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77|回复: 2

罪神上卷(内容偏多,严禁转载抄袭。)

(1549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上卷
1.
万物皆有灵,看那些被我们称为畜生的东西也知道感恩与感情。可他们始终不是人的同类,所以他们被人称为“畜生”,可任意宰杀。
传说天上住着神仙,他们自成一族,分东西道佛。东方有掌管四方风雨的雨神风婆,有主宰姻缘的月老,有断姻缘的孟婆,有主宰生死的阎王和众仙之王玉皇大帝。而佛以普渡众生为名,有割肉喂鹰虎的佛祖,有地狱不清空则一世在地狱的地藏王菩萨。
无论仙佛都冠以美名——救众生于苦海。除了几位古神其他仙佛全是飞升而上,以居高位。你问他是谁自然说是神佛,并不会说自己是人。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说是天下众生平等,并未对谁有优先或者特权。他说的是天下,而漫天神佛却并非在此例。
玉帝妹妹与人相结合,于是玉帝以此为耻,怒扔仙桃化而为山将其妹压于下,同类事件还有三圣母。由此来看,仙佛的地位是超然的,人在其眼里有时不如人可宰杀的“畜生”。
传说仙佛救世人于苦海如惩恶扬善。于是许多恶人得以善终,说是会在地狱受尽万千折磨,世间却还有恶鬼横行,正所谓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然后各类道家祖师爷得以展露身手。
又如干旱,有四海龙王和雨神等神救济,于是终于在垂死之际降下了雨,很好的体现自己的重要性。
观佛,众佛在西,他们不用做什么,几句话也不见有多大作为。
有人不服气天上神佛,为何让我和族人饱受严寒?于是夸父便打算追上太阳留下来以不受寒冷之苦,太阳本是天帝的儿子金乌,他想若我一直在,谁明白我的重要性?
我的神位香火继续延续?于是任凭夸父追,不屑一顾,夸父死后化而为山。
相反的是一次出现了十个太阳,欲让众生苦不堪言,这时后羿拉满大弓射下九个。后羿成了英雄却得罪了神,神心胸开阔?当然不是,西王母送药给他,挑开一次比死更难受的祸端,让他心爱的女子和信任的徒弟杀死自己。
夸父与后羿并非世间之凡人,拥有强大的能力,尽管他们不承认但世人和神仙们都把他们看作了神仙。和蚩尤、战神刑天、齐天大圣孙悟空等神一起被称作“罪神”。
“罪神”的下场不一样的,大罪莫过于反抗,夸父死了,后羿死了,蚩尤死了,刑天被砍头,孙悟空被压山下五百年(也有说其实悟空也死了)。
也有惩罚轻的,如灌江口的二郎神(其实显圣真君比较冤)和流沙河的沙和尚、高老庄的天蓬。还有一些流浪在人间的谪仙。
1.
“终于来了啊?”一位穿着某中学校服十六七岁的样子的的少年仰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道。
这时的校园正跑着操,少年突然停下引来别人的诧异也让监督跑操的老师走了过来。
“你干嘛?”老师生气的道。
“等人,你离开,危险。”少年皱了皱眉看向生气的老师。
少年之前还只有十六年还不完整的记忆,现在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是千年岁月,他知道他将要离开,不知生死,而周围的人会因为看见他们而被抹杀。
“我看你才危险,哪班的?叫班主任来!”
“最后劝告你一遍,通知所有学生离开。”
“少在这里妖言惑众!”老师说着揪起少年衣领打算给他惩罚。
“你得相信我。”
“相信你我妄读那么久的书。”
少年和老师的对话引来一些听见对话的学生的笑声,于是他无奈的摊了摊手,一脸无奈,心里已暗自决定无论来的人是谁都要让这些人活着离开。
“老师,你松手好么?”少年这下客气道。
“你要干嘛?”说着老师也松了手,少年踏出去的脚使劲一蹬地上出现了一个半米宽的坑。老师摔倒在地,而少年已经跳上树的顶上,手插进空气中抽出一把银色的云纹长枪。往山上一挑山便缺了一个大口,做完一个动作之后飞向主席台,用扩音器吼道:“不想死的都滚!”
人群一哄而散,摔在地上的老师先是楞了楞随后组织一些没有回过神来的学生离开,只有一女孩不走,怔怔的盯着拿着长枪立在主席台的少年。
“你还是轩么?”女孩大大的眼睛泛着泪花,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心爱的少年或许今天之后就不在她身边了。
“不是。”少年冷冷的看着女孩道。
“那么你究竟是谁?还我轩好不好?”女孩说着已哭成了泪人,一步一步的向少年走去。
“我是神仙!我是你们凡人所不能触碰的神仙!”少年傲气的说道。
女孩怔在了原地,她看见他隔空削了山一角,这不能让她不信。
“你走吧,你的轩死了。”少年轻轻挥手女孩被柔和的力带走了两百余米。看着女孩的背影少年心道“你的秋生死了,你的清风死了,你的元一死了,你的前几世所爱的人都死了,我还活着啊,一个爱你的人还活着啊!”

