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71|回复: 2

人言可畏

(5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3

6

主题

12

帖子

891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91
100鸽粮
常言道:好的不灵,坏的灵。言是一种有魔力的存在,可以在人们中间迅速滋生,许多鬼怪灵异事件皆由言而诞生。

回复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25

帖子

118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80
发表于 2020-3-23 13: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无助地蜷缩在那个黑暗的角落,将头埋在布满淤青的大腿里,任凭泪水无声无息地划过脸庞。
  一个个肮脏的脚印,留在了她朴素而又整洁的校服上,沉闷的声音一次次响起,甚至,还会重叠。一片片书页,天女散花般落在了她的背后。
  一张纸片飘扬在天空中,上面写着一行细细的、灰白色的铅笔小字:黄磬夢。
  这样的日子,如地狱一般折磨着她。仇恨,刻骨铭心,一丝一毫都无法忘记。
  噩梦的开始,是那个被全班女生暗恋的男神。
  故事发生在半个月前......
  半个月前,期中考完,班里的男神当众向她表白。这一表白,引起了几乎全班女生的嫉妒。
  她委婉地拒绝了,但心里如吃了蜜一般甜。
  不曾想,当天晚上,她预习课本到深夜。走在学校漆黑的楼道上时,她的脖子被紧紧勒住,随后,一块破抹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她恐惧地挣扎着。
  徒劳无功。
  最后,她在学校乌漆墨黑的厕所,与班级里“高大尚”的男神,屈辱地度过了十分钟。
  双手泥泞,校服破烂不堪。
  恍惚着站起,她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
  打开家门,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地的碎酒瓶,玻璃渣子到处都是。
  抬头,胖乎乎的父亲正坐在沙发上,微眯着眼打鼾。
  她的父亲,是一个喜好酗酒的男人。她的母亲在几年前,被发酒疯的父亲活生生打死了。
  父亲蹲了几年牢,因为“积极改造”而“刑满释放”。
  此后,她的父亲对她非打即骂,酒相比平常更是喝得有增无减。
  她默默忍受着,心里还存在着一丝,家的温情。她相信,父亲,仍旧爱着她,仍旧爱着这个家,这个,酒气刺鼻的出租屋。
  为了养活好吃懒做的父亲,为了撑起这个家,她不得不兼职写作、发广告等等低收入的工作。
  如她所愿,她的父亲对她更好了。
  不,应该是说,不管她了。
  无论做什么,她的父亲都对她不管不问。
  她缺席了无数次的家长会,她缺席了她的一次次生日,她缺席了她的各种大考......
  她更加拼死拼活去养活家庭。对她来说,只要有家,能养活父亲,就已经足够了。她不愿意自杀。“大好”的青春年华,等着她去拼搏。
  苟且地活着。
  她很懦弱,也很坚强。
  看到醉醺醺的父亲,她所有希望都破灭了。回到卧室,一夜未眠。
  第二天去学校,所谓的男神,已经销声匿迹了。
  她被强制扣上了一个赶跑男神的头衔,遭到了所有女同学的冷落和排挤。
  当晚,她被班里班外的女生按住,剪短了头发。
  她哭泣,她反抗。
  但头发剪短已成事实。
  无力感,深深地涌上了她的心头。
  回到家后,依旧是醉卧在沙发上的父亲。对于女儿的异样,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置之不顾。
  当天晚上,她将指甲缝深深刺入手掌心之中。些许的疼痛感,抑制住了她的哭声。
  第二天,炽热的阳光照常洒进这青葱少女的房间里,让她看到了一丝,缥缈的希望。
  照常上学。
  三日后,成绩出来了:她位列全班第一。
  优异的成绩让她颇为得意,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女生们,狠毒的目光。
  晚上,她被一群女生拖进了厕所里,狠狠地击打头部。
  成绩单被撕得粉碎,一个鲜红刺眼的0,出现在她的面前。
  150。
  几本课本被丢在了臭水沟中。
  反抗失败。
  在伴随着后脑勺的一次重击后,她晕过去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和书躺在了一起。
  精神恍惚地站起,她承受着大脑的刺痛,捡起被污水跑烂了的书,摇摇晃晃地在回家的路上行走着。
  她不知道,在她晕倒的这段时间里,她的照片被拍了,发到了学校论坛里。
  标题醒目:那个气走校草的臭bz。
  再以后的一周里,走在学校,她会莫名地被人扇耳光,后背会猝不及防地挨上一拳,甚至一些男生,还故意去袭胸。
  整个世界的大门好像都对她关闭了。
  她开始学习心不在焉,上课时,目光总算露出若有若无的恐惧,看向窗外,看向,那个小出租屋的方向。
  上课屡屡被斥,甚至周考考了班级倒数第一。
  她彻底地成为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泡沫。
  那些女生们得寸进尺,强行逼迫她寄宿。
  第一次拒绝,被扇了一个耳光。
  第二次拒绝,被揪着头发打了一顿。
  她不敢再拒绝,答应了。
  但这意味着,她将无法再照顾父亲。
  她并不知道,在她寄宿的第二天,她的父亲,因为酗酒当街伤人,被逮捕入狱。
  寄宿,是她永远无法忘记的噩梦。
  那种疼痛,刻骨铭心。
  每天,她都要给那些舍友打饭;每晚,她都要端来洗脚水,供她“亲切”的舍友洗脚。
  常常因为舍友的各种找茬,饭菜会直接招呼道她的衣服里,洗脚水会对她临头泼下。
  她的校服,也常常会沾上各种不明物体;她的衣物,总能在垃圾桶里找到身影。
  她在学校的热搜榜一次次地出现。
  【臭bz!看看她懒惰地连衣服都不洗了!】
  【天天那么脏,真是令人生厌。】
  【和她成为舍友,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她用手......】
  恶毒的言语不绝于耳。
  她开始逆来顺受,接受着这一切。
  其它女生开始愈发嚣张。
  她的内衣物,会在男生宿舍里出现;
  她洗澡时,衣服会被偷走扔到垃圾堆里;
  她洗澡的照片,会“一不小心”出现在各个论坛里......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她爆发了,等待她的是更进一步的欺凌。
  那一夜,她忍受着从她头顶泼下来的洗脚水,在一个不经意间,狠狠掐住了她一个舍友的脖子。
  但,双拳难敌四手,她被一众舍友拉开。
  她以为,等待她的是一次毒打。
  结果降临的,是更深层次的屈辱:
  她身上的衣服,完全被剥光,几根绳子,将她五花大绑。嘴里塞着的,是她自己的贴身衣物。
  如此的照片,被她舍友发布到了校方论坛里。
  她再一次爆发了。
  当天深夜,她悄然起床,拿出手中的文具盒,砸在了她舍友的头上。
  可惜,她力度不够。
  她的舍友猛然惊醒,再次呼朋唤友,给了她一顿暴揍。
  就是开头的那一幕。
  她蜷缩在角落里,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
  戾气和绝望,缠绕在她的心头。
  流言蜚语,在她耳边一次次回放。
  黑气,忽然降临。
  她的头发疯长,尖锐的指甲抵在了墙壁上。
  “你们————都得死!”
  人言可畏,她一念成魔。

