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62|回复: 3

我的女友似乎有些不正常……

(75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7

帖子

276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60
QQ
200才气
爱有无数种表现形式,我的女友对我的爱有些病态,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

要糖不要刀子,病态不是动不动杀人、狂笑之类的,希望最后能有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结局。

评分

参与人数 1稿豆 +13 收起 理由
童心鸣 + 1 女友不正常,那就一起疯狂

查看全部评分

收起回复
  • 大明 : 病娇警告!
    2019-7-12 23:24|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9

主题

43

帖子

323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30
发表于 2019-7-13 13:37:0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好遥远》
  她把手松开,转眼跌落了悬崖。
  她说:“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要。那么,我就自己走了。”
  对面那个还有些稚气的少年睁着惊讶的双眼,还没有反应过来似的,手僵在原地,如同时间定格了。
  他看见了,这个自己跳下悬崖的女孩,笑得多么灿烂。
  她疯了。
  
  /
  
  她记得第一次和沈南陌认识的时候,是在医院的过道上,她那时候十五岁,坐在过道的椅子上,扎着长长的马尾,戴着耳机,却没有听歌,把双腿在椅子前摆来摆去。
  沈南陌就坐在她的对面,不住的看表,他的哥哥在里面看病,精神科。
  也许是等的无聊了,她站起来,做到他的旁边,递给他一颗糖果,说:“你也在这里等人吗?我也是,我叫谷羽,你呢?”
  这个少年看样子比她大一两岁,但是却有些胆小怕事似的,看了她几眼,没有接过糖果,也没有回答。
  “喂?这里就我们两个像是学生,认识一下嘛。”谷羽歪着头,四周看了看,不是年过半百的老爷爷,就是三十一二的叔叔,无聊死了。
  “沈南陌。”他终于开口,声音温柔极了,可是只有短短三个字。
  “呐,沈南陌,很好听啊。”她拿着糖果的手愣了一会儿,随后直接塞给他,自己也剥了一颗吃。
  如果谷羽没有记错的话,那颗糖是柠檬味的,好吃的不得了,也许是这个缘故,那一天她的心情都好的不得了。
  出来了一个穿着粉红色背带裙的女孩子,抱着一个毛绒玩具,明明看起来十七八了,可是表情只是呆呆的笑着,像三四岁的小女孩,后面跟着一个妇女,好像是那个女孩子的母亲,拿着些药。
  妇女看见谷羽,便开口说:“谷羽,我去拿新开的药,你看着谷惜。”
  沈南陌觉得,那应该是谷羽的姐姐吧。
  谷羽拉着谷惜坐下,跟沈南陌说:“这是我姐姐,谷惜,八岁时候发高烧脑子烧坏了,就成这样子了。”
  沈南陌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那边谷惜忽然哭了起来,吵着要吃糖,谷羽翻遍了身上,也找不到,刚刚她吃了一颗,给了沈南陌一颗,已经没有了。
  “乖,姐姐不哭了,谷羽这里没有糖果了,等一下咱们就回家,回家就有了。”她这样哄着姐姐。
  沈南陌伸手递给她一颗糖,是她刚刚给他的那一个 ,他说:“给她吃吧。”
  “咦?你不吃吗?”
  “不吃。”
  糖又不好吃。
  后来那个妇人来了,她们就一起走了。
  沈南陌没有注意,谷羽一只手牵着谷惜,转过头,向他挥手。
  /