如果离别是为了重生,我可以坦然面对。如果离别是无期限的我也可以接受,只要还可以看着你,悄悄破开天的云层,我是神界令神害怕的将军也是爱你的凡人。

“那小女孩不肯走呢?”正当少年在心底嘶吼的时候,天上几名踏着云彩的白衣男女出现在了少年的上空。
“放她走!”少年长枪一横,昂首道。
“呵呵,堂堂第一金仙神将,之前竟然低头。”一名男子嘲笑道,好似低头跟吃了屎的人没多大区别似的。
“呵,可我打得赢你,而你们要对她动手,打得赢我吗?”
“你!”
“要试一试么?”
“不用了,我只是不明白当年面对众仙神缉拿时也不眨眼的飞云神将竟然会让我们这些小神看见低头。嘿嘿。”
“别打哈哈,那位手中打算发出的袖针还是放下吧!不然真保不准你会不会陨落。”
少年盯着手藏在长袖里的神女冷声道。

我面对神界众仙神,不曾皱一下眉,忍受万针穿骨未流一滴泪,大日如来神掌盖下未低一下头躬一下身。你委屈了,我眉头紧锁,你打算离去时我倚着枕头哭了一夜,看你时我低头,背你时我躬身。

“哼!飞云听令!”
“有屁就放!”
“你……”女子打算说些什么,旁边一名男子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还放不放了?”
“玉帝有旨命你速回天庭,否则……”
“否则像捉猴子一样派来十万天兵天将么?”
“呃……”
“我要去了一些私事,之后我会回去。”
“不行!”
“嗯?”
“你速去速回。”
“哦,这就好。”

3.
百善孝为先,父母再生之恩和养育之恩不得不报。纵他们所养不过一世,于万千轮回不过沧海一粟,可这一世却是这一世的永恒,还活着便脱离不了。这一世的身体发肤是他们授的,他们不要求归还,只求你平平安安有些成就。
“爸,妈!”
“儿啊,我听你们老师说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儿有本事你不高兴吗?妈。”
“这让我们怎么高兴,你没事妈就高兴了。”
“你回来干嘛?”
“哦,爸,我回来收两件衣服。”
“要去坐牢了吗?”
“不会的。”
飞云去了这一世爸妈的房间,在枕头上找了二老的头发又从自己头上扯下一根交织在一起,拿了两件衣服便匆匆离开。离开时父母再三叮嘱小心,看不见二老身影后已是热泪盈眶。

若是我这一离去再无回来之日,我报不了二老的恩情将使我入魔。你们将有一个和我一样的儿子,比我孝顺,他不会离开,会很好的陪在你们的身边。年轻时有希望,老了不孤独。

飞云去了政府部门,之后山体滑坡,学校里的事不过是大家开的玩笑。去了医院,找了一名未发育完全正要被打掉的婴儿抽去血将三发炼化成血送入婴儿体中。
“虽然对你残忍,可你也是将死之人,我送你一生,希望你替我好好活下去。”说完,婴儿像开挂一样成长,几分钟的时间就和飞云长得差不多大小。植入记忆,飞云离去。

我知道任何一个和我相像的人都不是我,我们神似貌似可以让别人误以为真。也许只有我们两个清楚我们不是彼此,但我们不拆穿也不知道是成全自己还是别人。

“我知道你的性格,如果你真的是神注定要离开,那么这天下定会多出一个你。为了你的父母,为了我和每个在乎你的人。可那始终不是你,就算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外貌一样的DNA,可不是你始终不是你。让我和一个假的你在一起你于心何忍呢?轩?”女孩坐在房间自言自语,也不知是镜子中的她在抚摸脸庞还是镜子外面的在抚摸脸庞,飞云迷乱了,恨不得抱住她可是这是不能的。
飞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还是对,可他知道他注定要离开。一枚药丸悄悄飞进女孩的水杯融化在水里,无色无味。
“忘了这一切吧,我是飞云,轩还活着。”飞云喃喃自语离开,消失在天边的云层。女孩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犹豫要不要喝下这杯水。

就算爱的人再像你,而你始终是你,他可以代替我心里的位置,但我清楚你始终是你。你自私的占着我心里的位置,陪不着我却口口声声说希望我幸福。

“办完事了?”
“嗯。”
“呀,你也会这副输了全部身家的表情?”
“不想痛就闭嘴!”
“呃……”
“能告诉我玉帝叫我何事么?”
“无论何事,你是不能重回人间了。”
“我并没问这个。”
“去了不就知道了?”


凌霄宝殿
众仙官两旁矗立,玉帝王母居首正襟危坐。见飞云来仙官们议论起来,有的一副害怕的样子,有的紧张无比。飞云看见好几位熟人,同一时期被因自己的事被贬下凡的,有的恨,有的无奈,有的眼睛大放光彩。
玉帝握着椅子上的龙头的手有些发抖,要说什么也迟迟没憋出来。
“老儿有话直说!”
“放……放肆!”
“哦?”
玉帝说话引来群臣暗笑,然后发现自己结巴大为恼怒。
“罪神飞云,千年反省你可知罪?”
“知罪。”
“道来。”
“罪在未让诸神陨落,罪在未让众佛消散,罪在未毁这天庭,才让你们高高在上!”
“大胆!”
玉帝一怒,众仙官都掏出自己携带的法器,准备一战。
4.
一千年前,神界新生的学院里。
“诸位,谁能告诉我,何为魔?”一名老者拿着戒尺来回走动,拈着白透的胡须问道。
“好杀,为恶,长相丑陋,人神共愤,道与天道相勃,以杀养道则为魔。”一名相貌清秀的少年说道。
“好,不错!”老者笑道。
“飞云,你来说说。”老者接着看向另一名少年道。
“魔,非六道之物。但不一定长相丑陋,为恶。人神会共愤那是因为他没有赢,好杀。杀也有好坏之分,杀尽以换洁净,以此养道,不失为过。因此魔也有好坏,但他们总会败,因为与天道相勃,而他们没有能力对抗天道。所以他们一直是恶。”少年侃侃而谈,谈到老者额头上多了几条黑线,戒尺啪啪打下。引来一阵嘲笑,虽然痛,但飞云还是无所谓的摊摊手表示很无奈。