收起回复
  • 钅云 : 给点微币啊!!!
    2020-3-28 20:09| 回复
  • 钅云 : 突然发现这里好像不能给微币......
    2020-3-28 20:20| 回复
  • 大明 : 签到可以领取微币的
    2020-3-28 23:1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茕茕孑立 沆瀣一气
踽踽独行 醍醐灌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496

主题

1110

帖子

23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450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3-28 05:56:4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可在向这个世界告别》

安可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高三生,学业上忙碌但成绩一般,生活中有时文静又有时沙雕,班级里有三五个闺蜜好友,家里有平凡但深爱自己的父母,十几年来从没有过一鸣惊人的时刻,但活的仍然有滋有味——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姑娘啊,现在却站在楼顶,向世界诉说着最后的告别话语。


“校草诶校草!安可快看,打球的曹卓简直帅我一脸血!”说话的是李欣然,几乎是用拖的形式拽着安可往篮球场奔去,而且完全没有顾及好朋友踉踉跄跄的脚步!

“好好好,看看看,咱们慢点行不行啊大姐!”安可一边努力跟上好友的脚步,一边尽量清晰地发言。

“你就是缺乏锻炼。”李欣然回头抱怨,不过还是稍微放慢了脚步。

“不就是篮球嘛,有啥好看的……是床不够软还是被子不够暖,游戏不好玩还是汉服小姐姐不好看……”

“闭嘴吧你。”李欣然知道安可这家伙有隐藏的话唠属性,及时打断道:“主要是看校草好吧,平时你见这里有这么多人?”

