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小鸽怡情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01|回复: 4

“你相信我吗?”

(7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496

主题

1110

帖子

23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450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7-11 00: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2鸽粮
“你相信我吗?”
回应的会是什么?相信还是不信?抑或是沉默?
请创作一篇作品,里面要出现这句话,可以适当变化。

回复
朕的大明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0

主题

3

帖子

197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97
发表于 2019-7-12 09:31:1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陈七今年二十四岁,刚刚大学毕业没几年,现在在一家小公司做客服,每月拿着不加提成只有两千多的工资,不过她挺满意的,毕竟这家小公司是她男友梁沐开的,她也愿意站在她梁沐身后给他支持。
       “啊七,今天也要加油啊”她默默给自己打气。然后笑着开始一整天的工作。
      “陈七?你过来一下。”经理面色不善的站在她面前,陈七有些疑惑,但也没多想。
         她跟着经理走进了会议室,只见坐在首位的梁沐满脸黑沉,颇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她抿了抿嘴,刚准备开口。
        “陈七,你们昨晚应该看了刚出台的策划案吧。”
           陈七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光但速度太快她没抓住,她暂时猜想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
           梁沐不说话,只是看着她,眼神很复杂,也很深沉,她不懂。
            经理替梁沐解决了陈七的疑惑,他俩的关系全公司上下都知道,这下可有的看了,想到这儿,他脸色缓和了一点:“新出的策划案丢了,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备份有好几份呢,而且还有plan b,你知道的今早上九点是提交要策划案的,而就在我们带着备份去的时候,发现我们的灵感被窃取了?你说,这是不是有点问题?”
             陈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表,10:57,这个时间段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儿的,除非方案没被采用,最糟的一种情况是plan b没被采用,但plan A成功了,不过目前看来,好像很不妙。
            她转向经理和高层:“你们怀疑我?我一个小小的客服能干些什么?”
            她平时下班早的时候经常会给梁沐送饭,有时候还会给这些高层带一份,所以他们的关系都还不错,那几个高层转开眼,她顺着眼光瞅向梁沐,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你不信我?不,我是不是应该问你相信我吗?”
          “我想相信你,可你要我怎么相信?那是全公司上下一起加班了六个月的成果,这有多重要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陈七突然想笑“梁沐,答案显然易见,你怀疑我?你第一反应是怀疑我?拿不出证据嗯?就因为我们的关系?真是太可笑了。”
            梁沐有些慌,但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昨晚上我把文件放家里了,就在书房。”
           陈七有点难受,眼眶有些酸,她抬眸向上看,硬生生将眼泪忍了回去:“梁沐,我错看你了,我昨晚根本没有回家,我这么可能知道关于那份文件的详细计划,就算我真的知道,那我卖给谁?跟我们差不多大小甚至没有我们大的公司?我一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至于吗?你当我傻吗?”
           梁沐下意识反驳:“你可以....”话出口一半却发现他无话可说,陈七真的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去出卖公司。而他的问题其实一开始就有,陈七一开始就太卑微了,卑微到让他忘了她曾是名校毕业,或者说他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想到这儿,他突然想挽留:“陈七,我...”
            陈七真的是失败透了,到现在她还是放不下,真的太丢人了,她笑了,一字一句无比清晰:“梁沐,你看,我们在一起四年,你还是叫的陈七,可连我刚认识的新同事都是叫我啊七的啊,梁沐,我们完了。”
            她看向大堂经理:“我辞职。”
         “辞职需要违约金的。你还没干满三年”
         “时间长了你怕是忘了?我进来最早,那个时候没有违约金,我拿的一直是二千块的死工资!”
            梁沐心一颤,正想再开口说点什么,陈七已经走出了会议厅。
             陈七走出了公司,一路上没收到一句挽留,眼眶模糊的很,她没回那个所谓的家哪东西。
            她打的去了她闺蜜家,然后在网上发送求职信息和个人简讯。
            几个星期之后,她被一家大公司聘用,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她升为了经理,一个月有不加提成一万块的工资。毕竟刚升职,她很满意。
           年少总是赤诚天真,显得时光如此残忍,我们终于长成了满身疲惫的大人。
          多年后,有人在酒桌上问那个年轻有为的小总裁,关于年少这段恋情,他怎么看
          梁沐喝了点酒,但还不至于感到醉意,他笑道:“她没错,是我对不起她。”
            
              
            
        
收起回复
  • 郭家 : 女朋友没回家男主不应该知道吗?这是个bug吧
    2019-7-12 11:04| 回复
  • 是阿北啊 : 谢谢提醒,没想那么多
    2019-7-12 14:44| 回复
  • 风雪飘月 : 啦啦啦,写的不错哦,有错别字,整体不错剧情和结尾都挺好的,如果当长篇看的话剧情会有点老套
    2019-7-12 20:35| 回复
  • 是阿北啊 回复 风雪飘月 : 这个狗血剧情耳熟能详
    2019-7-13 07:18|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4

帖子

84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4
发表于 2019-7-16 23:37:0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时候结婚?等我毕了业就结婚吧”阿薇开心的和男友大厉描绘着以后的日子,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里。

“结什么婚。”大厉的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把阿薇浇了个彻底。“你说什么?”

