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关注文学,关注鸽文社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13|回复: 0

风华绝代

(804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1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45
帘下影,绝代聘婷。
灯下卿,风华霜凝。
“这世上,只有一人——风华绝代!啪——”说书人兴致勃勃,唾沫横飞。
“第一女将——凤千华。”
原名铅华,洗尽铅华之意,不成想,洗尽铅华之后,便是绝代佳人,帝君赐名凤千华。
“上回说道,千华将军一己之力破军百万,此次,老朽来谈谈千华将军情史。”
“若说,千华将军,自小就是顺风顺水,那就没有今日的绝代风华了。自然,那真真是情路坎坷……”
【一】吾本铅华女
“你是谁?”
“铅,铅华。”铅华呐呐,小声地回答着。
“哦。”男人瞥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这里没你什么事,下去吧。”
铅华不言语,只得到了门外。这里的人都说,里面那位,只管听着就好,多的不必理会。
毕竟阳奉阴违的人不在少数,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铅华不懂,或者她懂得更多,同样是主子,同样有继承权的两位少爷,这些人未免下结论下得太早了些。
暗暗叹了口气,把外袍拢了拢,也是,这衣服的确是好看,偏偏薄了些,哪有阿爹打的狐狸皮暖和。
只可惜,未经处理过的狐皮,主人家反倒嫌弃这是腌臜之物。
但是,她既然当了别人家的丫鬟,总不能就这么坏了别人规矩吧。
好在,她可不用到那个事事刁钻的大少爷哪里,这个二少爷分明好说话多了。
所以,也是因为这样,他们才认为二少爷可欺吧。
凛凛一阵寒风,吹散了思绪。
“啊欠。”铅华实在忍不住打了个大喷嚏。果然,这是真冷啊。
“啊欠……”铅华有些许畏寒,不然也不用经常裹着那阿爹打的狐狸皮。
“支哑——”门开了。
年誊正站在门前,是他拉开了屋门,不知是不是雪的白,反正他的脸上看上去白净得很,此刻,他皱着眉头,看着她目光却是无波无澜。
“少爷,有什么吩咐吗?”铅华乖巧地回答。
“若是病了,自己回去休息好了再来。你这样只会打搅我看书。”年誊的话和他人一样,倒是没什么怒气。
在铅华看来,这就是大家子弟的教养吧。
然后悄悄挪了挪脚步,只感受着屋内传出的暖气,不由得高兴。心想,果真还是屋子里暖和。
所以根本就没听清年誊后面说的话,只有呆呆的点头。
年誊看着眼前的铅华,也大概知道了她的心思,也是,丫鬟房内貌似没有暖炉吧。他一向不是小气的人,更何况……
年誊索性拽着她的衣袖,带她进了屋内。
铅华突然被拽动,有一瞬的懵。
然后很适时地打了一个喷嚏。抬眼就看见了年誊衣服上的异色——口水。
“二,二少爷……”铅华吞了吞口水。
年誊倒是云淡风轻,应该是教养极好的缘故。只是松开铅华的袖,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下,拿起了刚才的还未读完的书。
“把门关上,面壁思过吧。”年誊不抬头,冷声说道。
“啊?”铅华愣了一下,这个二少爷未免也太好说话了吧。
“你还想发呆多久?”
铅华瞬间吓得一激灵,猛地一下就把门关上。
年誊暗暗摇了摇头,毛手毛脚。
那天,年誊看书看了多久,铅华就面门思过了多久。
铅华也知道了,年誊不说多了,就一点就比大少爷可怕多了,他居然不吃饭啊!
【二】凤千华将军
凤千华肩上拢了狐皮,一双冷眉平添三分英气。
连续的奔波让她有些虚弱,那双唇也失去了应有的血色。
可是,她根本不敢停留。握着马缰的的手突出了骨形。
身边的箭筒里,还晃荡着七支羽箭。
“将军,这分明就是圈套。”副将正河。“你为什么还……”
“滚!”凤千华大喝一声,“本将军何须你来指挥,带着这些人滚远点!”
