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64|回复: 0

《寂》

(72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32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325
       天还没亮。
       昨晚上下了一场暴雨,噼里啪啦的一阵,听着叫人心慌。倒是扫街的不胜欣喜,大雨把一条街冲洗得干干净净,被风吹落的叶子顺着水流聚成几堆,街上很干净。
       这样就省事多啦。他们这样想。
       天开始蒙蒙亮了,但清水街还是寂静的。三月的南京,尽管已经立春了,还是十分寒冷的。
      陈五天还没亮就起来了,他在屋里摸了一圈,提了一瓶烧酒、一碗肉、一刀纸钱,摸索着抽掉门上的横木,刚探出头又缩了回去——这天儿太冷啦。
       陈五又回去,窸窸窣窣地穿上厚重的棉衣。看看外面,浓稠的雾还没散,他又在木桌边坐下了。
     也不知坐了多久,他好像听到了公鸡打鸣的声音——但清水巷是没有公鸡的。他就推开了门,外面天已经发亮了,冰冷的风一股脑儿地往他脖子里灌。街上没人淡淡的雾气里只剩下一个厚实的背影悄无声息地走着。
      城门还没开,哨兵这会儿估计还在被窝里。陈五就自己一点点地打开城门,堂而皇之地出城了。
      出了城往西,就是坟地了。一路上老鸹子掐着嗓子似的地叫着,叫得人后背发毛。
     陈五在一块墓碑前停下,站了一会儿,蹲下来把手里的东西在墓前一字摆开。
      陈五摸出火柴,划拉了半天却不出火。头顶的老鸹幸灾乐祸地叫了几声。
      陈五瞪着眼睛继续划,最后一根火柴终于支撑住,颤颤巍巍地点燃了纸钱。火让寒湿的空气变得温和了些。
      陈五把烧酒浇在碑前,嘟囔道:“我今年又来了……年年都这样,你是不甘心吗……”
纸烧了,酒、肉也送了。陈五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想了想,又把装着肉的粗瓷碗放在碑前:“明年……我不来啦……日子到哪儿都是这样难过啊……”他叹了口气,走了几步,又转过身,看着墓碑:“我走了。”
      不知哪棵树树上的老鸹,怪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太阳已经出来了,把一把金光洒在秦淮河上,刺骨的河水难得地透出了几分暖意。几百年来都是这样。

50d4aad77f12f929(1).png

评分

参与人数 1稿豆 +600 收起 理由
周天 + 50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7:43 , Processed in 0.478315 second(s), 5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