引导者的引导才能成功到达另一个世界,不然它们会迷失在时间流里再也出不来的。我呢,就负责这一位龙神啦!”
小攀说着敲敲房子的地板,巨龙发出一阵呜鸣,似乎是在赞同小攀的说法,那圆盘所带来的灵魂相连的神奇力量,或许就将小攀与巨龙连接起来了吧。
“啊!我的米饭!”
一阵焦糊味从铁锅内传出来,小攀飞奔着去抢救锅中的米饭,汰吉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午夜,小攀熟睡着,一旁躺着的汰吉用双手撑着脑袋,想着小攀与他说的话。
巨龙是通过引导者与龙玉才能理智地移动或释放力量,如果失去了这两者的其中一样 巨龙就会失主,先前遇到的那个名叫劳格的男人,或许也是知道巨龙的秘密,才会想着登上龙背,他的目标应该就是抢夺龙玉来控制巨龙,帮助英国舰队赢得战争,在英国国家中获得一席之地,他就能成功达到成为“救世主”的目的了。
汰吉现在明白了劳格的目的,却懊悔着自己没有早点搞清楚,现在他们恐怕已经拿自己中刀的那一具尸体去英国军官那领赏了,如果他们真的登上了龙背,发现自己还活着,绝对会被灭口,至于还会不会复活,那是无法预测的,关键是可能危及到小攀的安全。
仅仅想到这,汰吉就根本无法入眠,就算之后他能侥幸活下来,那也是带着愧疚与懊悔。

第二天,汰吉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整一晚的时间他都没能安然入眠,在凌晨时才勉强睡去。
他瞅瞅一旁的床位,还是乱糟糟的被子,只是小攀已经不在这儿了,一旁的草席上是两枚仍旧热气腾腾的饭团,还有一张纸条。
“我去干活啦!”
字迹很丑,汰吉看到这一串字差点没把嘴里的饭团喷出来。不过也是,这么一个女孩子独自在龙背上,也没有接受过教育,能写出字来就不错了。
汰吉将那字条叠好,收进了口袋中。没一会功夫,他便扫清了饭团,走出房去。
新的一天,所有的事情像是上一分钟发生过的一样,让汰吉感觉很沉重,经过了上一次死亡,他就明白了,如果没有巨龙,战争可能会更加恐怖,自己也可能在战火中就此死去,因为他们对自己的陷害,也能明白世间并不是只有温情。
天空中的风与云吹着汰吉的头发,使他感受到一阵清爽与精神。他想着再去神社看一看,却见一根红色的铁绳绕着巨龙的身体缠出一圈,汰吉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朝着龙背的一侧慢慢踱去,想去看看铁绳的另一头是什么。
就在汰吉站在一侧向着云层间观望时,龙背突然发生大幅度的转向,惯性使得汰吉失足跌入云层之中。
“糟!”
就在汰吉快要划出龙背,掉入下面无尽的高空时,一只手从龙肚一侧伸了出来,拉住了汰吉。
悬起的双脚与强劲的阵风使得汰吉更加依靠那只手,却见那伸手救他的,正是小攀。
小攀运用手中的这杆名为“红形忘己”的特殊工具,加长出绳索绕住巨龙的身体,再由此爬到巨龙的肚子来修理齿轮破损。
“海面的那些大船,转向了。”
汰吉听到小攀这样说,向着巨龙下方看去。
在一片片薄薄的云层下,正是太平洋战场,火光与爆炸充斥在德军舰队中,英国舰队驶过敌军残骸,转向北方行进。巨龙跟随着英国舰队一同转向,保持着力量输出,让来犯的敌人无法猖獗。
小攀催动红形忘己缩短长度,两人便借助这根长棍收缩的力道甩回了龙背。
汰吉跪在那一阵腿软,冷汗大起,却见小攀抬着红形忘己朝神社走去,跟个没事人一样。

夕阳挂在天边,小攀坐在神社旁的台阶上,任由柔和的微光打在自己的脸上。
汰吉从小房中走出来,端着一盘饭团踏上台阶,坐在小攀的身旁。
两人中间放着的那盘饭团冒着热气,可过了许久,也不见小攀伸手去拿。
汰吉看着小攀那红润的脸颊,阳光照在她的脸颊上,纯美又有一丝忧愁,慢慢的,两行泪从她的眼角划下。
“龙神和我说……它不喜欢战争……”
在刚才,小攀触摸了龙玉,在记忆中与巨龙交谈,父母与亲人有关的回忆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再加上巨龙的情感传递给她,使她的泪水无法控制着流淌而出。
巨龙能感受到战争中每一个人的灵魂,不止是英国军队,还有那德国军队也是,死于战火中的人们失去灵魂,令巨龙感到惋惜与悲哀。与巨龙灵魂连接了的只有小攀,也只有小攀能体会到它的痛苦。所以眼前这个乐观开朗的女孩,承担的东西并不比常人少。
汰吉拍拍她的肩膀。
“你是你自己,终究分担不了巨龙的情感,所以开心起来,陪伴它释怀这不好的情绪吧。”
说着他拿起一枚饭团,递给小攀,那眼中流露的爱慕与关心之情是多么深沉。
小攀点点头,伸手去接过饭团,那话语的温暖令她十分感动。
吃着简单的晚饭,两人望着晚霞在天边映着火红的光。太阳缓缓没入云层中,天色化作暗蓝。
汰吉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一天。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最简单的一天,到处逛,差点掉下龙背就这么摔死,烧米饭,无所事事,但是他还是觉得很充实,在他安慰情绪复杂的小攀时,真的有想在龙背上住一辈子的念头。
汰吉静静闭上眼睛睡下,一夜无梦。