正河却带着这十数人继续跟着凤千华。
凤千华冷笑一下,骑着骏马便疾奔前路。
正河几人不敢落后,一扬马鞭,几匹马也跟着前行,倒是没有落得太远。
凤千华之所以如此迅疾,正是要前往万年庄,也就是当初铅华在的那个庄园。
据说二少爷已经绝食三天了,所以凤千华不得不忍下怒气,一路马不停蹄地跑到万年庄。
圈套,对的,专门针对她的圈套。
凤千华一身大汗,一脚踹在万年庄门上。煞气惊呆了后方一众兵士。
万年庄的门很是经踹,可能就是预料到了有一位煞气颇重的女将军从来都是用脚敲门的。
但还是足足等了半刻钟,小厮才打开了大门,随后的年誊坐在轮椅上,微微颔首。
凤千华不是好脾气,几个跃步冲到年誊面前,揪住他的衣领。
“千华将军,自重,还有没有点儿女儿家的模样。”年誊微笑着用折扇打开她的手。
“年二少爷绝食,真是新奇了啊,偌大万年庄还少了你一口饭啊?”凤千华怒气异常明显。就差没有拿刀架在年誊脖子上了。
“千华将军可饿着了,毕竟不这样,年某也见不着我想见的人。”年誊笑意不减,甚至略带谄媚的模样,指了个方向后说道,“千华将军这边请,万年庄早已为各位将士备好了吃食,恭候各位大驾了。”
凤千华冷冷地哼了一声,一招手就大声喊道:“万年庄二少爷有意接待,你们还不快滚进来!”
年誊揉了揉额头,看来今天不说别的,吃食得是一笔极大的开销啊。
当天,万年庄一众厨师可算见识到凤千华手下众人的吃饭能力。
毕竟谁也不相信,就二十几人,个个吃饭都是桶装的,看来千华将军果然治下有方。都是吃货……
年誊更加清楚了,看来自己当年的确把别人饿得够狠。真是一到万年庄就吃个不停。
据说,当天凤千华一个人要了比一个兵士多出三倍的饭食。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凤千华当天就以防止贼寇作乱的理由住在了万年庄。
但他们还真不能反对,万年庄虽不受朝廷管辖,但还是和朝廷有着密切往来。所以凤千华本来就是得对付万年庄以北的望独山。
更奇怪的是,年誊不惜绝食也要让凤千华来,却除了开始之外。竟始终不见人影。
【三】我哪里错了
铅华隔三差五就领略到自家少爷不吃饭的风采,依旧容光焕发,精神百倍,照旧能读上几本书不打瞌睡。
可是铅华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挨饿,不出几天就面黄肌瘦,饱受摧残。
此刻,铅华就是两眼发慌,看着年誊就跟看见肉包子似的,目光灼灼。
年誊本来是专注度极高的人,可是有铅华这般眼神,灼灼,灼着灼着,年誊发现自己看书的效率极速下降,这才赏了一眼给铅华。
这一眼,就看见铅华不断吞着口水,跟一只饿虎没什么区别。
年誊吓得向后一退,这可不得了,铅华见“食物”要跑,一阵警铃大作。
下意识地就那么一扑,门牙一磕。直直接接咬在年誊额头上。
不由得两人都愣了。
年誊看着铅华,心里想着原来有人可以这么快。
铅华则想的是,包子怎么比馒头还硬。
最后是年誊一把把铅华推了起来。正想问铅华怎么回事,结果铅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年誊有些良心,稍稍拉住了铅华,就是嘴角略略带着一丝弧度有些不明。然后他揉了揉额头,这是真疼……
等铅华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个老大爷怒气冲冲骂人,定睛一看。
铅华马上冲过去挡在了那人面前,正是年誊。
“不可以骂二少爷。”铅华深吸一口气说道。
年誊嘴角抽了抽,把铅华提溜一边儿。
那老大爷竟然也没说话了。
“二少爷?”铅华有些疑惑。按道理说,奴仆给主子就该挡掉些麻烦,因为有奖赏啊。为什么她感觉气氛不太对。
年誊没有说话,气氛沉默的让铅华作为一个小丫头,简直无所适从。
最后老大爷打破了僵局。“嘁,抓药。”老大爷一拂袖,转身离开。
铅华只好转过头看着年誊,低着头,委屈得像个小媳妇儿。
“少爷,我错了?”