他们总是喜欢一棒打死一堆,认为恶的必然是恶的,好的永远是好的。而好坏全是他们说了算,因为他们总是胜利者,于是引领了这一波潮流。

“飞云。”不染纤尘的仙子来到被罚的飞云身边。
“嗯?”飞云挠了挠头傻笑的看向仙子。
“无聊吗?”仙子摆着飞云的手俏皮的问道。
“你不是来了吗?”飞云深情的看着脸红的仙子问道。
“哼,我说的是我没来之前。”仙子推开不老实把脸凑近的飞云。
“咳咳,当然无聊啊,无聊死了,你看这四周全是结界。连看下界都看不见。”飞云很气愤的诉苦道,看着飞云这一副孩子气,仙子亲亲吻了飞云的脸颊。
“我漂亮吗?”仙子害羞的别过头去问道,飞云怔了怔,很努力的点着头。仙子并没有看见于是生气道:“是不是没有其他仙女漂亮?你说,你是不是看上谁了?”
俗话说女人翻脸不比翻书慢,飞云耳朵吃痛,连忙告饶道:“姑奶奶……”
呀,力度更大了。
“好姐姐……”
力度又大了。
“好妹妹,这天上地下谁比得上你?”飞云干笑着讨好道。
“哼,逼的,不算。”仙子突然意识到屈打成招并不是发自内心的于是撒手抱在胸前,一副你今天不把我哄开心以后甭想和我说话的样子。
飞云将她轻轻搂入怀里,往额头上亲了亲。
“这天上地下比你漂亮的人很多,多得数不清,但我喜欢的就只有你一个。西天那帮秃驴不是诓骗众生说美女都是红粉骷髅吗?在我眼里除了你以外的美女都是那个样子,再漂亮咱也不喜欢!”飞云一半柔情一半信誓旦旦,在心爱的女子面前始终脱不了孩子气。
“我们是凡人就好了。”仙子将头靠在飞云肩上,淡淡的说着。
“那样我们就可以结婚,生子……再无人能约束我们。”仙子说着便抽泣了起来。
飞云不说话只是替她擦泪,都说神是没有心的,而飞云却觉得他的心脏的位置揪着痛。天庭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更不允许结婚生子。
“我们会的。”等仙子哭完,飞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她看出他眼中的坚定,并不会骗她。他看出她眼中的信任,让他更加坚定。
“你会不会觉得我无理取闹?”
“嗯?”
“比如揪你耳朵啊!”
“只要别当着其他人的面揪。”
“万一我就要呢?”
“你又不是没当着别人面揪过。”
“嘿嘿,以后不揪了,给你留点面子。”
“说到做到哦?”
“君子一言!”
“呃……”
自此飞云再未被当着诸神的面揪过耳朵。

我们谈着不被认可的恋爱,但我们始终坚信着拥有明天。互相爱着,尊重着,我不要我是你的全部,而要你知道你对于我的重要性。

“恭喜你啊,飞云。”仙子很开心的跑到飞云面前,一脸笑意,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满怀着祝福。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飞云摇了摇头,看向接二连三来道喜的人。
不多时几位天兵便推开人群来到飞云面前,领头的手拿一金色册子。
“飞云听封!”领头的天兵大声道,在场除拿金色册子的天兵和飞云外其余无不跪地。
“为何不跪?”天兵见飞云不跪顿时火气就上来了。
“几页书纸便让我跪?你让我这新届正神跪你不成!”飞云负手而立,天兵打算动手,另一名天兵低声提醒道:“头儿,他官职比你高。”
天兵一想确实如此,让领导跪了下属之后这下属不遭殃才怪。连忙赔礼道歉,飞云挥手让他们退下。
“他是个奇才,来到天界不出一甲子便成了天庭禁卫军的队长,现在的实力也是真仙级的了,封正神呀!”
“是啊,我们来到天界都百年了,还没个正神位,怕再过几年提升不到真仙只能当天兵了。”
“谁说不是?”
天兵走之后,众人中便有人议论了起来。
云海深处,飞云独立其中。看着飘飞的云朵合了又散,只是默默看着,看着看着便入了迷。仙子也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旁边,看着痴痴的飞云,捂嘴轻笑,但并未笑出声。
“久等了。”飞云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修为又长了一节。
“厉害哦。”仙子摇着飞云的手笑道。
“厉害吗?”飞云疑问的看向仙子,仙子肯定的点点头。
“哈哈……”飞云大笑起来,云海散开了。
“好笑?”仙子一年严肃的看向飞云,飞云见状顿时一怔。
“呃……不好笑。”
“怎么不好笑?好笑的啊,哈哈哈……”
飞云向看傻子一样看仙子,仙子一副丝毫不在乎的样子继续笑着。正笑得起劲,云又聚了起来将二人包裹其中。仙子未反应过来,飞云的唇便挨在了她的唇上。
5.
仙人有隔此为天规,比希特勒的种族歧视更严重。他们高高在上,有的一觉便是凡人的一生,掌握别人姻缘与命运,把玩于鼓掌之中。朝廷的更换,人间的苦恶,都是满足他们快感的东西。他们不在乎万物的生死,说着万物平等却独他们高高在上。敢于挑战这这一权限的不死也差不多了,敢于打破这陈规的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你以为赢了众仙便可打破陈规,西方还有如来。你以为赢了如来便行,可上还有三清古神。敢于挑战的未过前两者便陨落了,便消散了。
“飞云,你在干嘛?”一名身着金甲的天兵走向飞云问道。
“没……没什么。咳……”飞云悄悄合上云层干咳道。
“是不可能的,死心了吧。”天兵摇了摇头。
“有你这么跟长官说话的么?”
“啧啧,今天出奇的摆起官架子了。”
“得了得了,打住!”
“兄弟好心劝你,你知道自古以来私通凡人的结果的。”
“他们没有反抗。”
“反抗不赢啊,你知道你的师傅齐天大圣的。”
“教我几句口诀就是我师傅了?哼!”
“呔,教你几句口诀就不是你师傅了?”
“呃……”
“呃……二位慢聊。”
“师傅,我真看不起你。”
“刚刚不是说俺不是你师傅么?”
“呃……那个,你知道我气傲的。”
“巧了,俺并不知道。”
“呃,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这话中听,说说干嘛瞧不起俺?”
“你说你比哪个正神差?偏要做个弼马温,后来好了吧,又闹一次,做了个假大圣,蟠桃会也去不成。”
“俺找你正是因为这件事。”
“嗯。”
“大!这是什么你知道吧?”
“如意金箍棒!”
“有见识!”
“废话,你这棍子威名可不小。说吧,你这不负责的师傅找我做什么?”
“咳咳,是这样的。俺会陨落。”
“啊?”
“别惊讶,凡人不是也这样么?早晚会陨落的。”
“可我们是神。”
“神就应该永生吗?俺真看错你这个弟子了!”
“不是。”
“算你识相,俺要去打一番大的了,就算这次不死众神佛狡诈此次之后必回除掉俺。”
“三思。”
“三思个屁,你一定要记住紧守本心,等你觉得必要的时候反了这天庭一波吧,俺师徒二人可做马前卒。你收好这如意金箍棒,掩其形化而为枪。”
“师傅好走,徒弟不负师恩。”
“最好如此,哈哈……”
孙悟空大笑离去,飞云看着他离去的眼里尽是向往与崇拜,他知道自己此番有去无回,飞云也清楚。没有难过与伤感。
“你好歹还有紫霞。”飞云怔怔的看着孙悟空消失的方向喃喃道。

