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04|回复: 0

我不无辜,但我也没有罪

(578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47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70
“我不无辜,但我也没有罪”
6月1日
今天是六一,是弟弟最后一个儿童节了。他早上出门的时候看起来很开心,但我总觉得这份开心是大家暗示给他的。“今天过节了,是小朋友们最开心的日子!”,“不用上课了,这多好啊!”瞧,就是这样一句一句说出来的。如果一个小孩在平时不慎摔倒了,妈妈听见她疼痛的哭声,一定会飞快地赶过来安慰她。但如果这事儿要发生在过节,随便什么节都好,哪怕是在给死人过的节里,哪怕小孩一点错也没有,仅仅因为一根该死的柱子,也要挨一顿诸如“丧门星”之类的臭骂……总之我能看得出来他不开心。可能是好久都没有吃到三文鱼便当了,他以为今天过节总该吃到的。明明我们已经不是贵族了却还要他接着上什么贵族学校,这使他老是念念不忘贵族那一套。这是因为爸爸破产前已经把他的学费一次性交齐了,且不能取出来。所以他可以出去当一大半天的贵族。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想,毕竟开不开心这种事只有自己知道,可我并不知道自己开不开心,直到班主任两巴掌清脆地扇在我的脸上,并站在讲台上指着中考倒计时20天的牌子破口大骂。问我在她这么严肃的讲话里,为什么要笑?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的,全都是考不上高中的废物!我有些发懵,自从家里出事,她对我的不满越来越明目张胆。我想顶撞,想反驳,但我总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过或许今天我可以大声问问:你上午已经打过我一次了,为什么今天多打了两个耳光?哈哈,我被自己逗笑了。她早已背过身在黑板上写题了,我强忍着不笑出声,否则我可能将挨第3个第4个……今天因为笑挨打了,我想我应该是开心的。
6月3日
昨天没有写,因为我被二毛他们打了。我现在不想思考“如果不天天写那还能叫日记吗?”这种问题。我被打的很疼,到现在仍然很痛,我想我必须来写点什么,至少要感慨一句:想当初我才是那个打人的人!报应?这就是报应吧。要不是妈妈她最近总对着香炉念叨,我是不会想到这一层的,这必然会长久的困惑我。如今佛祖用两个字就轻易解答了,这简直太妙了!我开始理解我那个整日念念叨叨的母亲了。不过昨天班主任居然没有打我,这真稀奇。或许她觉得二毛替她出过气了,曾经为我是从的人,今天把我痛扁了一顿——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好戏啊!
今天我无聊地“帮”前座女孩理头发。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虽然一直在分神,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屏住的呼吸,以及真的很好闻的头发。我想我可能是扯痛她了,于是松开手,没想到抬头正撞上班主任阴恻恻的眼神。哦老天!真的很吓人,我现在想起来都直冒冷汗,人的眼睛怎么会那么可怖?!我被吓得赶紧低头看书,本来想问问那个女孩名字的。原谅我之前一直在校外瞎混,没上过几天课。也不止她一个,初中快结束了,大部分的同学我都记不住名字。明天我一定要问问她,因为今天我并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班主任照例莫名其妙地拿我开刀,可我真的没有说话。尽管我很想找人说,但在学校里没有人愿意和我说,家里也一样在各干各的事儿,哪里都是静悄悄的。弟弟已经睡着,母亲的房门紧闭着,一定是又在诵经。爸爸现在都没有回来,那恐怕就是要在午夜喝得七荤八素才会回来了。不过那都和我无关了,因为我也要睡觉了。
6月4日
