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01|回复: 6

小人的世界

(2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00才气
写写自己心目中的小人,或者塑造一个小人的形象

最佳作品

查看完整内容

《还没停》 这几天山西的雨又开始泛滥了。一会小一会大的。不过,这与杨初初并没有什么关系,她一大早便像往常一样在被窝刷起了抖音。 面无表情成了她早上的唯一写照,不是那种唯美的睡眼惺忪,也不是那种小说里的慵懒眼神。她眼睛里没有睡意,眼神里也没有那种炯炯的光。她用手翻着一个一个的视频,大脑尝试接收着世界一天天变化的碎片信息。 关掉抖音,打开QQ音乐。选择性的播放了那首《天龙八部之宿敌》。像平时 ...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8

帖子

6890

积分

三级鸽子精

Rank: 4

积分
6890

风华铜笔

发表于 2020-8-23 16:44:5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停》

这几天山西的雨又开始泛滥了。一会小一会大的。不过,这与杨初初并没有什么关系,她一大早便像往常一样在被窝刷起了抖音。

面无表情成了她早上的唯一写照,不是那种唯美的睡眼惺忪,也不是那种小说里的慵懒眼神。她眼睛里没有睡意,眼神里也没有那种炯炯的光。她用手翻着一个一个的视频,大脑尝试接收着世界一天天变化的碎片信息。

关掉抖音,打开QQ音乐。选择性的播放了那首《天龙八部之宿敌》。像平时一样起床之后洗漱吃饭,循环播放的单曲还在播放。大概只有这样她才会觉得今天与昨天不一样吧,至少单曲循环的歌不一样。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不再是瓢泼,而是淅沥,可依旧与她没有丝毫关系,她只是不经意注意到的。上楼关掉了音乐,看了看消息列表,又关掉屏幕。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她没有要说话的人,也没有人要与她说话。

打开她四条腿的小书桌,桌面上的图案早已不完整了。它陪了她多久,她想不起来。翻开了昨天的构思图,今天不喜欢昨天的构思了,撕掉又重新写。一上午,新的一页纸上只有三个字:杨初初。

“初初,下楼吃饭啦。”新萌芽的构思又完美的被打乱。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上楼梯的杨初初形神有些恍惚,端着水杯走进了卧室。数了数手中的白色药饼和黑色药丸,一共24粒。又数了一遍成了23粒。管它呢,多一粒少一粒的。咕噜,一口吞了下去,一天的任务又完成了。

杨初初又开始在她的不起眼的小桌子前构思,困意袭来又打破了她原有的思路。算了,醒来再说吧。

雨还在下着,杨初初醒来看着天花板。她想到了某个人,只是想不起对方的样子。她侧身试图从手机里找些蛛丝马迹。打开手机便忘记要找什么了,像往常一样,打开了一个QQ群聊。

打着不多的字,发了个秃头的表情。后来,对着屏幕默默发呆围观。

“叮咚”久违的消息铃声响起了,群主在招“小人物”的写手,杨初初有些开心,但是婉拒了。她没有任何的思路,也没有任何的新意。更不想自己的文章被围观议论。

她又重新点开了那个群聊,几分钟的时间已经99+了。她翻着聊天记录,试图从中找到点蛛丝马迹。
“你们觉得小人物是啥样的?”毫不犹豫地按了发送键。
“我这样的”
“我”

杨初初发了个秃头的表情,还想发什么,在对话框打了一行字又删除了。随即按了关机键,锁了屏。

这时,窗外的雨还没有停…


评分

参与人数 2才气 +20 鸽粮 +210 收起 理由
大明 + 20 + 200 编推打赏
朋克人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24

