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06|回复: 5

长辈的故事

(6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88才气
你了解自己的长辈吗?写一写关于他们的故事吧。

父母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都可以,任选一位或两位,书写他们的精彩吧!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

主题

6

帖子

93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36
发表于 2019-6-18 10:24:0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郁霂 于 2019-6-18 10:28 编辑

这是我外婆讲的一个故事 阿明是我一个表舅舅 表舅舅的婆婆 就是我祖母
我站在我外婆的第一人称写下了这篇文章


阿明

        “大伯母,家里有水吗?”阿明在木门后悄悄探出个头,小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

        “有,你渴了?来,进来!”我向他一边招了招手,一边走向内屋。

        身后,他小声嘀咕着,“饿了,喝水就饱了……”

        什么?饿了喝水就够了?我心一咯噔,停下脚步,转身向他微笑,伸出我的手等着他的小手搭上来:“阿明,要不,喝点粥吧!”

        他望着我,笑得眼睛都亮了,把他的小手搭在我的大手上,眉目弯弯地说:“好啊!”

       村里人都说阿明很可怜,的确很可怜,他妈刚生下他,就跟别人跑咯。他爸又是个坏脾气的家伙,也不着家,阿明跟着他,没得过啥好的。

        虽说后来他爸又娶了个姑娘,也生了个小女娃。可是,也没见得阿明的生活有何不同啊。

        听婆婆说,也就是阿明的奶奶,她说啊,阿明在那边没吃顿好的,也不敢多吃,说是阿明后妈说得多留些给小女娃。我也不知道婆婆说的是真的假的,但我也不敢多过问,我只记得有一次啊……

        “哟,二叔啊,你也来买菜?”

        “呵!是啊,今天空闲。”

        “咦,今天的肉很新鲜啊!对了,二叔,买点回去给阿明他吃!”

        “他不爱吃这个!叫他吃他也不吃,气得我呀!”

        不爱吃?怎么会?前些天来我家吃得可高兴了,怎么二叔说他不爱吃?我缄默,低头挑菜。

         这事过了几天,我也没再多想。

        等到阿明再大些,那天我刚好去婆婆家看望,撞见阿明也在。一大早的,这孩子倒也精神,拿着一根小棍子对着自己的小嘴巴,在门口摇头晃脑地唱着: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我刚想过去陪他闹闹,谁知这孩子一个踩空,身子往前扑去!等到我跑去,看见他的嘴巴被拿棍子戳出伤,一个劲儿地流血。

        这下,阿明在医院缝了针,躺了几天。还好,并无大碍。

        我去看他,阿明看着我,想笑却笑不出来,但眼睛笑意弥漫,这孩子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心疼他。

         “阿明,等你好咯,来大伯母家吃肉好不好?”我顺手刮了刮他的鼻子,轻声说着。

        他听完后,眼睛笑得弯弯,一个劲儿地点头。

        “阿明很喜欢吃肉对不对?”我摸了摸他的头,心疼地说。

        阿明继续点头。

        “好,阿明快点好起来,我一定煮给你吃!”我也笑了,笑着笑着,鼻头酸酸的。

        阿明很乖,没敢给大人惹出一丁点麻烦。可是,正因为如此,我更心疼他。

        当小孩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去说谎,就连自己原本喜欢的东西,也不敢轻易追求呢?

        我不知道阿明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阿明在他爸的压力下,在那个家庭的压力之下,变得处处小心,逆来顺受。

        一晃眼,时间过得很快,快到让人抓不住,摸不着,更留不下。如今阿明也成家了,在自己组建的小家庭里,应该是幸福的,毕竟,是属于他的。

        啊,今年收割的季节又到了,家里的米穗又多了。这个时间点,我得去洗米煮粥啦!

