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55|回复: 3

时光

(15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2

3

主题

16

帖子

234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40
100鸽粮
岁月轮转,时光静静的流逝,金秋的风,悄悄地拂过窗棂,轻轻地掀起清秋的面纱,听风,唱响时间的流淌,穿过,岁月沧桑的河岸,仿佛,经年就在眼前,那些消失在岁月长河里的人和事,还有一些一些的美丽,都化着点滴斑斓,飞散在这个季节深处。
以《时光》为题写一篇500字以上的短篇小说吧,可以是记忆中身边发生的温暖的事……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5

帖子

2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65
发表于 2020-4-1 12:43:3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没什么缘由,只是那一瞬间,江芷便知道自己又是重蹈覆辙。

  她开始贪恋他走过时下颌的弧度,悄悄回忆起他每日走过的小路,推敲着他们间似有似无没有营养的谈话,她开始不知所措,进退维谷。

  斑斓的纸片和鞭炮的红碎痕慢慢的散落在记忆里,那时候,时光还很静谧,姥姥常抱着她在院子里晒太阳,阳光微暖而不刺眼,椅子摇摇晃晃,而姥姥的声音悠长绵延,自然而然的让人融入她讲的过去的情景。

  和平常人一样,姥姥是通过相亲和丈夫认识的。稚嫩青葱的姥姥穿着红色竹印的旗袍和她的爱人相遇,她们讨论着鲁迅的文章、淮安亭的景色,斟酌着未来的去向和家庭,就这么着不知何时便走完了一生。姥姥说相遇的时候她便知道,那是她等了一个少时的伴侣,纵时光荏苒,她从未质疑过这件事。

  她听了每每都咋舌,从姥姥的怀里钻出来,跳到地上义正言辞道:“姥姥,现在都21世纪了,相亲这种老套的方式早就做旧了。”

  姥姥笑着回道:“如果是遇到了爱人又有何不可?”

   也许是天意,她在学校里认识了秦安,她本是很不中意这个男子,因为母亲和同事擅自给他们安排的相亲,让她感到百般的变扭,而秦安也说他们彼此并不合适。然自那次之后,不知为何她总是在校园里见到他,甚至慢慢的熟识了起来。

她是内心坚韧而自立的女子,从上大学开始便慢慢脱离了家庭的扶持,做课题、做实验,实习,打工,这些事情就像是章程一般充斥着她的生活。她要马不停蹄的前进,却也没了时间追逐风月之事。有时候,小师妹们抱怨起医学院的辛苦,她常说:“大学就是蜕变的过程,自己不想着苦就不辛苦了。”

  秦安路过的时候笑话她道:“你除了把牛仔裤蜕变成裙子,也没什么蜕变的啊?”

  她在师妹们面前的伟岸形象被他毁灭殆尽,她打着哈哈把他赶走,心里却没有生气,反而暗暗着急,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自己的打扮。

  她对他的态度的转变是因为偶尔的一次感冒。那是暑假,她在宿舍里摊死在床上,一病不起,开始罢工罢业。她给自己买了点退烧药,烧了壶开水,在床上望着快要煮好的泡面傻笑的时候——秦安出现了。

她看着他走来,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变态!大变态!竟然进女生宿舍!但奈何身体有殃,江芷只在意念里拒绝着,却安静的看着他走进来了。他看着江芷的惨样叹了口气,坐在江芷床边,摇了摇头给她喂了口白粥道:“快喝了吧,这时候就别强撑着了。”

  江芷喝了那口粥,不仅感觉这世间白米粥是最好喝的东西,也在朦胧间觉得他长得莫名的好看,眉清目秀的,启唇的时候,嘴角弯起的弧度像是月牙一样,尤其是那句“强撑着”一出口,不知为何她便热泪盈眶。他是觉得她在强撑,不仅喂了粥,还照顾了她一天,让江芷彻底沦陷在他的温柔乡里。

  她沦陷了,秦安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她像是多年的好友,不冷不热的走过她面前,加快她的心跳,惹起她的焦躁,说几句不咸不淡的话,又波澜不惊的走了。

  在教学礼堂里,江芷坐在他的后边,看着他的后脑勺整齐的头发,闻着他身上似有似无的洗衣粉味莫名的脸红,她掐了下自己的手,心道江芷同学!不要这么没出息。这真是成了心魔了。她强迫自己向后远离着秦安。
秦安旁边的同学碰了碰他“诶,你今天是不是没洗澡,后边妹子都快仰过去了。”
秦安无语的打了他一脑勺
“她那是太认真听讲,不像你这学渣。”

  时光在这样暧昧不清的暗恋中流逝,眼看着就要毕业。师妹们都说她变了,变温柔了,一举一动间少了很多的棱角,多了不少的隽永。她心里清楚,这是因为不知何时,秦安会出现在她面前,穿着洁白的衬衣,挺拔昂扬的走在她身前。她有时觉得累了,便又想起那日的白粥,照进来的微暖的阳光,他嘴边温柔而体贴的笑容越陷越深……

  她毕业的时候,秦安已经工作了一年,她常不经意的走到秦安工作的地方,和他道一声好巧,AA着一顿咖啡。

   “秦安,你怎么不干医了?”