帖子

6万

积分

王者鸽子精

Rank: 8Rank: 8

积分
60450
发表于 2020-9-5 10:55:0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个小人》
(一)第一个小人
萧壬死了,死得凄惨。
天色渐晚,日暮西山。灿烂的晚霞如血一般浸染了天边,马路上,萧壬的血也一样地浸染了整个马路。
已经成为了灵魂的萧壬站在那里,看着来往的行人在对他的已经凉透了的尸体指指点点。肇事的司机已经逃逸,萧壬就这么死了,就是死了,也无人问津。
萧壬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有些想笑。现在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笑了,可是已经没人看见了。
没人看见的潇洒恣肆,又算什么潇洒恣肆呢?
他本来是个那么话多的人,可是眼下,人死灯灭,他就站在这里,却也再没有一个人看得见他。萧壬想了想,只觉得真没劲,他毫不眷恋地离开了,没回头。
他想,他这样的人,是该下地狱的,可是,怎么回事呢?他没有下地狱,好像……还遇到了天使。
那是个男人,生得特别好看的男人,唇红齿白,眸发皆黑。
他们在似乎是通往天堂的路上不期而遇,萧壬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于是忍不住停下来,看了他一眼。
与此同时地,男人也停了下来,带着一丝迷茫的神色看向他。
那一刻,萧壬心头突然就觉得自己未免也太荒诞,这样一个天使一样的人,死之前一定是做了很多好事,是真真正正该上天堂的,又岂会是他这样的垃圾,所能认识的。
萧壬笑了,收回目光,想着这辈子做了那么多坏事,死了,还能与天使擦肩而过,倒也算不错了。
可是,天使不让他擦肩而过,天使抓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萧壬一怔,疑惑地看过去,就见天使有些结巴地说:“你……你好。”
萧壬看着他。
天使垂眸:“那个……我,我们能聊聊吗?”
萧壬又是觉得疑惑又是觉得好玩,天使居然要和他聊天:“行啊,你想聊什么?”
天使抬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从出生,到现在。”
萧壬的笑容消失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天使,啧了一声,玩味地说了一声:“行啊,不过你得答应,我说完以后,你要亲我一下,怎么样?”
天使闻言,有些吃惊地抬头看着他。
“那就这么愉快地答应了。”萧壬邪笑了一声,就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吧,一出生就不是什么好人。我刚出生,就克死了我的爸爸妈妈,是福利院的叔叔阿姨把我抚养长大的,但是呢,我就是个喂不熟的狼,和大家都玩不熟,我讨厌所有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十一岁那年,一位富商来到福利院,他收养了我,可是,富商还有一个大儿子,我很不喜欢他的大儿子,于是我就整天惹是生非,富商对我越来越失望,等我十八岁后,富商就和我断绝了关系,把我赶出了家。不过这样也好,总算是自由了。”
“后来,我就不上学了,本来就不想上学,自由以后,我就彻底成了一个社会人,这下,我也长大了,谁都管不了我了。不过,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下没了人管我,我就…….更加肆,无,忌,惮。”
“终于,我被关进去了,在里面蹲了十几年,一朝出狱,居然还被一个司机给撞死了,哈哈,你说,我这一生,精彩吧,哈哈。”
萧壬兀自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天使看着他,微笑里却含着悲伤:“精彩。”
萧壬笑够了,想起天使还没实现诺言,就转过头,寻思着天使亲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可是,天使已经不见了。
他们在去往天堂的路上相遇,也在去往天堂的路上相离。
萧壬叹了口气,嘲讽地看了看天边。正是日暮西山、残阳如血。一个本该下地狱的人在说:“原来天使也是言而无信的骗子,可见,天堂也没什么好的。“

