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4|回复: 0

杂色狗和L小姐

(210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8

帖子

236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60
  L小姐的本名叫什么,我不知道。我曾在失意的时候想起她,然而在那之后的某个清晨,她就站在晨曦中望着马路。
  “在看什么?”
  “一条杂色的狗,每天早上会从路的一头跑到另一头。”
  我顿时来了兴趣,世上竟然还有比情人节玫瑰更无聊的事在重复发生。
  我和杂色狗还有L小姐的故事大概在此结束。然而这个毫无意义的记忆片段反复出现在我脑海中,像是重复的游戏配乐。
  于是我的生活也开始同杂毛狗的奔跑差不多了。我在缓慢地衰老着。偶尔我也会去采拮那户人家院篱笆上攀附的花朵,是什么花我不清楚,揉碎后我就丢下了。物质返还于自然。
  某天的傍晚时分天空的颜色奇幻得迷人,像羊群一样被圈养的学生们兴高采烈地打开窗户,我靠在窗边,得天独厚,我也在悄咪咪地看。像低配的极光。这一点不寻常也值得大呼小叫?我暗自发问。
  从县城车站到县城中学,一班客车从始至终。三年的光阴;散在风里,吹过沿路几千户人家几百间商铺。
  某一天当历史老师问了个模糊的问题时,我站了起来泛泛而谈。
  “西方给中国送来了什么,我要从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浅浅地回答一下。在明朝,工业革命之前,西方人为我们送来了玉米、西班牙银元和梅毒以及基督教,当大清的大门被工业的坚船利炮打开后,给我们送来了鸦片,北洋水师,新思潮,马克思主义......”
  这长篇大论满足了同学们渴望不寻常的心理,也尽量没有让老师挑出错误。我神情坦然地坐下,心里暗自满意于愉悦大众。
  那条狗还在顺着马路循环地跑吗?回到家后我一定要去看看。然而我的“一定”往往变成“不一定”,然后再变成“绝不”,像是某座坚定的冰山漂入赤道附近的暖流,缓缓融化了。
  L小姐戴着的眼镜,我想给她摘下,然后一脚踩碎。
  然而,长篇大论并未愉悦所有人,在某个“团结”的班集体中,某个人会不愿与别人同流合污。然而那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被她讨厌了。我称她为少女L。她不戴眼镜,不留长头发,她有有一把吉他总是扔在教室后面。
  我很不愿意和她扯上任何关系,然而她却当着众人的面议论我,抨击我的虚伪,甚至贬低我的相貌。
  我感到气愤。我几次想回敬过去,但我的习性不会让我那样做。我试着平和地回应她,她却越发过分,用女性擅长但不独有的方式。
  几个星期的不知所措后,我决定回击。
  我从邻桌女生崭新的笔记本上抄来几句时髦的情话,对着少女L的脸逐字逐句地大声读出来,我觉得回击是有力的。她成了我的恋人。
  我成全了她的不同寻常的少年时代,数十年后她可能会去吹嘘这段不同寻常的爱情故事。
  若是不论性格,不讲究我们灵魂的契合度,少女L无比美好,她有着令人羡慕身体。我拥抱她的时候,本能地兴奋了,这让我感到耻辱,继而上升为愤怒,但我从不表现出来,只是轻轻地抚弄她背后的头发。她的羞涩第一次打动了我。
  人真是一种讨人厌的生物。
  我终于去看那条狗了。但是什么都没见到,L小姐也不在。我想,再遇见L小姐的话,我一定把她的眼镜夺过来踩碎。
  我去篱笆前拮花,红色的玫瑰,一共有两朵,我刚摘了一朵,就被站在篱笆后的L大小姐发现了。她在L们中年纪最小,所以我在这里称她为L大小姐。她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小偷。
  我说我不是,我只是喜欢玫瑰花。我又撒谎了,比起玫瑰花,我更喜欢狗尾巴草。她说,那你就更不能摘下她了,应该让她鲜艳地开着。
  我听着她的谆谆教诲,一边默默点头,一边撕碎花瓣撒到泥土上。没等L大小姐提问,我抢先告诉她,我因为知错,所以让它回到出生它的泥土中去。
  见到L大小姐的第一眼,我想把从小到大摘过的花朵和狗尾巴草都送给她。
  她很好忽悠。可能因为年纪太小。
  我问她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书。她说是时尚杂志,但我早发现是一本地摊色情杂志。
  “喜欢读吗?”
  “挺喜欢的。”
  “能让我看看吗?”
  她真的递给我了。
  “我还是不看了吧。”
  “请看吧。”
  我看了,很色情。
  我把书还给她,然后默默地离开了。我一败涂地。不知她是否会看着我的背影嘲笑我。
  那几天我经常去篱笆旁见她,她会不经意地对我表示轻蔑与好感。我是多么自相矛盾啊,我恨不得毁掉她的花园,恨不得把所有的花送给她。
  情人节玫瑰。我听从很有经验的室友的建议,买了。送给亲爱的少女L,她的虚荣心满溢了出来,溢出了甜蜜的汁液全部倾洒在了我身上。我体会到了虚荣心被满足的快感。
  那条狗,是条土狗,肯定混杂着十余种血统,像古老的民族一样包容。
  我的失意来自于L大小姐的嘲弄。这嘲弄在一切之前,在L小姐之前,在少女L之前。她年龄最小,然而当时我的年龄同她相仿。我记得我曾激烈地向她表白。
  但她爱的人不是我,而是L小姐。
  我感到耻辱且愤怒,多么耻辱。我把感情强烈地发泄出来了,摘下了剩下的唯一一朵玫瑰花,并且撕碎了,刺扎到我了,食指流出了一滴血。
  我在她的带领下见到了L小姐,当时L小姐正在接自己上幼儿园的孩子。那头长发,我多想给她剪断,那副眼镜,好想踩碎。
  L大小姐说,她要搬走了,但还没来得及表露心意。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后来我在晨曦中和L小姐一起看那条杂毛狗。
  那条狗后来怎么样了?
  L大小姐向她表露心意了吗?
  我一概不知。
收起回复
  • 大明 : 个人看法:文笔不错,但开头的故事和后续的回忆略显断节,另外女性角色都叫L让我读起来十分迷惑
    2020-8-23 13:58| 回复
  • 大明 : 简单的说没把那么好的开头撑起来,略显可惜
    2020-8-23 13:5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35 , Processed in 0.435936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