年誊挑眉,“是的,你错了。”
“啊?少爷,我哪里错了?”铅华怀疑地看了看年誊,少爷不按套路来。
“风铅华。”年誊的语气有些严肃。
“到。”铅华下意识答道。
“万年庄习韧骨之术,本就极少进食。你以为你能熬下去,也跟着不吃饭。”
“少爷不吃,我们做丫头的怎么能去吃。”铅华笑着露出尖尖的虎牙。答案完美。
“那以后我辟谷不食,是不是得饿死你!”年誊一口气说完,怒气冲冲地拂袖离开。
铅华被吼了一嗓子,后来才反应过来,少爷是让她平时可以吃饭吗?
铅华露出虎牙,笑容灿烂。虽然这深夜有些凉,可是心里有些暖和。
【四】夜探万年庄
凤千华收敛了气息,夜间从窗跃出,眉间凝重之色更甚。
年誊这个人她再了解不过,白天还装作无事的模样,其实心眼儿多,坏透了。
关键是这人明显是清楚了一切,万年庄也早已落入他手。
凤千华身侧隐隐透露出杀气,绝非是煞气。
知道太多的人往往容易死的太快。在凤千华眼中,年誊就是那个容易死得快的人。
凤千华悄悄潜入主院,这里已经是归年誊的了。
年誊房间的灯未熄灭,投影出读书的谦谦君子模样。
凤千华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伤疤,犹豫了几分。
当初在万年庄,如果不是因为他,凤千华也不会名震天下的。
想及此,凤千华的杀气才沉淀了几分。
当初,一名女子力拔千斤着实有些出奇,但是,说是现在的凤千华,那就十分合理了。
万年庄以北的饿虎颇有恶名,食人无数,朝廷多次悬赏除虎,重金之下,虽有不少勇士,可是都一一送了命。
凤千华带着除虎功绩归来之时,万年庄之人都是诧异之极。
年誊看着风尘仆仆的女子,她的目光冷凝,看上去无欲无求,星星点点的鲜血,渲染了几分热烈,被虎爪滑过衣衫,点缀了狼狈,修饰了高傲。
或许是不忍吧,年誊一向有怜悯心,在众人看不见的角落,年誊轻巧地翻开凤千华的手掌,放下了一瓶药膏。
“嘶——”凤千华抽了口气,她的手心磨出了血痕,皮肉已经翻开。
年誊放开了她的手,有些歉意地说道:“不知道你手上的伤这么严重。”
“无妨。”女子语气淡淡,本想把药还给年誊却让年誊一个巧劲儿按住。
“这次年誊欠你一个人情,但是小心,圣上不日便会前来。千万不要在言语上出了差错。”年誊语气认真,说完就悄然失了踪影。
“呵,果真不一样。”年誊眉头皱了皱,暗自瞟了一眼凤千华。
凤千华把药瓶收入囊中,年誊的话中不缺警醒之意。
但是不管怎么说,圣上亲临,年誊的话的确让她清醒了过来,明白万年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她所需要的。
不成想,皇帝次日就来了万年庄,顺便叫了她去觐见。说要看看这降虎的女侠,只是她发现,年誊竟然没有在场。
“你叫什么名字?”
