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7|回复: 1

琉璃之恋

(477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5

主题

16

帖子

11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50
琉璃之恋
   “小心,咱们快回去吧,伯父要检查你的功课还没有完成吧!”看我无动于衷“心心,快走吧,别叫其他人看见咱们出来,让他们知道你这样整天玩闹……”
   “好吧~_~”有些郁闷。我哪里有整天玩了。“雨微,快来看,池塘里游着好多条锦鲤。”鱼儿在水里翻着筋斗,好不生机。莲叶长得正盛。
   鹅卵石小径上发出窸窣的声音——有人朝这里来——有路可走。我看看脚边的池子,再看看雨微,轻轻浮下去。没关系,我的耐力还是可以的。水面波光粼粼,无一丝涟漪,太阳的反射也让鱼儿若隐若现。
   他们走近了,雨微为了不惹人注意,也不知道干嘛。只听见他们的谈话声——是哥哥啊。“蓝湛兄,你家这样风光,何不早些带我来玩耍。”“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这里再怎么繁华,怎比得上琉璃大陆上第一的庭院。”一阵笑声震得我有些不适。
   轻微的动动。这些鱼儿甚是乖巧,从我下来就一如往常,我心里思忖要给他们天天喂食。
   “我看这鱼儿喂得甚是肥美,今天天气不错,不如咱们垂钓吧。”“呵呵,又打起我家鱼得主意了。风朗气清,好。”我心里默默腹诽那个人,把我哥哥带偏。呼~一些泡泡从我鼻翼飞出。“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吧,泡泡多,鱼儿壮。”湖蓝色裙子在水里飘起来,与之融为一体,很好遮蔽了视线,可那人却打定主意地垂起了钓¬_¬`
   雨微觉不妙,“哥哥们,太阳很是旺盛,不如去吃些
爽口的糕点,凉茶,这里的荷叶茂密,我去采些,你们
请去前面的凉亭坐等吧。”“蓝心在阁内吗?”“姑娘想的
甚是周到,可池塘水深,我去采些来,你备一些糕点过
来吧。”“可……”我感觉身边的莲叶轻摇。啊,体内真气不
足。怎么・_・办呢?裙子被人拂过,我看到了那个人,
深眉下的一双眼眸,变幻出多种神色,淡漠、决绝、厉、
冶,却毫无违和地长在一张倾城俊脸上。他见我,没有
讶异,冲我淡淡地一笑,眼角的弧度刚刚好。我可是吓
了一跳,张口吸了一大口池水也没反应过来,下坠的感
觉停了,腰间多了厚实的倚靠,探出水面,看到雨微惊
慌失措,和哥哥微怒的神色了看过来,不只是看我还是
看他。
   “哈哈,!我在池子里捉了一条小美人鱼。”挣脱了他,有些尴尬地轻咳。“小心,你还好吗?”“嗯…”哥哥不再生气转而关心我“心儿,怎么了?”“嗯…我没事鸭!哥哥放心。”“你这样调皮我怎样放心。”“没有啦,我今天只是和雨微一起赏赏荷花逗逗鱼,不想打扰哥哥们钓鱼的。”“令妹好可爱。没关系,我就是随便玩玩,对吧湛兄。”我看到他嘴角溢出的笑,一副我看透你的模样。可
就是无法生厌。“好了,你们快回去吧,别让别人道。”“好,哥哥再见!”
   “小心啊,荷花还没有开呢。”“还不是被人发现太紧张了。”快到午朝之时,府里的人们准备着,岁有些多,可我一副落汤鸡的模样,可没人会把我当做五小姐。
   换了一件清浅粉的罗裙。镜中,锦衣裹着小巧的人,鹅蛋脸颊缀着两朵粉红的云朵,柳眉弯弯下一双清澈眼眸,一张精致脸孔,还有不搭的身材,毕竟才十二岁嘛,我告诉自己。可那些姐姐们总拿我长不大的事情嘲笑
我,我不是还小嘛。
   人坐满了一堂,我们的大姐姐今天从夫家回来。大姐比我大十岁,所以我也无甚映象。百无聊赖地看着家人入座,中午迎姐姐回家,姐夫好像公务缠身晚上才能回来,据说姐夫是大陆的皇家人,姓司徒。
   我有看到那个人了,看他与哥哥一起过来。“小鱼,你好。”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感觉他说话吊儿郎当,长得也这么妖颜祸众,真不知道哥哥怎么会和他一起玩。“枫弟,咱们坐那边。”
   姐姐回来了。爹爹和二娘忙过去要搀扶,就差没跪下了。可然后,众人就下了大礼,就差没跪安了。
   随后众人入座,饭菜依次上了来,很是丰盛。几十种蔬菜做成的蔬菜沙拉辅以十种花卉装饰,西部沙漠礼长成的西瓜和南方热带的各种水果拼盘,肉类有红烧乳猪,酱鸭,炖鸡,清蒸鲈鱼,还有扇贝,糕点混合花卉,清香扑鼻。
    “心儿啊,坐在哥哥旁边的那位哥哥是…”二姐问我,“不知道。”“看起来彬彬有礼的,一定是谦谦君子。” ̄^ ̄゜汗,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样想,明显就是花花公子的说。腹诽着,当事人瞅了过来,勉强挤出个笑容,嘿嘿。