我还是没有问她,我能感到她老躲着我。也是,大家都这样,这没什么奇怪的。我唯一懊恼的是,不该那么不自觉地去碰她的头发……我越想越难堪,以至于我没注意她掉在过道上的书……啊!她叫道。我也跟着叫,因为我被她吓到了。天知道,我根本没注意!老师见状又开始对我冷嘲热讽了,但我一点儿也不羞愧。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有什么义务必须要捡起来?我气坏了,于是我把我桌上所有的书都扔在了地上。虽然这我以前常干,但久违的巨大声响还是让全班都震惊了。包括我。我顶着一片吓人的沉默声回到了座位,老师有意地忽视我,领着全班同学大声诵读。我在震耳欲聋的英文声里,保持着趴在桌上的姿势和地上的书本沉默对视。放学时我也没有动,我看着他们被一只又一只的脚踩过,渐渐远离我的视线。大家都走了我才走,但并没有把它们拿回家。我仍在生气。不过走的时候,我和它们说对不起了。
6月5日
我今天故意迟到。爸爸昨晚没有回来,妈妈领着弟弟一早就出去了,没有人管我了。其实我不去,想必也没人在意,但我还是来了。现在想想我真不该去!一进门大家都齐刷刷看着我,这简直把我当猴!老师一直盯着我走到座位上,才大喊着让我起立,她绝对是故意的,她开始大声质问我为什么不锁门?班级丢了东西谁来赔?我望着讲台上我灰头土脸的几本书觉得好笑极了。“谁会来偷这些?”我下意识脱口而出,她冷嘲热讽:“是吗?”同学们互相看了一眼,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说起来。“我丢了钢笔!”“我丢了练习册!”“我什么都丢了哈哈……”我很难堪,我觉得这是我人生最难堪的一天。就算被偷了,不应该第一时间报警吗?为什么要一起责问我?本来…本来也没人给我钥匙啊!在这些哄笑声里,只有前桌女孩低着头,一脸沮丧。即使我认为责任不在我,但我或许该问她是不是真丢了什么?可等我想起来时,我已经走出教学楼了。于是我只犹豫了一下,便翻墙出去了。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我故意挨到点再回家,刚才爸妈又大吵了一下,他们现在唯一的沟通就是吵架。我觉得整个房间都在颤抖。我也在抖。我想弟弟也一定很害怕,哪怕他已经睡着,但我还是选择把他抱到床底下。接着我用被子蒙住头,我只是不想听,但我没想到我会睡过去。更没想到弟弟醒来会被床下的大蟑螂吓得失声尖叫。我记得迷迷糊糊中爸爸一把拽起我,几个巴掌过来扇得我脸一下就红了。我只来得及瞥见一眼弟弟发白的小脸和不停向上抽搐的身体和眼珠。我也吓傻了。他们抱起弟弟出了家门,留我一个人抱着枕头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尽管我是无心的,可确实是我把弟弟害病了。我多么想有人能听见我这悔恨的哭声啊!但房间里空荡荡的,连蟑螂的声音也不见了。我拿着日记本和笔出门了,我也没脸在家呆了,我只有你了,老朋友。
6月5日
我以为我昨晚会像电影演的一样:在空无一人的街头,饱含愧疚地哭上一夜。但生活确实不是电影,我倚着大树竟然又睡了一觉。等我醒来街上的人和车已经很多了,卖早点的小贩刚刚收摊,我只能凑在原地卖力地吸两口残留的油烟味来安慰我咕咕叫的肚子。我盯着对过的西餐店,说真的,比这更高档的地方我都去过,但已经很遥远了。我能想到的只有数不清的方便面和劣质油烟的味道。不过我无所谓,我不挣钱没理由挑三拣四,当我知道我老爸是个赌鬼之后,我更没理由了。可惜这样的道理我弟不懂,我妈想不明白。否则家里将会少很多争吵。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想不明白,钱可以让那个在课堂上一脸正义地说“这是个赌鬼的儿子,你们要离他远点”的班主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钱可以让我把二毛揍一顿,而不用负任何责任。如果他们真能想明白什么是赌徒,就会对我始终如一了。
我不知不觉走到学校了。老朋友,你知道的,我根本没地方可去。这时已经上课了,校园里静悄悄的,我进不去只能在车棚四周乱逛。我摸过一排排车轮子,忽然感到莫名地生气。我其实很想把它们一个个都扎爆,看看轮子里是不是藏着相同的虚伪秘密……但我没有那么做,因为这太下三滥了。在街上游荡一天后,我还是决定回到家里,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弟弟还在医院,没想到,一阵猛烈的砸门声忽然响起。一定是催债的来了!我慌忙躲到床下。很快他们便破门而入,我捂住耳朵,透过床缝看着他们把家里的东西粗暴地砸毁。一声声,让我心惊胆战。我太害怕了,我看见他们的明晃晃的砍刀了!我不想听见那声音,但是没有用,每一声都像是在我耳边擦过,在这个阴暗的床底放肆游走,做游戏般的向我逼来。于是我选择把手整个塞进嘴里,死死咬住不让自己发出声响,巨大的恐惧与紧张让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就像是在咬着一块死猪皮。