“哦~”

“……”李欣然看着好友平淡的反应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吐槽道:“真不知道你是性冷淡还是发育慢,看校草都不激动的吗?”

“嗯~,并不(ー_ー)!!”


篮球场边看校草打球的真的超级多,尤其是女孩子多,也亏李欣然能带自己挤到内圈。

“帅!”
“校草我爱你!”
“曹卓你真帅!”
“啊啊啊啊,曹哥哥帅死我吧!”
“……”

呐喊声此起彼伏,让安可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宋丹丹老师的小品台词——“签字售书那天,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大呀!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怎么感觉这么无厘头,难道自己的沙雕属性加重了?不能吧……

“小心!”

胡思乱想中的安可忽然感觉到一阵泰山压顶,原来是曹卓救球,失去平衡就压到她了。

其实这只是一场比赛的小插曲,两人也都没受伤,所以安可压根没在意的,反倒是闺蜜李欣然哇哇地激动个不停。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那么的出人预料……


曹卓向安可表白了!这绝对是本校最大的新闻!

“你拒绝了?”李欣然一脸懵逼地瞅着自己好友。
“干嘛用这种看病人的眼神……”安可模仿着做了一个擦汗的表情道:“我对谈恋爱不感兴趣,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安可自认为拒绝的认真彻底,然而校园里还是传起了各种版本的流言蜚语,有冷嘲曹卓一棵鲜草插在安可这个牛粪上的,有热讽安可不好好学习高三了还搞恋爱的,还有科普安可怎么死缠烂打把校草追到手的……

总之流言千奇百怪,而且都对安可不利。

然后是老师谈话、家长批评、同学小声嘀咕,一切不好的东西都汹涌而来。

反观始作俑者曹卓,却没受到一点点伤害,甚至还博了个不颜控、重内在的噱头而隐隐地风评再次上升???

就因为他是校草?是学霸?所以一切对他的揣测都是善意的?

安可觉得自己有很多问号,最近一段时间的遭遇简直糟糕到不能更糟糕了……


墨菲定律真的艹蛋,为什么总是这么地虽迟但到。

都好几天了安可还是精神恍惚——自己被曹卓猥亵了!

流言蜚语四起,曹卓借口说聊聊这件事,结果竟然猥亵了自己!

壁咚强吻、揉胸摸屁股,他脑子有病吧,以为现实是电视剧?

然而后续的发展更魔幻了,魔幻到安可怀疑全世界的人都有病。

明明自己严词拒绝了,曹卓竟然每天来找自己?还是以男朋友的身份?还做亲昵动作?

关键是自己阻止和生气大家却觉得自己是撒娇?好朋友包括李欣然也配合着制造独处机会??


曹卓不愧是校草,扮演男朋友的角色真的很完美——会送花唱歌制造浪漫,会壁咚强吻彰显霸气,总之十八般花样样样精通、样样完美——如果忽略掉安可同学的感受的话。

可是没法忽略不是吗?

流言蜚语之下,安可的日子变得脱轨了——一边要遭受着曹卓的性骚扰,一边又遭受着老师和家长的管教压力,还有同学们的指指点点,更关键是安可明显感受到了闺蜜们的疏远。

“李欣然,曹卓真的是个神经病啊,我不喜欢他,也没答应和他在一起!”
“哈哈没事没事,你不用考虑我的感受的,祝你们幸福,我先走了。”

安可能看出李欣然脸上假笑的勉强,和动作中的疏远。

“啧啧啧她就是安可啊?也不好看啊~”
“害,就这开始还矫情的不行,拒绝人家曹大校草呢。”
“切,结果还不是真香?床都上了吧现在,还天天和校草秀恩爱。”
“那可不,我告诉你……”

安可觉得这个世界太魔幻了,大家一定都病了,也包括自己——大家是脑子有病,自己则是抑郁。


这个故事正是安可同学讲的,她现在正站在楼顶边沿。

故事的过程很悲剧,然而得到的回应不是安慰,而是一句句“你跳啊”“她不敢”“被玩腻甩了这是?”。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因为我觉得结局一定更悲剧。

最悲剧的是:我一个不敢发声的胆小鬼,此时竟然被衬托地像个好人?
收起回复
  • 钅云 : 校园暴力是人言可畏的一个重大体现。写到一块去了啊!
    2020-3-28 20:07| 回复
  • 大明 回复 钅云 : 是的,巧了嘛这不
    2020-3-28 23:1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3:38 , Processed in 0.211671 second(s), 6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