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79|回复: 0

森林里的酒馆

(398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6

主题

45

帖子

126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260
《森林里的酒馆》一.二
      我.一个整日奔波于路途的旅行者,就像天地间的沙鸥,不知过往亦不知归处。

  最初我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醒来,身上穿着银白色盔甲,右手边还躺着一把散着蓝光的利剑,凛冽的寒风吹乱我绯红色的长发,我呆呆地望着白色与蓝色相交呼应的天空,才意识到我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比如:‘’我是谁?我的家在哪?‘’

莎……

这个字在我的脑子里一直蹦蹦跳跳,企图打开我封闭已久的神经,但我唯一能想到的是。

莎.应该是我的名字

于是我带着 莎 这个名字,带好防身的剑,离开了我曾经待过的雪地。

    我漂泊无定,流浪于山河之间,我要找到我的家,但四处都不是我的家。

我去过裂出缝隙寸草不生的旱地,还躺过雨水浸透苍翠欲滴的草地;我看过精灵展开白色的翅膀在平原的半空盘旋,也多次在深山里遇到仅有蛮力的白猿。

而这一次,我游荡到了森林,潮湿的灌木上仿佛挂着各种各样的生灵,它们睁着绿松石似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这个陌生人。对了,还有我背上受伤的陌生人。

    他,一个我未曾见过的奇怪男人,是我在沙漠里捡到的,他有着天蓝色的短发,右眼上还有一道刺青,穿着紫色无袖高领衣黑色裤子,两个胳膊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伤口,他恐怕是被金黄色的沙粒困住,无水,又被强烈的日光照射太久所以昏厥了,因为在沙子里待的时间不长,所以身上还没被沙子完全盖住,想着兴许能多个人陪伴,也就索性拖着他走出了沙漠。

走着走着就到了森林,期间我停下来喂他水喝,他嘴唇动了几下,勉强喝下几口水,

又昏


了过去……

      我拖着昏迷的他走了很久,好像是走到了森林深处,翠绿宽大的树叶遮盖住炙热的阳光,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空气中除了植物的味道好像还夹杂着淡淡的甜味,让我疲惫的身心得以舒解,渐渐地,我看到树木变得越发缠绕,由淡绿变深绿,随后我看到一大片的枫林,枫林的后面有一条弯曲的小路,小路的终点是一座木屋。

    那是一座木头做成的酒馆,酒馆的名字大咧咧地写在门上,名字很好记,就叫做枫林酒馆,门前挂着正在营业的木牌,有些烂醉的人趴在门槛上小憩,我将受伤昏迷的他放在门前,随后越过那些神色迷离的醉鬼进去,打算向酒馆的老板讨罐酒治疗他身上的伤口。

"呀!又来一个,不,是两个,喔呵呵。"

我刚进门,就有一道笑声传了过来,我循着声音去看,看到门框那有一个身穿红色舞裙,黑发,装饰夸张,面容艳丽,光着脚丫坐在地上的女人,她拖着腮一脸傻笑的盯着我,我瞪回去她也不恼,就是一直笑,我想,她真是个奇怪的人。

  "我要一罐酒!"我不再理她,走进里面说了一句,也不知道酒馆老板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不算轻,但酒馆里的到处都是喝得脸红得像樱桃,四肢瘫软的人儿,他们有的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有的泪流不止,鼻涕横飞,还有的就是神经兮兮的大笑。我的声音不免被这些括噪的宣泄盖过去了。

"我要一罐酒,烈酒!"我又说了一句,声音比之前更响亮,我怕耽误他的伤势,顿时有些急切。

"喂!小妹妹"

这时之前奇怪的红衣女人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我走了过来,她晃动着耳朵两边夸张的耳环,对我微微一笑。说道:

"我是这的老板娘,一罐烈酒可不行哦!他还是会死的,你们得先在这儿安顿下来再找医生。"

"你是酒馆老板娘?"我有些疑惑,这个奇怪的女人是酒馆老板娘?连带着这酒馆都不像是普通的酒馆了。

"是的吆!你们住在这里直到伤好为止吧"

"啊!谢谢你。"没想到老板娘竟然愿意收留我们,真是个好人,是我想错了!

