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29|回复: 6

老人、地铁、手机

(2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00才气
请以“老人、地铁、手机”为关键词创作一篇作品,最好是微小说

最佳作品

查看完整内容

老人与手机 晚上十点,这个世界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地铁里没有了白天的拥挤,但是座位仍然是稀缺资源。结束了一天披星戴月的工作,只剩下满身的疲惫,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沧桑。 地铁停在下一个站点,车门打开,上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肩上扛着一个大麻袋,佝偻着腰,不知是被岁月还是被生活压的直不起身。满脸皱纹,身上的皮肤已经松弛,全身上下到处都在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岁月的无情与残忍。可惜没人 ...

评分

参与人数 1稿豆 +1 收起 理由
shaoy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2

帖子

462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4620
发表于 2020-7-22 10:43:4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与手机
晚上十点,这个世界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地铁里没有了白天的拥挤,但是座位仍然是稀缺资源。结束了一天披星戴月的工作,只剩下满身的疲惫,一张张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沧桑。
地铁停在下一个站点,车门打开,上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肩上扛着一个大麻袋,佝偻着腰,不知是被岁月还是被生活压的直不起身。满脸皱纹,身上的皮肤已经松弛,全身上下到处都在声嘶力竭的呐喊着岁月的无情与残忍。可惜没人听见,听见了也无人在意。衣服上满是补丁,肥硕的裤腿随着老人的移动来回晃荡。
坐着的人或许看见了这位老人,或许没看见,有人带着耳机靠在车厢的闭目养神,有人低着头刷手机,总之没有一个人有给他让座的想法。
老人走到车厢中间想扶住那个杆子,可是有一个年轻人整个人都靠在杆子上假寐。地铁突然剧烈晃动一下,老人急忙抓住杆子才堪堪站住。
年轻人感觉到有人碰到自己,可是他太累了,累到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他就再忍受两站,两站就好。
肩上的袋子有些沉重,老人把它放下来。低头的时候发现脚边有一部手机,应该是刚刚车厢晃动的时候谁的手机掉了出来吧。废了好大力气弯下腰捡起来。手机是几年前的老款,钢化膜也碎的不成样子,却还在顽强的工作。
年轻人站着站着突然身体前倾,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吓出一身冷汗,他刚刚竟然站着睡着了。低头对上老人的眼神。那双眼睛真是老的不成样子,恍若一潭死水,死气沉沉。他突然间有些害怕,因为在老人的眼睛中,他看到了他自己,同样的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怎么会,不可能的,他还不到三十啊,他还有大好的人生,怎么就整个身子都埋到土里了呢?
再往下看,老人手里的那个手机怎么那么眼熟?赶紧摸摸自己的裤兜,里面空空如也。年轻人大叫一声:“抓小偷啊!”,终于这趟列车被他一嗓子喊醒,车上的人“活”了过来,任何不触碰自己利益的热闹总是让多巴胺迅速分泌,从而异常兴奋。
“一把年纪了手脚还这么不干净,看他那个穷酸样,年轻的时候混的肯定也不咋地,一辈子啊,也就这样过去了。”来自一个穿着一身黑西装,夹着个公文包的三十多岁的男人。
“这种社会上的毒瘤,怎么不替好人死了。”一个画着烟熏妆,穿着露脐装超短裙的女人愤愤不平。
大家七嘴八舌,指责着老人,也宣泄着自己的不满,把这个社会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原封不动送给老人。
老人微笑着忍受着四面八方的恶意,颤巍巍的伸出手把手机递给年轻人:“小伙子,你的手机掉在地上了,以后在外面一定要保管好自己的私人物品啊,不是所有人都能守住道德的底线的。”
年轻人赶紧拿回手机,看向老人的眼神仍然愤怒:“就是你偷了我的手机,要不是被我发现,你早就拿走了。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这已经是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
说着说着,年轻人声音里渐渐带了些哭腔:“我一个外地人,离家大老远跑来这里打工,到现在七年了,还在为房租发愁。我都连续加了好几个月的班了,老板还拖欠工资,明天能不能填饱肚子还不一定。我谈了七年的女朋友,上个月刚分手,人家转身就要嫁给一个富豪了,说到底不还是嫌弃我没钱。我这七年真是喂了狗了,我到底他妈的图什么?”
年轻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说到后面再也说不下去,靠着杆子慢慢蹲下去,头埋在两臂之间,开始嚎啕大哭。接着可能是哭累了,声音渐渐变小,最后剩下哽咽。
地铁上那道熟悉的女声响起,播报地铁即将到站。年轻人站起来,大概是蹲的时间有些长了,扶着杆子过了一会眼前的眩晕才消失。用衣袖随便在脸上擦两下,没有心思再去管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鬼样子。
地铁门打开,年轻人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地铁门又再次关上,车厢恢复之前的死寂,有人带着耳机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有人低头刷着手机。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20 收起 理由
朱竹主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我觉得蛮好诶,虽然缺少了我最喜欢的出人意料,但故事整体和立意都很不错,给你点赞
    2020-10-10 18:06| 回复
  • 小鹿姑娘 回复 大明 : 被夸了,好开心٩(*´◒`*)۶
    2020-10-10 18:12|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10

