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115|回复: 9

就让一切都如初,好吗?

(7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2

4

主题

19

帖子

2968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968
200才气
冬天过了
可我还是相信
星星会说话,石头会开花
穿过夏天的木栅栏
和冬天的风雪之后
你终会抵达
因为爱着
就算痛到极致
我们不会老去

主题“初”,畅所欲言,不限文体,不限内容~

收起回复
  • 水函 : 啊啊!!!我竟然表白了
    2019-7-14 21:50| 回复
  • 大明 回复 水函 : ??成功了吗
    2019-7-15 06:21| 回复
  • 水函 : 有何重要=-=
    2019-7-15 10:40| 回复
  • 洋流 : 这个有截止时间吗?
    2019-7-15 22:54|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9

主题

43

帖子

323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30
发表于 2019-7-15 00:02:0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只若如初见
                                          ——引子
 九月份,秋老虎肆虐。               

  “砰——”

  干净的稿纸上顿时就多了一个黑色脚印。

  那双黑色的靴子上满是铆钉,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温七厘推了推眼镜,慢腾腾的站起来,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儿洁白的手帕,眼尖的唐芝发现那手帕边缘绣着一支墨色的竹子。

  如此具有年代气息的东西一掏出来,高二六班顿时就炸了,哈哈哈的笑声几乎要掀飞楼顶。

  恍若未闻。

  认真的擦干净的桌子,弄脏的稿纸被撕下来放在了草纸那一摞。

  “温七厘,你这是在哪个年代穿过来的?知道纸巾这种东西吗?”

  那双黑色的拉风的靴子这次落在了桌子沿上发出很大的声响,围观的学生们被吓了一跳,窃窃私语的声音小了下去。

  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转学生,唐芝发现温七厘比她还要矮半头。

  温七厘还是那副没脾气的样子,他即没有对唐芝的暴力行径表达出不满,也没有对同学的嘲笑表现出受伤的样子,只是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认真对她道:“我知道纸巾。”

  更加疯狂的笑声在教学楼的上方盘旋,直至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这是温七厘转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

  出师不利。

  霉运似乎总是出双成对的。

  “温七厘就跟唐芝同桌吧。”

  晴天霹雳。

  温七厘几乎已经看见了暗淡无光的人生。

  唐芝同学威武霸气的独占一张桌子,她不喜欢别人来分享她的领土,不过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班主任的安排。

  温七厘拖着自己的书包走过去,在唐芝面前的站定,推推眼镜。

  “以后就是同桌了,请多多照顾。”

  唐芝手中的漫画书又翻过一页。

  午后的阳光总是让人昏昏欲睡,温七厘努力的撑着自己的眼睛,老师讲课的声音就像是从天边传来,他的新同桌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靠近窗户的同学往后面看了一眼,转身就把窗帘拉上了一点儿。

  那阳光就被变成了一整块儿的光斑。

  温七厘是走读生,爸爸妈妈为了他读书特意在周围租了房子。

  月上柳稍,他拿出钥匙开了门。

  红烧肉的味道在厨房里飘出来,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了米饭,排骨和虾仁汤。

  食物的味道能让人忘记烦恼,每个神经末梢都雀跃着。

  偷偷的捏起一块儿软烂的排骨,迅速的丢到嘴里,肉的香味儿弥漫了整个口腔。

  好吃的要哭出来。

  “小厘,排骨好吃吗?”

  对一个厨师的菜表达喜爱之情是对厨师最大的赞赏,他眯着眼睛带了点儿夸张的表演成分:“没有什么词语能形容我此刻的幸福感。”

  红烧肉摆到桌子上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偷吃又被抓包了。

  这次霉运是三胞胎啊。

  妈妈笑骂一声,坐到了餐桌旁。

  浓稠鲜美的酱汁儿在洁白的筷子上滑落,肥瘦相间的肉散发着熟悉的味道,第一块儿肉落到了温七厘的碗里。

  “多吃点儿,跟妈妈说说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温七厘想起了那个黑色脚印又想起了那些带着些许恶意的笑声。

    他笑了笑:“挺好的,同学们都很热情。”
           第贰章
厚重的木门发出让人心颤的声音。

  嘶哑的怒吼在身后传来:“有本事就永远都别回来。”

  黑色高筒靴在门槛处终究还是顿了一下。

  外面阳光正好。

  里面一地鸡毛。

  唐芝没有立即离开,她就站在门外听着门里面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那声音穿过层层的血肉直入心底,捏着烟的手指在轻轻的颤抖。

  温暖的教室让眼睛蒙上了一层白雾,只能摘下眼镜,眼前的人物都被上了一层滤镜。

  第一节课语文课。

  唐芝旷课。

  第二节课英语课。

  唐芝还是旷课。

  第二节课课间,唐芝回来了,带着一身的肃杀之气。

  温七厘默默的离她远了一点儿,某种意义上来说唐芝比很多男生都要可怕。

  连着旷了两节课的人突然出现没有引起一点儿的侧目。

  只能是习以为常了。

  当新来的物理老师喊唐芝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温七厘才发现唐芝根本没有把书摆出来。