(二)第二个小人
海葬,把人的骨灰撒向大海,随波逐流,再无牵挂。
萧壬死了,他的灵魂站在海边,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所谓的亲人、朋友、爱人——把他的骨灰撒向大海,脸上却分明没有一丝悲伤。
“唉,你难过吗?”一个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壬回头,就看见一个人正站在他的身后,也是一个灵魂。
那是个男人,生得特别好看的男人,唇红齿白,眸发皆黑。
他很眼熟,萧壬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是萧壬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几秒之后,萧壬放弃了去回想,反正,这么多年了,他认识的这么多人,在他死后,也没有谁愿意记得他。
萍水相逢,泛泛之交,深入交往,至亲至爱,萧壬曾经以为自己拥有一切,可是沿线,他死了,才终于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为了什么而认识,到头来也会因为什么而遗忘。于是萧壬没理他。
可是男人没放弃,见他不回答,就自顾自地说起了话。
“我曾经认识一个小孩,他小时候过得特别苦,因为一出生就克死了他的爸爸妈妈,所以,成了孤儿,整日里,吃不饱,也穿不暖,后来好不容易被人收养,有了家,可是呢,那家人的大儿子又不喜欢他,于是,经常虐待他,他过得很害怕,很辛苦,直到十八岁,他终于被赶出了家……”
男人说到这里,停下,静静地看着面前。
萧壬眯了眯眼,嗤笑一声:“这个人……真是傻,就这么白白地受欺负,简直是蠢到家了。人如果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就应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一直忍气吞声,别人只会更加欺负你。”
萧壬说着,握起了拳头,只是不过一秒,就又放下了。
男人看着他:“说得对,不过,那个孩子很傻,他只会伤害自己,他虽然也一直在怪世道的不公,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刻意地去伤害过谁……”他难过地说,“如果能重来一次,你觉得,他应该怎么做呢?”
萧壬冷笑一声,,并不回答,只冷冷地看着眼前不远处。
不远处,他的所谓亲朋好友草草地撒完了他的骨灰,便离开了。
男人又问了一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
萧壬有些失神地盯着众人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如果,能有一个善良的机会,谁又愿意一直当小人呢?我这辈子,聪明一世,可是到头来,喜欢我的人,又有几个,不过都是为了我的钱财罢了,他们都巴不得我死,哈哈。”
男人说:“我要离开了,你保重。”
萧壬嗯了一声,依旧看着海。男人最后看了他一眼,灵魂飘然地离开,一路飘到了天上。
有个白衣老者正在等他。
“你也看到了,命运是改变不了的,不管是在哪个世界,他的命运都是一样,你改变不了的,不如早些收手,趁现在还有回头的机会。”
男人却摇头:“如果当初,他也真么想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我不会收手的,不过多谢提醒,告辞。”
如此说完,男人离开,毕竟还有五次与他相见的机会,男人一刻也不想耽搁。
(三)第三个小人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哥哥说过,人生没有再次重来的机会,所以,不要做坏事,伤害别人,自己也会难过也会后悔,所以,我不想伤害别人。”
办公室里,八岁的小男孩低着头,有些结结巴巴地补充道,“萧辛言虽然比我大,但是长得那么瘦,我如果打回去,他骨头估计都得折,所以,我才不还手的。”
女老师看着面前这个温柔得仿佛是天使的孩子,有些失望地对旁边的另一个孩子说:“萧辛言,你比萧壬还大一岁呢,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幸好萧壬不介意,唉,不过,老师还是决定让你帮忙打扫教室一个星期,不能偷懒,你知道了吗?”
那是个穿着比萧壬要贵气许多的孩子,只是身材瘦削,脸色苍白,像是营养不良一样,听见这句话,他有些不服气,却还是咬着牙,嗯了一声,以示听到。
女老师只他不服管教惯了,也不想再说他,又与萧壬嘱咐了两句,就叫两个孩子出去了。
走廊上,大家都已经上课了,只听得到琅琅的整齐读书声。
萧壬着急往教室走,想赶着回去上课,可是,萧辛言却一把抓住他。
“萧壬,你好伟大啊,不仅把爸爸让给我,把座位让给我,现在,连错误也要自己承担,还说什么不想伤害我,呵,你真是好伟大啊,你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喜欢你、和你做朋友么?”
萧壬只觉得很无奈,回身与他对视,不卑不亢:“第一,叔叔当初是差点就收养我了,可是,我现在和哥哥在一起,过得很好,我也从来没有要和你抢什么,第二,座位不是我让的,是你抢的,我只是不想和你抢而已,反正也只是一个座位而已,第三,你不喜欢我,我也用不着你喜欢,我有全天下最好的哥哥,如果能重来,我真希望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好了,放手!”
萧辛言冷笑地抓着他:“好啊,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还在大家面前装什么好孩子,骗子。”