"不,一天一粒金子吆!"我没想错,她就是个奇怪的人。

"……我没金子……"

"没金子请出去吆!"

"…………"

最终,我还是带着受伤的他住进了枫林酒馆的一间小屋子里,一天一粒金子的费用太过昂贵,我流浪了这么久也只攒了半个银戒指,我只能搜刮那个男人身上的东西,将从他身上搜出来的包裹送给了酒馆老板娘。

  受伤的他睡了一天一夜就醒来了,他睁开眼,蓝色的眸子蓄满水汽,直愣愣的看着床前的我,声音沙哑小声地说了句"艾尔莎……"

"艾尔……莎?"

"咳咳……抱歉,我说梦话了。"

"没关系,你总算醒了阿。"原来是梦话,不过艾尔莎真像个女孩子的名字。

"这里是……"

"酒馆,枫林后面的一处酒馆。"

"…是你救了我吧!谢谢你"

"呃……我也没做什么,我只是在流浪的途中顺手捡到你而已,你的金子被我拿去用了,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应该的……请问我怎么称呼你?"

"呃……我只记得我叫做莎,你叫我莎就好了,你呢?"

"莎……呃……我叫杰拉尔。"

"杰拉尔,好听的名字!"

"谢谢。"

……

  我们很快就熟悉起来,因为身体的原因他总是睡的很多,但只要一醒来就会听我说话,有时也会回应我,但他的话很少,大部分时间都是我问他答,我说的口干舌燥他只回一句"嗯,对,是,偶尔还会"呵呵"的笑一声。

  我问到他怎么受的伤,他的话总算多了点,他说是走到雪山遇到野兽,又遭遇了雪崩,好不容易在雪山下活了下来,又迷路到了沙漠,被沙漠里的鹰兽追赶,体力不支才晕倒,他说的很简单,但过程是如何的艰险我是知道的,我在流浪的途中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险境。

我问他为什么要去雪山又迷路到沙漠,难道是要和我一样去流浪吗。他支支吾吾的否认,说是要找一样东西,是比他生命还宝贵的珍宝,他一定要找到,不惜任何代价。

  我知道,信仰可以是任何东西,但一定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他为之不顾生命寻找的珍宝一定是他的信仰。只是生命没有了,信仰就无法被凝聚,被传达,再珍贵的东西也只能变成无用的石头,我劝他养好身体,再踏上旅程,他也明白这个道理,也尽力的配合治疗,但是很遗憾医生说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再去寻找珍宝,他经受不起一次漠鹰的追赶了,我看着他日渐颓废,笑容也越发的少了,绝望终日笼罩在他的身上,我流浪了这么久,从来没看过这样的一个人,为了自己的信仰如此的难过,绝望得好像生命随时可以终结一样,我的心也好像要随着他随时会终结的生命而渐渐冰冻。

我不想这样下去,我想为他去做些什么……

对了,我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流浪,去过很多地方,或许我可以为他带来珍宝,为他带去他的信仰。当我告诉他我的想法时,他黯淡无光的眼眸突然亮了起来,眼窝处的泪似要涌了出来,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珍宝,让他如此疯狂炙热,情难自禁?

他告诉我,他要找的是一枚含着绿色冰晶散发幽光的蓝宝石,它在雪山深处的洞穴里,或者在峭壁,也有可能在葱翠的草丛深处,神秘不可知的地底,湛蓝阔大的海面,黑暗滑腻的水里。

我又开始了流浪,但这一次的流浪不再没有方向,我带着他的期盼寻找他的信仰,好像就是在寻找自己的信仰一样,虽然我搞不懂他为什么对一枚蓝宝石如此热衷,但我的心仍然因这次的旅途在欢快地跳动,我的血在这热烈的情感下发热滚烫,烧得我对一切的事情都是满怀着希望。