帖子

2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550
发表于 2020-10-11 00:26:57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该死,又要迟到了!”
男人扯着公文包,骂骂咧咧的挤上地铁。
身边的老人脊背弯曲,颤颤巍巍的抬了抬眼睛看他一眼。
男人脸色一凶,“老东西你看什么看!”
像是被吓到了,老人连忙低下头,嗫嚅着不敢说话的软弱样子。
他从包里拿出手机,干枯的手指迟缓的打着字,然后举给男人看。
恰巧地铁驶进一片阴暗,刺眼的屏幕上,映着正楷的血色大字:[下一站即是永远的终点]
男人皱眉,嗤笑一声,“装神弄鬼,老东西你拿我消遣啊,我时间多宝贵你知道么。”
老人像是急了,“啊啊”的发着无意义的音节。
男人仔细一看,老人的嘴里,没有那半截舌头,光秃秃的口腔和没有牙齿与舌头的嘴。
风声呼啸,带着犹如厉鬼低鸣的刺耳,窗外的景色阴暗又看不出位置。
他打了个寒颤,脸色愈发不虞。
大概是错觉吧。
手机突然发出刺耳的警报声,不知从何而来又怎么也关不掉,男人神情愈发烦躁,满车的乘客都看向他,却神情呆滞又奇怪。
他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这些人,衣着打扮都十分残破,哪里像是上班族的模样,神情呆滞,更甚者,从衣服的一角还滴着水。
滴答、滴答。
世界仿佛安静了,只剩下奇怪的水声。
“亲爱的乘客您好,我们的列车马上就要到站了。请注意安全。注意站台与列车之间的空隙。谢谢您的合作。”
甜美的声音打破现状,在这样的环境里反而显得阴森。
呼呼的风声和水声交融,窒息的错觉涌来。
不!不是错觉!
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播报员的声音有些失真,但继续着播报——“下一站,死亡湖泊。”
车中的乘客笑了起来,表情扭曲又狰狞。
“不——”
老人叹息着,拄着拐杖轻易从人群离开。
“不——不要——”带上我!带上我啊!
救命!
救我啊!!!
水漫上胸口,还在逐渐上升!
没过脖颈,下巴,鼻腔……
男人挣扎着,有水草灵活的卷上脚踝,纤细但无法挣脱。
“……”救命……
水面的压迫,吃力的张着嘴做无意义的挣扎。
救我……
不……
乘客们桀桀的笑了起来,表情怨毒。
男人唇瓣开开合合,最终失去血色,彻底失去气息。
老人的手机还在地上摆放着。
屏幕上悠悠的血色大字:[死亡才是最后的归宿]
男人目呲欲裂,布满血丝,无神的看着地铁的棚顶。
“接下来,驶向下一站,人类地铁站……”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69