  默默的把习题册推过去一点儿。

  “牛顿第二定律……”

  不管同桌是个怎样霸道的存在,总之,在被老师提问时伸出援助之手是江湖规矩。

  “不会。”

  干净利落的对温七厘的援助采用了最惨烈的拒绝方法。

  唐芝理所当然的坐了下来,那本习题册还是摆在两个人之间。

  厌恶的把书推过去,打了个哈欠,在老师的注目下把头埋了下去旁若无人的睡觉。

  温七厘有点儿惊讶,他看见唐芝那双好看的手上有一道长长地口子,伤口周围带着凝固的血液,显然是没有经过处理的。

  午饭时间是不用回家的,时间对于高中生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

  温七厘没有去吃小食堂,尽管他手里的钱是富富有余的。

  妈妈总是怕他吃不好,营养跟不上,每天塞给他很多钱。

  他打算把钱省下来给妈妈生日的时候买一件礼物。

  学校旁边的那条街上有一个服装店,靠近橱窗的地方挂着一件儿米色的风衣,他注意到每次路过的时候妈妈总是要往里面看好几眼。

  时间慢悠悠的过去,马上就要迎来高二的寒假。

  温七厘在高二六班还是一个透明的存在。

  情有可原。

  已经成为一个集体的班级很难再容纳进一个新人了。

  雪花打着旋儿落下来,伸出舌头舔一舔落在嘴边儿的雪花。

  没有味道。

  雪花不是甜的,这一点儿温七厘早就知道。

  昏暗的路灯下,泥泞的雪水中,拳打脚踢声夹杂着粗俗的话语一点一点儿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的手指在厚厚的手套中轻轻地颤抖。

  这是在群殴。

  每往前面迈一步都是一种挑战。

  长筒靴踩在马路牙子上,指尖夹着的烟在路灯下升起袅袅的烟雾,唐芝的脸无遮无拦的倒映在他的眼睛里。

  他终于知道她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第叁章

飞快的奔跑在泥泞的纵横交错的小巷子里,肮脏的泥点儿飞溅在雪白的校服上。

  不知道跑了多久,温七厘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周围都是了陌生的景色,应该是安全了吧。

  心里的石头还没落在地上,身后传来低低的笑声。

  炎炎夏日,骄阳高空挂。

  那声笑却不亚于一个惊天响雷,惊讶的回眸。

  “跑的倒是快,不过……”

  那声音顿了一下。

  “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眼前一片黑暗,周围的一切都褪了色,颓然闭上眼睛,耳边都是狰狞的笑声。

  大吼一声在梦里醒来,枕头都被汗湿了。

  天已经大亮了,床边儿摆着闹钟还没响。

  妈妈在准备早餐,看到他起床挺惊讶。

  “怎么今天那么早?”

  温七厘坐在餐桌旁边儿。

  “今天要考试。”

  妈妈做的小笼包绵软多汁,一口压下去满满的香味儿,狼吞虎咽的吃了五六个又喝了一碗粥,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碗。

  今天其实只是一个模拟考试,不过校方也是挺重视的。

  温七厘作为一个转校生理所当然的被分在了最后一个考场,然后他就有幸看到了唐芝。

  唐芝迟到了近大半节课,在门口跟监考老师扯皮了好一会儿才被放进来。

  温七厘分神看了一眼,又把眼睛垂了下去。

  最后一个考场的纪律可想而知,老师转个身的功夫考场都要炸了。

  小纸条儿满天飞,有些人的卷子都传的找不到。

  温七厘只管安安心心的答题,他是转校生,因此必须在这个考试中好好发挥。

  座位是按照考试成绩排的,他不想跟唐芝同桌。

  一个纸条啪嗒一声落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声在静下来的考场中非常清晰。

  茫然的抬头,监考老师已经气势汹汹的走了过了。

  他的咯噔一下,想解释些什么。

  考场的门突然开了,巡查组恰好走了过来。

  “老师我没有……”

  那个纸团在他的面前被打开,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了某个大题的详细方案。

  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很多纷乱的念头。

  他不能再转学了,这一次的转学已经让爸爸妈妈很为难了。

  手指无意识的捏着裤缝。

  “温七厘?六班刚来的学生?”

