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56|回复: 0

夜风雪

(343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5

帖子

60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02
本帖最后由 锋子 于 2019-6-17 00:57 编辑

作者:荒野
(一)
      北疆的雪似乎从未融化过。
      夜风雷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呼啸的寒风和着鹅毛般的大雪似乎惧怕他一般,在离他有两寸的地方纷纷散开。
    他的头发很凌乱,黑色的袍子破旧不堪,脚上一双棉靴似乎都露出脚趾头。
    他的背上背了一把剑,一把残破的剑,一把出鞘就嗜血的剑。
     他脸色铁青,鬓角上已经挂了霜,但依旧挺直着身子,没有一丝寒冷的气息,仿佛那不是肉身,而是一具钢板。
        他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不得不见的人,一个十年前的朋友。
   朋友,在他眼里是奢侈,那个人曾经是配得上这两个字的。
         但是忽而,有一天,他不配了,因为一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和一把冷冰冰的剑。
       你慢点,我有些累了。身后不到十岁的少女发出糯米一样甜的声音,微带了点不耐烦。
        她头上系着红缨从厚重的秀边凤纹帽挤了出来,和着散出来的头发被吹的嘶嘶作响,围着狐裘围脖,身着镶银秀牡丹绸缎,披着银狐坎肩,脚踏金丝百瓣莲靴,大红大紫好个富丽堂皇。
  全身上下似乎裹成了八宝琉璃粽,只漏出一对大眼睛,在忽闪。
   夜风雷转过头,那古板如死人一样阴沉的脸似乎有了一丝笑意。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水壶,似乎还冒着热气。
      你要不尝一口,肯定会有力气的。
    女孩鄙视了他一眼,不理会,依旧朝前走去。
     夜风雷又把水壶装进胸膛,打了个冷颤,跟了上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消失在这一片雪地上,脚印也在刹那间不见了。
   (二)
     酒是好酒,但人不一定是活人。
     空旷无垠的雪地竟不知居然有一块一丈见方大石头,被剑气削得像一张桌子。上面坐了一个人,具体的说,是一个死人,他就坐在那里,还保持着喝酒的姿势,那酒似乎还冒着热死,可是他已经死了。
        他本是来这里等一个人的,可是他再也等不到了。他睁着难以相信的眼睛,似乎想喊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一剑封喉,血早已凝固。
        