点评

活的小心的人虽然很累,但晚年都不会太差!因为他们太知道小心的痛苦,所以尽心呵护着到手的幸福。  发表于 2019-6-23 22:11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07:31:5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老爸的扁担@白小川

老爸的扁担挑了一辈子,跟爸一样实诚。

那还是分家时,爷爷特意给的,说爸力大能干,是个能扛活的人。

那时候,在那个叫秀水的小山村,爸就用这根扁担挑柴,挑米,挑货郎,也挑起了我的童年。爸跟扁担形影不离,故事,也因扁担而起。

二婶是我的亲婶子,也是我家的邻居。二叔因为下矿,一次矿难中三十出头就没了,只留下二婶和刚出月的孩子。村里人都说二婶命硬,犯白虎,克夫。二婶不好再嫁,别人也不敢给介绍。她一面下地干活,一面还得带孩子,风里来雨里去,娘俩儿的日子真叫苦。

二婶跟我家处得来,有时家里做点好吃的,妈就让我送去。妈说,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爸也经常帮二婶家挑柴,挑水,干些重活。就为这,那些村妇们还一个劲儿地嚼舌根,说爸和二婶俩有啥见不得人的事。爸就冲妈傻笑,我啥人你不知道?妈也不发脾气,自己的老爷们自己能不清楚?这事就算过去了。

再后来的一次,妈真急了。

一天晚上,妈从姥家回来,本来是要再等两天的。妈说姥姥的病情已经好转,放心不下家里。进屋一看,爸不在家,到外屋,见爸的扁担也不见了。我说,爸帮二婶挑水去了。妈“嗯”了一下,离家有几天了,我顺便去看看你二婶娘俩。

只是没多大会,妈就回了,我看见她的眼角泛起了泪花。我问,妈说,风大,沙子进了眼。赶紧睡觉。

十点左右,爸才回来。看见妈在家,爸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

爸说,老太太的病好些了?妈好半时才回了句,嗯。

爸又说,放心不下我们爷们,你就回了?妈放大了声音,我再不回来就乱套了。你咋这晚回来?老实说!

爸顿了下思绪,慢慢捏出一支烟,刚想点着,就被妈给抢了下来。她纤细的手,像一道闪电。爸又笑,天黑前我帮他二婶挑了几担水,就听说村东头的老张家准备办喜事的那头猪跑山里去了,这不,就去帮着找猪,亏得我去了,硬是把那猪给挑了回来。

就这么简单?你说的话你要负责任!妈出奇地歇斯底里。

这一晚总算熬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咱俩扯点布料给他二婶做身衣裳。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赶紧陪笑说好,也没问为什么。

过了晌午,老张家就过来感谢爸,说爸真是把好身骨,扛活的好料子。妈一个劲儿地说邻里邻居的这都是该做的。爸看看妈,眼角略扬。

我猜得透爸的意思,妈也是聪明心细的人儿。

爸说,那天晚上,他明知道是要出力挑猪的,猪是活的,劲儿大着呢,他就没舍得用自己的那根扁担,就把扁担放在了二婶家。

疙瘩总算解开了,可我心里一直有些疑问。

后来妈跟我说了缘由。那晚她进了二婶家的院里,看见二婶家拉着窗帘,屋里灯光微暗,却在门口发现了爸的扁担,借着月光,那扁担透着光亮,光亮是扁担上的铁箍和着爸的汗水,长久下来的结晶。那光亮甚是夺眼,差点蒙混了妈的耳朵。就在这时,妈隐约听见二婶的屋里有女人欢愉的声音,心“咯噔”了一下。要不是那根扁担的存在,妈是不会理会这事的。妈顺着缝隙费劲地瞧了下,接着心就碎了——她依稀看见爸的背影。妈忍着泪水,把头缩了回来,径直回了家。等到爸回来,俩人就吵了那一架。也赶上闹肚子,妈就一宿没咋睡。天刚见亮,妈去厕所的时候,突见有人从二婶家出来,仔细辨认,是本村的喜贵。媽说,从后面看背影,真像你爸啊。

后来,二婶是穿着母亲做的衣裳出嫁的。原来二婶早就相中村里的单身汉喜贵,喜贵勤劳朴实,跟父亲般能扛活,俩人早就偷偷好上了。爸说,喜贵这小子太有城府了,瞒了大家这多年,就用那根扁担挑着嫁妆,将二婶送了过去。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9-7-8 07:38:0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侵删