“我说结什么婚。”“你不想和我结婚?你不是说等我毕业带我回家见父母吗?”阿薇眼里泛起了泪花,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大厉说过他最讨厌我哭了,阿薇一直在心里记着。

“你上了大学我们就是两类人了,走不到一起去,你是大学生,我只是一个打工仔。”大厉的语气听起来冷漠又无情。

“大厉,你别想这么多好不好,我真的不在乎这些的。我也不会拖累你的,更不会瞧不起你。你相信我?”

“算了吧。”大厉甩开了阿薇的手。

“大厉,你相信我吗?”“大厉,你别不相信我。”“大厉……”没有人会回复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四年的等待,都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收起回复
  • 大明 : 这么好的女票还不珍惜?大耳刮子
    2019-7-16 23:40| 回复
  • 豆子 回复 大明 : 哈哈哈,刚发现有一个标点错啦
    2019-7-16 23:42|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10

帖子

135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55
发表于 2019-7-12 16:20:0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行于途ing 于 2019-7-12 16:26 编辑

“你相信我吗?”
“你相信我,不,你不相信我,哈哈哈哈,曾经说的话是好听,呵,现在呢?”
“相信我——就这么困难吗?”
“我要的不多,真的不多,我不要求你完全相信我,但是你至少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哪怕只是让我说一句话也可以。”
歇斯底里的发泄完,我终于没有了力气,瘫坐在地上。
而你早已离我而去,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天长地久,都是骗人的。
忽然间我的目光落在了手上,那枚银色的戒指如此刺眼。
我把它取下,扔向垃圾桶,可惜天不遂人愿,“叮”的一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各位清晰,我知道,是戒指落在了地上。
我心中烦躁,将垃圾桶踢倒,怒吼道:“都是骗人的,什么情谊绵长、爱在永远、相守一生,都是骗人的……”
“叮、叮咚、叮叮……”
不知道是垃圾桶碰到了地上的戒指,还是其他垃圾碰上了,戒指在地上滚动,缓缓的的移动到我的面前。
我伸出手,捡起戒指,看着手中的一个小小的银圈,思绪慢慢的飘向远处……
“亲爱的,你有什么惊喜要给我呀?”
“你不要睁开眼,要不然就不是惊喜了。”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什么惊喜呀?”我想拂开遮在我眼前的大手,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等下你就知道了,别急。”
……
“哇,亲爱的,我爱死你了!”感觉到自己眼前的手没有了,我睁开眼,就看到一枚戒指放在面前。
“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吗?”男人缓缓跪下,求婚。
“我……”
“我愿意!”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的就答应了他的求婚。
“小宁,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能力给你更好的生活,这是我们创办的公司的第一笔盈利,不多,我买不起钻戒,只能买得起这枚银戒指。”男人从后面环抱住我。
“没事的,吴睿,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等你有能力了,再给我换成钻戒。”我接个戒指开心的带着手上,对着吴睿开口。
可是我终究是没有等到那枚钻戒。
“怎么回事?是谁?是谁泄露了公司的机密!这可是我们下一季度的新品!给我查!究竟是谁?”偌大的会议室,除了吴睿的怒吼声,其他的人都噤若寒蝉。
“吴总,我们已经在查了。”技术部的总监硬着头皮开口。
“我要的是结果,不是你们已经在查了,懂吗?还不快去查!”吴睿对着技术部的总监就是一顿数落。
技术部总监再次开口了,“吴总,您放心,我现在就去查。”技术部总监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在所有高管的注视下离开了会议室。
我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不由得想起我们刚开始创业还只是一个十来人的小工作室,到现在公司已经上市,这中间的点点滴滴,这个男人是我的丈夫呀。
“吴总,你先消消气,喝口水。”我一边将杯子递给吴睿一边开口。
吴睿看了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接过去。
“是呀,吴总,李副总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着想 。”
“是呀,李副总说的对。”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人。”
其他的人纷纷附和我刚才的话,顺便安排了一下接下来的工作。
也算是缓解了我的尴尬,我回报她们一个淡淡的笑容,可是内心的担忧却丝毫不减。
“算了,今天的事情先到这里,散会。”或许是吴睿终于受不了了这里面的嘈杂,拍了一下桌子。
会议室安静了下来,所有高管都陆续离开了,我跟着吴睿进了总裁办。
“阿睿,别生气了,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应对。”我从后面抱住他,安慰的开口。
“你不懂!”
“我不懂?”我愣了一下,这还是我爱的那个男人吗?我和他一路走过来,事必躬亲,现在他说我不懂。
“你一个女人家家,掺和什么公司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在吴睿口中听到这句话。
“……”
似乎吴睿也发现自己说的话不对,我没有回答他,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我强忍着泪水,不让它们从眼眶中出来。
“好了,小宁,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吴睿坐到椅子上看着我说。