“风铅华。”
“名字不错,朕近日梦来,一只灵凰大战饿虎,最后得胜归来,你觉得有何寓意。”
“草民斗胆,此凰,定国安邦。”
“大胆。果真大胆。”皇帝听后,眉间轻皱。万年装上下顿时一惊,齐刷刷地跪下。女子依旧高昂着头,目光坚定。
随后,皇帝竟然爽朗大笑,“风铅华,待洗尽铅华之后,你果真千般风华。今日,朕便封你为凤将军,为朕定国安邦!赐名,凤千华。”
“谢陛下。”
一场风波定,凤千华之名初次在人们耳中炸响。
【五】我为你颠覆
万年庄之内,年誊一向做不了什么主。就像是现在这样。
“老夫人,年誊包藏祸心,残害兄长,不可轻饶!”一美貌妇人痛诉道。
年誊正跪在大堂,面色间有些苍白。
所有人都十分安静,等着老夫人处置,只有那夫人不断哭哭啼啼。
“行了,御儿既然已经废了武艺,又何苦为难誊儿。”老夫人语气平淡。不过废了武艺而已,可是万年庄不是别的,而是武林世家,万不可荒废的正是武艺。所以老夫人眼中,废了武艺的年御,根本不值得她费心思。
“年誊,你可知罪,知罪了就去领杖责五十。”老夫人随意看了他一眼。
“知罪。”年誊低着头,是个忏悔模样。
“不行!”一声惊呼传来,竟是铅华。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了她。铅华瑟缩了一下,但还是梗着头站了出来。
心里不断念叨着,忠仆护主有奖赏的……
铅华跪下,换来的是年誊诧异的目光。
“老夫人,奴婢……”铅华有些结巴,深吸了一口气,“奴婢亲手废了大少爷武艺。大少爷行事不仁,多次打骂下人,故……”不待铅华说完,老夫人就示意下人把她拖走。
“且慢。”年誊突然出手,从两名家仆手中将铅华抢了回来。
老夫人看了一眼,并未言语。却是那美貌妇人在怒斥。
“年誊,你以为你找个丫头顶事便行了!今天你必然要给我儿一个说法。”
年誊不多说,只是看向了老夫人,别人都只是跳梁小丑。
“万年庄不杀有功之人。风铅华有猎令。”猎令,是杀了恶兽才可获得。风铅华这枚来自其父。
“哦,猎令?正好,望独山上有只饿虎,猎虎,才算真正有功之人。”老夫人不再多言,但是却明白了意思。
但是这这条生路,于铅华而言,还是太难。
望独山有虎类这早已不是稀奇,铅华换做平时万万不敢招惹。可是,这一次,铅华却不得不猎虎。
崇山峻岭,本来就是猎户生存的根本,铅华跟着父亲打猎多年,耳濡目染中的确学到了不少。
铅华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亲手猎虎。
风铅华匍匐在草丛之中,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握着短匕的手也在紧缩。隐隐有汗水腻在了上面。
等待大半天,铅华才等来这虎。
饿虎含腥,可杀。
铅华挽弓搭箭,一系列动作极为熟悉。未有半分犹豫,羽箭落入虎眼。
虎啸声震慑了整个望独山。铅华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向后退,耳膜有些发疼。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听到这么立体的老虎叫。
“啸——”老虎猛地前扑,抓断了树木。伤了左眼的老虎不可谓不暴躁。
几下就把周围的树木毁了大半。铅华瞬间无处躲藏。
铅华急出了汗,这次她梗着一口气来杀虎。这才开始,老虎就找到了她的所在之处,唯一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可是,再紧张她也无法,短匕落入手中,兵器一分短,一分险。
铅华根本不能和这森林之王硬碰硬。不由得冷汗直冒,捏起匕首就向右面冲了过去,硬生生地避开了猛虎的扑食。
弓箭遗落在地,铅华看着疯狂的虎,内心稍稍平静一点,此时此刻,她已然拿命在搏。
她狠狠咬了咬牙,右足猛地顿下,一个劲儿向前冲去。
竭尽全能猛扑在饿虎的背上,捏着匕首一下下去,她感受到虎的怒气与疼痛。
但是,匕首插入一次又一次,她死死抓住虎毛,杀红了眼一般,不断重复着动作。
直到她狠狠地摔倒了地上,背上火辣辣地疼。看着猛虎尖利的獠牙。
以及,闪着明光的剑刃……
【六】铅华不惧尘
万年庄的二少爷和凤千华的关系明眼人都看在眼里。可是呢,谁也不好点破。
毕竟谁见着万年庄少爷这么猥琐的模样,端茶倒水,嘘寒问暖。
估计是干晾了几日,二少爷沉不住气了。
于是,在一众士兵眼前,二少爷放下了书卷,走下了轮椅。
“将军,您还能治瘸子?”