在龙背上住着的第三天,汰吉伸着懒腰从床上坐起。
阳光照亮房间内的角角落落,他看看一旁的床位,还是乱糟糟的。
他将两份床位都铺好,便想着推房门出去,看看小攀在做什么。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小攀站在一处空旷地,踮着脚望着云层,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此时一阵引擎轰鸣声从云层下传来,愈发喧响。
一架小型运输机飞上巨龙的后背,从小攀的身旁停下。
飞机停当,一名军官衣着的男子从飞机跳下来,还有三名壮实魁梧的士兵紧随其后。
刚想迈出房门的汰吉看到那三个瞬间躲在门后。他的脸上冷汗大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还这样快。跟在军官身后,领着另外两个伙计的那个男人,正是劳格!
劳格望向小房,似乎已经发现了汰吉的存在,不一会他就转头看向那刷满红漆的神社。
军官来到小攀的身前站定,摆出一个标志的军礼。
“小攀阁下,我们按照每期规定给您送来物资了。”
小攀微微点头,又看向一旁的劳格等人,一脸厌恶。
“他们三个,之前没见过。”
“哦,他们之前完成了任务,作为奖励我把他们带上来参观一下,请您见谅。”
“小房子和神社不能去,其他随便逛,如果不怕被摔死的话。”
汰吉在门后听得十分清楚,按照军官的态度,似乎对小攀很尊重。也是,英国军队需要巨龙的力量加持来赢得胜利,引导者负责控制巨龙,自然是要讨好的。
劳格与他手下的两个伙计把大米与盐袋以及其他必需的消耗品搬到小房旁,便分散着四处观察龙背,因为小攀特意说明不能参观小房与神社,所以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
小攀与那名军官在一旁谈论着,劳格特意与他们保持距离,欲听取谈话内容。
“小攀阁下,我按照总指挥官的命令,再次向您请求龙玉的使用权。”
“你们说了这么多遍,我的答案也是一样,不行。能和龙神的灵魂长久保持连接的只能是来自那一个世界的生物,你们这个世界的人类杂念太多,只会污染了龙神。”
“好吧……”
劳格奸笑着来到两人身旁,军官看到了他的靠近,急忙喝住。
“我们正在谈论要事,请退开。”
劳格的脚步没有停止,只见军官急忙着从腰间拔出手枪,可他还未瞄准,便被劳格一个箭步上去,一记肘击打晕在地。小攀见事不妙,甩出红形忘己就是对劳格一棍,却被他翻身躲过。
这也算是一位战场老兵,劳格翻身之余,还捡起军官丢落的左轮手枪。在他一站定,便持着手枪瞄准了小攀,毫不犹豫地就是扣下了扳机。
一发子弹借着火药的碰擦,随枪口碰射而出,直直射向小攀,却见汰吉跃身挡下了这一发子弹。那子弹不偏不倚地击中汰吉的胸口,一瞬间鲜血就喷涌了出来。
汰吉的身体摔砸在一旁,劳格转身便向着神社奔去。小攀放下红形忘己,跪坐在汰吉身边,脸上是急切又懊悔的表情。
“汰吉!喂!你没事吧?”
汰吉咳出鲜血,笑着望向小攀的脸庞,那汗水流淌的脸上,是一双快要挤出泪水了的双眼。
“咳……快去,保护龙玉。”
汰吉指着神社的方向,此时的劳格,已经来到了神社底下,他的两个伙计跑来与他会合,却见他举起手枪,射杀了二人。
“我的大业,已经不需要你们了!”
经历了战场上的人心叵测,劳格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利用完了这两个伙计,就是这么随心地抛弃掉。
小攀望了望神社下的劳格,又瞅瞅眼前奄奄一息的汰吉,矛盾的心理开始发作。却见汰吉伸出手抚着她的脸颊。
“对我来说,战争什么的巨龙什么的,都没有你重要,咳……”
“汰吉?”
“所以,随你心中的想法,去吧!”
汰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小攀的胸口就是一推,将她推向神社方向,小攀只能借着这力,向着神社奔去,她那眼角的泪,洒在身后。
光亮映照着汰吉的脸庞,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这是他死得最值得的一次,哪怕是这样简单,也值得。

一处海岛上,一名金发男子猛的坐起,大咳着口中的海水。
他,是汰吉。
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还能再一次复活。
而这一次他没有环视周围的环境,而是专注地望着天空。
望着望着,他笑了,笑得洒脱也轻松,似乎还有一丝遗憾。
天空中,一条棕红色的庞然大物向着西方飞行着,一条弯曲绵延的尾巴一望不到边,手中持着一柄木制大勺,划破云朵与微风。
巨龙,还在飞行。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5:05 , Processed in 0.152774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