   “欢迎清儿回家。”爹率先举杯庆祝,。一桌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爹,女儿也不是不回来了,怎么劳心大家准备这么多?”“清儿回来一趟不易,也更不能怠慢了咱们家的一位皇室。”大娘说。嗯,琉璃大陆有些崇尚权利,皇家至高。我的大娘是二姐和三姐的母亲,我的母亲很久前去世了,是以我是大娘抚养的,但我并不觉得感受到母爱。我看到大姐的母亲在她旁边,紧紧攥住了她的手。
   我们府只是中原一个中上的等级,大姐与皇家的渊源,
也是大姐去京城上学遇见的一份姻缘。这次家宴爹除了关心姐姐,我发现他对那个人也格外在意。
   厅堂的灯关了,庭院里只有树立的灯台发出微弱亮哥。我散步去凉意,不经意路过主房。“皇家人来干什么?我们平凡度过就好了,可不愿再与他们有牵连。”皇家?那个人
吗?“哎,你也别多心了,说不定只是蓝湛带同学来家里转转。”“不行,明天得问个清楚。”
   爹爹不喜欢他们家吗?果然,第二天,那个人就跟父亲说了征战的事,说是哥哥已经接受了。我还有一个哥哥,三哥文绉绉的,我二哥文武双全,除了他也无人了。虽说我叫他二哥,但我没有大哥,从来没有过。
   当那人走后,我看到父亲很生气,大娘忧心忡忡,毕竟哥哥是他的骨肉,哥哥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什么,其他人还不知道这件大事呢。我觉得他们会一直瞒着吧,毕竟从小到大我们都是想没事人似的没经过大事。可我想到
哥哥要走,还是伤心的。那样我就像真的无亲人了。
   皇家到底是怎样的,我跑去问大姐。她说与普通之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只是生来就要承担很多责任,让很多人仰望。可世界这么大,琉璃大陆的百姓忘其不及,皇家人也为了御敌,欲升云端大陆。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权利的战争何时能进。我又问姐姐,那你在那里是怎样过得呢?她说很无聊,姐夫权利大,责任重,不然我还没有个宝宝可能吗?哈哈,我发现大姐很亲和的,于是天天找她玩。
   哥哥说君命难违,不久之后他就走了。三哥总是跑来问我二哥哪去了?我两说过要互相学习的,我说不知道,可能最近很忙。二姐三姐过了两天才发现,也只是看到饭桌上二哥不在。最近全家人的气氛都很压抑,到诡异。姐姐还在,那天姐夫也没有来。爹和大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大姐也很不开心,我们四个小人儿也被太阳晒的无精打采。呀,我今天要看看小鱼,我问姐姐去不。
   莲花开了,姐姐说她在荷塘边恋爱的。我问姐夫为什么这么久没来我们家,她说,最近皇家遇上了棘手的事,啊,那会关乎到琉璃大陆吗?
   不久姐姐说要回去看看,但我知道下一次回来不知道
什么时候了。这个秋天,莲花谢了,大娘也不在执拗地管着管那,爹爹还是一如既往地忙,与二姐和三姐的关系也有所缓和,三哥时常来找我们玩。我们经常说到二哥,每周六晨起在大门侯哥哥是约定俗成的事情。
   可他还没有回来。今年的节格外冷淡,火红的灯笼透着幽暗,我们四人聚在炉旁,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我和两个姐姐还是比谁厉害,三哥很是无奈,说谁能嫁到皇家谁
厉害,可我们都知道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我们开始集体找他的茬儿。说话间像是少了点什么,大家又都心照不宣地安静。年夜,爹爹他们终于来了,但也只是为了宣布一件大事,的确不小,二姐要出嫁了。可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幸运不在皇家,可又不是自己的心上人。
   二姐16了,成年了。我们都安慰她,明天他来了,小心帮你把关,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得到我们的小希的。大家都说好。爹爹给了我们糖果,大娘祝福我们,大家难得露出了笑容。
   年后不久,初春时节,哥哥回来了。颇为风尘,满身伤痕,我和大娘抱着他哭了起来,父亲和三姐拉开我们,安顿好哥哥。我又去看了小鱼,想到了离别前种种,想到那人,想自己还有什么,能做什么?
   两天好,诏书:蓝湛战功赫赫,皇家为表谢意,特与蓝家结好,五小姐蓝心与二皇子司徒枫二月初十结为连理……这个消息真是太不赶时了,我忘忘爹,他叹气,大娘摇头,三姐不舍的看我,三哥说冷笑话我厉害。这些日子里,爹爹和大娘都尽可能放下手中的事陪我,实则茶饭寝间都是他们教导的话语。哎,那个叫司徒枫的,害了我哥还要害我,你快明天就带我走吧。
   最后,二月初九的大婚,我想想昨天的话,无奈地笑笑。一早就被大娘催起,打扮了好久,午朝是我不能吃饭,但我无耐寂寞,最后一次去了鱼塘,去了两条小鱼来,就当娘家给我的礼物,虽然很多很多,我想以后我回家是不是能和大姐一起,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回来时未时快过,看到那人在等我的样子,我的闺房