  沈南陌等了很久,谷羽离开后半个小时,他的哥哥才出来。
  他的哥哥是在一场车祸中撞到了大脑,但是并不严重,只是偶尔会有反常的行为,大部分时间,是正常的。
  “走吧。”母亲带着哥哥出来,边走边说,“医生说出国可能会更好治疗,可是你在国内要上学……”
  沈南陌没有思考,就回答道:“那你和哥哥去吧,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是的,沈南陌没有父亲。
  在他出生的那天,父亲赶回来,也是出了车祸,更严重,当场死亡。
  他对父亲都印象停留在那个黑白照片,还有母亲的呢喃里。
  “你一个人?”母亲边走边问他。
  沈南陌点头,他很希望哥哥可以好起来,这样子,家里就不只是一个弱小的母亲,还有一个不过初三的他了
  尽管在学校他只是一个不太合群的男孩而已。
  /
  后来母亲带哥哥去了国外,借了几万,再加上原有的积蓄,还是可以坚持几个月的。
  而他自己找了份奶茶店打杂的工作,每个周末都去,算是维持生计吧。
  奶茶店生意不错,每一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到这里,他一个人忙来忙去,倒也充实。
  有那么一天他端着奶茶递给一个长发女孩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忽然抬头,说:“咦?沈南陌?”
  沈南陌愣了一下,以为是自己的同学在这里,可是细细一看,并不是。
  他才想起来是那个在医院的谷羽。
  才过去小半年,谷羽没有什么变化,长长的马尾,戴着耳机,穿着牛仔短裤,显得腿很长。
  沈南陌点点头,把奶茶递给她,转身走了。
  谁知道谷羽跟过来,当他手中空闲下来时,问道:“沈南陌你什么时候下班?”
  “六点半,怎么了?”
  “啊没事。”谷羽得到答案以后就回到位子上,开始玩手机,似乎是不断给别人发信息还是发微信什么的,一直在说话。
  沈南陌听到了什么,类似于,把房子卖了,之类的话,倒也没有多想,毕竟,跟这个女孩子也就见过几面。
  但是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像小时候认识的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也喜欢扎着高马尾,和不认识的人聊天,但是不喜欢吃糖。
  而且那个女孩子在八岁的时候溺水淹死了,她们家办葬礼,他亲眼看见小女孩被放在车上带去火化。
  他并没有太多感觉。
  /
  六点半时间到了,他准备下班了,才看见谷羽还坐在那里,发信息给谁,奶茶还有大半杯没有喝完。
  谷羽发完信息,看他要下班了,也没有管那一大半的奶茶,就走出来,拉住他说:“沈南陌,你家里有人吗?我可不可以……借宿几晚?”
  女孩眨着眼睛,声音好听,带着点乞求的姿态。
  沈南陌愣了一下就答应了,只是在路上,问了一句:“为什么?”
  女孩子笑了起来,两眼弯弯:“你猜啊。”
  沈南陌没有回答,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感觉让一个不熟悉的女孩子进自己家里有什么不好。
  进了客厅,谷羽就边脱鞋子边说:“我睡沙发哈,这个拖鞋没人穿吧?我穿一下。”
  然后她很自来熟的坐在了沙发上,又开始玩手机了。
  沈南陌去厨房准备晚饭,本来只想做泡面,可是,不知道谷羽吃不吃,愣了半天,探出半个头问她:“你吃什么?”
  “泡面就够了,有吗?”
  “有。”
  毕竟他买了一箱泡面在家里呢。
  把面弄好以后,谷羽坐在沙发上,仍然在玩手机,沈南陌坐在旁边,点开喜欢的纯音乐,发呆。
  “喂,你看。”谷羽忽然伸出手机,屏幕上是她和一个备注为“我的白衣少年啊”的人的聊天记录。
  ——我姐姐又失踪了,不知道是不是跑到哪个游乐场了。
  这是她说的话。
  ——去找找吧,别心急。
  ——哈哈,你陪我吗?
  ——我请你喝奶茶。
  ——好啊。
  一句句看起来像是闲聊的对话,透着说不出的滋味。