  温七厘的心登时就冷了,他一个刚刚转学的学生根本背不起这样的名声。

  “不是的,我……我根本不知道……”

  “同学,人证物证具在,请家长吧。”

  “不是……老师……”

  声音已然带上了哭腔,语无伦次地为自己辩白。

  一双手突然伸过来捏走了那张纸条。

  “是我的,这张纸条是传给我的。”

  唐芝轻描淡写的把那张条撕碎在手里,轻轻的瞥了一眼温七厘,跟着老师走了出去。

  震惊的看着唐芝的背影,指甲在手心挂刮了刮。

  唐芝明明一进考场就趴下去睡觉了的。
            第肆章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唐芝透过窗户看见邻居站在院子里。

  邻居家今天来了客人是来借盘子的。

  爸爸微笑的着跟邻居说话,洁白的衬衫一尘不染。

  她衷心的希望邻居能待得时间长一点儿再长一点儿。

  爸爸转过了身,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完全的消失,她想难怪妈妈当年拼了命的要嫁给他。

  温七厘上学的时候还带了一块儿烤红薯,红薯的香味儿顺着热气飘出来,吸引了不少的人看过来。

  “……那天谢谢你……”

  唐芝瞥他一眼,手上的漫画翻过一页。

  温七厘有点儿尴尬的摸摸鼻子,在口袋里摸出了一大把的糖,小心翼翼的放在唐芝的桌子上。

  唐芝好像没看见一样,倒是周围的同学嗷嗷的怪叫起来。

  莫名奇妙。

  温七厘的脸烧了起来,默默的啃自己的红薯去了。

  英语课上了一半,温七厘注意到那一堆的糖中没有了草莓味的。

  他悄悄地去看唐芝,原来她喜欢草莓味儿的啊。

  模拟成绩下来了,温七厘的名字在成绩单中间,还算不错。

  妈妈为了犒劳他,炖了一只鸡。

  鸡肉软烂细腻好吃的让人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

  “七厘,我们只有好好学习才能有出息,你才能不用跟爸爸妈妈一样."

  温七厘的爸爸之前在一个工厂里做工,工资很低,妈妈只能找一些很苦很累的兼职来做。

  把最后一口馒头放进嘴里,郑重的点点头。

  座位果然是按照成绩来排的,温七厘松了一口气,他选了一个离黑板比较近的地方,同桌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

  他在书包里拿出妈妈做的芋头团子分给周围的人。

  “你的东西我可不敢吃,我怕有毒。”

  女孩子的话可不像她的脸那样漂亮。

  温七厘推推眼镜,认真道:“没有的,我妈妈做的很好吃。”

  “说了不吃是不吃,你听不懂吗?”

  于是那一整袋的芋头团子都没有送出去,他无不遗憾的想,真的很好吃的啊。

  陷入苦恼中的温七厘没注意到,唐芝路过他的座位顿了一下。

  阴沉了数天,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雪。

  温七厘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雪地里,呼出的白汽模糊了他的眼镜。

  隐约能看见前面有不少人,重新戴上眼镜他的脚步就慢了下来。

  那样的情景他再熟悉不过了,紧张的捏着书包带子,心几乎要在胸腔里蹦出来。

  那些人迎面走了过来,他慢慢地后退,最后才撒腿就跑。

  冷风灌进脖子,连带着胸腔都疼了起来,终究还是被堵在了一个陌生的小巷子里。

  “跑的倒是快,你以为你能跑得掉?”

  手心里慢慢地浸出了汗水,手里的钱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他咽了一口口水:“……我……我没钱。”

  不能把钱给出去,他已经攒了很久很久的钱了,马上就能给妈妈买那件漂亮的大衣了。

  “没钱?你觉得我信吗?”

  那些男生都笑了起来,笑声里满满都是讽刺。
            第伍章
狂风夹杂着雪花,被温七厘大口大口的吸进肚子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边的人终于停了下来,于是他也停了下来。

  “谢谢……”

  猩红的火花在唐芝的指尖绽放,白色的烟雾慢慢地上升。

  温七厘震惊的看着唐芝。

  “走吧,以后别往小巷子里走。”

  傻傻的点点头。

  温七厘捏着书包带子,给唐芝鞠了一个躬。

  雪泛着白色的光,唐芝的脸上似乎有了点儿血色。

  他吓了一跳,那点儿血色就慢慢地滑落下来。

  唐芝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出意外的指尖沾上了一点儿粘稠的红色,厌恶的把那点儿血液抹在自己的裤子上,一转身就看见温七厘眼睛里要溢出来的恐慌。

  不屑的嗤笑一声:“滚吧。”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唐芝的视线。

  害怕的情绪并不会因为她救了他就会减少一分。

  他拼命地跑,就像是后面有恶鬼跟着,他不敢回头也不会回头。

  阳光终于在厚厚的云层后面露出了一点儿光芒。

  “小厘,今天怎么回来的这样晚?”

  心思千回百转,终究是无所谓笑了一下:“今天数学老师拖堂了。”

  无辜的数学老师。

  温七厘特意让妈妈做了很多的草莓团子,这个时节的草莓已经不是一个贵字可以概括的了,但是温七厘仍然是缠着妈妈做了很多,唐芝算得上他的救命恩人了。

  第三天了。

  唐芝还是没有出现。

  那些草莓团子倒是让温七厘收获了周围女生的好感。

  “你知道唐芝为什么请假吗?”