“呵,不能。有些人只是心瘸,俗称缺心眼儿。”凤千华鄙视了某人一眼,“唯一好的就是眼光太好了。对不对啊,年二少爷。”
“是的,在铅华初见之时,我就喜欢了。”年誊十分认真地附和。
“油腔滑调,不合格。”凤千华眯了眯眼。
挥手让副将第十三次把年誊赶走。
副将也十分受罪,看着自家将军蹭吃蹭喝,还不给人好脸色看。
这分明是在故意为难年家二少爷。
但是,以凤千华的威望,副将认为,能配得上他们将军的的确不能这么草率。
凤千华每日听听小曲儿,饭量涨涨之外,也没什么大的表现。
活像是让人干着急。
不过,正事儿,凤千华就绝不会耽搁,凤千华因为匪寇作乱在外处理事务废了几天。回到万年庄却迟迟不见年誊。
正巧副将前来,“年誊的心根本不诚。不合格。”
“将军,年二少爷被靳鲁抓走了不是吗?靳鲁让您去找他。”
“呵,在自己地盘都给抓走,真是没用的废物。怎么能保护得了别人。不合格。”凤千华嗤笑了一声。
年誊被绑走了,望独山靳鲁。是啊望独山不只有饿虎食人,更有匪乱,别人只道凤千华望独山除虎闻名。
不知凤千华杀贼立名,手刃望独山七贼,可是,逃脱一贼,便是这靳鲁。
“将军,您不是打算亲自去了吗?现在又折回来了?”
副将有些疑惑,凤千华之前看着信,二话不说就拿了五羽箭说要独身前往。
“什么!我什么时候……不对!”
凤千华火急火燎地奔向客房,空空荡荡的屋内有住过的痕迹,但却不见了人的踪迹,桌面上的白纸整整齐齐地落了字。
凤千华迅速下令,眉间多了几许担心,“混账丫头!调集兵力,火速赶往望独山!”该死的靳鲁,还有年誊那个小王八羔子,没事儿不知道多活两天啊。
凤千华一向易怒,这些年来她厌恶极了的便是这年家二少爷,龙有逆鳞,触之即死。她凤千华的逆鳞,只有一个……
翩翩然只剩下一纸信件,“长姐,我倾心于他,不惧,不畏。铅华。”
年誊这些天讨好的是凤千华,长姐如母,他自然得费这心思。更何况,凤千华当年那一剑挡在了饿虎之前,更是在他之前救了铅华。
所以他也亲眼见证了,凤千华,风铅华同时存在。
【七】铅华与千华
靳鲁在半山腰看着远方的人影,那份讥讽越来越深。
来人一身雪裘,洁白的狐狸皮搭在肩上,柔弱与凌厉并存于眼神之中。
“凤千华,没想到你果真来了。”靳鲁嘲讽地看着她。
“放了年誊。”清冷的声音响起。若是仔细听,其中的声音带着轻颤。
“凤千华,当初你杀我兄弟时怎么没想过放过他?”靳鲁大笑,一柄大砍刀直插入雪地。
“呵,我一个人来了,不应该把年誊放出来让我看两眼吗?”