帖子

391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915

元老鸽我就是壕

发表于 2020-10-8 00: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老人坐在地铁上,手里拿着手机,突然间电话声响起……
收起回复
  • 大明 : ……太水了吧这篇
    2020-10-8 13:16| 回复
  • 言之酌 回复 大明 : 没时间写完,放月假再发完整版,这只是个投子。
    2020-10-9 00:10|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有在码字,真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18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0
发表于 2020-10-11 08:41:3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小棋想要去锦城的地铁站,可是刚从乡村来的他就被这里的繁华绕晕了眼手机还在火车上被偷了,刚下火车站想找到地铁站可是看着路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此时天空逐渐阴暗起来,若是再找不到他就只能打的士了。
       此时一个老人扶着手杖佝偻着腰摩挲地走在路边很是让人注意,周围虽有来来往往地的士,但他翻开自己的钱包,为了找到自己工作的地方还有不少距离,能省则省。
        他不知怎么的就走上前去问那个老人,走到那个老者的面前说道:“老爷爷,你知道这里最近的地铁站怎么走的吗?”
         老爷爷笑着脸有些渗人,然后站直了腰朝着叶小棋说道:“小伙子,你确定是找‘最近’的?”
          小棋也不明白老者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他等不及了,暑假这么长时间,出来打打暑假工没想到这地方这么大,而且手机路上被偷联系不上亲人身上钱也不多了,只能坐地铁。
          小棋愣了一下回答道:“嗯,对的。”
           老人拍了拍小棋的肩膀指着身后不远处的一个门牌低声说道:“就在我身后.......”
            小棋朝后看了一下惊呆了,就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竟然找了半天,而且隔着这么近还问人,他有些尴尬,连忙道谢了之后就拎着包冲进去了。
          此时老者的脸更加阴沉惨白,老者笑了笑然后继续走上前去,然后慢慢消失在了路边,而此时地铁站的车牌上用着模糊的字写着“黄白水站”。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79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790
发表于 2020-11-11 22:58:4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王开黑~(我的标题毫无意义)



    “哎哟,我嘞个去,推塔都能被小兵ko的,俺长这么大,还第一见,这傻……”



    突然的一道粗犷的男声,从宁静的一列车厢中爆出,夹杂着某种地方方言,吓到了全车厢人。



    “啊这混小子,往死里撞,看大爷不收了你,哈哈哈。”老王游戏里又收获了一人头。



    五杀!



    老王飘飘然的大笑,又惊到了地铁车厢里的众人。



    众人看猴一样看着时不时手舞足蹈的老王。



    众人里的大妈大爷回头一看,心里:这老头患啥子毛病咧,抱着个手机又惊又叫的。



    众人里的年轻小哥哥小姐姐:你大爷果然还是你大爷,大爷的操作六六六啊。



    众人里的小学生纷纷围观在老王的身边,连座位都不要了。



    老王是何许人也,竟引得这么多人得注意?



    观之老王,他皮肤黝黑,看起来虎背熊腰的,手脚健硕,很是结实,一看就知道做的是体力活。



    又细观之老王的面部,布满沧桑,时间还有风霜,在他的脸上雕刻出一道有一道的沟壑。



    面部的一圈一圈的黄皮皱纹,显示着年龄,绝对不下五十,但是身材却像个壮年。



    此刻老王正在忙,非常忙。



    他目光炯炯,宛如猎鹰,盯上了无辜又肥美的白兔子。他直视手中的手机,凝眸中闪现着屏幕蓝绿相间的荧光。



    手机打横放着,他那两只孔武有力的大手,分别抓着手机两端,两根大拇指飞速又灵活的跳跃在屏幕之上。



    屏幕中的特效,各种样式,令人眼花缭乱,但是老王并不觉得。



    老王在打游戏!



    玩的还是时下最受学生青年欢迎的游戏!



    坐在老王旁边的旁边的一位年轻小伙子,扶了扶自己的额头,面露难色。



    这个小伙子,本来就坐在老王的旁边,然而,就在刚刚,一群小学生为了上来,硬生生的把他从座位上被挤了下来,差点摔个狗吃屎,真的尴尬。



    小伙子叹息。



    但却不是因为自己毫无形象的挤出来而叹息。



    其实,那个打游戏打的正嗨的老头,是他爹。



    小伙子欲哭无泪。



    他爹,老王,已经六十高龄了!



