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1|回复: 0

夏天的诗与半个莫扎特以及海豹的故事

(147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8

帖子

236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60
  夏天到了。绿色马上蔓延开来。风很闷热,雨很突然。

  对阿晨来说,这个夏天果然还是一样,时间的重复让他丧失热情。要说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的话,除了睡觉就是雨水。雨水击打在密密麻麻的幽绿之间,叶片的抖动震落雨水,于是闻到一种清新的味道,顺着窗子飘来。

  阿晨的雨水太多了,他的喉咙被潮湿的天气滋润,耳朵听见击打铁皮的声音。雨水要在狭窄的容器里溢出来了,把心剖开,都是雨水。

  闭上眼睛,床飘在水上,流水的潺湲声从远方传来,还有淡淡的风笛声。谁知道窗外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呢。阿晨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时要回忆生平。回忆中的阳光灿烂模糊了画面,嫩绿的草地被光线照射变得不太分明。蝉发死力地鸣叫,一刻不闲,号召这人们不要忘记夏天。山峦起伏的坡度很小,像放大的沙丘紧挨着。

  生命有时一点也不沉重,轻得像一片叶子,阿晨这样想。

  他曾经试着去爱一些东西,特摄片或是冷兵器,少女的发丝或者君士坦丁堡陷落。

  然而许多东西都有始无终,除了季节的更替。

  “一个季节开门离去,另一季节从另一门口进来。人们有时慌慌张张地打开门,叫着喂、等等、有句话忘说了,然而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关门。房间里另一季节已在椅子上坐下,擦火柴点燃香烟。他开口道,如果有话忘说了,我来听好了,碰巧也可能把话捎过去。不不,可以了,人们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唯独风声涌满四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季节死去而已。”

  某个作者如是说。然而还值得庆幸的是,雨水还没停下来。阿晨会收起那本遗落在窗台的书籍吗?它的封面已经侵染了无尽的忧绪。

  旧T恤上了潮。丛林茂密。幻觉中,枝叶伸进窗内,阿晨勉强睁开眼睛,天花板上的黑点像中世纪骑士,那个最瘦弱的,阿晨给他起名叫做堂吉诃德。

  热情不需要点燃却会熄灭。真是自相矛盾。桌子上放着一段未完成的情诗,写给存在于某个时空的情人。

  阿晨跳起来,动起笔。

  我要送给你什么呢,我讨厌玫瑰。我记得山中有一片生长在谷里的兰花。

  都送给你。附送柔和的雾气,

  如果我的记忆真实有效的话,那只我捉到的、深青色的甲虫也送给你——你应该不讨厌昆虫吧?

  它那时在攀爬一棵桦树。

  我在它的翅羽未张开时抓住了它。

  现在送给你。

  我的书好像还在窗台上?应该被淋湿了吧。

  泪腺被堵塞。

  阿晨终于把几乎湿透的书收回来了,亿万人中之一不悲不伤的一天将在星辰挤破乌云时结束。这首不是诗的诗将在8月十三日——世界左撇子日——投入只是寄出从不收取的信箱中。那只甲虫老早就放生了。阿晨在寄空头支票。其实并不全是空头支票,因为山里真的有个兰花盛开的山谷,早晨真的会起一阵洁白如雪的浓雾。这样半真半假,注意真的,就给她看假的,注意假的,就给她看真的。她总会理解并原谅阿晨的。

  我们的悲欢偶尔牵扯爱情,古老又神秘,像是刻在龟甲上的古文一样难解。

  贝加尔湖里有海豹,或者湖豹?叫法怎样都行。这里的海豹除了偶尔被黑熊猎捕以外,主要的天敌是人。唯一一种淡水海豹。世界上最小的海豹。

  有浅浅的钢琴声从附近传来。好像是莫扎特。我说不清楚了,但张三说过,这音乐不好,要配上节奏感的,社社社社会摇。我好高兴,那是我好几天以来第一次那么开心,好像婴儿时期的人看到成年人做鬼脸,我真感谢他,真的。

  阿晨第一次收到回信,信封里还塞了一片玫瑰花瓣。

  “玫瑰很可爱。我不喜欢虫子。”

  信封上画着一只甲虫。

  这样阿晨就已是万幸,然而她竟如此挑拨人的情绪,长长的信纸最底侧用钢笔写下无耻的话语。

  如果我是你,你就是我兰花丛中的深青色甲虫。

  好了,不是故事的故事有了一个结局。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0 00:33 , Processed in 0.138452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