萧壬不愿再与这个疯子争执,忍着怒火:“你放手,我要回去上课了。”
萧辛言却不肯,拽着他不放,萧壬气急了,终于忍不住一把甩开了他:“放手啊你!”
却见瘦削的萧辛言睁大眼睛看着他,与此同时,他脚步不稳,正向后倒去。
身后,是栏杆,不到萧辛言身高一半的栏杆。
“小心!”萧壬抓着他的手,将他往自己这边用力一带,然而,自己却因为受力作用,翻出了栏杆外。
这里是三楼。
萧辛言于是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萧壬从三楼跌落,永远地离开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四)第四个小人
萧壬从梦里惊醒过来,那种从高处狠狠跌落的痛楚依然那么真实,就好像,他真的经历过一样。他擦了擦手里的汗珠,苦笑一声。
房间里还是黑的,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温度。他就这么在沙发上等啊等、等啊等,等得都睡着了,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
闭上眼睛,又一次回想。
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很小的时候,他就梦到了这件事,梦里,那个男孩,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并且也叫萧壬。只是,那个萧壬善良如斯,从不肯与人相争,可到头来,却是从高处跌落,悲惨摔死。
比起梦里那个萧壬,他这个萧壬,可就要幸运多了。他清楚地知道,善良,只会害人,害身,害心,更害命。
他才不做善良之人,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做个小人,难道不好吗?
寂静的夜里,突然闪起一丝光亮,与此同时,手机响起,有人给他发来了视频请求。
看清来电显示以后,萧壬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他微微笑着,努力地想让自己的样子看起来好看一点,几秒之后总算没问题了,他慌慌张张地点了接听后,才想起来自己还忘记开灯了。
如果身边都是黑漆漆地,他又怎么能看得到自己呢?
他赶紧地跑下沙发,想要去开灯,却一时着急跌倒在地,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脚因为惯性和力度往前撞去,撞到了茶几的脚,应该是骨头错了位,钻心的痛楚从脚趾传来,萧壬一个“啊”还没喊出半秒,又生生忍住了,他咬着牙,心想幸好手机掉在了沙发上,他才看不见自己这狼狈至极的样子。
安静的夜里,手机里传来了声音,是视频那边的,有些嘈杂,像是不止一个人。
一个人的声音传来:“大少爷,怎么,我可听说,今天是你那位宝贝的生日呢,不回去看看?”
有人嗤笑了一声。萧壬眉心一跳,是他。
只听见他——大少爷又说道:“你说那个萧壬?呵,什么宝贝,别恶心我。”言语之间,似是醉了,然而话中的厌恶之情,仿佛见到了在水沟中扭动的蛆虫一般,恨不得逃开,远走,将之撇除得一干二净。
“哦?是吗,恶心,那你怎么还和他做?这些,我们可都知道的,我说,大少爷,你还是回去吧,我看他对你可是用情至深呢,就刚刚,还给我发了消息,说在家等你,多乖啊。”
萧壬突然就有些发抖,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太冷,他颤抖地想去拿起手机,下意识地想要关闭视频,大少爷已经开口了。
他的声音里满是厌倦和嘲弄:“萧壬啊,呵,就跟那名字一个样儿,下贱小人。就是个不要脸的卖屁股的,有什么值得宝贝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早就看穿他了,当初只不过看他可怜,又长得有几分姿色,身材也不错,就好心帮了他几次,没想到就赖上我了,还说什么爱我,恶心至极。”
萧壬的眼睛一下子便睁大了,好像灵魂都被抽离了身体一般,他呆呆地看着手机,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哈哈哈哈,大少爷,瞧你这话说的,啧啧,唉,我跟你说啊,你可别当着他的面儿说这个,之前你不是怕他给你戴绿帽么,让我帮你找人盯着他,啧,结果你猜怎么着,这小子去找了心理医生,你说他该不会有抑郁症什么的吧,一会儿伤心了,死在你家里,那可怎么办?”
“呵,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要是想死,我也没什么办法,就是玩玩而已。没准,他死了,我会发发善心,多记得他一段时间呢哈哈哈哈,毕竟也算是有几分姿色的。”
萧壬突然就好像失去了听觉,他听不见视频里那两人说的任何一个字。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地上,脚上的痛楚也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他感受不到了。
萧壬就这么静静地坐着,直到黑夜逝去,黎明到来,拂晓的光丝丝缕缕地穿过了窗户,天终于不黑了。只是,那个在沙发旁边坐了一晚上的人,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他只是慢慢地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了卧室,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用早已准备好的小刀,划开了自己手腕上的动脉没有一丝犹豫。