    如今每天沉迷在网络虚拟的游戏里。



    像个小学生,难以自拔。



    小伙子无奈,在远远的旁边,寻了个本来是有个小学生坐的位子,坐了上去。



    透过地铁的玻璃窗,看着窗外物体飞快往后退,他的脑子如同走马灯,回忆起了不就前,他爹刚从乡下来城里的时候……



    First blood



    Double Kill!



    Trible Kill!



    Panta Kill!



    Unstoppable!



    一个御姐的声音贯穿了整个客厅。



    小伙子雄气赳赳,拇指飞快运作。



    “儿子,吃饭咧。”一老头声音于饭桌上传来。小伙子不搭理。



    “饭菜凉了?”



    小伙子仍旧目视手机。



    “没饭了,没菜啦!”



    小伙子没听到。



    小伙子大学毕业已经快九年了,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朝九晚五,周末放假,工资看得过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小伙子出身农村,自小没娘亲,由老王这个老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



    这有出息了,就赶紧把老爹从穷乡僻壤的农村接出来享福。帮老爹卖掉他这几年来养的几十头肥牛,给他爹搞了个存折,然后把老爹带到他住的地方。



    小伙子孝顺,但是却有个小毛病,就喜欢打游戏,一日不肝,浑身难受,仿佛上瘾。网游肝不过,手游来替代。故最喜欢在手机上虐爆渣渣。



    这不,老王来了之后,瞧他不务正业,顿时来气,但是老王不知道自家儿子干啥子这么入迷,整天像个二愣子傻乎乎的冲手机大骂大笑。



    老王明白一个道理,老祖宗传下的。



    知己自彼,百战不殆。



    当然这老祖宗是全国人的老祖宗,毕竟都是华夏人民。



    于是,老王把他这辈子的智商,都拿来搞智能手机,看游戏,玩游戏。



    随着时间的过渡,老王上瘾了,比儿子瘾还大。



    皮肤,买买买!



    英雄,买买买!



    技术不行,氪金来凑!



    花的是谁的钱?当然是儿子的啦!



    玩的不够嗨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开黑!



    待小伙子终于察觉老爹不对劲,放下手机,已经为时已晚。



    老王玩过头了。



    时间回到地铁上,老王依然在开黑,嘴里时不时溢出几句脏话,也时不时露出黄牙大笑几声。



    旁观的小学生,叽叽喳喳,指手画脚,蠢蠢欲动的要掏手机,奈何上学不准带手机。



    小伙子难受了,憋屈了,我就玩个游戏,最后咋这样了。



    小伙子内心算了算老爹氪的金,足足这个数啊,小伙子肉疼,心在滴血。



    又算了算自己氪的金,一层小洋房的钱都有了!



    小洋房啊!没了!



    小伙子心脏的血都滴没了。



    小伙子悔恨啊,氪金需细瑾,游戏伤身啊。



    小伙子忽然顿醒,翻然悔悟。



    原来,他的父亲是想要让他明白,沉迷游戏不可取,于是假装沉迷,引发他的思考啊。



    啊,老爹,真的是太会教育了!



    小伙子明白了,当晚就跟老王表示,不再沉迷了。



    老王也很欣慰,他的儿子懂他了。真乃孺子可教也啊!



    当晚,卸游。



    第二天,不碰。



    第三天,不碰。



    …



    都不碰。



    直到某一天,小伙子发现他父亲存折的钱一丝都没了。



    直到某一天,老王发现他儿子某部破裂屏幕的手机,弹出个微信聊天框:



    “好小子!昨晚你那英雄走位,操作的简直骚断腿,今晚再开一局。”



    老王没钱了。



    小伙子,唔……也没钱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见习萌新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20-12-5 23:49:2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4:00 , Processed in 0.297178 second(s), 1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