  同桌女生这一次倒是很温和的看着温七厘。

  “请假?她肯定会没有请假的,老师根本就不会管,这很正常,不过是几天而已,高一的时候她可是整整消失了一个月……”同桌顿了一下接着道:“她可是整个年级的大姐大,你最好离她远一点儿。”

  温七厘点点头,并不拒绝同桌的好意。

  “你打听唐姐做什么?”

  温七厘有点儿紧张的后退一步,面前的这个女生他只在第一天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见过,当时跟在唐芝后面的就是她。

  女生慢慢的吐出白色的烟雾,眼神比一般的女生冷的多。

  “……我想谢谢她。”

  “哦,原来唐姐救的人就是你啊,我还以为是什么极品大帅哥呢。”

  女生失望的把烟掐灭:“……大概在医院吧,谁知道呢。”

  “谢谢。”

  温七厘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了,他很讨厌烟的味道,尤其是女士香烟的味道。

  浓郁的饭菜的香味儿在厨房里传来,温七厘有点儿疲惫的在沙发上躺了下来,他想,唐芝为什么会在医院呢?那一日,他知道她其实并没有受伤。

  “小厘回来了?赶紧洗洗手,下午妈妈去接爸爸回家。”

  洗手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眼睛看着妈妈。

  妈妈的背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的眼睛有点儿湿润。
  “……时间到了吗?”

  妈妈来到他的面前,摸了摸他的额发:“到了。”

  饭桌上很安静,两个人只是偶尔的小声的交谈。

  泪水突然一滴滴的落在饭碗里,顷刻间泪如雨下。

  “没事的,都过去了,小厘,好好吃饭。”

           第陆章

眼前是刺目的白。

  “芝芝,是妈妈没用,不能保护你。”

  声音嘶哑,眼睛红肿,女人已经哭了很长时间了。

  这是每一次睁开眼睛都能看到的景象,从一开始心如刀割到现在的习以为常,已经有十年之久。

  唐芝把眼睛转向窗外,窗外是大片的高楼投下来的阴影。

  无聊又无趣。

  “妈,离婚吧。”

  “芝芝……”

  唐芝觉得不耐烦,没有人说过女人的生活就必须要依靠男人。

  “他家暴了这么多年,你真的还能忍下去吗?妈?”

  不由分说的撸起母亲的衣袖,肌肤上纵横交错的都是鞭痕,有些已经见了血,凝结成难看的疤痕。

  “妈……”深深的看进母亲的眼睛深处:“你一直以为不离婚是为了我好,是为了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庭,可是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你的幻想,我所受到的伤害比你们离婚还要痛苦千倍万倍。”

  女人震惊的看着病床上的唐芝:“芝芝……”

  温七厘终于在元旦节之前见到了唐芝。

  那样骄傲的一个女生,哪怕是在病床上还是带出来一点儿不可一世。

  温七厘上前把自己书包里的带的东西都拿出来。

  唐芝不动声色的,看着病床上很快就多了一堆的糖,点心,蛋糕……

  一一看过去,发现基本上都是草莓味儿的。

  温七厘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解释:“谢谢你救了我。”

  唐芝嗤笑一声:“你的命就值这么一点儿东西?”

  顿时,脸色慢慢地变红。

  温七厘觉得很丢脸,垂着头不知道该接些什么。

  耳边传来细细簌簌的声音,一抬头,唐芝已经剥了一颗草莓味儿的糖放进了嘴里,目光也放到了病房里的电视上,他松了一口气。

  如坐针毡的在病房里呆了半个小时就再也坐不下去了,于是就赶紧告辞。

  到底也没弄明白,唐芝为什么才进的医院。

  他往外面看了一眼,阳光正好。

  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了爸爸的声音。

  微微一笑:“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元旦节这一天因为没有放假,顿时一片的哀嚎,不过老师说会有一个元旦晚会,如此才安慰了这些车莘莘学子们受伤的心灵。

  放不放假对于温七厘这种走读生来说到是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到时没想到文宣会找到自己的身上。

  “听说你会吉他?”

  温七厘慌乱的摆摆手:“已经很久没碰了……”

  文宣就笑了,一派温和的样子:“没关系,只是班级里的一个小小的晚会,不用紧张。”

  小时候,看见电视上的男明星抱着一把吉他的样子很帅,所以他就缠着爸爸买了一把,在兴趣正浓的时候也上过几天的兴趣班,不过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在上了初中之后也只是偶尔弹一下了。

  他有点儿好奇文宣怎么会知道他会弹吉他的。

  “反正我就是知道了,温七厘我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哦。”

  温七厘没有拒绝。

  他选了一首比较熟悉的曲子——《多年以后》,这首曲子因为练过,倒是不会花费很长的时间。

  于是,大家看他的眼神里就多了很多的崇拜。

          第柒章

元旦晚会轰轰烈烈的召开了。

  温七厘上台之前还有点儿害怕,站到台上看着台下那一双双期待的眼睛,那一点儿怯意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人头涌动间,唐芝的脸一闪而过。