(五)第五个小人
“向为了拯救无辜市民而英勇牺牲的萧壬同志,致敬!“
墓园旁,很多警察都站在那里,制服笔挺,严肃沉重。
他漂浮在空中,看着墓碑上那人灿烂的笑脸,心想着,你为什么总是得不到善终呢?

(六)第七个小人
我叫萧壬,我发现一个特别恐怖的事情,我的记忆在流失,可是我才十七岁啊,怎么会这样呢?而且很奇怪的是,我只会忘记跟……好吧,我已经不记得那个人的名字了,不过,我记得,他对我很重要。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他收养了我,还给我起了名字,叫做萧壬。他还说,这个世界上,曾经也有几个萧壬。
他说,第一个萧壬,从小也是孤儿,后来被一家富商收养,只可惜,因为性格阴暗,所以,被赶出了家门,做了坏事以后,进了牢,刚出来,就出车祸死了。
他说,第二个萧壬,比第一个萧壬好一点,他虽然小时候过得也很苦,可是他很努力,终于功成名就富甲一方,可是死了,却没有一个人为他掉眼泪,因为他为了生存,曾经很是冰冷地伤了好多人的心,所以,他死后,也没有一个人愿意记得他。
第三个萧壬特别善良,本应快快乐乐地长大,可是他为了救一个孩子,代替那个孩子,摔下了高楼。
第四个萧壬,他不知道应该小人,还是善良,他迷茫了好久,把自己的心都迷茫出病来了。终于,萧壬喜欢上了一个人,萧壬全心全意地爱他,可是,那个萧壬全心全意爱着的人,却只是把萧壬当作一个玩物而已。
第五个萧壬也很让人心疼,本来安安静静,本本分分,又很内向,可是,那么安静的一个人却为了救下在歹徒手中的人,壮烈牺牲了。
唉。
那个人于是就问我;“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萧壬呢?“
我笑了,我就是我啊,做自己不就好了。“不管别的萧壬怎么样,我都只是我,一个人只要活成了自己,不后悔,不辜负,死也死得有价值,不就行了么。“
那个人笑了,他说:“也是。“
然后,我就……诶,我就怎么样了呢?我刚刚在想什么来着,记不得了。
唉算了,不管了,只要活成自己,不后悔,不辜负,不就好了,那些奇奇怪怪而又记不起来的模糊事情,说不准就是一场梦而已,既然是梦,又何必去管呢。
我萧壬,做我自己就好了呀。
(七)终章  平行的你
“萧辛言,你努力了这么久,总算是没有遗憾了吧。“白衣老者站在云端,看着面前那个天使一般的男人。
那是个生得特别好看的男人,唇红齿白,眸发皆黑。
他站在云端,苦笑着说:“原来,一直都是我。“
“第一个平行世界里,我心胸狭隘,因为他是我爸的私生子,就一直容不下他,结果害得他平庸一生,死于车祸。“
“第二个平行世界里,我看他成就超过了我,愤愤不平,恶意诬陷他,导致他众叛亲离,死于亲人的谋财害命。“
“第三个平行世界里,我总觉得他的好都是惺惺作态,可是当我就要坠下高楼之时,却是他救了我。“
“第四个…….是我荒唐,负了他对这世界的最后一点念想。“
萧辛言闭上眼,痛苦如斯:“可是就算是到了第五个平行世界,我们互不相识,他还是会在我遇到危险时,挺身而出,明明是那么胆小一个人……“
白衣老者叹了口气:“大概,是因为在第六个平行世界里,你护了他一生一世吧。“
萧辛言似乎想笑,然而却只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只是话说得好听,总想着当英雄,其实,一直是他在保护我呀,我还记得,他小时候有一次,被人欺负,我说要去给他出气,结果,我只会说大话,打架的时候,要不是他为我挡了一刀,我可能早就死了,可是,他却因为手上捱了那一刀,差点就伤到手筋成了残废,哈哈,这么说起来,我真的一直都是个混蛋。“
老者眼中似乎有悲悯,他叹了口气:“不过,幸好你心有执念,执着的看完了这六个平行世界,才能帮助教导他在最后一个平行世界里,好好地活着,活得通透,潇洒,且自然。“
萧辛言闻言,终是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也是:“只是,他已经不再记得我了。“
老者笑了:“很多事,忘记,是命,逆天而行,只会伤人伤己。他忘记了,你也应该忘记才是。“
萧辛言看着老者:“可是,被遗忘的人,就永远地死了啊。“
老者笑了:“忘记,不过是不再存在于彼此的世界而已,傻孩子,去吧,经历这么多世界,你也该忘记了,去吧。“
萧辛言还想再说些什么,老者已经手一挥,抹去了他的记忆,让他回去了。
“再见了,我的辛言。你说得对,真正的死亡,不过是永远被遗忘,没有一个人再记得。“老者喃喃着,看着手臂上那一道深深的疤痕,曾经,他还差点因为这条疤痕,成了残废呢。
“原来,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在一直记得我啊。“老者的身体渐渐透明,消失无形,最后的最后,他看着萧辛言消失的方向,叹了一口气。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1

帖子

18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65
发表于 2020-8-27 00:31:3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小人的解梦术