你死了,谁都不知道你怎么死的。你的敌人以你的身份活了下来,你没有不乐意,因为他比你更懂得珍惜生命。他会陪着紫霞,会按照天的安排进程。而你始终不是你,从此世间有一个孙悟空却没一个齐天大圣!

“他还是去了吗?”
“去了,师母。”
“真是个没良心的,不过我会为他感到骄傲。”
“他会死。”
“我知道,他死了我也随那霞光熄灭吧。”
“会有人替他活着,这是神界的套路。”
“再像也不是他,我死了也还会有紫霞仙子。”
“何苦?”
“接受不来。”
说罢紫霞离去,飞云在原地摇头。凡人死了尚有地狱可续前缘,仙神死了便真的死了。会后悔吗?他俩应该不会的。
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搅得天地不安。最后如来出手压于五指山下五百年,也不知大圣是否在这山下法力尽失时被人所杀,或者真如有人推论一般真假猴子时被杀。结果是他终于死了,齐天大圣被镇压前几天天边并未出现晚霞,他知道她死了。
真没用,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陪自己受苦。从此世间再无齐天大圣,他的传说流传于世间为了统治便昭告天下大圣皈依了佛门,封号斗战圣佛,之后再无他音讯。弃子是没有多大的存在感的,完成了任务蒙蔽了世人这个假大圣便没了用处丢在西天某处也不再有人过问。

6.
五百年后,凌霄宝殿。

“哪位爱卿点将捉拿反将飞云?”
玉帝先是焦急的说道,看着半天议论不出结果的众仙官忍不住一怒。
“吃着天庭俸禄,吸取着仙界灵气,现在让你们去拿个反贼却没有一个肯出来?要不要免去你们全部的官职扔去六道轮回,再引一场封神大战?”
“别呀,我们辛辛苦苦成仙,怎么能说免就免?”光着脚挺着大肚子一脸笑意的中年人说道。
“是呀是呀!”众仙附和。
“哼!那你们说要你们何用?”玉帝用力一拍案桌怒声道。
“一千年前猴子大闹天宫,十万天兵天将不能把之奈何,众仙神无人可挡,还是西天那个假和尚将他镇压。谁知猴子刚走,又来个飞云,刚修的宝殿又碎了一地。飞云实力比猴子更甚,现在你让我们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神仙会死吗?”
“呔!你个小兔崽子,刚升上来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众仙议论拿不下结果,也不知谁提了显圣真君的名号顿时让玉帝额头上多了几根黑线。无可奈何,二郎神再次披甲上阵。
“真君。”
“嗯?”
“为何天庭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而我们偏要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既不加官进爵,也没啥奖励。”
“大胆哮天犬!岂能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
哮天犬与杨戬的对话梅山六怪听在耳里对哮天犬的深以为然,杨戬自己心里明白的只因为他有罪。罪状有二,一是母亲私通凡人,二是妹妹私通凡人。自己是一半人血一半仙血的杂交品种。
所以对于哮天犬的想法,杨戬恨不得抽他一巴掌,踹他一脚。想着你想就想吧,说出来不是找死么?
虽然说着并未耽搁什么行程,杨戬与他的手下很快来到飞云所在的地方。
万里浮云上矗立着一座宝殿,牌匾挂着飞云殿。当初这里宝殿楼阁林立,遍地金甲天兵,以此殿为中心,然而如今看上去已是萧条了不少。
“有朋自远方来,可我不怎么高兴。”正当杨戬打算叫阵里面飞出一身穿云袍的书生,手执纸扇柔弱得不得了。
“我与你可不是朋。”杨戬手一抖三叉戟握于手中。
“你我皆不满众仙神,不是友是什么?”
“我与你不一样。”
“有何不一样?莫非我比你帅?”
“想不到你还是个自恋狂。”
“哎呀,偶尔需要娱乐的。既然不爽这诸神众佛那么我们联手吧?”
“不行。”
“玉帝是你舅?”
“呃……”
“那三圣还是你妹呢!”
“你……”
“我可没骂你。”
“你是徒劳的,孙悟空的下场你最清楚。”
“猴子呀,不是陪金蝉子取经了吗?”
“不要自欺欺人了。”
“妈的,众生生来自由,何人敢高高在上?”
“你做的是徒劳的。”
“早闻灌江口小神法力无边,现在话也是颇多。”
“即便你为人神争得平等,世间哪有什么平等?在人间你没看够么?”
“少废话,我劝你不成你还劝我来了,来战!”

