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0|回复: 0

自白

(294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8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2
《少女的独白》

写起这封信时,我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好不容易没有落下。经过此番,我总觉得从男人这东西口中说出的话语是不可信的,他一边说着要来寻我,一边又忙于讨好他的新欢。对于这段感情,他的作想令我困惑不已,他到底拿我当什么了?寂寞时的玩伴吗?还是满足性需求的性伴侣?他是否有真的爱过我?这些姑且不论,我到底该如何才能使他心满意足?我自认为我的付出是足以满足这个男人的,可我万万未曾想,男人这东西,是满足不了的。
值得庆幸的是,我认识到当下的处境,可还是忍不住难过。这个男人,总是披着爱的美好外衣而又对于我肆意妄为。到此时,不免回忆一番。每每遇此,不禁潸然泪下。

这个男人与我倾诉着具有我的宏大的蓝图,我不禁沉湎于他所构想的未来之中,真幸福呐。可惜的是,承诺这东西,一点都不可靠。





初识时,在中庭中,我在专心的观察着这个腐朽的小木椅,感叹着经历岁月摧残却依旧不失余韵的神圣品质。你贸然的走进玄关大开的庭院中,不言苟笑地询问着我是否认识这家的主人,又略微带着些焦急的神色。我以为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呢,赶忙去宅屋中去寻父亲,谁曾料父亲又未在家,便又疾步返回,来与你道清原委。事后,你为此还取笑我不少日子,说我冒失的过了头。那不是我以为你着急嘛。

之后的日子中,你频频来寻找父亲,却父亲又每每恰好不在家,又每次来便要与我絮叨上半响,我真以为你是挑着父亲不在的空子中来故意寻我的。那时我又觉得日子无趣,你常常来,却也解乏。一来二去,就逐渐熟络起。我知晓你这个时候假借寻父亲之由来寻我。

你唆使着我去与你踏青,我向父亲争取了良久,才好不容易获得了一天的闲暇时光。踏青那日,是个凉爽的日子,季春时节的太阳倾泻在我的面容上,有着酥酥痒痒的感觉,好是舒服。你夸奖着我今天很美哩,我回应着没有,你见我笑意盎然,便拉起我的手。你这人,好不识趣,女孩子的手,这么轻易的就拉起。在此之前,你究竟还拉过多少个女孩子的手?

行了许久的路,来到此次行程的目的地。你先是领着我去看在湖中不运作的水风车,又恰是时候地诉说起有关于此地的典故。恰好一阵风拂过,荡漾起层层涟漪,湖岸旁的稀稀疏疏的春意盎然的柳树挥舞起充满活力的新生的柳条。我沦陷在这温煦的场景中,你望着我陶醉的神色,也不言语,静静地与我一同感受着。我想,就是那个时候我便喜欢上你。

令人愉悦的时光总是如同流水一般的飞速逝去。夕阳西下,明月东升。你将我送与宅屋前,吻了我的额头一下,与我道了别。你这人,好生讨厌。父亲责骂着我回家过晚,但一股压抑不住的喜悦感在我内心蔓延着。

父亲今天讥讽于我,说我女孩子家,不知廉耻,随意与男性交往,他的脸面将搁置于何处?令我讨嫌的是,村中人议论纷纷。父亲斥责起你,我不敢与父亲起争执,我听着父亲的谩骂声,忍不住的啜泣起。

之后的一段日子,父亲都将我锁置家中,囿于无法相见,我逐渐的思念起你。

父亲偶然出门,或许是你见玄关紧闭,便绕至位于我宅屋的另端,呼唤着我的小名。
“慧慧,慧慧”,我的耳畔传来你的声音,骤然间,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号啕大哭起。你一边安抚着我,另一边又有些措手无措的样子。是啊,我们之间,仅仅一墙之隔,却显得那么遥远。