  下台的时候温七厘身上出了点儿汗,冷风一吹又迅速的消失了。

  突然被砸中脑袋,温七厘吓了一跳,地上是一根儿挺大块儿的棒棒糖。

  他笑着转身,不出意外的看见了唐芝。

  唐芝的脸隐在黑暗里。

  “温七厘?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温七厘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愣了一下才道:“七厘是一种药材,可以治疗跌打损伤。”

  唐芝失神了一下,温七厘已经在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

  说着就已经打开了,里面是一块儿银白色的手表,有灯光照过来,整块儿表盘都在闪闪发光。

  很漂亮但也价值不菲。

  温七厘有点儿不好意思道:“生日快乐。”

  唐芝怔了一下,慢慢转身:“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

  唐芝就笑了一下:“猜的挺准的。”

  其实是因为唐芝那日在病房里说的话,温七厘特意找了老师问了她的生日。
尽管妈妈的那件大衣可能暂时买不了了,不过,也没什么后悔的。

  “挺好,就当作临别礼物吧。”

  唐芝已经戴上了那块儿手表,银白色果然很配她的肤色。

  温七厘有点儿蒙:“什么?”

  “没什么,再见。”

  “我送你手表的是想告诉你,别再迟到。”

  温七厘没有听见唐芝说了什么,只是看着那个高挑的身影消失在一片灯光中。

  “七厘你做什么去了?快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

  “来了……”

  温七厘应了一声,走进教室……
            尾章
  后来的很多很多年温七厘都没有再见到过唐芝,也没有再见到过像唐芝那样的女生,他有时候甚至觉得其实那样矛盾的一个人根本就是没有存在过。

  直到他有一天回到故乡,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女人,那女人手上戴了一个很破旧的手表,他的心一下子就跳动了起来。

  ——唐芝。

  他的脚步慢了下来,他看见唐芝身边多了一个男士。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想,终究还是不对。

  长街的尽头,唐芝似乎回头笑了一下,不过那都不重要了,温七厘笑着挥挥手。

  ——再见了,我的青春。


                      ——完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6

帖子

11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50
发表于 2019-7-14 21:49:4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见EXO
    正式的初见是在高二刚开学没多久的时候。冬奥会在寒假时就要闭幕了,可我知道过完暑假开学不久才看了重播,然后正好遇见了他们——九锥。
    然后,又喜欢了一整个寒假。他们的舞蹈很是惊艳,步调一致,简直就是无法超越的盛世。我听他们的歌,喜欢sing for you,约定,还有十二人时的狼与美女,真的很好听。不过十二月的奇迹从12变到9,约定是后话了,但足以给劳尔和爱丽慰藉。
    其实第一次,是在芒果台的快本,那应该是他们最后一次来中国上节目吧。可我初二也忙的不行,只是匆匆一瞥。但我不后悔现在喜欢上他们,因为我虽然不能陪他们度过煎熬的日子,但我会在现在,他们要不温不火的时候,骄傲地说:我们的EXO,谁都无法超越。历经山河,归来任少年。我喜欢十二月的奇迹,我也爱九锥盛世。
    我相信他们还会再度一起,就像12.04.08。
    二我也会漂去看看你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8

帖子

78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780
发表于 2019-7-17 01:21:2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初见
笑而不语
一见钟情
回见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多见
丑态百出
出乖露丑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可人生便止于初见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14

帖子

1619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619
发表于 2019-7-14 22:40:5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子绝恋】之《午夏深思》
       炎夏午后,静静地独自走在柳荫小道上。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好像跟自己漫无目的的内心一样。‘呼’舒一口气,想找一种方式来释放内心的烦躁。‘啧用什么方式呢?跑步?不行。我并不擅长跑步。游泳?好像更不行耶。我是旱鸭子。那干什么好呢?’我费力地在脑海里搜索自己想做的事。突然,灵光一闪‘听歌’对啊没有什么方式对作为歌手的我是一种心灵释然。

     轻轻地打开手机去寻找让我心灵释然的歌曲,‘《说好了不见面》嘿!就是它了’。记得是去年小贱唱的一首得力歌曲。‘我曾给你最温暖的怀抱,你却给我最痛心的玩笑。偶尔,想起我们。。。。。。。’华丽.哀伤的旋律渐渐闯入我的心底。‘天杀的小贱,什么时候开始唱这种听起来都让人愁绪纷扰的歌曲了。’我无奈地抱怨道。很难想象,看起来一天到晚笑容满面.性格开朗。只知道装13的小贱,也会有纠结。烦恼的一面。