若天压我,劈开那天,若地拘我,踏碎那地,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我记得这话,我也去争取。这无关权力大小,无关位居高低。

一战天昏地暗,云开了又散。梅山六怪和哮天犬参战被一名手持双剑的神拦了下来,这里只有一座宝殿。万里的浮云,不能从破坏的建筑物看出此战的凶险,而浮云下却是群山尽被夷为平地。杨戬败了,飞云长枪抵着他的头,一挥长袖转身离去,并未取其性命。杨戬知道,这人真比孙悟空厉害,他也怀疑万一他能成功呢?摇了摇头就此离去。
“他们宝殿修好了吗?”
“最后一座仙官的已经修好了。”
“他们效率真慢,过了五百年修几座宝殿都花了这么久。”
“呃……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大圣毁了几乎所有仙官的宝殿修得慢也正常。”
“罢了罢了,修好了我就该登场了。”

7.“玉帝老儿!出来!”白衣书生执银色长枪而立,诸神将其包围而他始终那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大胆飞云,可知你犯了什么罪?如今还不就此罢了,更待何时?”魁梧的巨灵神怒斥道。
“连猴子都打不过的闭嘴!”这一句话顿时让诸神没有了开口的,飞云也图个清静。
“好,不出来是吧?我来!”飞云飞向凌霄宝殿。
“杀!”诸神一拥而上。
“你们把我们忽略了吗?”十七八个与飞云穿着同样服装的男女手持法器站在众仙神之前。
“你以为你是飞云!”巨灵神先前吃瘪现在总算有了撒气的地儿,于是便一马当先冲上前去。
“巨灵神,啧啧,我来!”一名男子说着手持长剑便迎了上去。
“身形不成比例啊。”一女子捂嘴轻笑道,说着也去找了一名正神。混战,玉清宫又碎了,凌霄宝殿又碎了,天庭宫殿碎成云彩般漂浮。
“猴子和他们都是拆迁队的吧!”一名天兵感慨道,随即被长官拉着进入了战场。
“快快去西天请如来佛祖!”玉帝躲在案桌下哀叫道。
“又来?”飞云挑飞案桌坐在玉帝背上,枪把用力拍向其屁股痛得玉帝嗷嗷直叫。
不多时,佛祖带领一众佛陀前来,这个阵容足以看出其对此战的重视。
“飞云施主,苦海无涯……”
“回你妈个头,我不是猴子听信你鬼话,来战!”
飞云飞向如来,如来一掌盖下,诸神避退独飞云一人昂头而上。
“破了你这假手!”长枪嘶吼,大日如来神掌破碎消散。

诸神高傲,众佛高人一等,除了你有可能成为他们一员或者成为超越他们的存在否则不会多看你一眼。让他们颤抖,在恐惧下颤抖,下次见着便会打着哆嗦。

“十八罗汉,拿下此贼!”佛祖见飞云竟然能破他的绝技,一向平淡的脸上露出了骇然之色。佛家不打妄语,这是纯粹扯淡的,当初孙悟空就被这个打败的。佛家不说脏话,那是没有到情急之时。
佛祖并未直接应战,而叫十八罗汉拖延时间。降龙一跃而起,伏虎一掌拍下,十八罗汉各施绝技。飞云动作很简单,长枪一挑,一力破万法。十八罗汉落败,一位笑嘻嘻的弥勒佛和数位佛陀不叫自上。眼见一个个落败,一盏明灯压下。
“灯光老头,受死!”飞云直飞向灯光主人,眼见长枪即将穿透灯光菩萨的身体,一大钟向飞云扣来。
“猴子的死有这钟的一份功劳,今天我就破了这钟!”
飞云以枪而挡,钟破了一个大洞,众佛皆悲。佛祖大怒,一高约万丈的佛祖出现在众仙佛眼前。佛门弟子看去无不膜拜。
“佛法无边……”
“回头是岸!”佛祖还打算说什么飞云给他补了上去。
“冥顽不灵!”
“假正经!”
“邪魔歪道!”
“来战!看我破了你这法相金身!”
飞云跃起,一战天昏地暗,大神打架,小仙避让。无数仙神在飞云无厘头的开战下纷纷逃出,慢者烟消云散。
佛祖落败,一群神佛似天塌了一般,四处逃窜。飞云并未追击,他知道大战才刚刚开始。
飞云殿

“飞云!”
“嗯?”
“秋水仙子陨落了。”
“怎么会?”
飞云殿内站着十六七位身着白色云袍的男女,都是低着头默哀。飞云闻讯世界如晴空霹雳,惊怒交加持着长枪说打算找众仙神算账,好在几位活生生拉住,不然恐怕会血染天界。
“说好不杀众神的,不然引发封神大战又是血流成河。”
“是是是!不杀不杀不杀!”飞云将长枪砸在云地上,自己也像生气的小孩一般坐在地上。

真正为众生考虑的人被神传为妖魔,三头六臂獠牙半尺,浑身沾满了血。我们战斗着,为众生战斗着,知道这场战斗即将结束而我们会死。即将被众生称作魔,冠以恶名。

“你知道现在天界怎么说我们吗?”一位白衣云袍的男子饶有兴趣的说道。
“无非无恶不作,吃人弑神的魔头。”
“你怎么知道?”
“神佛不就喜欢用这个招吗?”
“也对,嘿嘿,我还以为是什么新闻。”
“你别着急,很快天下众生都会这么传我们了。”
“啊?怎么会?我们不是为他们在战斗吗?”
“你敢说你没有私心?”
“可大义是为他们。”
“成王败寇。”飞云提着长枪走了出来,看向虚无的天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来了吗?”
“来了。”
“是哪位?”
“不清楚。”
“能赢么?”
“不能。”