我梦到了厨房水槽里的小小人,它们很多,伏身在潮湿阴暗的污水池里,盘子许久未洗了。

我好奇的走近,踩在木地板上发出了声响。它们纷纷抬起头来,咧嘴弯了嘴角,却露出了满嘴的獠牙。苍白的,小小的外星怪物,它们不健康的皮肤,嘴角殷红色的血迹,代表它们的不怀好意。

它们是吃人的怪物,它们入侵了这里……

我的心头瞬间被恐惧填满,转身推开房门逃走,步伐却怎么也迈不动,可把我着急死了。睡梦中常常有这样的场景,感知着危险的到来,怎么也无法避开它,只能眼睁睁的感觉着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紧贴自己的后背。

幸而我猛地掐了自己一把,腿终于迈的动了。虽然很狼狈,但我挣扎着从阴暗的厨房中逃出,沿着更加黑漆漆的走廊,虽不知要逃向哪里,但总之是要远离这些小魔鬼呀!

一想到会被它们凌迟般的一点点吃掉,我就恐惧的无以复加。黑暗摄住了我的心房,我不停步的逃走,虽看不清它们,但感觉到地板上也冒出了恶心的气息,仿佛一个个苍白病态的圆脑袋正从地板的缝隙间生长出来,它们等着咬残我的脚掌呢!

我好狼狈,我几乎绝望了,因为在走廊尽头碰了壁,摸不到门在哪里。我被堵在这里了!

在被不断滋生的这种小人怪物彻底埋没之前,我不得不冒险,用手肘打破了玻璃,不顾玻璃渣的割伤从窗台翻了出去。

但我一个踉跄,反而跌倒在窗外的花池里。

但不对!我刚刚触及松软的泥土就尖叫出声,这里不是花池,反而早被它们填满了!它们尖尖的爪子刺入我的皮肉,狰狞的面孔爬上了我的眼帘,我极力挣扎,却无法摆脱。我完了……

这时我闭上眼,预计的钻心的痛苦却没有出现。我睁开眼,发现它们只是在我身躯上攀爬四处蹦跳,和谐的仿佛只是把这里当做了乐园。

我松了口气,终于安全了……恐惧感褪去的同时,现实的清晰感也在介入,等我意识到自己真的正躺在地板上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醒了。

原来我在睡梦中从床边跌落,不幸又万幸的是,幸而这噩梦草草结束,不用再折磨我。

怎么就做了这么怪的梦呢?我喝了口水坐在床边缓解尚未祛除的恐惧感,渐渐想起那些小小人来,同时也想起来了,这种被追逐的噩梦的原理——象征着现实中睡梦人纯净的理想和骨感现实的隔离感,无法实现的痛苦会在睡梦中慢慢痊愈,最后恶鬼化为无害,正是理想和现实达成和解的样子。

那么我就不明白了,我所谓的理想的哪个部分,在这场噩梦中被消解了呢?

回想着睡梦中出现过的那些狰狞的小小人,我不知不觉落下泪来,因为连我自己也忘记了,究竟失去的是梦想的哪个部分……

评分

参与人数 2鸽粮 +2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 交稿打赏
个人习惯就好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个人习惯就好 : 我以前基本上都是批评一片,但这篇是真好,厉害!
    2020-8-29 12:56| 回复
  • 个人习惯就好 : 我以前基本上都是批评一片,但这篇是真好,厉害!
    2020-8-29 12:56| 回复
  • 朱竹主 : 十三月的萧邦:这个小小人可以寓意很多东西。主题不是唯一的,结尾也很发散。有些描写我觉得挺细的。
    2020-8-29 21:34| 回复
  • 朱竹主 : 朱朱:这篇作品不错,不过还有上升空间。
    2020-8-29 21:35| 回复
  • 还有2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11

帖子

55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52
发表于 2020-8-24 15:10:1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雨的一天》
  王大锤是一名工厂工人,他从来不爱管什么闲事。下班了之后,灰溜溜地一个人开着车,这一辈子只能买的这一辆车。他想要快点回家,即便是工厂里看起来已经很轻松的工作,对于他这个之前的出租车司机来说,都很吃力。