    ‘唉   也不知道晓晨和小源他们怎么样了,还记得去年4月我离开他们的时候,他们还闹了好长时间。小源说如果你走,我就再也不唱歌了。刚开始我还以为他赌气说的气话。可从去年跟晓晨唱了一首后,到现在还真听不到他唱的歌了。这让我心里很不安。打电话过去被告知没在家,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qq也有大半年没上了。再后来就彻底失去联系了。给晓晨小贱他们打电话他们也说不知道好久没见了,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去找他’后来想想算了,我本来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管生活.未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没有他们要走的路,可能是歌手.演员和明星。我人生注定是一个凡夫俗子了,最多就是一作家外加一个网络歌手的虚名而以。我不需要同情.怜惜。我承认我是个弱者,可我真的很弱吗?我不知道,因为我内心里一直有一份坚定。有一份信念在呼唤我‘你并不是一弱者,你有你的道路要走。’是吗?我有路走?什么路?我除了写作唱歌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路要我走?写作?唱歌?我并不想放弃我的信念。可我有什么办法啊。每当他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说‘小e,可不简单啊,发生在他的身上的每一件事,都是一首歌的乐源。’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意的,但是,我并不像想跟他们去争排行。因为,他们是除了跟我共患难的朋友之外,唯一的一群跟我谈心的知音。我想是时候退出乐坛了,因为我的存在是阻碍他们前进的因素。于是,我走了,离开了我唯一看重的朋友们。走之前,我给小贱作了一首他跟小丹的歌词。呵呵!这是我最后给他做的词,也是最后的礼物。

      回到乡下小宅,静了一阵心好不惬意。偶尔,打开qq音乐看看晓晨的专辑,《你在看孤独的风景》.‘喝!有出新歌了,真活力。'打开了,歌词映入眼前‘

                            不会忘记提醒你分离

                          这是我们最后一句

                            你说的曾经别介意,我会忘记。。。。。。。

                            还有一天就要分离

                           没有想到回到过去

                           不忍看你单独的背影

                              转过身去

                         你在看孤独的风景

                         逃离有我的回忆。。。。。。。

                       总是在最后才想起

                       曾经多美好的字句、

                         身心疲惫后悔如今

                     没有珍惜。。。。。。。

      心中有一阵莫名的辛酸,你们后悔了吗?你们很怀念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对吗?嘴角一阵苦涩。‘流泪了吗?后悔了吗?'我对自己内心问道。晓晨你们不要后悔.愧疚。因为,我现在很开心。我到现在还感觉我做的很对,最起码换回了你们信任.温馨的友谊。

     我很累,真的好累。一直活在世俗的束缚下,真的好累。我没有能力左右世人的思想,也没有能力管住世人的指责。从此以后,我要过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走自己的路,不管别人怎么看,就算全世界口诛笔伐我也无所谓。人生本来就是多元化的,累了就要休息,睡醒之后往事都是过眼云烟,呵呵!多刁的笑声。凄凉啊!。。。。。。。。。。

     对了,晓晨.小源你们唱错了。我不是逃避.和懦弱,我是珍惜。我沈傲非不是懦弱,以后也不是。晓晨也不要叫我‘均'了,王永均太难听了。呵呵~小e这个名好。



                                                                    沈傲非wangare

                                                                 

     2011.07.14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9

帖子

57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575
发表于 2019-7-14 22:57:4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阳光正好,春暖花开,他在广场上带着一群小学生作画,他的笑容如那天的阳光一般温暖和煦。他仿佛天使一般走到她的面前:“美女对不起,你挡到我写生了”从那天起她就沦陷了……
真没想到,这个时候,她居然想起的是他们初见的场景
此刻的她跌坐在地上身上是数不清的伤痕,嘴角流着写,她发出一声微弱的,惨淡的笑声,似乎是在自嘲。手边垂落着一把水果刀,在他的脚边是他已经悄无声息的尸体,是的,她杀了他,那个让她爱着,也让她怕着,恨着的那个他。他们结婚五年了,原来以为一切都那么美好,幸福,可是,结婚后的他从天使变成了魔鬼。这五年里,她经历了无数次家暴,她以为她对他的爱可以唤醒他,感动她,但每一次,迎来的都是他变本加厉的虐待。
在今天,她结束了这一切,她就一朵已经枯萎的花朵一样,已经失去了挣扎向上的力量,跌坐在地上的时候,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里,她想到的依然是他的美好。
如果能够回到最初相遇的时候,就让那次初见成为一场美丽的邂逅该多好啊……
收起回复
  • 大明 : 缺少细节,感染力方面不太够
    2019-7-15 00:54|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7

帖子

2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45
发表于 2019-7-14 22:20:3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初即是末,末新生初。
世间万物有初即有末,他们就像双胞胎,面对面就像照镜子。
可是再怎么相似的二人也会有不同。
初,是生,是希望。
末,是终,是毁灭。
若将初与末连在一起,恭喜你,构建了人生。
人生就是新生至老去离开,过程令人痴迷。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1