8.
“飞云,天庭此次叫战必然布下天罗地网,真的去么?”白衣云袍的男子拦在飞云身前道。
“从一开始到现在,哪次不是天罗地网,就算是,我把它捅破就是。”飞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长枪少有的扔进了虚空。
“给我一把趁手的武器。”飞云把手伸向男子一副给我的样子。
“你的如意银云枪怎么不用?”
“这次的不同往次的,我打不过,万一被打劫了怎么办?”
“明知赢不了也要去?”
飞云肯定的点了点头,看向脚下时精明的眼中多了丝惆怅。

赢不了我就该不动了吗?天罗地网我就该怕了吗?这天大我就承认自己渺小吗?就算小,我也要捅破一个大的口子出来!

“我们呢?丢下了吗?”一名白色云袍的女子从不远处走来。
“不会的。”飞云摇了摇头。
“我不怎么相信你。”
“夏荷……”
“我们一起去吧!”
“我被打得还不了手的样子很丑。”
“那我也要看!”
“这……”
商讨总是不如意的,飞云无可奈何之下任由众人随行。飞云也是淡然,他算出今天在场的人一个也不会死,所以并没有多大担心。
“来了?”
飞云几人刚到凌霄宝殿大门一个洪亮的声音贯彻几人精神识海,除飞云外几人皆露出难看之色。飞云打着哈哈,透明的长枪抗在肩上,一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怕的样子。
“来了,老头子万年不出门,没想到对付我一个小辈还劳烦大驾。敢问尊姓大名,怎么称呼?”
“他们都说你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看来果真如此。”
“传言有虚,小辈还是懂礼节的。”
“哦?”
“使尽全力战斗便是最好的礼节,来战!”
说着飞云飞进宝殿内,宝殿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披头散发坐在上位,周围并无一兵一卒。老者坐着宛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峰,气场扫过飞云跟凡人见了神仙一般。
“这就是金仙和大罗金仙的区别吗?”
“你不愧称为金仙第一人,一般大罗金仙应该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我踏足金仙,避入时空换算也是数千年,可不是一般的大罗金仙。”
“除了你,还有几位大罗金仙。”
“你闹天庭一直没出手的太上老君是一个。”
“他为什么不出手?”
“那是化身啊,功力远不如本尊,没有神位很容易陨落,出手不过是添菜罢了,那老滑头可精明得很。”
“呵呵,怪不得能捉住猴子。”
“灵猴虽厉害,但还欠缺功力。”
“给他千年时间你们也该颤抖吧?”
“哦?那我给你千年你看一看。”
“啧啧,不怕我修炼有成让你陨落?”
“大言不惭,一千年后看你有什么话好说,老夫不欺负你,以显天道仁慈。”
“天道鸿钧?”
飞云头一次露出骇然之色,老者并没有回答他手一挥众人便投入了六道轮回,老者传音给飞云道:“出于礼貌,他们都称老夫为元始天尊。”
轰!
这句话在飞云脑海炸开,元始天尊?真有这号人物,那太上老君的真身就是道德天尊了?他们孰强孰弱?这一战,真的没有尽头吗?

9.
一千年后,凌霄宝殿。
众神包围了飞云,仿佛一千年前一般。众神仙不少腿打着哆嗦的,玉帝将两旁的仙子拉到跟前自己躲在身后。飞云昂着头长枪握于手中,他抚摸着像是多年未见的战友。
“他来了吗?”
“你指谁?”
“将我打入轮回的那位。”
“没有,这次是我自己的意思,你是良才,我希望能用你。”
“放屁!没有人给你撑腰你敢叫我?”
“真的,我没有骗你,君无戏言。”
“啧啧,骗了我和猴子那么多次,你告诉我君无戏言?”
“那是往事,人间有大变化,所以我需要你。”
“呵呵。”
“大裁员,人间择优而生,到时候我答应还你一个仙人平等。”
“为什么要裁员?”
“天地承受不了这个分量了。”
“你又招神了?”
“呃……你们那几个不是走了么,我就升了几个上来。”
“几个?”
“几个而已……”
“难怪那么多新面孔!为何不裁神员而要裁人?”
“因为人多神少啊。”玉帝本想说人没神贵,好在悬崖勒马不然就谈甭了。
“一个神的重量等于几个人的?”
“天兵百人,天官千人,菩萨弥勒千人。”
“数十万天兵天将,数千天官,数万佛陀,你告诉我人多?裁人人就真死了,裁神佛还可以进入六道轮回,西天那帮家伙不是要号称大慈大悲吗?裁他们得了。”
“把神裁了谁来维护世间秩序?把佛裁了谁度世间苦恶?”
“你们在,世间会更苦!少拿这些骗众生的话来骗我,谁不知道你没胆向如来要人,又不想减自己的势力。”
“你……”
“我什么?”
“话变多了啊。”
“彼此!”
口舌之战互不相让,飞云不似当初不会几句,几世轮回已然不输言辞。这让玉帝有些无法甚至恼怒,但打不过只有憋着。
话说到一半便叫来战的飞云已经不在,看似会讲道理了,实则知道和这类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就像孔子门前的青衣客一般,所认知的世界并不一样,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大致如此。

