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38|回复: 0

无泪子

(263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8

帖子

11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45

      他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而父亲始终觉得是他克死了母亲,所以一直不喜欢他,并且从一个老实忠厚的庄稼汉子变成了一个整日酗酒的老酒鬼,以至于村里的每一个人一提到他的父亲就连连摇头。而他更是小小年纪便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扛起了一个家的重担。父亲更是因为他害自己失去了最爱的女人而恨他,一不顺心就随意的打骂他,好像他只是家里养的小猫小狗,或许他连小狗都不如吧。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在他心里从未见过面的母亲便成了唯一对她好的人(哪怕他从来没有得到过母亲的照顾)。所以,每次挨了父亲的打骂,他便会去母亲的坟上大哭一场。
         
         “妈妈,为什么爸爸那么讨厌我?为什么你要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想像别的孩子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玩耍,我也想读书,我也想拥有父母的宠爱呀!妈妈……妈妈呀……妈妈……”他总是这样,一边哭一边抱着母亲冰冷的墓碑,感受着母爱的温度。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一天天的长大,可惜只是长了些骨头架子,浑身上下也没有个二两肉,父亲对他的态度也随着日子的增长,越发的冷淡。可是这些他早已经习惯了,早就不在意了,并且他的日子也有了新的盼头。这些年他瞒着父亲一毛二毛的省,终于还是省下了些钱,只要再攒一些,明年春天他就可以跟别的小孩儿一样去学校读书了,他相信只要有了知识和本事,他就可以逃离这个不是家的家了。
       他以为他和父亲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天。
父亲从外面带回了两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把两人请进屋里后,父亲又从外面提了一块肉回来给他,叫他好好炖了,招待两人。
       “你最好别给老子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否则到时候有你受的。”父亲说完,又怕他不长记性似的,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才解气。转过身,又是一脸讨好的样子进了屋,屋里很快就传出了父亲他们交谈的声音,不知说了些什么,父亲开心地大笑起来。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父亲笑得这么开心,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小小的他在厨房里麻利地做好饭,把饭菜端上桌后,他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要走的意思。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老子滚!”父亲看他不走,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这里哪里是他该坐的?更别说他们还有大事要商量呢。于是恶狠狠地踹了他几脚,拎小鸡似的提溜着他丢在了门外。
很快天黑了,那两人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们一直在屋里喝酒交谈着。他也不敢进屋了,一个人在院子里那条缺了一条腿的板凳上坐着。冰冷的风吹过他那满是补丁的衣服,拍打着他那有些冻出了血丝的脸蛋,他只好瑟瑟地缩成一团,就这样他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夜,早上父亲打开门,“吱呀”的声音一下让他惊醒了。
       父亲开心地送走了两人,又一脸得意地回到屋子里,也不管冷热,便把屋子里的剩饭剩菜一扫而光,剔着牙,一脸得意的说着:“发财了,老子马上就有钱了,哈哈!”然后哼着小曲儿,顺着小路离开了。
       父亲一走,他便冲进屋里,可惜桌上只有空碗,空盘子里一片肉也没给他剩下,看起来父亲早就忘了他有大半年没见过油荤了。眼泪就这样无声的落下,滴落在桌面上,“嘀嗒”的声音沉闷而压抑。然后他走进自己屋里,他想数数自己的钱,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安慰一下自己,想到自己读书之后就能离开这里,他的心里也不那么难过了。他怀揣着希望种子,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藏钱的柜子,然后他呆在了原地,脑袋一片空白,眼泪不要钱似的划过脸颊,落在地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呆呆看着一毛钱都没有的匣子。
       最后突然疯了似的冲了出去,一路疯跑到了后山,来到母亲坟前,愣愣地跪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落下,就这样无声的哭泣,最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说了一声:“妈妈,我来陪你了!”然后奋力地撞在了母亲冰冷的墓碑上,重重地倒了下去。
        可惜母亲并没有来接他,叫醒他的是父亲手中手指粗的柳条子,而且一边狠狠的打,一边生气地咒骂道:“你个小短命的,碗也不洗,活也不干,就跑到这里来玩,我养你是叫你来玩的啊?气死我了……”
        一段日子后,果然如父亲所说的一样,有钱了。生活也开始改善了,最后父亲也听了邻居的劝说让他上学去了,只不过家里的活,他还是得一样不少的做,否则书就别想读了。
      两年来,家里的土胚房被推了,小洋楼修起来了,肉也是每天都必须有的了,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了,可父亲和他的关系仍旧像以前一样,甚至有恶化的趋势。
        有一天父亲突然从外面带回来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和一个穿得很时兴的小男孩儿,他看了一眼后,转身往厨房走去。两人眼里的嫌弃与厌恶,他又不是看不见。
“装什么瞎子呀?看见人来了,也不知道打声招呼!还不快叫阿姨,这是你小弟,以后我们就在一起生活了!”父亲一边骂着他,一边慈爱地揉了揉旁边小男孩的头发,那样子慈祥的很,可在他看来却刺眼得很。
        “阿姨。”他低着头叫了一声,便进了厨房。
        “你别管他,他就是那个样子!走,我带你们去瞧瞧屋子,要是还想置办些什么就告诉我,我好去买。”看见女人的脸色不太好,父亲连忙安慰道。
一直到下午,女人也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倒是她的儿子,趁父亲不在家时,叫了他几次“叫花子”。的确,自己这身跟人家比起来,不是叫花子?是什么?
       下午吃饭的时候,女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他这一身脏成这个样子,看着就没有胃口了,还吃什么呀!”
       “还杵在这干嘛?还不快出去,没听见你阿姨的话?”看见女人厌恶的用手捂着鼻子,父亲连忙恶狠狠地冲他吼道。似乎他连女人的一根头发丝也比不上。不过,不是一向都是如此的吗?
       他什么也没有说,走出了屋子,却又听见女人跟父亲说道:“他都这么大了,还读什么书呀?还不如让他回家帮你干点活,帮衬帮衬你,你也不至于那么辛苦,不是?”女人一副为父亲着想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哪有一点贤妻良母的样子?
       听到女人的话,他又是担忧,又是期待的等待着父亲的回答,他想虽然父亲讨厌自己,但也不至于如此吧?
        “这……也行,他也长这么大了,读书也没什么用,叫他帮衬着家里干点活吧,总比整天吃着家里的闲饭来的强!”然而,他还是高估了父亲与他之间的亲情。
       父亲的话就像一个巨锤狠狠地敲打着他的心,简直疼得滴血。刹那间,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也不管屋里的人了,撒腿就往母亲的坟上跑,眼泪早已决堤,他只是跪着流泪,也不说话,就这样跪了一夜……
       “从那以后,我便发誓再也不哭了……”说完他端起杯里的茶,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推开门走了,一阵阵风卷起他的风衣,我看着他走远,消失在秋风里。
      后来……后来他有没有再哭过,我不知道。只听说他父亲因为贩卖毒品而被抓了,似乎还判了刑。而那女人见他父亲被抓了,便卷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带着她儿子离开了。关于他,我却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消息。

收起回复
  • 大明 : 主角好苦
    2020-7-26 12:39|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38 , Processed in 0.137024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