  随后,谷羽一翻,跳出来的是一张合影,是更小一点的谷羽,旁边站着一个高一点的男孩子,笑容灿烂,穿着白色T恤衫,谷羽手上拿着奶茶,依旧是长长的马尾。
  沈南陌竟然觉得这个男生和自己有点像。
  “像不像你?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想到了他,真的是一个很阳光很开朗的男孩子啊,和你有点不一样,不过,你们很像啊。他是我竹马,对我特别好,我小时候离家出走就是跑到他家里的,他一下子就答应了,和你一样。”谷羽开始自言自语起来,嘴角微微上扬。
  “他,叫什么?”沈南陌愣了一下,问道。
  谷羽又翻出来一颗糖,边吃边说:“他叫沈南,你们两个,名字都那么像,你知道吗,一开始我不喜欢吃糖的,但是他说,不开心就吃一颗,会开心的。”
  “我想认识你,我想找回他。”
  这话出口,沈南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问道:“他……怎么了?”
  她像是习惯了似的,叹口气:“前两年地震你知道吧?死了,当时我在外地,没有事情,还在和他聊天,结果,我那条消息发出去,他就再也没有回。”
  “那是什么消息?”
  “……我喜欢你。”
  /
  可是他没有机会回复啊。
  过了一会儿,谷羽摇摇头,像是忘记了一切一样,又换上笑容:“你猜猜为什么我要来你家里啊。”
  “离家出走?”回想一下,谷羽刚刚说的,去沈南家里,就是因为离家出走,这一次,应该是一样的理由。
  谷羽抬头看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是七点钟了,起身:“好了,七点了,先吃晚饭,明天再告诉你。”
  说完,谷羽跑进厨房,拿出那两碗估计已经凉了或者跑过头的泡面,放在沈南陌面前。
  沈南陌随手拿了一碗,说:“吃吧,楼上有一个我哥哥的房间,空着,你可以住。”
  “不用不用,睡沙发很舒服。”
  谷羽说完,就躺到了沙发上,抱着一个枕头,打开手机,也不知道是在玩游戏还是在干嘛。
  沈南陌也没有多想就回卧室睡觉了。
  /
  夜半时分,沈南陌忽然醒来,窗户开着,冷风灌进来,雨打下来的声音分明,窗帘被吹得不断飘起来,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不知道这是第几个忽然醒来的夜晚了。
  他忽然心血来潮翻自己很久没有打开的抽屉。
  没有用过的作业本,买来的练习,不知道什么时候的毕业照,还有,一叠不知道是谁的照片。
  仔细一看,上面一大群小孩子,像是才五六岁的样子,笑容可掬,有一个男生,他知道那是他,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长长的马尾,穿着那个时候最常见的蓝色连衣裙。
  他知道这就是那个女孩子。
  那个溺水身亡的女孩子。
  仔细一看还真的很像谷羽,大大的笑容挂着,长长的马尾,小时候也是顶高挑的女孩子了。
  但是不是她。不是谷羽。
  “啊——”忽然客厅传来喊声,很短,一下子又停了下来,像是被噩梦惊醒,一下子就又跌入了深渊。
  沈南陌放下照片,去看了一下,发现谷羽披散着长发,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瓶药,好像是刚刚吃了下去。
  “怎么了?”
  谷羽坐回沙发上,把药往身后藏,说:“没事没事,做了个噩梦,吵到你了吧?抱歉。”
  “没事,我也是早都醒了。”
  她的那瓶药,他看见了,是氟西汀……
  她有抑郁症?
  这个时候,谷羽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谷羽伸手去接,然后走到阳台上,用很小的声音说话。
  “啊,抱歉抱歉,过两天钱会弄到的,我已经打算卖房子了,这两天东西陆续卖出去了,里面差不多空了。”
  这是沈南陌偷听到的第一句话。
  她要卖房子?怎么了?
  “真的对不起,我一个人一时半会我也攒不到那么多钱,您女儿那边……先顶一会儿?”
