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14|回复: 4

有一个名字终身难忘

(4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10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105
100才气
有一个名字令你念念不忘么?可能是恩人,可能是恋人,也可能是仇人,写出你的故事吧。

点评

给你一个赞支持一下,秋阿姨早点睡  发表于 2019-5-23 00:27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9

主题

43

帖子

323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30
发表于 2019-7-12 22:09:0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谁把谁当真
前言:我静静地坐在大桥的围栏上,看着奔腾的江水从远方滚滚而下,他的誓言就如同这流逝的江水,不复往还。
安若和江辰是一对。
这是大院里孩子公认的事,江辰也从来没有过反驳。
阴暗潮湿的小巷,江辰抽着烟,安若拿着医药箱,小心认真地为他处理伤口。
烟头的火光跃动,处理好伤口后,安若默默地跟着江辰身后,回到了院子。
院子里,新搬来的一家人,那家人有个女儿,看到江辰,神色中满是羞涩,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小家碧玉,清秀可人。
听说是姓夏,叫夏晨曦,在重点中学念书,是个和他们世界不相同的人。
或许不会造成什么不同的情况。
安若静静地看着江辰,他的目光似乎有一瞬停留在夏晨曦的身上,随后若无其事地转移了目光。
“我走了。”
江辰突然抛下这一句话,骑上了他的黑色摩托,留下呆愣着的安若。
夏晨曦看着安若,眼中满是探寻的目光
“看什么看。”
安若气冲冲地扔下这句话,冲回了家。
后来,安若发现江辰在躲着她。
再后来,一同长大的发小告诉她,江辰和夏晨曦走了很近,问她是不是同江辰吵架了。
最后,江辰和夏晨曦交往了。
是我哪里不好吗?
安若得知这个消息后,把自己关在了家里,不吃不喝呆了两天。
她用企鹅给江辰发了消息。
我们绝交吧。
没有回应。
或许在江辰眼里,她就是个笑话。
她染回了黑发,背上了书包,回到了学校,拼命的学习,进了班级前十。
“你变了。”
曾经的发小指着安若厚厚的镜片,看着她漫不经心的神情说道。
“可能是吧。”
“今天江辰为了夏晨曦又打架了。”
安若一愣,本能地跑进卧室拿出了落尘的医疗箱,由牵着发小赶到了那里。
昏暗的小巷,安若却清清楚楚地看到,江辰将为他擦伤的夏晨曦拉近怀里,抵在墙上深吻。
医药箱掉在地上,啪嗒一声,碎掉了还有安若的心。
“你流泪了。”
发小抹了抹安若的面颊。
“不用你管。”
安若跑掉了,跑到了他们以前经常去哪里玩的大桥。
她坐在了围栏上,咸咸的风吹进嘴里。
小时候,曾经有个男孩,无比认真地对着江水发誓,要她长大嫁给他。
大了以后,儿时的誓言变成了一个谁把谁当真的玩笑。
可是总有一个人,无比执着无比认真地去相信,最后换来的却是时间的遗忘,无法弥补的受伤。
她拿出了手机,给江辰发了信息。
最近怎么样了?
没有回复。
她待到了深夜,走回了大院,却意外地看见,江辰将夏晨曦送回了家。
他的眼中满是看向光亮的眷恋,一如曾经的她看向江辰的目光。
“夏晨曦,我们私奔吧。”
安若目视着夏晨曦坐上江辰的后车座,开出了大院,就如同电视剧中的男女主角,浪漫的私奔离去。
安若麻木地回到了家。
再往后,她听说夏晨曦的家长将俩人抓了回来,后来夏晨曦一家搬离了这里。
而江辰一家,也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
“你后悔吗?”
得知了一切的发小有一天突然发短信问她。
她笑了,摇了摇头,打出了三个字。
不后悔。
泪水却一滴一滴掉在了地上。
她打开了信息。
上面是未发出的一条短信。
江辰,我们私奔吧。