  车往家的方向开去,天气异常灰暗,看来是要下雨了,他想着,他是盼望下雨的,这样他的媳妇能早点结束给别人干农活,回来做饭。他只想什么都不干,躺在床上,享受安逸。

  道路两旁的树一段段的,没有一群房子阻挡的时候,他们一个个接连的站好,可惜是站的太久了,被一群调皮的草啊,花啊,藤蔓给缠住了脚。它想浪迹天涯,它不想和这些调皮的娃娃们抢任何一粒土,还是什么水分,养分。慢慢地,它想明白了,一棵树,还是应该去干一棵树该干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王大锤才没心情看这些,与他毫不相干的树,或是说无聊的树。毕竟,他一直都在走这一条路,或者说,一生都在走这一条路。一个急刹车猛然间抑制住了车子想要向前的冲动,王大锤的身子如果没有手抓着方向盘去牵制,估计要飞了出去,可惜车顶也是一个限制,不会撞疼,倒是会撞坏一些其他的东西。

  王大锤生气的按了好几个喇叭,嘴里骂道:“她妈的会不会开车!”要不是前面的车开走了,估计他会冲下车去重拳出击。但是,这只是估计,他不会真的冲下去的。

  规规矩矩的公交车,车来车往不停歇的小汽车,很少出现的笨重的大卡车。他们是在水中川流不息的鱼,排泄物搞的河里乌烟瘴气。

  王大锤开进一个规模大一点的村庄,大大的方块们让了路,一个拐弯开进了自己家所在的胡同。到了胡同里头可以放车的小空地,王大锤下车,锁车,打开一扇蒙着一层怎么也掉不了的土的合金门。

  几步走过小院子,打开门,进屋子,脱下裤子和上衣,穿上大裤衩,问王小锤:“你妈说做啥饭啊。”

  王小锤怎么也在脑海里翻找不到这条信息,于是说了句:“不知道。”

  这也正和了王大锤的意,躺在床上,给手机插了电,看小说去了。

  王小锤也不想多说什么,也插起手机的电,开始看手机了。

  王大翠,近几个月来一直和朋友们给别人家干农活,这样为了给王小锤赚学费,也为了贴补家用。

  在地里面的一举一动,都被太阳监视着,太阳无情的射下炎热的光线,考验着每一个人,这些考验是没有奖励的。清风吹过,树叶摆动,这是一种享受。

  休息的时候,王大翠拿了一个树杆儿,在地旁的核桃树上捅了捅,核桃掉下来许多,她蹲在地上,一个一个的捡到事先拿好的塑料袋里。将塑料袋系了个死结,用车筐里的瓜子藏起来。

  慢慢地天开始阴了起来,这是所有人希望的凉爽,而她却多了一分担心。如果下雨,就无法干活了,这样就会耽误工,她就少拿一天钱。

  果然,她担心的没错,雨点开始随着闷雷声滑落,渐渐地越来越大。她不敢怠慢,也不敢停下来,与同伴们淋着雨到了点才回去。

  雨水将衣服打湿,风吹过是刺骨的冷,她没有带雨衣,硬撑着到了点儿,然后开着自己旧的已经跑不快的电动车,回家了。回家之后,先洗了个澡。

  王小锤把换的衣服,帮妈妈准备好,就很自觉的,去厨房盛了刚炒好的菜,然后洗了个锅。

  等到王大翠洗完澡,王小锤过来说了一遍自己都做了什么力求王大翠的表扬,王大翠温柔的表扬了王小锤。随后吃饭,王大锤嫌累并没有一起吃,王大翠打开手机将微信里转账的钱收好,然后询问明天的行程。

  朋友回复了,自己得回复确认信息,王小锤打了个“嗯”字。王大翠说,这个姨不认字,要回复语音。王小锤就把手机还了回去。

  吃完饭后,大家都不愿意多动弹,就都躺在床上。王小锤和母亲谈起了关于学习的事,王小锤希望母亲不要唠叨他学习,被母亲说了:“你要是能自觉我还会唠叨你吗?”

  王小锤反驳道:“你管也没有用啊。”

  王大翠躺在床上,累的闭上了眼:“人家双胞胎都考上了清华都没玩过手机。”

  王小锤生气了:“你认为是老是玩手机才这样的?”

  “那可不。”

  “你觉得你是那种好的父母吗?”

  “我是学历不高,但是希望你好好学习是为你好。”

  王大锤听见了,说:“你连目标都没有。”

  王小锤体内的的气开始翻涌,他有些压制不住了:“我想学的又学不了,不想学的一大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那你说说你想干啥啊!”