  说了半晌,对话的声音没有了,他探出半个头去看,看到女孩儿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抹一抹眼泪,很小声说:“不值得……那为什么呢?”
  “怎么了?”
  少年走到女孩身边,声音轻柔,就好像怕一下子碰碎了什么一样。
  白月光撒下来,眼前这个人,好似真的是,踏着白月光而来的少年。
  “你知道吗?我姐姐,和我妈妈,死了。”
  “妈妈在开车的时候,姐姐坐在旁边,姐姐忽然哭起来,去抢妈妈的方向盘,然后……车就撞上了一个过马路的女孩,女孩儿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姐姐和妈妈,死了。”
  “现在我要偿还很多钱了,可是……我把家里的东西卖了,还是差一点,我被检查出来生病了,要买药,我平常也要吃东西,我要上学,我……我想卖房子,我,我家里空了,我不敢住,我只能来你这了。”
  /
  “抑郁症?”他一只手抚上她的头,坐在她的旁边,默默开口。
  “你知道了?”
  不过沈南陌不知道的是,她的手臂上,已经都是小刀的划伤了,她自残过数次。
  “人间不值得,可是有人值得。”
  谷羽把房子卖了,虽然手续繁杂,很乱,但是她还是卖掉了,还了钱,一切都结束了。
  她买了两束玫瑰花,去墓地看母亲和姐姐谷惜。
  那是亲戚好心帮她埋下的。
  她还记得那个晚上,沈南陌把肩膀给她,让她哭,问她:“你爸爸呢?”
  “啊,和我妈妈离婚了,也不知道在哪儿,就算知道,也不会管我的。”
  她自己一个人得站起来了。
  /
  ——I really hate myself, I want to kill the girl. 
  某一天的夜晚,谷羽在客厅里玩手机,翻开一个本子,写下这一行字,然后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是发呆,还是在思考。
  三,二,一。
  来了。
  沈南陌的身影出现,看见她睁着眼睛发呆,桌上的本子字迹清晰,他说:“又怎么了?”
  “沈南陌,跟你说个事。”
  “什么?”
  “我喜欢你。”
  没有开灯,但是月光弱弱的撒进来,照在女孩身上,她披散着长发,穿着洗干净的衬衫,眼神干净。
  沈南陌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喜欢他沈南陌呢,还是喜欢那个沈南,而把他当成了沈南的替代品。
  不过,这也不重要吧。
  “沈南陌,我拉你去个地方。”
  谷羽忽然站了起来,匆匆忙忙换好鞋子,随手扎好头发,拉着沈南陌,出了门。
  是十点多的时间,外面街道的灯亮着,夜市热闹极了,还有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放着音乐,谷羽觉得,自己好像和这个世界隔绝了,明明亲眼看着这些热闹,可是自己却丝毫没有感觉。
  谷羽拉着沈南陌往郊外走,走了很远很远,已经看不见路灯了,四周只有黑压压的一片,他们两个人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继续走着。
  四周从楼房夜市变成了树丛杂草,沈南陌知道的,这里有一个小山,十几层楼那么高。
  谷羽拉着他往山顶走。
  沈南陌开始想,她是不是要拉着他跳崖。
  走到了山顶,谷羽娴熟的找到了那个被杂草掩盖的悬崖。
  “你敢陪我跳下去吗?”
  “为什么?”
  谷羽没有回答,反而走向边缘,踏出半只脚,却被沈南陌拉了回来。
  谷羽回头看他,勾起一个笑容,转身,后退,踩在边缘。
  她松手,就跌下了悬崖。
  她说:“我给过你机会,可是你不要。那么,我就自己走了。”
  掉下去那一瞬间,她又吐出几个字,可是沈南陌没有看清楚也没有听清楚,是沈南,还是沈南陌。
  他愣住了,这个女孩疯了。
  这到底是什么,是一场游戏还是,扭曲的世界,他觉得,是不是命运在戏弄他。
  这一切太奇怪了。
  