  秦安挑眉,抿嘴乐了出来道:“医药代表才是我的志向啊,你不知道么?”

“我怎么会知道,你又不说。”

“我很多哥们说你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他的语句意味深长,动作表情却还是开玩笑的样子。

  江芷的脸变得通红,心里却有点生气,那次聊天结束的时候,江芷远远的看着秦安走远,她从心里痛恨这样黏黏糊糊的自己,痛恨这样害怕结果,始终无法前进一步的自己。

  江芷挑起话题,她怕冷了场子,又怕激怒了他,可秦安一直都是这样的姿态,不温不火,甚至是漫不经心。常让她觉得她言语间的谨慎小心和讨好卖乖是这么的多余,他一直很自然,只有她手心出了汗,似是高中篮球场上偷看帅哥的小姑娘。

  也许是天不做美,江芷每次下决心表白的时候,总有事情在阻挠她,毕业后到实习医院的时候,是她最后一次想要表白。

  然秦安见面张口便道:“我有女朋友了,下次带给你看。”
  秦安依旧是漫不经心的说着话,还带着三分得意和幸福的浅笑,江芷不经大脑的回了句“好。”,便如行尸走肉般的回去了,忽略了身后秦安莫名其妙的表情和自己来时的决心。

  也许她觉得她再经不起折腾了,悲喜都跟着别人而动的自己,已经不像那个固执而坚强的江芷了。

  回来的时候她走过和他第一次相遇的饭店、在校园里第一次见面时的长廊、跑步时常不经意相见的操场、一起买冰棍的小铺子,恍惚着走到池塘边的长凳上—那是她第一次想和他表白的地方却因为其他情侣的打扰,报废了。

  原来这几年,他们已经走过这么多的路,不只是那一碗白粥,那一抹微笑和投巧投进来的阳光。

  江芷的泪慢慢的流出来,像那些绵延的记忆一般细腻而晶莹,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手机的铃声不适时的响起,江芷心道老天爷连哭都不让她痛快,一看屏幕却是秦安。

  她忍下抽抽哒哒的哭声,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秦安的声音依旧温柔。

“傻丫头,你哭什么呢?”

“我没哭,你哪只眼看见我哭了?”

“两只眼~我跟了你一路你没发现么?你回头!”

  江芷转身,望到细碎斑驳的树影下,秦安站在那里拿着手机,容姿笔挺俊逸,偏头向电话里道:“骗你的,还真信啊!老实说我也怕你不喜欢我。”

  江芷又重蹈覆辙了,她奔向了秦安的怀里,即使上一刻她早打算放弃。

  她婚礼的之后姥姥带着得意反问她:“这做旧的相亲最后不就成了么?”

  她望着秦安幸福的一笑道:“姥姥,谁会知道今天仍在远方发生什么呢?时光也许都给了我们答案。”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25

主题

56

帖子

436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4365
发表于 2020-2-20 19:44:2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眼前一米高的儿子,我的思绪飘到了几年前……

四年前,我还在家里幻想着以后会嫁给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生的孩子怎么教育……

我是个专一的人,可是我却不能嫁给自己深爱的人,因为我嫁给了曾经伤害我的人,我恨他,我要让他尝尝心痛的滋味……

那天,我穿着大红嫁衣嫁给了他,我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很开心,他说他会努力赚钱让我们过上好日子的,我淡淡一笑……

男人,在没得到你的时候永远是甜言蜜语,千依百顺,得到了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婚后,他对我没什么特殊要求,就是不喜欢做家务,时间长了一个月都不洗袜子,一开始我是受不了的,可是后来习惯了就不在乎了,毕竟难受的不是自己……

过了两年,他舅舅的公司与别的公司合并,他失业了,我们开始贷款做生意,不过运气不好,做啥啥不顺,亏了好多钱,找亲戚借钱都借不到,没人愿意帮我们……

然后以贷养贷,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希望,可是都落空了……

人穷不可怕,就怕穷得理直气壮。

他总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富起来的,我没说话,因为我也希望自己努力赚钱,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可是今年,疫情肆虐,到处封路封村,贷款没钱还,贷款公司天天打电话轰炸,一开始还能好好和他们商量,还钱的事能不能延期,可是人家哪里管你有钱没钱,各种理由恐吓你还钱……