他们没有找到我,自然也不可能找到钱。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就走了,这是我仰头看着钟表一秒一秒数的。但我还是不敢出来,满屋子里只剩我鼓一样的心跳。床底很黑,渐渐的床外也全黑了,但能很好的看清撒在地上的月光。我太累了,现在我要把你枕在头下了。
6月6日
我在床下睡了一觉,似乎落枕了......这真要命!不过我睡得很安稳。弟弟被蟑螂吓得大叫,可能蟑螂也被弟弟的叫声吓跑了。一会儿等妈妈回来了,我打算告诉她:我不想去上学了。再把这一切坦诚,忏悔。我其实还想问问:为什么没有人找我?我很想告诉她,我这两天是如何度过的,但她一定会说都是我的错——“你活该!”,我不想自讨没趣,但我是不会再去学校了,这话即使挨打挨骂我也一定要说。现在我要去弄一些吃的了,我记得厨房里还有几袋方便面,就是不知道水壶被摔得还能不能用。唉,我真是饿坏了。
还没等我说出口,妈妈先把我带到学校了。一路上脸都阴沉得可怕。起初我并没有认真对待,我想班主任找只是因为这几天我旷课。这根本没什么紧要,我以前也常干,妈妈几天也就消气了。毕竟“你儿子怎么这么顽劣?”这话和“你丈夫居然是个赌鬼?”相比,让人心情愉悦多了。而且,对我这个影响他升学率的狗屎,退学这事老师一定会比我先说的。因此一见面的时候,我甚至想亲切地和她握手。但我马上想起来,我在这儿是一坨浑身发臭的狗屎。令人奇怪的是我进屋有一会儿了,她还是和颜悦色的跟我讲话。这太反常了。原谅我盯着她奇怪的微笑,一直走神,只记得最后她说:“如果对老师不满,可以直接说出来,但不能去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说到这儿,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我可怜的母亲,然后说,如果我现在承认我所犯下的罪行,她会代表大家原谅我。
我懵了。我想不明白,我只是旷了几天课,怎么就成了十恶不赦的罪犯?我皱着眉头看她,于是她拿出了校门口的监控录像,并一脸惋惜地摇着头说,连她在内好几个同学的车胎被扎了,而整个上午,只有我私自逃课在车棚附近长久滞留……我又懵了,我没想到这么戏剧性的事情,真的会发生在我身上。于是我忙乱解释:是因为头晚被爸爸打了我才出来,是因为心情太糟,肚子又饿,所以没有上学。我确实想过把车胎扎爆,但我确实也没有干过……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声音太过颤抖他们没有听清,还是我说了什么、干了什么根本不重要。总之他们听到一半就不再看我了,他们已经将我和扎车胎的罪犯归为一类了。接着他们像知音,像许久未见的朋友一样,厌恶又激动地说起我一桩桩的罪行:我无视老师,行事冷漠;报复心极强,居然扎车胎!将来一定要好好管教;还狠心把弟弟塞进床下,还有她竟然说我小小年纪早恋,暗恋前桌女孩被负责任的优秀教师及时制止后居然故意踩她的书……老天!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想一个一个好好分辨,但她们一句连一句,我丝毫没有插嘴的机会。每一句话,每一件事我都那么熟悉,但组合起来,组成一串又一串儿的罪名,我又都那么陌生。于是我沉默了,好久之后,她们停下了说话。班主任拍了拍正在掉眼泪的妈妈,瞪了我一眼,似乎在指责我连纸巾都不给妈妈拿的不孝行为。然后她说:所以学校认为他不适合再上学了。现在,她用眼神示意我可以说话了,但她已经把什么都说完了。“所以”两个字已经对我宣判完毕,一锤定音。没有比这更一目了然的了。总之我没有说话的必要了。
