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0|回复: 1

从教弟弟做作业开始

(208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2

主题

14

帖子

272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25
           “弟弟他,并非蠢才。”
        你的目光在弟弟玩闹的背影上流转,失落与愤怒交织着,令你自始自终手足无措。既无法对自己的能力做出一番清晰明了的解读,也不能动用曾经一贯聪慧的头脑去使弟弟化猪成虎。你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一个是自己,一个是弟弟。
        你第一次接触到新时代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概念,是小学五年级,从小山村走到小镇的学校里读书的那一天。
        那一天,你触摸到了台式机。
        在那里,曾经被你视若珍宝的,带着无从抵御的魅力的书本,已经脱离视线,随处可见。你沉默寡言,日复一日。所有人都以为你是腼腆害羞,你不太相信。后来,说的人多了,你没多想,就认了。
        可是走读的那一段时间,在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你边走边唱,小声地唱。大马路上车来车往,声音太大的话,就会被当作小时候村里游荡的疯子,大声呵斥,拳打脚踢。
        上了山路,你也只能哼唱,打破长途的寂静。小径蜿蜒,行至半道,左右就会有山中人家的鸡鸣犬吠。鸡鸭倒还好,一般而言相安无事,双方各自通行。但犬不同,脚步未至声先行,声声震慑欲咬人。你从门口经过,心惊胆颤地时不时回头警戒着,防止腿上丢掉一块肉。你看到了,黑犬的犬牙已经露在唇外,一身满是灰尘的毛发跟着脖颈上的铁链子一起颤动,四爪紧紧地抓着地,弓着腰,保持着作势欲扑的姿态。
        你收回目光,装作镇定的样子,稳步前进。三家门前三只犬,不撒欢来撒锁链。声声慑生人,爪爪掉人心。
        小心一些,三家无妨。
        除了哼唱,你还会瞎扯聊天。同行的两三人爱聊七龙珠,还有游戏机、魂斗罗、生化危机、超级赛亚人和游戏王等等对你来说新奇陌生的事物。你见识少,但也有一旁见识的机会。杂七杂八地见识了一遍,你也懂了什么是上网、网吧、水果机和流星蝴蝶剑。
        但是在村子里,你是能读书的那一类人。家里人对你寄予厚望,出人头地的希望压在你的头上。村里人看着你,就像看着一位领着厚禄的高官,有权有地位的上位人。在村里读书的日子里,教课的老师没有一个说过当官的事,也没提过读书就是能当官的说法。同学们上课听着课文,吸收着书本上的知识,下课时彼此呼闹,沸沸扬扬。如此五年,你便把这当作学校了。
        镇里的学校有了变化,你在入学第一天就感觉到了。同学们的目光时不时地盯着你,各自的表情各不相同,但是怀疑是相同的。下课的情况变了,呼闹的人围成一堆,坐在桌上的人聚在教室里,还有一堆,聚在教室的角落里,在教室的门口,在教学楼的背后,在篮球场的周围,扎成一堆,嘴里迸出一连串的骚话,以及口头禅式的“社会”言语。你总是皱眉,心中涌起强烈的抵触情绪。那些言语,你能从村里人吵架的回合里听个遍,偏偏几乎每天都能听到吵架声。
        牛鬼蛇神齐聚一堂,短短两年,你便把这当作学校了。
        小考结束,一分之差将你留在镇上的中学里。你叹息过,但还是决定继续读下去。至于理由,不知是压肩的重任,还是你自己。
        你已经习惯了理想与现实的偏差感,即使中学比小学偏差得更加明显,你也能在两者之中畅游。结局是,中庸之才。
        村里人从前的眼神已经淡了,然而家里人依旧苦苦坚守着。
        天才,庸才。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偏差。而我,既是天才,也是庸才。
        沉默,无言以对。
        高中去了县城,离家远了。没想到,家也空了。父母带着弟弟妹妹在外奔波,偌大的县城,只剩你一人。
高一自闭,你宛如颓丧的流浪汉;高二醒转,却依赖上了一贯阴暗的四人寝室;高三稳定,面对分别与小山村,你再度沉默了。
        第二个家,三年匆匆而过,你便把这当作学校了。
高考结束,你成了县城小天才,但也仅仅是县城而已。
大学回去过几次,然而疏离感如影随形。吾心安处便是家,安于四方,徒有家形,却乏家意。每一次回去,回到父母身边时,你看着好久不见的弟弟妹妹,只看到了他们眼中游荡的不安。环境多变,他们也跟着搬迁。朋友、同学和邻居宛如行人,匆匆而过,情谊如浮云,随风而逝。
        何处心安,何为家?
        他们的成绩跌至谷底,及格线如同天堑。焦虑的父母将补救的希望压在远方的你身上,希冀你能帮助他们提高哪怕一点点。其实在父母眼中,成绩不好就补习,记不住就多抄几遍,甚至将质量欠佳的手机视为根源,甚至于双方围绕手机闹出矛盾,直到彼此一个听之任之,一个自暴自弃。
        你明白,父母老了,时代仿佛正在将他们一点一点地淘汰。他们在时代的尾端挣扎着,为了延续,为了生活。而弟弟妹妹,他们夹在时代前沿和尾端之前,巨大的撕裂感让他们无所适从,只能被推动着冲上前方。
        于是你决定拉他们一把。
           “这是对顶角,对顶角相等。”弟弟在做数学作业,被撕下来的答案被夹在最后几页,你看见了,没表现出任何异常。
           “这两个互为什么角?”“内错角。”“所以内错角咋样?”“相等。”“好。所以这个角和这个角咋样?”
           “……”
        你等了十来秒,弟弟茫然地抬起头,等着你说出答案。你在他的眼中看不见思考时的灵动,你明白了,他的心思,都在答案上。
           “相等。”
           “因为这是等腰三角形,所以这个角和这个角咋样?”
           “……”
           “相等。”
           “这是等边三角形,所以三个角都是?”
           “……”
           “六十度。”
        你僵硬地教着他做作业,然而他的心思已经附在了答案上,你觉得自己的话语都是徒劳的。
           “有两个角相等的两个三角形咋样?”
           “……”
           “不教了,爱学不学!抄你的答案去吧!”
            弟弟他,真的只能是蠢才了吗?
收起回复
  • 海青原 : 所以老师们不容易啊
    2019-10-11 19:46|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相关帖子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496

主题

1110

帖子

23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510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10-11 17:39:2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的经历……我教我弟时也差不多,心态分分钟爆炸……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9 23:23 , Processed in 0.493612 second(s), 5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