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2|回复: 0

诗人约瑟夫

(535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12

积分

见习萌新

Rank: 1

积分
12
约瑟夫骑在宽大的马背上,哼着悠悠的塞提斯乡间小调,道路两边繁花锦簇,蜂围蝶阵。“啊,这里春风沉醉”约瑟夫喝醉了酒似的脸色红润,孩子一样的好奇眼光打量着四周,尽管他日日都经过这里。
  “嗨!老朋友,你觉得好么?”,约瑟夫笑着拍着马背,他的好兄弟豪斯,慢悠悠迈着它的大蹄子,雄赳赳走着,挺着红棕的胸。时不时叫几声,应和约瑟夫轻飘飘的调子。
  “啊,这里春风沉醉。”
  走过林间小径,豁然开朗,金色的海浪铺在大地上,默默流向天际,是收获的麦田,幸福的金黄。
  几个农夫听到马蹄声,停下来手里沉重饱满幸福的农活,温暖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扑向约瑟夫。
  “嗨!大诗人,你好么?”农夫们用着纯朴的塞提斯口音带着笑致敬约瑟夫。怀里紧抱着重重的麦捆。
  “我很好,就像以前的每一天,加油啊,我最亲爱的朋友们,愿你们像以前的每一天,幸福而忙碌啊。”
  “回头见!”
  “回头见!最伟大的诗人,最伟大的约瑟夫!”
  农夫们腾出一只手,悠悠而又微笑着向约瑟夫招手。
  约瑟夫骑着马来到了镇子的门口,夕阳的余晖下,可以看到镇子的大门像螃蟹的巨钳拼命向外阔着,仿佛要把远处整个夕阳都给夹起来。
  豪斯非常自然地踏进了镇子里。“欢迎来到塞提斯”,镇子里的人是格外好客的,把大大的标语刻在大门的大牌子上。周围还镀了几层金,这是有名的工场主,完美的大商人马尼代表镇子的名义所建的。马尼从来不缺钱。
  镇子里还是人头攒动着,远远望上去一片气派,车马声,喧腾乱蹦的人语声,还有数百道急促笔直的浓烟不停歇得一个个争气似的冲到天上。构成了日常中的塞提斯。“欢迎来到塞提斯”,镇子里的人总是骄傲而又慷慨得念出这句话。约瑟夫和他的伙伴豪斯彻底醉醺醺了,傲慢轻浮地向前。
  路过了一个高大的屋院,流浪狗都不敢靠近的高大屋院。一个管家看远远的一人一马路过,便笃定是约瑟夫和他的马了。便迈着急促的小碎步走出院门。
  “哦!伟大的诗人约瑟夫,您终于来到这了。”
  “你好,劳伦斯管家,您这么急忙,是马尼先生给我留了什么东西么?”约瑟夫好似醉醺醺地靠在马背上。向下望着劳伦斯管家说。
  “正是这样的,前几日见您路过,走的慢了,您的马又突然跑起来了,就没有送到您手里,今天我是可以交给您了”劳伦斯管家拿出了被精美装饰的信封,欠着腰高抬着手把信封交到约瑟夫的手上。
  “有劳了,劳伦斯管家”约瑟夫把信封投到自己的腰间布袋里,继续往前了,马蹄嘚嘚敲着欢快平滑的圆舞曲。
  “啊,这里秋风爽朗。”
  不久,约瑟夫恋爱了.......一点征兆都没有,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那天约瑟夫拿到了精美装饰的信封—一张上流阶层宴会的邀请函,马尼是发起宴会的主人,殷勤诚恳邀请了约瑟夫来到自己的豪宅参加宴会,约瑟夫从来就是一个热情如火的人,自然就去了。在期间,约瑟夫当着绅士女士们的面,吟诵着赞美塞提斯的诗歌,赞美塞提斯的春夏秋冬,赞美塞提斯的聪明市民,赞美塞提斯的一切,在他的诗歌里,塞提斯的一粒小沙子都可以是上帝的礼物。绅士女士们激动着,鼓掌着。约瑟夫从来没有少看过这种艳羡赞赏的眼光,直到他无意的一瞥。
