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6|回复: 0

她好,就好

(199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83

主题

155

帖子

6675

积分

三级鸽子精

Rank: 4

积分
6675

元老鸽

  高奶奶是我在家这一段时间遇到的一个穷苦老人,应该是建档立卡户,穿着也是脏的和破的,头发花白,面目不算很清晰,眼睛的感觉很像白内障,牙齿没有几颗,差不多要掉完了,身高不算太高。
  
  认识高奶奶是因为他的膝关节处有一个肿物,来找我看看是一个什么情况,她告诉我,到了乡镇卫生院,里面的医生只是给高奶奶输液处理,其它的没有做什么。我想着医生也是应该用一些常规的注射液,利尿剂乡镇卫生院应该是没有的。我询问高奶奶一些病史,没有受过外伤,没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否认一些传染病以及否认到过疫区,平素的身体也是可以的,突然在膝关节处肿了起来,不影响正常的生活,但是从发现至今肿物不断的变大,依旧不影响正常的生活,我就觉得很奇怪,肿物变大,应该是影响正常的生活的,不论是积液还是肿瘤,都会存在些许问题的,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
  
  我用手触摸柔软,质地可以,颜色与肤色一样,没有什么变化,没有发现坚硬的东西,我脑子里面第一个反应会不会是脂肪瘤或者是组织间液的存在,我想要做一个浮髌实验判断是否积液的存在,但是肿的是一侧,开展也没有多大意义,于是选择不采取,我继续询问高奶奶的情况,还是依旧否认对自己的生活造成影响,也没有受过外伤,同样的也没有去过医院做过检查,没有相关的影像学资料支持,我觉得我自己目前接触临床的东西太少,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把所有具体疾病都认识和治疗,于是,一边和高奶奶问询相关的情况,高奶奶也是不断的回答我的问题,一边思考到底该怎么处理。
  
  我突然想到在玉溪市中医医院学过穿刺,是在模拟人身上操作腰穿、胸穿、腹穿,我也是不是可以采用同样的方法,通过穿刺的情况来判断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采用了最简单的方法,用1毫升注射器来穿刺采集肿物里面究竟是什么?是一个干净皮肤,没有什么伤口,常规消毒三遍,选择恰当的穿刺点穿刺,我有一次落空感,第一次抽的时候,感觉遇到一些阻力,心里面感觉有点紧张了,是不是脂肪瘤或者是其它情况,转动针头的角度,不一会儿,针管里面渐渐的出来了一些黄色液体,是脓液,由于是1毫升注射器,脓液很快就充满了注射器,只能是反复的操作多次,大约10分钟左右,我感觉黄色脓液渐渐的少了,后面抽出来的也是含有一点血,同时也感觉到高奶奶也是感觉紧张了,可能是高奶奶她第一次见到抽出来这么多的脓液害怕了,估计有200毫升左右(医院里面的话是要送病检的),高奶奶不让我继续操作,我也是坳不过高奶奶,只能是半途而废了,我让高奶奶过几天继续来找我看看,看看具体是怎么样的情况。或者是直接去医院里面检查看看。
  
  过了一周,高奶奶还是来找我看看了,能够明显感觉比第一次见到的小了些许,但是,膝关节处肿的还在,这是也是采用同样的方法,这一次直接抽出来的是带血的,抽取一点后,再仔细观察一看,还是存在着脓液,这一次是伴血的,上一次的带血应该也是伴有脓液的,所以,我这一次坚持要抽,高奶奶也是在我的解释下允许操作,于是,就操作了我的抽取,这一次大约到8分钟的时候,高奶奶看到自己抽出来了这么多的带血脓液,又是紧张了起来,后面抽取一口就问我可不可以了,我回答她还要继续抽,里面可能还有,在抽取约6针后,我感觉抽不到了,高奶奶也是看见了,于是就和我说不在抽了,又是上一次的坳劲,我也是觉得差不多了,肿也是消了许多,我还是再次叮嘱高奶奶过几天再来看看是一个什么情况,高奶奶这样也就走了。
  
  再一次见到高奶奶是礼拜三,距离上一次又是隔了一个礼拜,肿还是有一点,比前面两次的情况好一点,但是一个问题出现了,我的注射器没有了,是我自己自费购买的,属于消耗产品,又不收取任何费用,这也是我自愿的,医者仁心嘛,再者,造福自己的乡里百姓也是自己的一个愿望。我和高奶奶讲明情况,高奶奶也很理解和感谢我,终于也是体会了“有心无力”是一种什么感觉,高奶奶对我露了一个微笑,笑得很纯朴,而我却觉得有一点惭愧,我告诉高奶奶下一次再来,我去买一点注射器,同时也再一次告诉高奶奶去医院做一个详细检查,高奶奶也是答应就走了。
  
  我似乎很期待见到高奶奶,一个礼拜过了,没有见到,两个礼拜过了,没有见到……最终,再也没有见到高奶奶了,可能是高奶奶她好了。他好了,就好了。人与人之间就是一个江湖,聚散是一种缘分,聚也好,散也罢,尽管后来我们再见面可能不认识,或者再也不可能见面,也不枉当初所有的满足和快乐。
  
  和高奶奶的三次见面,我觉得是一个老人产生依赖和信任,因为信任我,所以就很听话和理解我,我觉得我们医患也就是这样,医院在哪里,永远不会变动,病房里面却换着不同的人,我们医护永远的守护着每一次不同的患者,很像军队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样,患者治愈出院,何尝不是每一个医护工作者的心愿,宁愿病床空着,也不要你生病。
  
  我祝愿高奶奶肿物消失,生活也是不断变好,再次期待和高奶奶见面,期待那个纯朴的微笑。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9:03 , Processed in 0.157790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