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60|回复: 1

穆恩——盛放之章

(412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2

主题

23

帖子

151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510
QQ
    “为了如此看重我的你,我也要把它带回来。”
  “至于这条命,就当是送给你这几年迟到的生日礼物了。”
  ……
  星庭·审议庭
  “各位,关于最近在布伦地区出现特大收容事件,有什么想法?”
  一袭白衣的星庭裁决长立于桌前,面色凝重。
  除此之外,其余坐在圆桌旁的几位星庭高层也是面露苦涩,纷纷摇了摇头。
  可以看出,这次的收容事件并不是那么简单。
  看到大家的样子,星庭裁决长不禁身子一软,瘫在了他身下的凳子上,无奈的说道:“难道,除了他我们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其他人再次摇了摇头。
  “好吧。”
  星庭裁决长说完,便有些失落的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那些高层面面相觑,谁也不想说些什么,也不敢说些什么。整间屋子里静的可怕,如同太平间一般。
  ……
  星庭·星空科研所·00001号实验室
  “先生,您应该是知道的,他,他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威灵森先生站在星庭裁决长的面前,极力的阻止着他开启B03号时间密封舱。
  星庭裁决长哽咽着推开了威灵森先生,然后把一只手放在时间密封舱的上面,说道:“我知道。但是,他必须做这件事,他必须面对,我们也必须面对。”
  “可是……”威灵森先生还想扑上去推开星庭裁决长那只正在打开它的手,但还是晚了一步。
  因为在他起跳的那一瞬间,密封舱就已经被打开了。
  那里面除却用来阻挡时间流逝的封时沙以外,还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他在舱门开启的一瞬间便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星庭裁决长,嘴角略微扬起了一丝笑意。
  然而星庭裁决长看到这抹笑容,逃也似的躲开了目光。
  还不等他开口说明来意,里面的人便抢先说道:“又遇到棘手的事了吧?我就说嘛,你肯定还会来找我的。”
  “对不起。”
  “说吧,去哪里?”
  “布伦地区。”
  “好。”
  男人说完,便身手敏健的从舱内跳出来,轻轻拍了拍星庭裁决长的肩,说道:“别太难过了,这是老哥我最后一次帮你啦,以后遇到困难的事可不要再哭出来咯。”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离开了00001号实验室。
  而星庭裁决长在他离开之前,眼眶就已经湿润,在他说完之后,要不是他还撑着,眼泪早就落到了地上。
  时空密封舱中保存的男人是星庭的四大执法者之一——时伦执法者·穆恩。他是星庭裁决长最好的朋友之一,在某一次行动中不小心成为了一件收容物的寄宿体,成为了一个移动的时钟。只要他想,就可以使无限维度中的所有世界的时间后退一秒。
  但是就是这件效果逆天的收容物,造成了他寿命已经所剩无几。每次使用,他都将做出一个选择:是支付全人类的人伦,或是支付一丝的灵魂。在他多年的收容生涯中,他一直都在选择后者。就是这样的一个本应该成为星庭护星使军团军团长的男人,成为了执法者。以至于到最后,他主动申请将自己的时间封锁,在需要他的时候再解封。到现在,他的灵魂已经经受不起折磨了。
  星庭裁决长很是自责。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软弱,他的好友怎么会背负这么沉重的使命?明明他们拥有那么多可以成为那件收容物寄宿体的人,为什么他当时没有让那些d级人员顶上。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星庭裁决长的手紧紧地攥起来,一拳又一拳地砸着时间密封舱,就算早已经出血也不管不顾的砸下去。
  一旁的威灵森先生再也看不下去了,连忙去把星庭裁决长拉开。
  他不停的告诉自己,他不是因为心疼仪器,是因为心疼星庭裁决长。