我咽了下口水,我想说点什么,想去拍拍妈妈的肩,但最终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也没有点头或摇头,我仅仅是推门走了出去。家离学校只隔了两条街,虽然很短暂,但路上我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你如愿以偿了,你彻底解放了。但我一点都不开心。我回家了一趟,我看着满地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我只把你和笔拿了出来。我现在正在天台和你说话,我的老朋友。这个时间人们都去找事做了,整条街都很安静。我看着对面的楼顶悲伤了很久。我开始悔恨,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悔恨。我想向佛祖忏悔我的过错,但我不知道该从哪件事说起。我也想过,干脆从这里跳下去算了!我在六楼楼顶来回徘徊,我想我并没有和这么高的高度一样高的理由。现在我还太小,等我长大了,干过的罪没干过的罪攒多了,我那时说不定真的会跳下去。如果这栋破楼还在的话……
我的老朋友,这一上午我乱想了很多。现在到中午了,街上越来越嘈杂,我不知道怎么又想起妈妈了。过去她常在这时候醒来,然后吃饭化妆,下午开开心心地去高档商店购物。
我想起她以前各种各样的笑了,因此更难过了。
7月1日
好久不见!老朋友,太很久没有来写你了。那天晚上便被我爸揪去赌场做小工了,或许是我真的做的太过,或许我爸的赌债还不上了……谁知道呢,这里的工作非常辛苦,仅有几个小时全被我拿来补觉了。我几乎什么活都干,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挨着墙一动不动的站着。我想如果不是规定来客的时候必须微笑、鞠躬,否则谁看了都会以为这站了一排死人。不过我又想,那些只盯着牌桌的客人也不会多注意别的东西。我以为能看见爸爸,但一次也没有过。慢慢的我也就不东张西望地看了。前天我在地上捡到了一个打火机,也不知道是哪位老板落下的。它真的好漂亮!我失眠的时候常常坐在床上玩它。火苗微微抖动,悬浮在黑夜里好看极了。还有一天,我听见一个老板高兴的和同行的人闲聊,说女儿考上重点高中了。我才知道中考早已经结束了,不过我看着他笑,我也觉得很开心,即使这些事儿早已经离我很遥远了。
我长的和这里十八九岁的服务生差不多高,渐渐地,我也学着他们“不经意地”去蹭大胸女荷官的屁股。没有你的时候,我会想着她们丰满的乳勾。当床单上也有了洗不掉得精叶味,我觉得我可以理直气壮的成人了,即使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但我和他们没有区别了。总之,虽然很累,但我想我并没有很寂寞。
这里发生的事儿好多,每天都有事情发生。不过依旧很少和我有关,好不容易今天放半天假,但我总不知道我该写些什么来。
有时我会想到未来,只要一想我就会感到异常空虚。未来仿佛是个深不见底的洞,每当我试图看它,就会有一股神秘又阴暗的气息向我扑面而来。所以我选择经常给自己找点事儿做,每天倒在床上搓着酸痛的臭脚,这至少让我觉得真实而不恐惧。
大概是上个星期日,听同床的人在吃饭的时候说过一嘴:有一个老板打牌时说自己上回好像在这儿丢了个打火机……此外便没有下文了。所以,现在它仍然在我的枕头底下。骰子在桌上一摇一落,人皆有罪,人皆无罪。都是一人千面,都是一模一样的赌徒。而我得天独厚,我是赌徒的儿子,我想我有这基因。这是我第一次念起爸爸的好,但我很久没有听到爸爸妈妈和弟弟的消息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很恨我。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那就说到这儿吧,反正马上又要开工了,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写你了。我的朋友,再见。

评分

参与人数 2才气 +80 鸽粮 +398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大明 + 20 + 199 编推打赏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错别字稍微多了点(x_x;)
    2020-8-20 17:34| 回复
  • 秦诉 回复 大明 : 谢谢!!哈哈哈哈哈枯了!我挑了两遍TAT文盲选手来报道了!
    2020-8-21 01:06|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38 , Processed in 0.166632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