点评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磨灭的人,或许梦成真了,或许终生徘徊在梦里。【已阅清池】  发表于 2019-7-12 22:57
收起回复
  • 墨入清池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不可磨灭的人,或许梦成真了,或许终生徘徊在梦里。【已阅清池】
    2019-7-12 22:56| 回复
  • 大明 : 你好,都说了舔狗不得house……
    2019-7-13 08:41| 回复
  • 我曾经赢了天下 回复 大明 : 。。。哇⊙∀⊙!好惨
    2019-7-13 08:4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247

积分

社团

积分
247
发表于 2019-5-31 21:55:0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沉香炉
忘川/文
(1)
  绮罗裙下,飘飞的水袖轻轻拂过摇曳的灯花。
伊人曼妙的身影,在袅袅的青烟里起舞,又在袅袅的青烟里渐渐模糊。
  公子的银白盔甲上,又多添了几处血污,安静地垂在他身后的白袍,也已经沾染上了不少烟尘。但是呢,此刻公子的眼里没有刀光剑影,只剩下满溢出眼角的眷恋与温柔。
 “ ‘料想伊人应如画,徒令公子愁断肠。’那个女子一定很美吧?”沉香和公子对视着,恍惚间从公子的眼底的倒影里窥见了那副让他魂牵梦萦的面容。
  沉香是这沉香炉里的器灵。
  不知是何人烧制了这沉香炉,沉香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识,她只记得自己一睁开眼,看见的便是眼前的公子。
  她并不知道公子的名字,但是听到往来的下人们叫他:“公子,公子……”她也便这么叫他。
  虽然现在,人们已经改叫他“将军”了,但是沉香却依旧只喜欢叫他“公子”。
这些年,兜兜转转,从富丽的王府,到战事紧张的边陲,每个晚上,都是沉香在陪伴着公子。她见识了公子从襦巾书冠的模样,到现在的银盔白甲,见证了每一封捷报,也见证了公子身上的每一块血污。
  话说回来,她还没有仔细看过公子的眼睛呢。
  深如两泓清泉,又璀璨如晨星,伊人的倩影,就深陷在公子的眸中。
  倩影飘忽似梦,身边飘荡着缕缕青烟。
  “这是……”沉香愣住了,公子眸中的不正是自己吗?
  沉香不知道的是,这沉香炉中燃起的烟有着极其特殊的能力,那便是能够幻化出人们所思念的人的身影,而沉香作为器灵,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飘散的烟气的凭依,也正因如此,烟气勾勒出的虚幻的人形,因为有着沉香的存在,便晃如真人一般。
  公子的眼神渐渐迷离,却依旧望着沉香不语。
(2)
  狼烟一点点越过边塞的城墙,就快要烧遍一川山河,公子的身上的血污越来越深,战袍也是换了又换。
中军帐外,喊杀声不断,沉香着实为公子担心。
   公子每一次回来,神色里便多掺杂进一丝疲惫,虽然看向沉香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沉香明白,公子这些年在奔波劳碌里活得有多么辛苦。
  等到战事结束,一切就都会好过来了吧?沉香痴痴地想。
  然而,逃不掉的终究还是逃不掉。殷红的鲜血同着漫天的飞雪起舞,阻断了山河,公子出了中军帐,便再也没有回来。
  中军帐被敌军的铁蹄踏平,沉香炉也被打翻,被翻飞的沙土掩埋。
  沉香陷入了沉睡,直到有一天,古朴的香炉被人从战场的遗迹里挖出,袅袅的青烟,又在沉香炉上盘旋。
  “公子!”沉香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她想,她又能见到她的公子了吧?
  但是,她失望了。
  她面前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在那个陌生男人的眼里,她再也看不到曾经那个令公子眷恋不已的她的身影。
    沉香炉哭泣着,再也飘不起一丝青烟。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3:03 , Processed in 0.229744 second(s), 6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