       十几个身穿青衣的中年人把他围了起来。为首的中年人红着眼睛咬牙道。
       技不如人,死也算长了一智。他似乎再说自己又好像在说那个死人。
(三)
     妇人颦蹙着眉,睁开她那魅惑的丹凤眼,神态自若举止优雅操着一口极其柔和的京腔道:管家,还有多远?
    夫人,再有两个时辰路程了。管家极其谦卑,坐在前面操控着雪橇,虽然穿着厚重的棉衣,但依旧可以看出他瘦弱佝偻的身体。
          妇人小声的嗯了声,就继续闭目养神了。
      雪橇的速度快的惊人,一道闪电,就已在十丈之外。
      定睛一看,拉着雪橇的,竟是五头如雪一样毛色的狼,不禁让人咂舌,那瘦弱的管家这副身躯竟有这般魄力,又是什么样的人,能让这样的高手俯首称家臣。
  (四)
       客官您要点什么,掌柜的一脸媚笑招呼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怪人。
        来二斤腊牛肉。夜风雷说着解下背上的剑,放在桌上,自顾自的从怀里取出他那壶酒,仰脖饮了一大口。
        掌柜的也不在问了,向着厨房喊了一声。
        少女跟着夜风雷一同进来的,此时的她眼睛死死盯着掌柜的的脸说不出话来,半晌才缓过来,怕是这几天想到这张脸都不敢睡觉。
        那掌柜的的确不是凡人,额头宽大长着一只肉瘤,一只眼睛生的铜铃大,一只眼睛吊着三角眉,鼻子扁平就像让人生生用桌子拍了进去。嘴唇宽大像右边咧着就跟被扯坏了又缝上去一般,偏偏又生的脸瘦,颧骨又极其突出,那五官就是硬硬的挤进去无处安放一样,那尖细的声音不难听出,这是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白色丧服,和着这张脸,如同地府的夜叉。
        少女惊魂未定,又一撇,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人,一个好像并不存在的人。
     他坐在角落里,在发呆,瘦骨嶙峋,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散架一般,他手上握着看似普通的拐杖,在那静静地,似乎都没有了呼吸。
             少女觉得自己似乎是失了态,不再看他,端坐起来拿起筷子吃了店家上来的腊牛肉。
        刚塞进嘴里就急忙吐了出来。
      呸,这是什么东西,这么难吃,是给人吃的吗。
        夜风雷拦住她,自己把牛肉嚼了几下,和着酒咽了下去,从怀里掏出一个饼,道。
呐,只剩这个了。
       少女恨恨的叼过去,皱着眉咬了几口,也拿起那壶酒,一起下咽,脸上嗤的一下,红了。
      忽然,屋外走进来十几号人,皆是一身青衣,为首的进来直直的瞪着夜风雷桌上的剑。
          真是一把好剑。那个坐在夜风雷旁边的座位,说道。
           哼,这把断剑残破不堪,哪里什么好剑。少女不屑的装个大人的样子。
           剑不好,却有好酒。夜风雷哈哈一笑,不带有任何情感,从壶中倒了一杯一拍桌,那杯子竟然自己跳跃飞向那青衣人。
       青衣人一把接住,一饮而尽道,在下青云山庄二长老张士凯,不知阁下哪里人士。
        闲人。夜风雷哈哈一笑,又一杯酒下肚。青云山庄叶家,他怎会不知。二十年前,他也是青云山庄的,只不过他只是一个厨房烧火的孩童,那时候,叶风雷不是夜风雷,叶风雪也不是夜风雪。
          那你是姓夜还是姓叶!那人死死的盯着他。随从十几人围住了他。
         呦,今儿个怎么如此热闹。一句话未说完,就听见门外的笑声,如黄鹂鸟一般好听动人。
        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丽妇人,身后跟我一个佝偻的老人。
         青衣人张士凯看见这妇人立马起身行礼道。草民参见澍王妃,今日我等在此了结江湖恩怨,澍王妃凤体怕是惊扰不得。
       张长老是不是忘了,在江湖我的名字了,本妃出嫁了就不姓叶了吗!
        十年前,谁人不知,青云山庄二小姐叶小小。那一年红妆十里,嫁给了澍王。无人不知,叶家二小姐倾慕大侠夜风雪。然而夜风雪承诺带走二小姐,却不知为何从江湖突然消失。
       张士凯躬身道,王妃恐怕不知,此时行动是整个山庄多次商议结果。
      商议?青云山庄是我们叶家的青云山庄还是你商议出来的?
       张士凯不在作答,叶老庄主常年闭关,青云山庄名义是叶家,而决策基本都是由他,说是二长老,背地里早就想占为己有。所以这出嫁的二小姐他并不放在眼里,只是做个场面罢了。
       宣儿,跟我回去。澍王妃走到夜风雷身边的少女跟前。
       我不。少女没有了刚才的霸道,一脸惶恐,却依旧硬着头皮。她是澍王的千金,金枝玉叶的小郡主。
        夜风雷在一旁看着王妃,眼里万种风情一闪而逝。
      (五)
       今日谁都走不了。未见人影,接着门外,传来嘭的一声响。几人向外望去,门的右面。只见一把巨尺直插雪里,上面站了一个人,一个魁梧的像泥塑罗汉。这是大家才注意,那个地方的雪有些不同,竟然是个雪堆,有人刻意为之。
          来的人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不死金刚法空,传言他炼成了金钟罩不死金刚身,而他的武器,一把量天尺,重达三百斤。
          一阵风呼啸而过,卷起千堆雪,寒风凌冽使得人睁不开,杀气蔓延。
     滴答滴答,,,有水滴落的声音。
      这声音是血发出来的。
      白雪之上那罗汉早已在三丈之外,而他的面前,一个奇丑无比穿着丧服的女人,硬生生抗住了他的巨尺,血却是从不死金刚身上滴落,在雪地上绽开着鲜艳的花,他的眼睛看着前方,难以置信。
        女人的另一只手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
        不死金刚死了,甚至没人看到他怎么死的。连他自己似乎都不知道。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停在那个雪堆上。那是一个坟冢,一个有人守了十年的坟冢
      女人扔了尺子,用雪把手上的血擦了干净。走到那雪堆前跪下了。
         你肯定知道,叶风雪在哪里。少女跑出来对着女人说。
          叶风雪这个名字,不该从女孩的嘴里说出来。这个名字,是个禁忌。
         他死了。女人冷冷的说。
         不,他才不会死呢,他是我爹。
         他是我爹!张士凯脑袋翁的一声,忽而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今生只有这一次,这是死亡的威胁,今日他不该来。
        他恨夜风雪,十年前,那把风雪剑,和那本风雪十三剑的秘籍,本应该是他的。
         那一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风雪成了青云山庄第一剑客,无人能及,甚至可能成为青云山庄的接班人,迎娶二小姐叶小小。因为夜风雪是山庄创立三百年来,第一个闯出幽冥神窟的人,也是在幽冥神窟只得到的风雪剑和秘籍。
    幽冥神窟,是山庄创立以来一直存在的无上宝库,传说珍藏各种绝世秘籍,三百年来数不清的人闯进去,就再也没出来。
        那把风雪剑,一出血光四起,无人匹敌。
       这剑是青云山庄的,夜风雪他不该带走。这个念头在张士凯心里根深蒂固。
          他不是。女人冷冷的看着少女。
        (六)
       你们不该来。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这声音像是从地狱挤出来的,一股死亡的气息。也不该听到这句话。他又慢吞吞的说,王爷的郡主,始终都是王爷的郡主。
        叶风雪,做一个守墓人,十年了,今天就此了解了吧。那个老者继续说道。
          屋里还有人!
         只见后厨走出来一人,他眉宇间仿若有星辰,眼睛纤尘不染,不似人间,一张俊秀非凡的脸似乎仍旧是十年前那般惊艳脱俗,用美形容他丝毫不过分,而且还有着男人的刚毅。
         十年了,今天最后一天。我不想为难你们。他手上拿着一把剑,他直直的坐在一张桌子前,把剑放在桌子上道。
         你们要的风雪剑,就在这里,你们不妨来拿。
           夜风雪的东西,没有人能得的到,除了女人。夜风雪不想要的东西,也不一定有人能得的到。
         屋外的雪越来越大,似乎从未停过。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0:46 , Processed in 0.13709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