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84|回复: 0

等候鸟

(4013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8

帖子

11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50
       阿玲从小就跟爷爷奶奶与叔叔一家生活在一起,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以前每年年底还是会回来看她的。但是自从两年前妈妈生下了一个弟弟,他们就再也没有回过家。所以自己的学费,以及生活费的全部开支全落在了叔叔两口子的身上。但这也只是婶婶讨厌阿玲的原因之一,最主要的还是婶婶没有孩子,而阿玲总是在自己面前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婶婶,自己没有孩子,还要帮别人养孩子,这个意识让婶婶对阿玲简直厌恶到了骨子里。
村里那些三姑四婆没事就爱坐在村头那颗大槐树下说些东家长西家短的,而阿玲家便是命中率最高的一家人。大家总爱说婶婶对阿玲不好,是因为婶婶自己没有孩子,嫉妒自己的嫂子能生两个孩子,甚至还有一个是儿子,妥妥的是一个妒妇。日子久了,说的次数也就多了,阿玲多少也知道了些(不知是别人告诉她的,还是她自己听来的,总之她小小的心里记住了这件事)。
       有一天,阿玲从外面割猪草回来,一进屋就看到婶婶阴沉的脸,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进了屋。她知道婶婶这幅表情,今天只怕是少不了一顿臭骂了。
      “你这个死丫头,那么晚才去割猪草,又这么晚才回来,一定是去哪儿玩了吧?你个好吃懒做的,回到家,招呼也不打一声,你眼睛瞎啦!还是说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啊?我好吃好喝的给你养着,书供你读着。怎么,对你还不够好呀?你要是不喜欢这儿,觉得我对你不好,你上城里边找你爹妈去啊!你爹妈可是在城里打工,住的都是钢筋混凝土修的大房子,我们这破屋烂院的,他们都不养,反倒还要我们来养。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你这么一个扫把星……”婶婶本来就看安玲不顺眼,这会儿进门招呼都不打一声,是看不起自己吗?自己供她吃住,还让她读书,自己又不是她亲爹亲妈,这会儿还要装聋作哑的……
       婶婶真是越想越生气,于是便冲着阿玲大骂了起来。
        “婶婶……”阿玲不敢顶嘴,只好连忙低下头叫了一声婶婶。
       “怎么,我说的不对呀?看你不情不愿的样子,指不定心里怎么咒我呢?还是别叫了,我还怕折寿呢!”有句话说得好,当一个人看另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无论对方一个动作还是一句话,都是在挑衅自己,都是在和自己作对。现在的婶婶看阿玲就是这样的。
       “婶婶,我没有……我真的没有……”阿玲连连摆手,表示婶婶误会了。
       可是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的婶婶,哪里会听她的?在婶婶眼里,无论阿玲做什么都是错的,都让她不满。于是婶婶一听他辩解,心里就更加厌恶她了,大声骂道:“你个死丫头,在这里装什么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你以为你在这装可怜,别人就会说我的不是了吗?我告诉你,没有人愿意搭理你!你自己爹妈都不管你,还是老娘供你吃喝。你以为你做出这个样子,让那些人看了,去嚼舌根,老娘就怕你了?呸!我告诉你……”
      “你这好好的,又骂她干嘛?她只是个孩子,她知道些什么呀?”婶婶正骂的的起劲儿,就被奶奶打断了了,“我这才出门几步,老远就听到你在骂她,她还只是个孩子呀,你怎么忍心呀?”
婶婶虽然不喜欢阿玲,但奶奶的话她到底还是要听的,否则阿玲怎么可能在这个家留得下来?可是这会儿婶婶正在气头上,奶奶不能骂,他还不敢骂阿玲吗?