帖子

63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32
发表于 2019-7-16 09:51:5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在哗啦啦的下,人在匆匆忙忙的跑,车过溅起来了一摊水,人骂捏捏的,匆匆忙忙的挤上了公交,如沙丁鱼罐头一般,就在这个能走到铁罐子里,生命继续延续。
  车窗外是一所小学,在雨幕中,它是多么的渺小,打湿了的红旗,不在张扬就静静的贴在了旗杆上。
  是否会记得当初在国旗下的雄伟壮志,是否会记起曾经被写进作文里的理想,是否还会记得自己以后当老师了,要怎么当教书,自己当爸妈了,要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
  然后这一切似乎我们长大了,还是没变,当老师的同学活成了原来老师的样子,当爸妈的同学却体会到了自己爸妈的不易,自己的理想也成了一篇作文,或许唯一不改变的就是自己长大了。
  车缓慢的前进,如果每一个站都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每个站下去的人上的的人都是人生的过客。我曾经天真的认为友谊天长地久,却不曾想时间距离早已经改变,在以后的生活我希望找到一个能陪我一辈子的人,我狠心一点,希望能走到他的前面,那样走的时候还有人送。这世间多少有个人挂念。
  当初是一个怎么样子的?现在又该是怎么样?当初就一定好吗?现在又活成了当初的样子吗?
  回不到当初,也找不到当初的那份感觉,记不清初恋时的青涩也忘了当时的胆怯,现在就挺好,时间磨平了我的棱角,变得圆滑和理性。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4

帖子

84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4
发表于 2019-7-17 00:06:1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一切能回到当初,你愿意吗?你还会爱我吗?
我一直爱你,无论是现在还是当初。我宁愿和你重蹈覆辙,纠缠不清,互相折磨,也不要再离开你一次了。
收起回复
  • 大明 : 你好,这种没有具体故事和人物的抒情片段不算作品哦!不给予夜猫子奖励!
    2019-7-17 00:15|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203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03
发表于 2019-7-19 04:40:2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与我的101次遇见

(Yuri 白真小同人)
(含私设,有ooc)

白真从加拿大回来,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这三天,他忙着办理开店的手续,不可开交。不过还好,店里头有Tony帮着忙,也还过得去。

Yuri恰好在这边有个拍摄工作。因为不大想打扰休息的助理,Yuri便自己出发了。白真的店装扮的实在是太甜了,以至于真的很难让人忽视。

“奇怪了,这边打算新开一家奶茶店吗?”Yuri推开店门,空调的凉气扑面而来。

“你好请问想要……yu……yuri?!”Tony本想询问顾客的需求,看见yuri后乐了:“yuri!好久不见!”

再见Tony,yuri也感到很不可思议:“Tony,这家店原来是你的吗?什么时候来的?还会回加拿大吗?还是去中国回红熠?”

Tony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你一下子说那么多,我倒是不知道先回答哪个了……大概,我猜也有可能会留在FNC?”

yuri投以质疑的目光,Tony自讨没趣:“开玩笑的啦!”

yuri本还想问些什么,助理的电话已经催了很久了:“反正我家也在这儿不远,我以后常来光顾怎么样?”

“乐意之至!”Tony说。

留在yuri离开后不久,白真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回来了:“手续都没问题了,该批的文件我都去有关部门请示了,勉强也在这边落下了脚,这段时间很感谢你啊Tony。”

Tony给白真递过去一杯冰水,调皮道:“怎么,那么快就想赶走我啊?对了,先不说这个,你猜我刚刚看到了谁?”

白真淡淡的喝了一口水:“魏子越?金炫彬?”

“都不是啊,白真脑袋能不能灵光点,魏子越在中国,炫彬也不在这儿啊”Tony说:“是yuri啦”

听清楚后,白真顿了一下:“yuri?他也在这?”

“对啊,yuri家在这附近,还说会多多来光顾你的生意……糟了我都忘了跟yuri说这是你的店子了……”

白真脑子有些空白,这一瞬间仿佛听不清Tony的碎碎念,脑子里全是“yuri会多多来光顾你的生意”……

什么啊,好不容易逃避了三年的人,怎么说出现就出现,怎么一回国就遇上了呢。

yuri的光顾来得飞快,当晚的十点钟,Tony已经离开店子,白真正准备关门打烊,yuri就自顾自的推开了店门,走了进来……
  “Tony我想……”很显然,yuri也被突然冒出的白真惊喜到了:“白……真?”

白真点了点头,灿烂一笑:“好久不见啊yuri。”

三年了,太久了。

“是啊,数以千计的日夜,可真久。”yuri柔柔的说。

“嗯……想要些什么吗?”白真觉得似乎气氛有些尴尬。

想要你。

“都好。”yuri说。

白真给yuri端来一杯果汁,然后转身收拾前台桌面了。一千个日夜后的初相遇,白真觉得有些无话可聊。yuri静静地喝光果汁后离开了。

白真突然想起来,果汁没给钱:“算了,就当是给第一位客人准备的特权好了。”

从那以后,yuri很久都没有再来了。久到Tony都准备飞回红熠。

白真将Tony送回机场:“路上小心呀,什么时候再回来就通知我吧。”

“了解!下次如果也想去加拿大看枫叶和雪,我继续给你当导游呀!”Tony元气满满的登机了。

白真还得马不停蹄的赶到车站去接李美谈——他的新员工。

李美谈还真的是一点也不想来白真的奶茶店:“我就搞不懂了,干嘛非得来这儿为你打工,明明我都还要准备这段时间的代言活动,明明我也不缺钱。”