搞到最后电话都不敢接,他们又开始轰炸通讯录的人……

没钱的日子,家里谁的脾气都差,我气他不管孩子,每天只知道郁郁寡欢,我的脾气也开始暴躁,他说我变了,我没回他,因为我知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

人,只有在落难的时候才能看到谁是真正的朋友,显然,我没有几个真的朋友,因为她们也没钱,我不怪她们,毕竟借不借是人家的意愿,我只会记得愿意帮助我的人,如果这次难关我度过去了,我没死,我一定好好报答帮助我的人……

这几天律师函都发过来了,几百块钱都没钱还,我冷笑……

我名下没房没车,若是真的扛不住,坐牢就坐牢吧……

人生嘛,总要有起伏,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儿子和我说:“妈妈,我是男孩子,长大了我保护你”

我轻轻的笑:“嗯,乖。”

脑海闪过儿子各种调皮捣蛋的画面,暗道:儿啊,你记住,生恩没有养恩大,我只盼你健康长大,等老了我也不用你照顾,我带你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一把火送我即可。

现在虽然过得清苦,我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我会好好努力……

当初的恨早已消失,剩下的就是静静的陪伴,若前世无相欠,今生又怎么会相遇……

既然都是注定的,就好好过吧……未来,祝自己越来越好……
171627D3-1BFB-4631-89C5-90EB02834E79.png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6

帖子

120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200
发表于 2020-4-2 10:45:47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引*



书院毁了,在江水还不结冰的时候。



冷风难凉我一腔热血啊,人嗤笑间呼出的气却汇成了狂风晦雨,吹败了斗拱飞檐。于是当他们唾在废墟残骨上时,我,书院的遗孤,或说遗害,从漫天余晖的城离开。



当角楼的门在我身后合上,满目间竟是山高水险、落木萧萧。



*壹*



我在山间拾到一把锈剑,将它再铸,于是我有了三尺青锋。



它有名字,容安,“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的“容安”。然而五柳先生可以笑倚南窗、纵情山野,我目及处却不过穷山恶水,此间也无处容我安居。



我从未习过剑,所有招势不过是在与山贼恶斗、在险峰登攀时创造的。在挨了不计其数的打和摔过千次万次后,剑不再是剑,它成为我的右臂。



当我孑立在最后一处山崖上,远远望到云雾之下的邻国时,我不再是书院里哭鼻子的小姑娘了。



现在,我是侠士——虽说直到数峰之前,我方能击败盗匪。



有位先生曾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见过为国为民却被饮血啖肉的将军,我还见过无作无为却可安度一生的大员,我也见过贪赃索贿、无恶不作,明明应遗臭万年却屡被“平反”、甚至被吹嘘功盖千秋的权奸。



我只愿为国为民不是春秋大梦一场,不会碎在夕阳斜照的江边。



我可以仗剑天涯,但我身后有着不散的阴魂,向人昭示我的来处,嘲笑我痴绝。我足以将它们绞杀,但我不愿,因为真正的痴人已永远地用鲜血写在了故纸堆里,而我从故纸堆中走来。我依旧需要这阴魂提醒我,孤傲和不羁是写在我骨血中的,善念和不屈是不可忘却的信条。



我翻过这座山峰,来到了那邦国前。



*贰*



这座城,就像一场无尽而虚假的狂欢。没有人可知道你究竟是谁,连名字都是虚假的。于是我为自己取了新名字,叫“千江月”。



我住进了古风阁。



第一日的晚间,我在逛市集时见到有斗诗摊儿,摊主是个狂妄而年轻的小少爷。我从未见过如此狂性之人,因而打算会一会他。当我和另一位女子将他斗败时,他竟开始哭哭啼啼地闹脾气,对此我是啼笑皆非。日后我才知道,那摊主竟是个扮男装的小姑娘,而另一位女子,是帝九璃,古风阁中一位前辈。