一阵酒香,我又腹诽他。他看到我,笑容轻启,过来要抱我的样子,被我躲开了,有些尴尬。啊,我怎么能多开呢,你大娘教你的忘了吗?“心儿,莫怕,你过来。”哦,12岁的身躯被他容易地轻搂,小心翼翼的样子。“小姑娘,你芳龄?”“12你呢?”吾十九了。”“你哥哥可是很放心地把你交给我了呢,以后我照顾你。”这可能是我听过的最美的情话了,不过最后没有实现罢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说要走了,隔着红盖头,我听到三姐低声抽泣,我拉着她说加油,三哥说你要照顾好自己,爹爹说你别想家,二娘没说话,我想她也是伤心的,后来回家听她说她哭的泣不成声,看一个个姑娘都远嫁于人,不知道这个娘是哭了多少次了。
   我在屋里坐着,他们说他一会儿就来,可还是忍不住睡着了。听到他训斥下人不让我睡觉,我觉得挺好笑,“我被你吵醒了。”揭开红盖头,看到一张俊颜,就像初见,心里五味杂陈,有些惧他,可能是长相的问题吧,可是他与生俱来有一股君王气息和威势。被揽入怀中抱着睡去。第二天我醒来旁边空无一人,没有一丝温度,很早就走了吧。这一天波澜不惊,吃过午饭出去走走,碰到一鱼塘,捉来我那两只小鱼放了来。我问丫头,知道蓝清吗?他们说是大皇妃。但她们不带我去。晚上很晚他才来,我睡下可无眠。只好装睡。他又揽过我,沉沉睡去。啊,每天当我抱枕吗?轻推开他,他睁眼看我,一脸茫然,惹我一阵尴尬,他浅薄笑着“你还没有发育,别打扰睡觉。”又睡去了。我没有想啊。
   第二天我很早醒来,让他告诉我姐姐的住处,然后我一路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找了来,可以傍晚了,那就不回了。姐姐看了我很是高兴,可她担忧司徒枫找我不见,我说他知道我来。可最后被他抱回了房间,听说仆人都被骂了,他也很是抓狂。“我还以为你知道的。”有些胆颤,他说担心我,谁让你是蓝湛的妹妹,抱我睡去。接下来几天安无事,他也没有再来,只是之后我身后总跟着一两位大姐姐。
   最后一次见他,是我的生日,十三岁了,离成年还有两年,那晚他喝酒了,抱我一阵酒香,他说我等不了你了,你哥哥也要痊愈了,我送你回家吧。不久我就真的回来了,但全家人都很高兴,我看到哥哥欣慰地看我,因该是长高了不少,他与司徒枫寒暄一起,三姐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大娘说回来就好,我跟她说大姐很好,答应我说不就会回来呢,爹爹看了我两眼,就招待司徒枫了。吃饭时又是一阵热闹,我问三姐蓝希可好,她说一切安好,我们可以天天看她,她一定十分开心。三哥呢?你不知道吗?三哥帮司徒枫进阶云端大陆呢!很是厉害,不过很忙你们走之后就只有我了。
   这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四人长大了,爹爹大娘衰老不少,都是愁的。三哥也来了,见过大人,与哥哥司徒枫在一起说话,我看见哥哥看我。饭后,她跟我说,家里只剩你和蓝愿了,哥哥和蓝靖要走了。哥哥们去哪儿?琉璃大陆有难,我们大丈夫要撑得住。可哥哥还没有结婚生子,爹爹他们会伤心的。没事,家里有你们,我放心。哥哥,你爱着谁,我给她传信。“司徒枫,你……”我不解哥哥为什么生气,司徒枫瞪了我一眼,我忙低下了头,可我一点都不怕他了现在,知道他是好人,只是有点强势。可能
欲望有点大吧。我跑过去,告诉他要好好的,差不多就回来接我回去吧。我是爱上他了。他们哈哈笑了起来。
   后来,琉璃大陆和云端大陆结成盟友,皇家公主嫁于云端贵族,喻世代交好。

   十五岁那年盛夏,他回来了,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一家人在一起无人缺席。
他掀起红纱,我看着他,他说不会再走了。

收起回复
  • 水函 : 谢谢啦
    2019-7-12 14:5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4

主题

19

帖子

2968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968
发表于 2019-7-14 10:39:2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很稚嫩,继续加油吧
收起回复
  • 水函 : 嗯,我也觉得
    2019-7-14 13:2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2:41 , Processed in 0.452290 second(s), 5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