我有着自己的路,权力和富贵在另一条路上我可以得到但我觉得始终与我无关。我走着没有尽头的路生死得失并不重要,这样并不如他们说的蠢,而是有着这些别人所没有的信仰。

利诱终于还是没成功,飞云却发现当初的战友竟然倒戈了。
“飞云,我们是赢不了的。”
“夏荷,你这话什么意思?”飞云始终不敢相信这是当初生死一起的战友,当初十几人闹得天翻地覆如今却说出这种话。
“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意思,飞云,放弃吧……”夏荷说着便别了头过去。
“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未想过会赢,当初一起时我就说过我们赢不了,你忘了?”
“今非昔比,我有我活着的理由。”
“早该如此,他们也是吗?”
“嗯。”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
“去做人吧,不要做这神了。”
“要我们去死吗?”
“这并不是死。”
“可以!”
说完夏荷冲下云霄进入了一个孕妇的体内,同样有着十几束流光冲下。飞云摇了摇头,看向一张熟悉的面孔。
“你打算与我为敌吗?兄弟!”
“飞云,你知道我修炼到如今也不容易,我不可能放弃也不愿与你为敌。”
“同我的敌人走一道,不是敌是什么?”
“从没发现你那么偏激。”
“好好好!大战之时我不愿看见你,如果真看见你我会杀了你。给你十秒钟离开。”
说完便化一束光离开,没走多时便被几位神将拦了下来。
“何故?”
“不能为天庭所用,却是神,浪费资源!”
说完几位神将便大打出手。飞云眨眼间挡在了几位神将前面。
“你始终记不得了,他们眼中是容不下沙子的。”
“倒是我糊涂。”
“去吧,我给你挡着。”
“忘记前世今生,忘了飞云!”男子大叫着离去,随即世间多出了一名婴儿。
“叛徒也帮?”
“各有志向,既未害我,何来叛徒?”
“妇人之仁。”
“就你大道无情!”
“不拘小节罢了,我为的是众生。”
“打住!”飞云作出一副呕吐的样子,玉帝干咳两声做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这让飞云按不住咋了两下舌。众神看着尴尬的一幕也不少干咳着。
“呃……既然没话说了,要不打吧?”一名天界的新面孔弱弱的说道,再小得声音众神都可以听得见。这话顿时让天庭炸开了锅,玉帝狠狠的瞪了小神一眼,然后看向飞云。
飞云先是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随后持枪的手抓得更紧,玉帝觉得嘴有些干,脚忍不住又颤抖了起来。众老神皆是如此,新神都感觉到茫然。
“来战!”
“又来!”
“好久没活动了,手脚都有些不麻利了。”说话时目光狠毒,众神都感觉自己被看穿一般,气场起来了,说话的新神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严重性。
“看我收了这狂妄的孽障!”还是有不善察言观色者见天庭颜面尽失怒斥道,随即手持法器砸向飞云。众神眼见发展到了这一步,无法了,便硬着头皮挺了上去。

10.

这战天庭明显有了准备,漫天神佛一一降临,飞云见这状摊了摊手。
“老头给我一千年时间,这一千年却让我失忆不能修炼,还显天道仁慈?”飞云开始叫苦了,丫的,这不是明显耍诈吗?这次是真的天罗地网,神佛本是一家。师出同门,现在好了,神佛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张网状。众神佛不听他叫苦,继续织着这张网。以如来和玉帝为阵眼,许久未现身的天帝指挥。
“老子不服!”飞云叫嚷道,长枪一挑。
“我服的呢。”太上老君接话道。
飞云一阵无语,但动作并没有停下,网还真给他挑了一个口子。
“就说这招不行吧。”玉帝苦着脸说道。
“别乱,阿弥陀佛。”如来强作淡定的说道。
“我不管封神大战了,今天我要让诸神陨落,众佛消散!”惊天的怒吼响彻天际,生死的危机刺透了飞云的心。他不怕,但他不想死,于是杀气成海,浸泡在海中的神佛忍不住颤抖。
“不好,他入魔了!”
“凡世待得太久,增了凡心,这一千年他没有白过。”
“凡心是入魔的关键。”
玉帝和如来两人看着散发黑气的飞云,皱眉谈着。这不是他们承受范围内了,神魔不过隔着一层纸,魔比神好杀。同时同层次的神化魔将厉害于神,他们是不为天地所认可的,因为力量太过于庞大,所以他们少。

“大千世界本来就是一张网,想要从中穿过有两种方法,一个是自己足够的小,从网洞钻出去,一个自己足够强大捅破这张网。你的天罗地网也不例外,我既然捅破了,那么就该你们尝一下苦头了。”飞云拿着长枪,仍然是一挑,前面的几个正神便口吐金血倒飞了出去。
“杀!”魔化的飞云追上倒飞的神,银色的长枪刺穿其中一位的身体,拔出时那神便烟消云散去。这一举动让众神又怒又怕。

神不会死吗?不怕死吗?你把长枪刺透他的身体他还是会颤抖,那是害怕,众生的本能。那他为什么高高在上?不是超然吗?你不要颤抖啊!