我的旅途并不顺遂,有饥饿,歹徒,野兽,寒冷,荆棘,但最终我在雪山融化的一处峭壁的洞穴里找到了他的信仰,亦是我的信仰。

  我捧着他的信仰来枫林酒馆找他,他在酒馆门口远远的迎着我,当看见我手中的蓝宝石时,他高兴得不顾我满身的脏污将我抱起来,酒馆老板娘在一旁捂着嘴偷偷的笑,真不知道她到底在笑什么。

      他将蓝宝石小心翼翼地放入包裹揣入怀里,他说他的珍宝找到就要回家了,他为了感谢我,说要给我一个家,让我不再流浪,他说我一个女孩子该好好的享受香料和甜品,他说他的家很大,很美,我可以住进来,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回去。

  我当然是愿意的,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但我仍然想要一个家。

    后来我们告别了奇怪的酒馆老板娘,穿过了森林,越过山丘,走过沙漠,一起回到了他的家,他的家很大,像是城堡,我在游乐园的海报上见过的那种。

      他的家也有很多人,端着茶杯的仆人,拿着扫帚的仆人,花匠,还有几个拿着剪刀衣服一直追着我不放的裁缝。

他一回到家就将我安置在一些仆人手中,而他好像很急切,转眼就消失不见,像是什么事情需要在此刻完成,他有些欣喜和紧张,这是我从来没看到过的一种情绪。

      我有些好奇他的家,他住的房屋,待过的地方,其实我更好奇他对那个蓝宝石如此狂热的原因。我想我要好好探查一下,杰拉尔这个人总会给我带来惊喜。

我甩掉那些让我不适应的热情仆人,在这座城堡里自由自在的转悠,一些我只在海报上见过的东西,这座城堡里都有,像是我一直搞不懂的黑白棋,贵族小姐玩的秋千,闪烁着银光的喷泉,还有……美丽的人儿。

    我看见了,一个有着和我一样是绯红色头发的美丽人儿站在花儿盛开的地方,火红的朝霞颜色,映衬得她精致的脸庞更加美丽,花儿都不及她半分,杰拉尔也在那里。

      杰拉尔在那里弯腰轻轻拉过她的手,印上一吻,然后将蓝宝石戴在美人白皙的脖颈上,非常合适,像是一抹蓝色的蝴蝶停留在娇嫩的鲜花上。美人看着宝石笑了,那一笑让杰拉尔像是喝了枫林酒馆的一罐烈酒,脸红扑扑的醉倒在美人儿的身上。

看到杰拉尔沉醉的神情我很迷茫,他在做什么呢?蓝宝石不是他弃掉生命也要得到的信仰吗?他为什么要送给别人,而且那么欢喜,那么满足……

    我突然想起杰拉尔醒来时说的一句梦话"艾尔莎……艾尔莎……"杰拉尔梦里都在想的艾尔莎,原来……这才是他的信仰。

    这时我清醒得认识到这儿不是我的家,这里很大,很美,没有野兽,没有饥饿,寒冷,这里有甜品,香料,甚至还有暖烘烘的毛毯,但这里是杰拉尔和艾尔莎的家,不是我的家,杰拉尔的信仰也不是我的信仰。

我不顾仆人的拦阻离开了杰拉尔的家,没有和他告别,我不想在此时打扰他和艾尔莎的相聚。我自己再次走过沙漠,发现吞掉生命的干渴是如此难以忍受,当我越过山丘体力不支时,路上坚硬的石头没有办法为我汲取力量,我累倒在森林里,绿色生灵们对我这个二次闯入者还是很热情的表示欢迎,他们睁开明亮的眼眸,一刻不停歇的瞧着我。

      最后我一身灰尘狼狈得走到了枫林,回到了枫林酒馆,酒馆的老板娘看见我回来没问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盯着我笑,晃荡着她那夸张的耳环,她还是那么奇怪,住一天要我一粒金子,我说我只喝酒,不住店,能不能便宜点,她摆摆手没说什么,只是在我快要沉醉在那醇厚的烈酒里时,我听到她的一声叹息。

   







-323f96800d66e8d5.jpg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0:14 , Processed in 0.185570 second(s), 4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