  一个水柔一样的姑娘,静静坐在马尼的左手旁,眼睛里是湖水一样的平静,天空一样的深邃,那种化不开的眼睛,大风大浪都不能让它分毫晃动。她带着神秘温婉的笑意,夹带一点点蓝色忧郁瞳孔的美丽眼睛,静静凝视着约瑟夫,金黄色的裙子,轻快灵动得像欢唱时的黄鹂。
  约瑟夫恋爱了,在那一个静止的瞬间,那一个全新的世界,全在两柱相望的目光里打量着彼此。
  紧接着,就是情诗,戏剧,礼物盒里的玫瑰,约瑟夫把一切浪漫的把戏都用上了,第一次为了一位女子辗转反侧,踌躇失神,约瑟夫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爱了。
  终于,在一个漫天繁星,月影迷离的晚上,他终于还是向她单膝下跪了,他说尽了世界上所有灿烂的诗句,他把他的爱意揉碎在他的语言和眼神里。终于,她答应了,她流出了泪,和约瑟夫相拥相吻。
  从此,商人朋友马尼变成了岳父马尼,约瑟夫丝毫不感觉别扭,他从来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他只赞美爱,关注爱,他爱与热情人间的一切。
  当凯瑟琳憧憬地来到她的爱人约瑟夫的家里时,她着实有些惊奇。
  院子里随意而又自然地种了向日葵,它们一簇簇绽放,金黄的宝藏毫无遮拦地骄傲在黑黝黝的泥土上。一颗大叔沉默地伫立在中央,上面栖息着鸟儿的家庭。
  约瑟夫的房子不是很大,但是却充满灵气。一幅幅田园风景画挂在淡蓝的墙上,最大的是书架,摆满了艺术的高贵领地。一只优雅的猫咪在门口注视这一对欢乐的恋人。
  “亲爱的,你真让我惊讶,我在你这看到了新的生活,不同于我父亲那般金色庸俗的生活”,凯瑟琳用那一对忧郁而又美丽的眼睛带着笑注视着约瑟夫。“我知道你喜欢,因为,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我自己。”,
  约瑟夫与凯瑟琳幸福过完了充实的人生,如果故事就这样结束那也不错,不过世界总是喜欢玩弄人间,增加自己的趣味。
  黑云慢慢靠拢在塞提斯的上空。
  约瑟夫往常一样骑着大马在街上,要是往日他一定同凯瑟琳影子一般在一起的,但是凯瑟琳拥有了他俩爱情的结晶,在家里休养呢。约瑟夫看见人潮同时朝向一个方向流动,“这是怎么了?”,约瑟夫问了问一个神采奕奕的工场工人,工人急急忙忙得说:“:是王国的宣传官来啦,听说最近要发生大事啦,大家正一起去镇中心广场去呢。”说着便匆忙的走了
  约瑟夫讨厌那国家的宣传官,认为他们就是聒噪的乌鸦,为了目的可以说出世界上最羞耻的谎言,无论如何,约瑟夫驾着马随着人潮流到了镇中心广场。
  在那高大而阔的高台之上,有一个精瘦矮小的短鬓老头挺着正义的胸脯,时不时扶着他的眼镜。声音喇叭似的说........
  “我们的正义之师是无坚不摧的,为了摧毁敦克尔王国对我们伟大王国觊觎!我们国王打算召集全国的勇士们一起加入这支正义之师.......”
  约瑟夫听到是战争,眉毛非常厌恶地一瞥,一听到对象是敦克尔王国,便内心猛地一紧。
  “众所周知,敦克尔王国的人民狡猾贪婪,他们不积极劳动,他们敌视他国,他们身形猥琐。他们妄图侵略我们,还好我们的大臣们发现了他们的诡计,召集勇士前去讨伐.........镇子里的勇者们,拿起武器为了国家和青春战斗,让普修斯国更加伟大!”
  “让普修斯国更加伟大!”
  塞提斯镇的人们沸腾起来了,他们热血沸腾,义薄云天。为了国家的大义,他们恨不得立马拿起武器奔向残酷的战场,但约瑟夫不。
  约瑟夫沉稳地控制住马头,一步步迈向那高台,下马,缓缓走了上去。“请您让我说两句话可以么?老先生?”