  然而,无论他用多大力,都无法撼动星庭裁决长分毫。毕竟,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科研人员。
  他摇了摇头,说道:“先生,您不要这样。这是他的选择,而且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吗?”
  星庭裁决长听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忍着眼泪,盯着威灵森先生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其他办法?”
  说完,便又是一拳砸下,将B03号时间密封舱完全摧毁,无奈的说道:“我们……怎么会没有别的办法……啊……”
  ……
  布伦地区·艾科尔敦中心塔
  一个长着金发的男人坐在塔顶,手中只有一根黑色的钢笔和一沓白纸。
  他癫狂的大喊道:“如此美妙的乐章,只有我一人懂得欣赏。无用的人们啊,被音乐的神明抛弃的人们啊,你们不根本就配活着。”
  在艾科尔敦中心塔下,聚集着不知多少的普通民众。整个布伦地区已经被这个疯狂的人破坏的面目全非,现在唯一完好的地方,只有这处艾科尔敦中心塔。
  迪奥是一个可怜的音乐家,或者说是一个可悲的音乐家。完全没有任何的音乐天赋,但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肯对现实做出任何让步。
  正是因为存在这样的人,收容物才不可以落入普通人的手中。像这种被生活压迫到人格扭曲的人,一旦得到那种超自然的力量,便会肆无忌惮的破坏这个曾经带给他无限痛苦的世界。布伦地区便是这个结论最好的例子。
  “颤抖吧,无知的凡人。”
  说完,他的脸上再度露出癫狂的笑容,默默地用钢笔在纸上画着音符。
  待他画完一张纸之后,他用左手捏着纸,冲着中心塔下那些无助的民众,大喊道:“盛放吧,冰与火之章!”
  当他“盛放吧”三个字脱口而出之后,他手上的那张纸便迅速的化为灰烬。与此同时,在中心塔下突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夹杂着极寒与极热,使得下方的民众死伤惨重。除了死于爆破的,就是被冻死于极寒中,至于那些找不到尸首的人,则是在哪恐怖的高温中,瞬间蒸发成了气体。
  “哈哈哈哈,颤抖吧!恐惧吧!臣服在这美妙的乐章中吧!”
  迪奥再次举起笔,准备做出下一份谱子。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死去的民众全都复活了,之前发生过爆炸的地方也没了爆炸的痕迹,就连之前在迪奥手中消失的纸张也回到了她的手中。唯一能证明之前发生过爆炸的,只有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
  “怎,怎么回事,是我的乐章不被神明认可了吗?不可能,不可能!”迪奥看着手中的纸疯了一样的大喊。
  他跪下又站了起来,然后再次下跪,癫狂的扬起手,在那张纸上勾画出了另一张谱子,对着之前的方向举了起来,癫狂的喊着:“我不信,我不信!盛放吧,炽热之章。”
  这次的爆破和上一次的不同,没有了那种刺骨的寒冷,有的只是无尽的高温,就连地面都被那瞬间产生的高温所融化,成为了岩浆,迅速的将那些尚未被爆炸余威波及的人烧成焦炭,成为熔岩的一部分。
  “啧,还要再来一次。”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个男声。接着,就有一个身后拥有着金色时钟虚影的男人踩着一块浮空板飘出了云层。
  下一秒,他身后的时钟虚影上的秒针向后退了一格,然后又是一格,算下来,总共退后了五格。
  再看下方,那些原本在第二次爆破中死去的民众再次复活,白纸又一次的回到了迪奥的手中。
  “你,你是神明?”迪奥颤抖着询问天上的男人。
  毕竟没有比这更能形容这种情况的了。
  “神明?呵呵,很可惜,你要失望了。”男人一脸鄙夷的说着。
  这个男人就是穆恩。神明这种东西,他自己都没数过他收容了几个。
  “哼。”既然不是神明,迪奥便没有了那种惧怕。
  不是神,那就是人。他迪奥可是得到了神明眷顾的人,为什么要怕一个人呢?
  穆恩见迪奥不再惧怕,稍微撇了撇嘴,便直接操纵着浮空板飘到迪奥的身边,一把抢过迪奥手里的白纸,说道:“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你以为我的乐章没有了载体就会失效?”迪奥疯狂的说着,丝毫没有在意穆恩夺走他白纸的事实。
  他低下头,迅速的在他的左手上画了一份乐谱,然后把手放到穆恩的面前,说道:“盛放吧,极寒之章。”