       “妈,你就惯着她吧!你看看她现在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现在从我面前走过,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也就算了,你知道她在外面怎么说我的吗?她跟人家说我虐待她,你知道别人都怎么议论我的吗?村里那些婆子说我自己生不了娃就虐待她,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我说她几句怎么了?妈,您二老还有这个小拖油瓶,可都是我们两口子供着的,你怎么能这么偏心?我知道你们是看不起我,没个一儿半女的,你们一家也嫌弃我是吧?”婶婶大声吼叫着,似乎要把满腔的委屈和不满全吼出来。
       听到婶婶说自己没有孩子的事,再联想到在村里听到的那些话,阿玲上前一步,一脸真诚的对婶婶说:“婶婶,你不要生气了,以后我做你的女儿,以后你就是我的妈妈。”小小的孩子,稚嫩的语气中却透露着坚定。
       可这话在婶婶听来却格外刺耳,于是婶婶大声地,近乎尖叫的大吼道:“你个丧尽天良的,你是在咒我永远没有自己的孩子吗?你还想给我做女儿,你配吗?”婶婶一边骂一边伸手就要去拉奶奶身后的阿玲,奶奶赶紧护住阿玲。这会儿婶婶正在气头上,也顾不了其他了,手上的劲越发的大了,“妈,你让开!今天,不给她点教训,以后谁还管的了她?”说着,婶婶已经不管什么孝道了,直接和奶奶推搡了起来。
       奶奶一边护着阿玲,一边对婶婶劝道:“她还只是个孩子,又没爹妈教,哪里知道不该说些什么呀,以后慢慢教就是了嘛。你是一个大人,你跟她计较这么多做什么?”
      “妈,您别说了,今天我就代她爹妈好好教教她,让她知道些规矩!”婶婶避开奶奶张开的手,一把拽住了阿玲的胳膊。
       阿玲吓了一跳,立马揪住奶奶的衣角,带着哭腔尖叫道:“奶奶!奶奶!救我!”要是到了婶婶手里,不知道会是个什么下场,她根本就不敢想象。
婶婶看到奶奶的手马上要拉住阿玲了,心下一紧,下意识地推了奶奶一下,对着阿玲骂道:“一个有妈生没爹养的……”
       奶奶本就年纪大了,刚才又和婶婶拉扯了一番,哪里还受得了婶婶这一推?婶婶话还没说完,奶奶就先迎面倒下去了。
       “奶奶!”阿玲也不顾婶婶拽着自己的胳膊,拼命的挣脱了婶婶的手,朝奶奶跑了过去。她把奶奶的头抱在了怀里,感觉到手有些湿润,摊开手掌,触目都是鲜血,地上是一块沾满了鲜血的尖锐石头。眼泪从眼眶里滑落,声音颤抖着,“奶奶……奶奶……奶……”
       先前听到阿玲尖叫声的邻居赶来了,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一幕,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赶紧拨打了120。越来越多听到动静的人赶来,很快,地里干活的爷爷也被人叫了回来。大家看到爷爷回来了,赶紧让开一条道,然后爷爷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媳妇傻了似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老婆子躺在担架上,小孙女抱着她,肩膀不停地抖动着,显然是在哭。他赶紧跑到担架旁,声音颤抖的叫着:“老婆子……你怎么……”一边把手伸到奶奶的鼻子下面,冰凉的触觉,整个人就像是没了骨头架子似的,瘫坐到了地上,嘴里喃喃着:“老婆子……老婆子……”然后,爷爷感觉眼前的阿玲变成了两个、三个……
        最后,大家手忙脚乱的,将昏迷的爷爷和奶奶送上 了救护车,没一会儿,鸣着笛的警车也带走了一直呆坐在地上的婶婶,只听到小声的“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本来叔叔是在镇上给人干活的,突然接到邻居的电话,连忙赶去了医院,什么也没带,连药费都是邻居帮忙垫付的。这会才有时间回来,给爷爷收拾些换洗的衣服去医院。
         回到家他就看到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两眼无光的盯着门口的阿玲,立马就觉得气就不打一处来。平日里自己供她吃住,也不曾为难过她,只是和她不怎么亲近;可是现在,因为她,自己的家一个上午的时间就没了,妻子坐了牢,没了妈,爹也生死不明。他觉得自己不止恨她,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所以,当阿玲冲上来询问他爷爷奶奶的情况时,他高高的举起了手,眼看手就要劈到阿玲头上的时候,他收回了手,叹了口气,再不看阿玲一眼,走进了屋里。