   “哦?你是塞提斯的正义公民么,你可以表达自己的”
  老头冲着约瑟夫狡猾得笑了笑,退到了一边,约瑟夫得以站到高台的中央,塞提斯的人们眼神都散发出了金子一样的目光,他们渴望这位最伟大的诗人可以像旗帜一样说出激励人心的妙句来鼓舞人心。但是约瑟夫不。
  约瑟夫平静冷峻地环顾了四周,清了清嗓子。
  “亲爱的塞提斯人民,我的兄弟姐妹们,我知道大家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国家的一切。我也是如此,我在国内作游吟诗人的时候,经常会骄傲地说我是塞提斯人,当我在国外的时候,我也会骄傲地说,我是一个普修斯国的公民,我的母亲早已死去,但是我另一个母亲,也就是我们的普修斯国,她至今还在哺育着我。我爱国家,我爱国家的一切,和大家一样,但是。我觉得事情没有宣传官老先生说的那样简单。”
  一旁的宣传官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珠子四处乱转,高台下的人们窃窃私语,嘈嘈切切。
  “朋友们,我的已经逝去父亲就是敦克尔人,我曾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里的人们勤劳乐观,他们爱家人,更爱陌生人,他们团结有力,我相信他们不会主动想要侵略我们,两国到这种情况一定是有阴谋的,朋友们,请不要把自己的生命放在残酷的战场上!请不要攻击和大伙一样的敦克尔人。”
  此话一出,如一道惊雷,在人群中炸开了声。大家左顾右盼,有的人深情激愤,手臂尖利着指向约瑟夫,像一把剑恨不得下一刻就把他刺死。有的人紧紧皱着眉头用手捂着嘴窃窃私语,有的人瞠目怒视,拳头紧攒,整个空气被点燃了火星。
  “叛徒!”“你怎么能为敌人说话呢?”“怕死的贱货!”“伟大的普修斯的卑劣叛徒!”
  人群的声音海浪一样扑向约瑟夫,使他感觉自己要被掀翻在地上。豪斯战栗着自己的身体,像一把不安晃动的火苗,惊慌看着人群,老头冷冷地说:“这位先生,您可以永远离开了。”两个侍者粗暴擎住约瑟夫的双臂,把他扔下高台。
  臭鸡蛋,沾上泥土的芹菜,西红柿,石块儿,发狂一样砸向约瑟夫的身体。约瑟夫踉跄着骑上豪斯宽大的背,狼狈的跑走了。
  晚上,约瑟夫回到了家里,他去塞提斯的湖边冷静了一个下午,终于还是到家了,凯瑟琳望着一身污秽的约瑟夫,憔悴的脸上挤出了笑容。
  “快去后院洗澡吧,我要是你,一身狼狈,肯定不愿意用这样子去见最爱的人的”,约瑟夫低着头,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乖乖去了后院了......
  约瑟夫发现一切都变了.......
  以往最友善的塞提斯人民不在对他笑了,只要看到约瑟夫出现在镇子里,男人女人们都窃窃私语,还有人故意嘲弄似的故意盯着他。“约瑟夫,你一定很开心吧?你肯定还在庆幸自己的生命可以卑微着或者,还不用上战场!”年轻的男孩儿们甚至聚在一起嘲弄约瑟夫,尽管约瑟夫曾经与他们一起郊游,游戏。约瑟夫开始恐惧了,他经常低着头骑着马,颤颤巍巍,弱不禁风的样子。豪斯也不如以前那样骄傲了,他的马蹄声变得更轻更弱了。
  一日约瑟夫回到家中,发现凯瑟琳不见了,原来马尼为了自己在镇子里的声誉,把凯瑟琳带回了自己的豪宅,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国家的懦夫,他甚至在宴会上公开表明。
  “五年前我们伟大的普修斯王国赐予约瑟夫神圣诗人的称号完全就是一种被迷惑的错误行为,他根本只是一个小丑!”