  然而事实却没有如了他得意。
  他即便是忍受了左手一点点化为灰烬的剧痛,也没有看到穆恩的身体在极寒中湮灭。事实正相反,他的左手在彻底消失之后又变得完好如初。
  “我知道了。有问题的是你的笔。”穆恩扔掉手中的白纸,一把夺过迪奥手中的钢笔,然后用力踢了一脚迪奥和他拉开一定的距离。
  迪奥没了笔之后,在被踢的一瞬间有些无措,但是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从地上爬起来,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说道:“放弃吧,凡人,你是无法和神明抗衡的。”
  说完,他便用指甲在手臂上刻着音符,血液不要钱一样的洒在地上。就算是这样,他的眉头依然舒展,恶狠狠地盯着穆恩。
  穆恩当即决定向后退,再没有确定对方所持有的收容物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这样做是最明智的。他之前所做的,不过是想把迪奥的收容物逼出来罢了。
  “盛放吧,炽热之章!”
  穆恩眉头紧锁,一直在准备放出自己的能力。但是,他所预想的爆炸却迟迟没有出现。
  在那边的迪奥此时也是懵逼的。
  “我明明是被神明眷顾的人,这不可能!不可能!”
  迪奥一边大喊,一边继续尝试。然而他就算是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左臂从自己的身体上拽下来,也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一切,穆恩都看在眼里。他点了点头,轻飘飘的说道:“来几个人,处理一下。”
  说完,他便带着那只钢笔离开了。
  ……
  星庭·裁决庭
  “我成功了。”
  穆恩把手中的钢笔塞到星庭裁决长的手里后,便倒下了。
  星庭裁决长慎重的把钢笔放到一个匣子里之后,急忙跑到穆恩的身边,把他扶起来,哽咽着说道:“你很棒。但是你根本没必要这样做啊,交给他们就……”
  穆恩举起虚弱的手挡在星庭裁决长的嘴前,轻声说道:“为了如此看重我的你,我也要把它带回来。”
  星庭裁决长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再次被穆恩阻止了。
  穆恩摇了摇头,努力挤出一个微笑,说道:“至于这条命,就当是送给你这几年迟到的生日礼物了。”
  说完,穆恩的眼睛便永远的闭上了,那只捂着星庭裁决长嘴的手也无力的垂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
  ……
  星庭·终焉奇点
  星庭裁决长捧着那个装着钢笔的匣子,站在这个牵引着无数星体碎片的奇点前,看着穆恩那不曾改变的容貌,眼角滑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
  一百年过去了,他,时伦执法者,穆恩,依旧在哪个瞬间,仿佛时间在他那里停止了流逝。
  穆恩死在了那个瞬间。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都死在了那个瞬间。无论是什么外力,都无法破坏他尸体上的一丝一毫。
  星体裁决长很快便整理好了心情,走到距离穆恩尸体最近的观测台上,把哪个匣子放到地上。他扯出一个微笑,说道:“生日快乐,老家伙。今年给你的礼物就是你最后收容的那支笔——盛放之章。”
  之后,他又对着穆恩的尸体说了很多。眼看时间也不早了,他才慢慢退了出去。
  ……
  时间过得很快,当星庭裁决长离开后,偌大的星庭中,也就剩下一成不变的终焉奇点能陪着同样不变的穆恩。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5

46

主题

63

帖子

248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480
发表于 2019-7-11 12:11:2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次一定注意,有的段落过长,有的段落过短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3:08 , Processed in 0.168480 second(s), 5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