我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总裁办,在我跨出去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忍不住还是落了下来。
什么时候我们变成了这个样子,几周前,你还在陪我过生日,有说有笑的给我说,有我这样一个能帮你打理公司的妻子是你的幸运,现在你却这样说。
“副总,总裁让你去办公室一下。”助理小郑过来敲门,我看了一下手机,原来他给我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注意到。
“副总好!”我到了那里才发现技术部总监也在,我猜想,应该是泄密的事情有结果了。
“你看看你做的好事!”伴随着吴睿的愤怒,一份文件也落在了我的脚边。
我将文件捡起来,越看越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我作为他的妻子,公司的副总,出卖公司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不可能!我……”
“什么不可能,从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收拾东西回家吧。”还没有等我的话说完,吴睿就打断了我的话。
“我……”
“你什么你,赶快收拾东西走入。”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难以置信这样冷漠无情的话会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更难以想象,他竟然来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了公司,回到了家中,在家里呆了几天我还是没有接受这个现实。直到网上不断的有关于他的新闻出来,我才知道,原来他竟是这样的人。
思绪慢慢的回笼,我看着乱七八糟的客厅,从一堆衣服中翻出手机,按下了拨号键。
“吴睿,我们离婚吧!”是的,我终于下定了决心,给他打了电话,他不相信我,我说什么都没有用。
“小宁,你认真的吗?”
“呵,你问我,也是,你吴总天天左拥右抱,估计早就把我这个妻子忘了吧。”一想到这些天的新闻,我的心就好痛,就快要死掉了一样。
“好,我同意了,明天我有时间。”
“嘀、嘀。”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
第二天。
看着被送到自己手上的一个绿本,我彻底崩溃了,我把自己锁在家里,除了吃就是睡,偶尔看着窗外发呆,也不去在意网上的新闻,我怕我会看到自己不想看见的消息。
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天又一天,一个月后,我终于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给自己重新找了一份工作。
不得不说,我很感谢吴睿,虽然他不相信我,但是没有把我泄露公司的机密这件事情说出去,对于我再次找工作还是很有利的。
就这样每天上下班,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直到半年后,我收到了一份快递,寄件人是吴睿。
“小宁,当你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是我对不起你,公司泄密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的,我在那之前查出来我患了癌症,已经是晚期了,我不想留你一个人和那些老油条们周旋,只能用这个办法将你踢出公司。
为了不让你为我伤心,不想让你看到我生病的样子而难过,我和别人演戏,让你对我死心,我没有想到你会提出离婚,不过这样也好,我们离婚了,公司的事情就不会波及到你,你可以安心的过自己的生活。
对不起,本来这些事情,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和他过一辈子,可是我后悔了,我不敢想象……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就让我再自私这一次,关于公司的股份,我已经都转到你的名下了,请了专业人士来打理,你就做一个股东,坐等分红就好了,所有的文件都在刘律师那里,你有时间去取一下。
我的墓地就在我们曾经定下的地方,我等着你。
最后,我想说,小宁,我爱你!你要替我好好活下去,就让我的这枚戒指陪着你去旅游,去完成我们一起环游世界的梦想。
                                              ——最爱你的阿睿绝笔”
我看着手中薄薄的两张纸,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收起回复
  • 行于途ing : 我发完之后才发现和上面一篇剧情有点像,但是我想说的是,我是在发送了之后,才看到上面一篇的内容,剧情有点像,应该是一个巧合。
    2019-7-12 16:23| 回复
  • 大明 : 咋说呢,开头确实蜜汁相似……
    2019-7-12 19:38| 回复
  • 行于途ing 回复 大明 : 哈哈
    2019-7-13 07:24| 回复
  • 艾小宁 : 建议下次发布之前,认真看一遍
    2019-7-13 16:39| 回复
  • 还有1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小鸽怡情,大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496

主题

1110

帖子

23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5450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9-7-11 00: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大明说:转载仅供抛砖(玉?)引玉,只有编辑组可以哦,普通作者只允许发布原创作品。

《一声冷笑》@刘靖安

走在路上,那声冷笑一直在大平的耳际缠绕。

大平记得,肖月吃过晚饭后,把碗筷丢给他,一个人就钻进了卧室。等他收拾好厨房在一陽一台上接了一个电话去向肖月请假的时候,肖月坐在梳妆台前,正对着镜子微笑哩。笑完,头也不回地说,去吧,早些回来。大平刚打开门,肖月的一声冷笑便像风一样,飘了出来。