  ——南陌,我和你哥哥明天回去。
  是夜,手机忽然收到了这么一条短信。
  该结束了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130 收起 理由
董建辉 + 10 没怎么看懂,溺水女孩和谷雨,沈南和沈南陌.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11

主题

43

帖子

2783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83
发表于 2019-7-15 02:26:1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老婆似乎有点不正常

今天一进门就看到老婆戴着兔耳朵在学猫。

“老婆,别闹了,明天还有加班呢。”

“不嘛不嘛,老公我要抱抱。”

  于是又是一夜没怎么睡觉,第二天顶着一双黑眼圈,同事们都笑我又通宵打游戏了。

  哎!该怎么和这些单身狗说明,我是一个有老婆的人?

  虽然我昨天的确是通宵打游戏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的老婆这么可爱呢?她缠着我让我陪她刷副本,你说我能不答应吗?

  于是今天一天效率都不怎么高,幸亏隔壁的小雅帮忙,规定的任务总算是险而又险的完成了。

  代价就是要去参加晚上的聚会,一般来说这种聚会我都是不参加的,但收人恩惠,怎么也要给人一个面子。

  谁知道因为这个就出了乱子。

“王非凡!你跟我说实话!我美吗?”有一个女同事可能是喝多了,抓着我的裤脚就问我她美吗?
   
你说她一米五一百六的体重,我能怎么办?

“你美!你真美!”

“我美你为什么不娶我?”

所以说,人长得帅真的是好麻烦啊。(不要打脸,谢谢。)

幸亏小雅及时赶到,把这个人拖走了,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后来小雅跟我说这个人其实是个好人,以前也是个美女,后来遇到了渣男,暴饮暴食,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能怎么说?

帅气真的是太麻烦了。

回到家,老婆正穿着萝莉裙鼓着腮帮子看着我。

“好啦好啦,下次她们再叫我我就不去了,你看你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别的女人呢?”   

抚摸着老婆的头发,老婆渐渐抱紧了我。

“我怕。”

“你怕什么呀,宝贝?”

“我怕失去你。”

于是又是一夜无眠,当然,是通宵打游戏。

第二天又是黑眼圈,这怎么行呢?于是我就请了一个年假,计划和老婆一起去三亚旅游。

于是去了龙口,因为那里有个亲戚空着一套房子。

反正是海边,只要有你在,其实哪里都无所谓了的。

诶呀呀,我的老婆真的是太可爱了。

海边,沙滩,泳装,防晒霜,还有带着墨镜和草帽的少女,这里简直是天堂。

当老婆有些呆呆的看着我,问我泳装好不好看的时候,

awsl

最后当然是熬夜打游戏啦。

当老婆红着脸对我说老公你真厉害的时候,当我在老婆面前杀个七进七出的时候,那种满足感,那些单身熬夜自己打游戏的是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第二天起床,发现老婆带着兔耳朵在扮猫,固定的早安吻,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呢。

所以,老婆奇怪点也没有问题的,可爱就好了不是吗?
收起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4

主题

13

帖子

162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626
发表于 2019-7-15 08:31:0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日记》   /不方


    纪年3015年5月21日   周六  晴
  
  今日采买回家,发现隔壁新房客已搬进来了,这真是件好事——再不用听叮叮当当的“钉子撞墙”声了。
  
  那位新搬来的女郎,不但面容十分精致可爱,还很有礼貌,想来也是十分好相与的人。
  
  6月13日   周一  晴
  
  今日有个大发现,点点竟然同我一样,喜好川沓的文章,我一向以为女性是不大爱看这类严谨书籍的,但点点家中居然还有早已绝版了的《梧境》!
  
  因着《梧境》我并未买到,所以点点很慷慨的借我阅览。
  
  书上还有她做的笔记,字迹隽秀,大多是簪花小楷,也有些地方用了隶体,不过倒是透出一种温柔,和她的家,她这个人一样。
  
  点点即是我的新邻居。
  
  6月17日  周五   晴
  
  今日与点点去了读书会,点点有许多独特的见解,到是给了我一些新思路。
  
  点点的朋友似乎不多,搬家以来好像并无什么人来探望她。或是我没撞见。
  
  6月21日  周二   晴
  
  认识点点以来,我一再感慨,点点这样的女子,不知要怎样有才华的男人才能配得上?
  