  王小锤不想理他们,带着手机冲向自己的屋子里。他不想跟王大锤争辩,他知道父母也是良苦用心,可他还是受不了,他也找不到。

  第二天一早,上班的上班,干活的干活,王小锤在家帮忙做家务。

  雨哗啦哗啦的下的很大,永远带不走它们需要带走的,把不需要带走的统统带走。有的人总希望把事情交给时间,可时间本就不存在。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1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 交稿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嗐,为啥这次大家都把小人写成了小人物??是我的主题有歧义嘛
    2020-8-24 17:20| 回复
  • 小小小小柒 回复 大明 : 我把大家带偏了 我的大脑阔子(´;︵;`)
    2020-8-24 17:32| 回复
  • 蓝语 回复 大明 : 没,感觉这就是小人啊23333
    2020-8-24 17:37| 回复
  • 蓝语 回复 大明 : 冷漠,唯利是图,争执
    2020-8-24 17:38| 回复
  • 还有3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8

帖子

236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60
发表于 2020-8-24 00:15:3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停》
  夏天到了。绿色马上蔓延开来。风很闷热,雨很突然。

  对阿晨来说,这个夏天果然还是一样,时间的重复让他丧失热情。要说有什么能引起他的兴趣的话,除了睡觉就是雨水。雨水击打在密密麻麻的幽绿之间,叶片的抖动震落雨水,于是闻到一种清新的味道,顺着窗子飘来。

  阿晨的雨水太多了,他的喉咙被潮湿的天气滋润,耳朵听见击打铁皮的声音。雨水要在狭窄的容器里溢出来了,把心剖开,都是雨水。

  闭上眼睛,床飘在水上,流水的潺湲声从远方传来,还有淡淡的风笛声。谁知道窗外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呢。阿晨躺在床上,无所事事时要回忆生平。回忆中的阳光灿烂模糊了画面,嫩绿的草地被光线照射变得不太分明。蝉发死力地鸣叫,一刻不闲,号召这人们不要忘记夏天。山峦起伏的坡度很小,像放大的沙丘紧挨着。

  生命有时一点也不沉重,轻得像一片叶子,阿晨这样想。

  他曾经试着去爱一些东西,特摄片或是冷兵器,少女的发丝或者君士坦丁堡陷落。

  然而许多东西都有始无终,除了季节的更替。

  “一个季节开门离去,另一季节从另一门口进来。人们有时慌慌张张地打开门,叫着喂、等等、有句话忘说了,然而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关门。房间里另一季节已在椅子上坐下,擦火柴点燃香烟。他开口道,如果有话忘说了,我来听好了,碰巧也可能把话捎过去。不不,可以了,人们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唯独风声涌满四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一个季节死去而已。”

  某个作者如是说。然而还值得庆幸的是,雨水还没停下来。阿晨会收起那本遗落在窗台的书籍吗?它的封面已经侵染了无尽的忧绪。

  旧T恤上了潮。丛林茂密。幻觉中,枝叶伸进窗内,阿晨勉强睁开眼睛,天花板上的黑点像中世纪骑士,那个最瘦弱的,阿晨给他起名叫做堂吉诃德。

  热情不需要点燃却会熄灭。真是自相矛盾。桌子上放着一段未完成的情诗,写给存在于某个时空的情人。

  阿晨跳起来,动起笔。

  每次...每次剥洋葱的时候,我都会假装没有哭泣......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1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 交稿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小小小小柒 : 剥开心的时候,里面全是洋葱。✧*。٩(ˊωˋ*)و✧*。
    2020-8-24 06:15|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327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327
发表于 2020-8-26 17:38:4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人物和小人
       “小人都应当是小人物罢?”他不屑地对我说。
       “那可不一定,小人也有混成大人物的”我竭力反驳道。
       “比如说啊刘邦你知道吗?”我向他举例子道。
       “我知道,那不是汉朝开国皇帝吗?”他自然的回答道。
       “他其实是个小人。”我对他说。
       “吼?”他有点惊讶。
       “他喜欢调戏嫂嫂,卖过次品草鞋…”我耐心的对他说道。
       “够了!”他转而愤愤不平,离了位置道“这家伙真是恶心。”
       我又愈发感到悲哀了,朝着天空看去。
      毕竟,天是蓝的,对吗?

评分

参与人数 1鸽粮 +1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 交稿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结尾感觉突兀啊
    2020-8-26 19:01| 回复
  • ccy : 其实天不是蓝的
    2020-8-26 19:20| 回复
  • ccy : 表现某些不懂装懂的
    2020-8-26 19:21| 回复
  • ccy : 这才是真小人
    2020-8-26 19:23|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52 , Processed in 0.260590 second(s), 1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