母亲的地瓜

村里原本不产地瓜,离家多年的母亲回关里处理完姥姥的丧事,带回了十几个地瓜。
  我高兴地问母亲:“啥时候烀呀?”
  母亲说:“这是做种用的,不烀了。”
  我噘起了嘴:“你不是说这边气温低,长不成吗?”
  母亲笑了,拍了拍我的脑门说:“咱家的自留地边有一片沙土滩,正适合种地瓜。”
  我说:“那为啥不多拿点回来?成天吃土豆,我还没吃过地瓜呢。”
  母亲摇摇头,叹了口气说:“老家的日子和咱这边一样苦啊!”
  没想到,晚饭时,母亲竟然专门为我烀了一个地瓜。我一点一点慢慢吃完,不停地舔着嘴唇,那种又软又甜的味道好久都没散去。
  清明过后,父亲用木板钉了一个细长的大木槽子,里面放上土,外面用塑料布包好。母亲从屋里的地窖里拿出地瓜,埋进木槽中,浇上水。然后把木槽放在炕头,盖上棉被。
  我不解地问母亲:“地瓜不是切成块,像土豆那样栽地里吗?”
  母亲说:“地瓜不能那么种,得先把苗育出来,再往地里栽苗。”
  “原来是这样啊!”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母亲精心照看着木槽里的地瓜,晚上睡觉前,还会在木槽上再盖一床棉被。
  十几天后,木槽里的地瓜长出了紫色的嫩苗。母亲又往里面填了些土,撤去棉被,把木槽搬到了窗台上。
  天渐渐地暖和起来,木槽里的地瓜苗由紫变绿,一天天地长大了。
  我有些焦急地问母亲:“队里的地都种完了,地瓜咋还不种啊?”
  母亲说:“再等等,晚上还有些凉。”
  大田里的苞米苗长出一尺高时,茂密的地瓜苗已经把木槽挤满了。母亲选了个阴天,把剪下来的地瓜苗捆了五小捆,放到筐里。我兴冲冲地把筐拎到种了黄豆和红豆的自留地里,和母亲一起,把地瓜苗栽进了地边父亲早已备好的田垄中。
  刚栽完苗,天就开始下起雨来。母亲领着我急急地往家走,边走边说:“这雨下得真好,苗好成活了。”
  果然,没用五天,原本有些发蔫的秧苗便绿盈盈挺直了身子,宽大的叶子在微风的吹拂下翩翩舞动。
  地瓜苗长得很快,不长时间便蔓生出许多瓜秧,和疯长的杂草一起,把几根田垄遮满了。
  母亲薅了几遍杂草,把伸展出去扎进土里的分根拔出来,掐断根须,又摘了许多地瓜梗回来,做成咸菜,脆生生的好吃极了。
  眼看着地里的庄稼就要收割了,父亲说:“地瓜该收了。”
  母亲点点头说:“看秧子应该长得挺好,不知长得大不大。“
  “不是太大,也就一柞多长。”母亲的话音刚落,我忙把话接了过来,边比划边说:“粗细跟胡萝卜差不多。”
  “你咋知道的?”母亲有些惊讶地问。
  “我扒出来看了不老少。”我低下头,嗫嚅着说:“可我没摘,完后又用土埋上了。”
  母亲笑了,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摘了也没事,现在已经长成了。”
  第二天一早,我和母亲拿着镐头赶到地里,刨了半天,一共才刨出两麻袋地瓜。
  父亲借了一辆推车来拉,看了看麻袋里的地瓜,笑呵呵地说:“个头是有点小啊,好在还算有收成。”
  母亲捋了捋头发说:“总算摸索出了点经验,明年接着种。”
  回到家,母亲留好种子,把稍微大些的地瓜挑出來,送给了村里的许多人家,不少当地人第一次吃到地瓜。
  剩下的地瓜,母亲变着花样做出了地瓜粥、烤地瓜、地瓜干、地瓜苞米面饼……
  我偷偷留了些地瓜干,准备上学后在同伴们面前炫耀,可还没等到学校开学,地瓜干就已经发霉长毛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7

帖子

24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45
发表于 2019-7-14 22:32:1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简单的说吧,这个故事是我同学爷爷奶奶的爱情故事。
他们那个年代,闹文革,人心惶惶,哪儿都有红卫兵搜查。
我同学的爷爷,那时候家里有点小钱,又读书,是知识分子。
然后具体不清楚,就被抄家。
比较有意思的是,她奶奶是红卫兵里的一个。
别的红卫兵在搬东西的时候,她奶奶,应该是头领吧,坐在旁边的桌上看要被抄的书。
她爷爷大概就是这样认识了她奶奶,然后两个人可能经历了很多,最后走在了一起。
(因为不是自家故事,了解得不清楚,不过我觉得红卫兵和少爷这样的爱情也实属难得了)
by.樱木岚/岚玖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7:29 , Processed in 0.221649 second(s), 8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