  然而我却没料到,点点竟对我这样粗俗的人动了凡心。我是觉得我配不上点点的,但也寻不到理由来拒绝她,何况我确实对她心动。
  
  我想,为这样钟灵毓秀的女子付出终生,的确不是什么坏事。
  
  6月25日  周六  晴
  
  爱情让一个二十五岁的男人像十五岁的少年,充满激情,但我也确实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我明白自己的责任。
  
  6月29日  周三  晴
  
  点点实在是太黏人了,像只小奶猫儿似的,一刻离不得我,除了夜晚我们无法,只能隔墙相思外,其余时间都赖在一块,而我竟也乐在其中!
  
  她就像是我灵魂分裂出的一部分,往往是我还没动,她就已经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想,古时君王贪恋美色而亡国也没有那么不可理喻了。
  
  况且,我们的工作又不限地点。
  
  7月5日  周二   阴
  
  我发觉,点点似乎太过于在乎我了。
  
  今早编辑来我家找我,商谈新书上市事宜,我上楼拿文件,点点这时正巧进门来,不知发生什么,点点用扫帚将人打出门去,我在楼上只听见几声尖锐的“狐狸精”。
  
  等我下楼,编辑已经被赶出了门,点点脸上……我竟形容不出是什么表情,受伤、控诉、恨意、阴狠、防备……
  
  7月7日  周四   小雨
  
  点点自那日以后总变的有些奇怪,时常发呆,拉着我不许我出门,有时甚至想用绳子捆住我。
  
  编辑的话犹响在耳边,使我不得不胡思乱想。但我分不清是点点变了,还是我变了?
  
  这是一道难题,以至于现在化为一道裂缝横在我们之间,愈来愈深,而我束手无策。
  
  7月12日  周二   小雨
  
  由朋友引荐,我抱着侥幸的心理,见了一位心理医生。
  
  我希望解决这件事,作为一个男人、作为点点的男朋友,而不是像个路人那样袖手旁观。
  
  万幸的是,医生讲这并不是要命的的大事——起码现在不是,点点只是缺乏安全感,信任我乃至想用各种方法留住我。
  
  7月14日  周三  暴雨
  
  事情比我想的更严重些。
  
  前天我从医生那回来时,已是晚上,点点不在我这边,那时候我一心想和点点谈谈,便敲了点点的房门,过了很久,房门才打开。
  
  我进到屋子里,顿时发觉不对。
  
  空气中有血的味道,垃圾桶里还有几张带血的纸巾,而点点却在七月穿长袖!
  
  血是点点的,她在自残,她说,这样才能抑制住想要把我绑起来的欲望。她不愿去医院包扎,又精神紧绷,安抚了许久,她才睡着。
  
  我想,没有什么能比排山倒海一样的心疼更能证明我在乎点点了。
  
  8月1日  周日  晴
  
  我决定结婚。
  
  这样似乎太快,我与点点相识不过五个月,但没有比一纸婚姻证明更能让点点安心的了。
  
  15日纠正:点点同我讲,我们已认识很多年了,哈!她竟是南狐——我曾经很谈得来的笔友。
  
  9月17日   周五   晴
  
  点点已有很大的进步,她交到不少的好朋友。
  
  还有三日到我们结婚的日子。我们暂时并不办婚礼,时下正流行结婚旅行,我想着,我们也不妨赶一回潮流。
  
  9月20日   周一  晴
  
  结婚了。
  
  我们直接带着红本本奔向机场,第一站是,三亚。
  
  后记:
  
  点点曾经问我,为什么愿意接受那样恐怖的她?
  
  彼时我们在沙滩,我牵着她的手,回答道:你只是生病了,并不恐怖,而且没有人比你更爱我。
收起回复
  • 大明 : 病娇真的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2019-7-15 08:51| 回复
  • 不方 回复 大明 : 
    2019-7-15 18:06|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3:03 , Processed in 0.230227 second(s), 7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