大平心里一直在打鼓,这会儿,更猛烈了,密集得像六月突然从天而降的雨点。

大平拐进一幢楼房,噔噔噔爬上五楼,站在一扇门前,右手伸进了裤兜。大平什么也没摸一到。所有的口袋,都没有。钥匙到哪儿去了呢?大平急了。这一急,大平就想起来了。中午,肖月忙单位的事,回来得晚,匆匆吃了饭,换好衣服他就马不停蹄赶着上班去了,而衣服里的东西,却忘了转移。惨了,自己身上多了一把钥匙,而这把钥匙现在肯定在肖月手里,不然,她怎么平白无故地冲自己冷笑呢?大平的额头冒出了汗。

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女人。大平的钥匙是女人给的。女人是大平的同事,和大平一个科室,科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女人科长。那天,几个同事一起开玩笑,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女人和大平,那些话大平现在想起来还脸红,可当时女人一点事儿也没有。女人听着同事们的玩笑话,还拿眼睛瞧大平,瞧得大平不知所措。同事走了,女人就说,过两天,我要出差,家里的小乖乖就交给你了。给,这是钥匙。女人的口气不容置疑,大平接过钥匙,看到女人笑了,就有些想入非非了。女人是个单身女人,离了婚,儿子跟了丈夫,就一个人住着。

上午,女人出差去了。收拾厨房的时候,大平接到了女人的电话,女人叫他去看看她的小乖乖。大平知道,小乖乖是女人养的一只小狗。可是,没了钥匙,怎么进屋呢?如果这样回去,就再没机会出来了,女人的小乖乖怎么办呢?更糟糕的是,钥匙在肖月手里啊!大平急得一团一团一转。

不管怎么说,摆在大平眼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回家。

回到家,肖月还是原来那个坐一姿,原来那种微笑。大平没理会她,开始找钥匙。衣服,还在洗衣机上,可里面空空的,没有。书房里、沙发上……到处找遍了,还是没有。没办法,大平只有问肖月了。肖月说,钥匙?哪儿的钥匙?你说清楚。

是办公室的。大平撒了一个谎。

是吗?这一次,肖月转过头,看着大平,看得他脸热心跳。大平也不敢再说什么了,生怕说漏了嘴。

第二天,大平给女人打电话。大平说,你快点回来吧,我进不了屋。女人就问,给你的钥匙呢?大平嗫嚅了半天说不出个原因来。过了一阵,女人又说,最迟,我也得明天回来。我不管,我的小乖乖饿死了,唯你是问。如此一来,大平只有挖空心思想办法。

傍晚时分,大平去街上请来了开锁匠。开锁匠一捅一了半天,才把女人的门打开。大平还没进屋,就被女人对面的房主逮住了。房主是个中年男人,男人说大平是小偷,还打了110。

事实很快就澄清了,大平真的是小偷。当然,这是派出所下的结论。因为,大平给女人打的电话是警察接的。电话里,女人说根本就没让大平帮忙,更别说给他钥匙了。大平傻眼了。从此,大平在单位抬不起头。女人回来,话也不和他说了,不几天就去了另一个科室。

不知怎么的,这事儿肖月也知道了。

这天,肖月回家,把包扔在沙发,从厨房里叫出大平,要他老实交待。大平就前前后后很是委屈地说了。最后,大平问,你相信我的话吗?肖月说,我相信。顿了顿,肖月又说,难怪,那天晚上你问我要钥匙。现在,给你说实话吧,我压根儿就没看到过那把钥匙。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如果当时明说了,只有傻瓜才信你。

好啦,别再想这事了,我相信你就行。肖月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前几天,我当上主任了。

好啊,老婆大人当官了。我说是嘛,你那么高兴,对着镜子都在笑。大平说。这时,大平又想起了肖月的那一声冷笑。于是,大平就说,没想到,你高兴起来,还会冷笑哩。

你懂啥,当领导,一要有亲和力,二要有威严,我一时兴起,练习练习嘛。肖月笑嘻嘻地说。

这一下,大平完全明白了。但那把钥匙哪儿去了呢?大平又犯了迷糊。

钥匙的事,缠着大平,一缠就是三个月。三个月里,很少见到女人,大平就想起钥匙在哪儿了。

钥匙在女人家门口的收报箱里。那是大平第三次去女人家了,他站在门口,不敢开门,走的时候,一咬牙就放进去了。

想到这儿,再想起肖月那一声让他误解了的冷笑,大平就很庆幸。
回复
朕的大明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7-25 21:40 , Processed in 0.603426 second(s), 8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