这一战仙佛陨落无数,厉害一点的仙佛循入了六道,不厉害的当场陨落。神也是会死的,也是会害怕死亡的,他们比凡人更害怕。
正当飞云杀得兴起,一大钟便就此扣下。
“如来还不死?”飞云大喝,挺枪直上,随即感觉到不对,这钟和如来的不一样。
“东皇!”飞云一惊,打算逃走,可控制东皇钟的元始天尊怎么会让他逃呢?
砰!
东皇钟狠狠砸向飞云,飞云吐出一口鲜血,许久不能站起。
“老头,你骗我。”
“哦?”
“你说给我一千年!”
“不是给了你一千年吗?”
“你……”
“废什么话,你该休息了。”
说着东皇钟再一次砸下,
“啊!”飞云又一次飞出,气息又一次薄弱。并没有让他喘气,东皇钟又一次砸下。
这次飞云连惨叫的力气也没了,元始天尊转身离去,这一举动已注定飞云有死无生。
“我还是不行了,还好我们在一起过。”飞云喃喃自语,流着血的手扒开躺着的云层,看向下方。
“唉,这点法力,连找你都找不到。”飞云想摇摇头,却发现刚刚扒开云层已经把仅剩的力气用光了。惆怅,失落,鲜血从口中溢了出来。
“飞云。”
“谁……谁在叫我?”飞云强打着精神睁开眼睛,意识已经模糊。
“飞云,呜……”来的人将飞云轻轻抱起,哭成了泪人儿。
“你……怎么……找到我的。咳咳……”又是一口鲜血溢出。
“是孟婆,是孟婆,孟婆帮我的。啊,飞云,不要睡,我全部记起来了,全部记起来了。我们不争了,不争了,我们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行,你不要睡啊。你说好永远在一起的呢,骗子,你这个大骗子,再不起来,这里这么多仙佛我要揪你耳朵了。呜呜呜……”
“你…你…又不是…没揪过…你哭的样子真丑,嘿嘿…咳咳…”
“别说了别说了……”
“话说……孟老婆子……真…真管闲事……你走吧!”
说了那么久,飞云终于运起了所有修为,将她推入了六道,她身体四周环绕着雾气掩盖了所有气息。
“好好活着吧,别被仙佛找着了。我会化作云彩,看着你的,看着你……”说完飞云便成了云的一部分,可观天下。

我不要我是你的全部,只要你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不用占有,看着就好。

大战结束,飞云成功的被冠以魔的称呼。形象一丑再丑,恶名昭著。天地之间无不骂之,恶之。

夏荷等人也有了自己的路,天庭这一次并没有骗他们。相应的也是那一战避免了人间大裁员,可没人知道。该骂的还是骂,该恶的还是恶。

11.
凡界某地……
“你好,我叫夏荷。”
“夏天的荷花吗?”
“嗯…”
“你干嘛脸红啊?”
“哪有?”
“有啊,不过你脸红也好漂亮。”
“是吗?”
“是的。”
“那……”
“嗯?”
“没什么啦。”
一男一女笑谈于黄昏下,长长的马路,斜晖照在他们的面庞。女孩面庞娇羞的红,似熟透的桃子。男孩笑声爽朗,不夹杂质。
终于男孩要走了,夏荷挥手再见,看着渐行渐远的男孩,夏荷心道:“那……你喜欢我吗?”随后害羞的别过头去,好像真的说出来似的。
分别总是说不准的,那天还阳光的少年在回家的路上遇山体滑坡被掩埋在了土下。得知消息的夏荷险些崩溃,她不顾家长的阻拦来到事故现场,冰冷的尸体,苍白的面庞上挂着惊骇。
“你怎么,你怎么走了啊?不是还好好的吗?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你说话啊?”夏荷不顾众人的眼光抱着男孩摇了起来,哭啊,呼唤啊。众人看得直摇头,终于尸体运走了,夏荷哭泣声渐小。
“我去救你,我去救你。”夏荷喃喃自语消失在夜色中,回到收拾了行李家告别了家人,虽然家人是反对的。
出行期间听说有奇人异士便登门拜访,听说他的要求都是摇头,太难了,生死有命,那是得罪阎王的事没人敢做。终于她听到一名可以做这事得人,便去了。
那人住的地方偏僻至极,传闻养鬼的人会拘魂,而起死回生则需要魂魄。于是她寻得一名养鬼的,养鬼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长相丑陋。
“嘿嘿,起死回生倒是可以,不过嘛……”
“不过什么?”
“不过这代价有点大,你怎么回报我?”
“什么我都愿意。”
“哈哈,什么都愿意是吧?这样就好说了。”
“你说吧。”
“把你的肉体给我。”
“嗯?”
“不愿意么?那就没得谈了。”
夏荷咬了咬牙道:“愿意……”
男子并未实现诺言,在得到夏荷的身体后并未替她招魂。
“你这个骗子!”
“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想着其他野男人,你这个贱人!”
啪的一巴掌夏荷觉得脸辣乎乎的痛,想着也是生无可恋,有一天晚上趁其睡觉持刀走到了他的床前。恨意堆生,刀狠狠落下。不想男子只是假睡,一把握住她的手。
“早见你这两天戾气浓厚,不想竟然想杀我。”
“杀的就是你个畜生!”
男子将夏荷按在床上,夺过刀轻轻划过她的衣间。
“多美妙的身躯啊,啧啧,最后一次享用了。不过你放心,你的死只是痛苦的开始。”
哀嚎着,没用的,这里偏僻没什么人,有人也不愿意得罪一个养鬼的。夏荷死了,记忆恢复了,不过却异常虚弱。男子将她豢养成鬼,不时施法折磨。夏荷暗道人心邪恶,恨死了这丑陋的男子。
终于,夏荷恢复了一些实力,男子发现异常,已然晚矣。
众鬼反噬,男子连魂魄也没有跑掉。夏荷去了深山恢复实力,等再到巅峰时期时已经过了两年了。都说女人执着起来是很可怕的,夏荷追入地府。闹了个天翻地覆,以重伤为代价拉回了男孩。
“飞云,不是我不愿与你并肩作战了。天庭说,离开你后他们让我和他在一起,不插手我们的事。”夏荷看着天空喃喃的道,这时离飞云再次回天庭还有七百年。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当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似乎可以放弃全部,只要有他陪就好。

天庭的策反是接二连三的,夏荷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飞云以前信任的人一一离去。不是为了凡情便是动了凡心,因此脱不了俗网。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9-15 07:18:3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楼是我的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9-15 07:19:0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楼也是我的,想看下卷的扣1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3:13 , Processed in 0.211203 second(s), 6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