  约瑟夫第一次在黑夜里哭的那样伤心,他根本不觉得自己犯了什么错,他爱人民,他爱美丽的一切。他爱和平,他爱理性。所以他才是诗人。约瑟夫一直这样认为。
  不久,王国的军队路过这里,塞提斯的很多小伙子参加了军队,慷慨友爱的塞提斯人民还欢迎军队在塞提斯暂时住下几天。喂养军马的糟糠,军队里肮脏的消耗品,排泄物,一起流在赛特斯镇子中央流淌的河水中,有不少淤积。臭熏熏的。没过多久,这支正义之师上路了。
  约瑟夫一个人骑着马眺望军队离去,看着军队消失在夕阳的尽头。
  日子总是过的很快
  那天,镇子里的人看到几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互相狼狈搀扶着走到大门口,目光呆滞地说:“我们失败了...,敦克尔的那些人身形完全不弱,他们的身体比我们发达,他们的眼神令人生畏,他们互相鼓舞,我们根本打不过,整个军队,就我们几个逃回来了。”镇子里的很多妇女哭倒在地上,男人们低着头,也不说一句话。整个塞提斯没了一点点生气。
  约瑟夫走在镇子里,他觉得自己的预言正确了,大家不应该那样对他,可是女人们看到他就哭着骂起来:“都怪你,是你恶毒的诅咒,才让他们死在那里,我们伟大的普修斯是不会失算的,就怪你!”
  男人们也抬起头挺着胸了,他们找到约瑟夫,夹带着口水辱骂他:“贱货!”
  镇子里有主人的和没主人的狗也呲牙咧嘴对着他。
  “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约瑟夫歇斯底里喊出这句话,紧紧抱着豪斯的脖子飞也似的逃走人群。背后是或冷或怨的笑和骂。
  渐渐的,约瑟夫在家里也不安生,他经常发现一开门,地上就堆着一堆纸信,里面都是所有世界上最恶毒的词汇。约瑟夫再也撑不住了,他瘫倒在地上,昏之前紧紧喊着凯瑟琳的名字。
  一天晚上,约瑟夫呆呆站在家中的篝火旁,呆呆看着自己在墙壁上扭曲的影子。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约瑟夫赶紧战栗着躲在篝火的后面,像流浪狗那样呲牙咧嘴盯着门,生怕下一秒门吐出凶猛的兽。好在门就想了一下,约瑟夫打开门,发现门下有一张信,但是信封包装的很混乱,就像赛特斯人们粗疏疯狂的表情一样。
  他捡起信,习惯性丢到火堆里.........
  第三天,他就听到马尼命令凯瑟琳把约瑟夫的孩子流产掉,凯瑟琳自残相逼,逃出塞提斯的消息。
  “为什么!为什么她走前不来带我一起!”约瑟夫摇了摇自己杂草一样的头发,泪浪涛涛。“难道就因为我在大会上说了理性的话,说了正义的话,就因为我太过于爱别人了,所以才导致我被抛弃么?”
  约瑟夫趁着月色寂静,悄悄的走到马尼的豪宅门口观望,他正好看到凯瑟琳过去的女仆出来清扫门口,于是他赶紧冲了上午,抓住女仆的手。“告诉我!凯瑟琳哪里去了!”,女仆先是一惊,接着看着约瑟夫留下泪水。
  “我的小姐,她用刀划着自己的雪白的皮肤,她用钳子夹断自己的指甲,她用棍子打断自己的手骨,但严肃的马尼主人还是让她把你的孽种打掉,他认为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恶魔,只因为他是约瑟夫的!后来小姐偷偷写了信,然后逃出了塞提斯,她在信里告诉你告诉你她所逃掉的新地点,让你离开塞提斯,去找她,永远不来这个伤心地。”
  约瑟夫大脑空白站在原地,想起了.....
  一个是那个轻轻的敲门声和慌乱包裹好的信,一个是凯瑟琳曾说过的话。
  快去后院洗澡吧,我要是你,一身狼狈,肯定不愿意用这样子去见最爱的人的。
  ...........
  二十年以后......
  一个姓约瑟夫的年轻诗人,刚被授予神圣诗人称号的年轻诗人,骑着大马来到了塞提斯,塞提斯慷慨好客的人民簇拥着夹道欢迎。约瑟夫问镇长
  “请问你们这有没有和我同姓的一个人,我要见他,完成我母亲的遗愿。”
  “他已经二十年没有出现了,我们知道他的住处
“带我去吧”
  当约瑟夫和一群绅士推开那所杂草丛生的屋门的时候,都惊住了。
  一副骨头架子瘫坐在桌子上,两支手骨紧紧扣着面部,貌似死的时候掩面哭泣,墙壁上刻满了几个词
  “我是约瑟夫,我是一个诗人”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1:33 , Processed in 0.169001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