此后一些日子,我游逛在各大诗会间,结交闲人雅士,收获颇丰,甚至被推为古风阁七雄之一。想来,那也是我最率性快活的一段时光。



有时我也会出城游历。某日,我偶然进入一处秘境,那里布满了洁白的屏风,屏风上是墨书的字句。



整室之中皆素色,于是在肃穆与寂静中,我阅读那文字,而每读一句,就会点亮一盏状若蜡梅的明灯。我沉浸在这清冷而高绝的境界中,不知天色向晚。



我常在秘境中痴痴地读着,一呆便是月余。而当我终于回到城中,却发现古风阁已变了模样。



越来越多摊位兜售着无用的商品,人们不再笑谈诗词,而是用不古不今繁缛诡异的语言交谈,当我着实无法忍受“汝不要酱紫啦”而喝问之时,他们却恶语相向。



一路之上,不见故人,我急急来到往昔诗社聚会之地,却发现蛛网已紧锁了门窗。



当真是,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叁*



当我失魂落魄地离开诗社后,我再次进入了那家茶馆。



数月前,我第一次进入那名为浮生的茶馆,是因听说那里的特供浮生茶与解忧讯问。当时恰逢掌柜的外出,我不过是饮了一杯茶,而当店小二问起我的过往时,我便落荒而逃。



这一次,我又在这里,呷一口苦茶。此时店小二正忙着刷出一张告示,我偷眼瞄着,是一个民间组织招募成员。



我告诉小二我对此感兴趣,于是他极热情地招呼我,与我高谈阔论。他说,现在是乱象频出,浮生小店就组织了有志的侠士,一同维护各位心中最美的古风阁。他把我带进一间耳房,又脚不沾地似的飞跑去忙活了。



小二姓司马,自此之后我再没有见过他。



少倾,一位娇小的姑娘推开了门。她是掌柜的妹妹,小九。



我加入了这个组织。或许有人会将这行为称作“斗争”,而无论如何,不过是想取得一处可以容我们安居的地方罢了。



在与官府、他人“斗争”了很久后,在“斗争”初见成效时,当一曲《百折扇》谱了七十折时,有一种不可抗力到来,反掌之间便封禁了这城邦。



于是无论你是茶馆掌柜,还是洒脱棋士,或是诗人侠者,总归是永远地,再不可能回到那埋葬了欢声笑语的地方。



这大约是现世中不会有桃花源的道理罢。当外人可随意来时,往往会带来恶意的谣言和种种异样;而外人不可进来时,那些恼羞成怒的人会将桃源毁灭。



人的发展与进步是不可遏制的,而外界的发展却是桃源的天敌。所以啊,桃源永远只是世外桃源。



*肆*



我去了秘境。



纯白而无瑕的秘境洗涤了五感,于是喷薄而出的是孤独。就像我坐书院的废墟上翻阅着血泪浸过的故纸,像我持着剑立在峰顶俯瞰那云雾缭绕的城邦。



我看向雪白的屏风上一盏盏红得迷惘的梅花灯,许是长叹了一声,想着就让我一个人永远留在这里吧,用无色的字纸清洗我过盛的情愫。



我在屏风间徘徊一日又一日。



忽然有那么一天,我在秘境发现了人迹。他/她在字句后写了下留言,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而我不是等待他/她的那一个。



留言是愈发多了,甚至有人写下了长篇的文章。而后我又发现,若有一天我来不及读完屏风上的字句,第二天,屏风会被焚化作齑粉,消逝在风中。



数日之后,那每日点亮一盏的梅花灯消失了。于是点缀孤独的一丝慰藉被遗忘在一群人的喧嚣与狂欢里。



我极少留下笔迹,也极少与人互动,极少人会知道,我从秘境开启即在这黑。后来“不阅即焚”也消失在人们吵嚷中,再后来,屏风消失了,它们变成了往日里我在古风阁里熟悉的形式。人们的文章也少与每天的字句有关,大部分竟成了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又有“师父”、“兄妹”的称呼日日回响在我的耳边。



我仿佛又回到了古风阁!我因这种想法而颤抖,我恐惧见到这纯洁的秘境变得繁华而喧嚣,更惧预见到它的覆灭……





*伍*



我从来不会是聚光灯下的人,我不喜欢“狂欢”,因为畏惧狂欢之后如海啸般来袭的寂寞。



曾经我也试图走向舞台中央,享受一时的欢呼与欢乐,却发现宴席散后灯火阑珊,没有人真正认识你是谁,在浓妆之下你更不知道他们是谁。只有蓦然回首才发现,还是童年时的友情最纯真,但就算如此,这友情也慢慢地被时间磨损,终究败于不同的人生态度与不同的地域。



我怕当你初来时,你清新而超凡,我温柔以待,帮助你向你的目标迈进;而当你已名声初扬后,却忘记了初心,盲目追逐潮流,于是最终泯然众人。



就算我手中三尺青锋削铁如泥,也伤不了现实一根毫毛,拦不住你的脚步。



认不清自己是谁啊,我们。



妆容太厚就卸不掉了。



于是现在的我,只坐在空无一人的茶馆中,独自呷那杯用孤独泡就的、已凉了的苦茶。



浮生如茶,但愿苦尽甘来。





*终*



我终究还是那个孑立在断壁颓垣间哭鼻子的小姑娘 。



我哭是因为大江结冰了。




(这大约是真实的吧,谁知道呢……)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1:46 , Processed in 0.567288 second(s), 7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