“拜托了,你知道的,我的身份也不好找人来店子里。”白真说。虽然再加拿大待了三年,但是白真却依然在圈子里有动静,虽然也不是特别大的水花,但至少也有不少的忠实粉丝。

李美谈坐下来轻声道:“干嘛非得是我,魏子越啊不行吗。”

“乖啦,你离我最近嘛。”白真微微撒娇。

“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你,”李美谈觉得自己应该是起鸡皮疙瘩了:“可以了打住,我知道我在怎么说你都有千万个理由来回复我的。”

“我很抱歉,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们。”yuri才刚推开门,就见到亲密靠近的二人。

条件反射一般,白真推了下李美谈,走到前台为yuri点单:“今天喝些什么?”

“果汁就好。”yuri轻轻的说。

李美谈对于白真的举动,一脸莫名其妙:白真今天究竟哪根筋不对?

白真从厨房烤箱取出刚刚烘焙好的松饼,淋上从加拿大带回来的枫糖:“美谈你可以过来搭个手吗?”

李美谈不可以,他已经跑上楼给自己收拾房间了。yuri大发慈悲的走进了厨房。白真微微一愣,随即表达了感谢。

“Tony是今天的飞机吧?Tony走了那么值得庆祝?”yuri开玩笑问。

白真皱眉:“你可别乱想啊,我可没有,美谈今天刚好过来,我为他接风。”

yuri浅浅的哈哈笑,心中百感交集。白真觉得气氛又尴尬了几分。美谈一个人认认真真的吃完了一大份枫糖淋松饼。

经过长久的内心斗争,yuri决定和白真说开,他特地选了一个李美谈不在的时间来到白真的奶茶店。锁上了白真的门。

“其实我不清楚你锁门的举动。”白真脸微红,他觉得自己想了些不该想的。

yuri淡淡的说:“其实我也不清楚你三年前的举动。白真其实知道,我喜欢你的。”

“知道。”白真点了点头:“我……”

yuri垂下头,打断了白真的话:“对你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或许知道你跟李美谈可能是……可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喜欢你。”

“在舞台上就喜欢了。”似乎觉得不够诚恳,yuri又补上一句。

白真听完后有些好笑:“我可能不大明白,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跟美谈他混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都听见了美谈在练习室里对你的表白。”甚至还透过门缝看见你们交谈甚欢。偷窥是不好的,yuri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来了。

“噗”白真憋不住了:“很抱歉对你完成了困扰,那天我也只是在配合美谈的表白演习而已。”

yuri听到白真的回答,觉得自己应该会开心一会,但好像并没有。

“那你又悄然无声的去了加拿大。”yuri幽幽的说。

白真沉默了,他实在没那个脸去说是因为某人对他的疏远让他误以为碍了某人的眼才离开的。

“所以你想表达的意思是?”白真清了清嗓子,门外已经传来李美谈的叫喊声和拍门声。

yuri真诚的问:“白真有没有一点喜欢过我。”

“有。”白真真诚的回答,也很喜欢。

“现在也是吗?”yuri又问,不过已经没有底气了,仿佛是个泄了气的皮球。

白真轻轻的点头。

yuri小心翼翼又有些惊喜的抱住白真:“我没有得到我不想听的回答。”

“我喜欢你很多的。”白真说。

门打开了,李美谈觉得yuri和白真都不对劲:“讲实话我不是很懂你们俩聊天为什么要锁门。”

“因为谈了你啊”yuri说:“美谈表白成功了吗?”

李美谈身子一震,难得的大声吼话:“白真说好的保密啊!太没信用了吧你!我要离开你的店子!”

白真笑了笑:“那你就走吧,反正新人我已经物色好了。”

李美谈说了句没心没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真不是他说假话,新的代言就要开拍了,他是真的要离开了。

yuri取代了取代Tony的李美谈,留在了白真的家。

静谧的夜晚,来了几位不速之客——starship的人。

“嘿!好久不见!”咸元进说。

yuri回应:“好久不见,难得你们也能一起过来?”

姜敏熙说:“因为刚好在这边有个发行会,就大家都来了。”

具正模接着说:“dsp也来了,孙东杓他们就在。”

“嘿白真,来杯果汁怎么样?”宋亨俊朝白真做了个wink

白真拒收了宋亨俊的wink并且带上了六杯饮料。

电视屏幕上连接的是艾德希兰的演唱会现场,金炫彬很荣幸的成为了和艾德希兰同台演唱的机会。

白真看了一眼yuri,又看了一眼门外的灯光,感觉一切都很美好。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yuri转过头,恰好对上了白真来不及收回的目光。yuri朝白真发射出一颗wink,白真已接收。


收起回复
  • 凛乐吹寒 : 故事性还可以在冲突一些,加油
    2019-7-20 22:5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8:06 , Processed in 0.324434 second(s), 1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