“凤千华 ,你不觉得可笑吗?你孤身一人,有什么本钱让我放人?”靳鲁嘲讽道。
铅华不多说,挽弓搭箭,一只羽箭划破空气带着刺耳嘶鸣从靳鲁耳边掠过。
靳鲁脸色难看,轻轻击了击掌。
就有几人押着受伤的年誊到来。
“二少爷,怎么就这么弱?被几个贼寇给拿下了?”铅华看了一眼年誊。
“马有失蹄,人有失足,千华将军将军麾下将士甚多,哪是我万年庄能敌。”年誊被人踢了一脚,却仍是笑容如初。
“千华将军,人你也见着了,交易可以进行了吗?”靳鲁站在另一侧,居高临下地看着铅华。
“好吧,说说你的条件。”铅华其实内心忐忑,实在是有些担心年誊,又有些顾忌靳鲁,生怕他一时想不开。
“千华将军一诺千金,相信并不会食言。我要千华将军永不攻打望独山,划七郊城池与我,万年庄也分一半与我。”
“前面好说,我不攻打便是,后面的区域划分?年誊,你怎么说?”铅华瞥了一眼年誊。
“不就几块地嘛,分他一块又何妨?”年誊随意说道,突然一个侧身踢开旁边的人,再反手攻向另一人。
凭借着韧骨之术,从刚才出来到现在如果连个绳索都解不开,万年庄怕是都不认这二少爷的。“给你留一块地埋尸。”
“好了,谈判结束。”铅华松了一口气。
靳鲁眉头一皱,却是打了个呼哨,陆陆续续有人出来,竟有七八十人。
穷凶极恶之徒,凤千华又能如何?要知道这些人足以置他们于死地。
年誊和铅华相隔有些远,此刻并不能互相照应。
而且铅华在中央,四面环敌,手中只有一柄弓,剩下了四支箭。
铅华有些心慌,却是立马挽弓搭箭,铅华直指靳鲁,殊不知,她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很简单,她从未杀过人,她根本不是那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凤千华。
灵凰除恶虎,的确,凤千华一剑动乾坤,可是,她是风铅华,没有凤千华的魄力,更没有凤千华退敌之能。
她本以为,她一生最大的勇气就是站在了这里,和那恐怖的贼人谈判,给二少爷赢得脱身的时间。
风铅华看着不断向自己奔来的二少爷,以及手握利刃的贼人,因为地势原因,她周围本就空空荡荡。此刻,无论是敌是友,接近她十米之内都尚需一些时间。
铅华想着,可能她一生的勇气都在此刻吧。
四只羽箭同时上弓。靳鲁自然不会当活靶子,之前那一箭,已经完全看出铅华的准度和力度,所以他转身就跑了。
铅华唇角勾起,竟是像极了凤千华杀敌的模样。别的或许不如,但是论准头,凤千华也不是她的对手。
“铮——”四箭同鸣,完全封锁了靳鲁道路,靳鲁必无活路。
“铅华从未见过二少爷如此狼狈呢?”她轻声喃喃,露出了尖尖的虎牙。
“咚——”随着巨大的声响响起。靳鲁的尸体旁,留下了一根引线。他本来就打算和凤千华同归于尽,以报弑弟之仇。
铅华看着皑皑白雪倾轧而来,一时所有人都四散逃去。只有铅华,看着二少爷冲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他竟然赶到了诶……可是只剩下天寒地冻……
“铅华,你冷吗?”
“我冷,所以抱着我,好吗?二少爷。”铅华把自己靠在年誊怀中,害怕他……。
“铅华,二少爷也怕冷,幸好……幸好有你。”
“是啊,幸好有你。”铅华的泪滑过脸颊,很冷。
【尾声】
“世上多是有情痴,万年庄少爷的故去,千华将军的情,也终是了结了。”
风华绝代又如何,她宁可默默无闻,永藏铅华之中。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说书人横木一拍,伴随着这场戏的帷幕落下。说书人从来都不知道,风铅华是风铅华,凤千华只是凤千华唉。
“嗯,这老头儿说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女子抓了几颗花生米扔在嘴里,笑嘻嘻的,一双小虎牙铮亮铮亮的。
“也是,千华将军泪流满面的事儿怎么会是真的。流泪的永远是铅华啊。”年誊笑了笑揉了揉对方的头,从一开始,他仿佛就能分辨出铅华。
毕竟,他深深知晓,待洗尽铅华之后,铅华依旧是铅华,何来千般风华。
只有那千般风华的人赶到之后,才救了几乎被冻在一起的两人。
其实他也明白,凤千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保护着铅华而已。
包括她曾经亲手废了年御经脉,只因年御曾对铅华有所图谋。
年誊不敢说凤千华所行是否正确,唯一能答。
“铅华,幸好,我有一生来宠你。”
“完了,二少爷,你看来得拿副药备着了。时不时就得抽疯。”铅华本分职责,关心少爷。以妻子的身份。
——
我没有别人出生就拥有的一切,我之所得,全靠我自身争取,哪怕是一个名字。所以她从不伟大,因为她想让风铅华消失。——凤千华
凤千华倚在青石之上,烈酒下肚。却没有半分醉意。明日整军出发,平定贼乱,不及时行乐,不知道还是否有命回来……
回复
【为鸽子们提供文学新闻、文学话题、写作资料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9 23:37 , Processed in 0.191226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