       “什么?你不回来?那可是你的亲爹妈呀!你他妈还是个人吗?”屋里传出了叔叔愤怒的声音,“好,你不回来就算了。那你给我打一点钱过来,爹的医疗费有些贵,我家里的钱不够。”叔叔听起来应该是妥协了,结果没说几句,他的声音又拔高了,“没钱?你他妈一走就是几年,家也不回。连你女儿都是我养大的,一分钱没花,你们两口子又都在外面打工,怎么可能没钱?这钱又不是给我花的,你连这都舍不得,你还是个人吗?”叔叔简直要气死了,他真没想到小时候那个自己崇拜无比的大哥,怎么会变成这样,“那你来把你女儿接走吧,我家现在的这个条件也照顾不了她了。”叔叔知道多说无益,再次让步,可是很快,他愤怒的声音再次拔高,连邻居都听到了,“你连女儿都不要了!那可是你自己的亲骨肉啊!女孩儿就不是人了呀?你不是妈生的呀?你儿子不是女人生的呀?你竟然连这种话都说的出口,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牲,你都不配做个人,我跟你说……”叔叔简直被气得语无伦次了,最后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好像是什么“不要了”,“没出息”,“送人”之类的,反正最后叔叔很生气,“你不要,我要!你看不起她,我就要让她出人头地,我告诉你,你可别后悔!”说完便挂了电话,转身就看见了低着头不说话的阿玲,很显然,她都听到了。看到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叔叔叹了口气,刚要说话,电话就响了,是医院来的。
        三天后,爷爷和奶奶一起下的葬。过了段时间,叔叔带着阿玲去看了婶婶,婶婶很后悔,真诚的向阿玲道了歉,哪里还有一丝平日里对待阿玲的凶恶模样,这让叔叔想起了当初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温柔,说到底她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自己。看着眼前穿着犯人衣服的美丽女子,不由得心里一酸,对她的怨恨也消失了,有的只是愧疚。听见叔叔说要收养阿玲,她表示同意,十分支持。但是,当听到叔叔说要等她的时候,她沉默了,并没有回答。
      多年后……
       高考之后,阿玲一直在家等通知,叔叔还是像往常一样去镇上干活,可是,到了下午还没回来。阿玲有些着急,没过多久,家里的电话响了。阿玲到了医院,看见叔叔躺在病床上,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失去爷爷奶奶的那一天。
       看着她这个样子,叔叔虽然心里难过,但还是笑着安慰道:“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少了一条腿吗?命还在呀,叔叔还等着享你的福呢!快别哭了,看的叔叔都心烦了。”
         听了叔叔的话,阿玲擦干了眼泪,点了点头。
半个月后,阿玲拿着录取通知书,叔叔看着纸上阿玲的名字,很是开心。一边由阿玲掺着,一边杵着拐杖进了屋。
        后来,婶婶因为叔叔当时并没有追究责任,并且表现良好,提前出狱了。
      “婶婶回来后,我才发现,婶婶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我终于相信了当初叔叔跟我讲的,他第一次见到婶婶时,她也是那么的羞涩,温柔,以及娴静。我也问过叔叔,婶婶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那时,叔叔抬头看着天空,阴沉的乌云遮住了大半个天,没有露出一丝光亮。门口的杏树随风而动,金黄的树叶在空中打着璇儿。他收回目光,拢了拢身上的衣服,开口:“可能是因为生活吧……”还小声说了些什么,被风吹散了,没听清。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30 00:10 , Processed in 0.482333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