我决定于你私奔。
你的脸上浮现着四溢的雀跃之色,我见于此,一股近乎心安的松弛感深深地攫住了我。

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歇息之地,这是所谓的全部属于自己的“家”吗?在我们入住这幢宅第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种真正属于自我的时刻,叹着压抑不住的幸福的叹息。

父亲来寻我了。父亲让我随他回家,我毅然决然地拒绝了父亲,我愿意信任你。父亲走了,末了,他无言语。

与你一起已三月有许,你和我絮道,这样是未有结果的,要给我一个名分。你提议着让我去劝服父亲,我欣喜的答应着。

宅第玄关紧闭,父亲不愿见我。父亲最在意面子,如今,却是被我拂的,在周遭已抬不起头。无论是谁,提到父亲,都会说,陈家生了一个好女儿。父亲,终归还是从后门将我迎了进去。

父亲望了我良久,终未开口,俯地长叹。我与父亲叙说起近况,父亲也与我絮叨着近况。我本满怀着期盼之心来劝服父亲,可父亲日渐消瘦的模样令我不敢将其诉说。父亲说,他怎么都不能理解,我为何竟为一个外人,与他决裂。我与父亲嚷嚷道,我爱你,你许诺过我的。父亲赶我走了,离别时,他又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厚厚的一叠纸钞。

我回来了。你一幅忧愁的面容,像我询问起,情况如何。我摇了摇头,你也未言语,好似本该就如此的模样。你望着我,盯得我头皮发麻,我从腰间的口袋中取出信封,你紧蹙的眉头倏然间舒张开,一幅压抑不住的欣喜与故作的忧愁交融着。骤然间,我从未觉得我如此厌恶于你。你呐,究竟是心系于我,还是心系于父亲给予我的钱财呢?

日子一天天这么过着,委实无趣的很,好在与你一起,我便觉得这乏味的生活也有趣的紧。

近期呕吐不已,又时常夜不能寐,但我望着你熟睡时的安详的模样,不禁想到,你若是一直睡着,有多好,那么,我也不会厌烦于你的某些作为,也不会苦恼于父亲,便能与你一直共享着祥和的生活。

我怀孕了,但我知晓的这刻,又并不是很想告诉你。我虽说未受劳累,但日子过得也不富裕,若不是上次父亲给予的补助,已是揭不开锅,你的朋友们时常来与我说你小话,他们总是趁你不在时,来与我告状,最初一次两次,我也并不在意,但次数多了,不免就起了疑心。

你愈发肆无忌惮了,时常夜不归宿,翌日又搪塞着我有应酬。我好生苦恼,我为你,已经摒弃太多,若是无你,我又该如何?

我与你说起我怀孕了,想让你收心。你竟然与我说,这个时候事业并不稳定,处于发展期,房子,又是租来的,孩子出生了可不是一件好事,而是负担。你若是真这么想,当初又为何这么不小心,你总是在心中盘算着你,而不顾及我。

你劝诫着我,让我将孩子打掉。我该如何呢,孩子你又不想要,可是他也是个无辜的生命呐。我心中百感交集,却无能为力。

孩子没了。你一幅哀愁的面容,又在我面前短吁长叹。好生令我厌恶。

我时常在想,你是否爱我。你爱我的,一定。可是我总能寻觅到你不爱我的端倪,我又因太过于喜爱与你,便将这些,在我心中掩藏了起。

我与你第一次分手。或许是你理亏,便一味地讨好与我,又不停地在我面前忏悔。不过忏悔是真是假,我又无从得知;你讨好与我,与是否未有新欢,又有几分交际?

我又与你和好了。我承认,我是爱着你的,我不愿失去你。可是,那个女人又与你什么干系?她为什么与你时常夜里一起?你脖颈上的吻痕又是从何而来?

当我说起这段话时,你又要取笑我了。
如果大家都喜爱他,那么我就不免对他泛起讨嫌之心。真如大家所述,也不会缺乏竞争者。若是大家都不理解他,大家都轻蔑于他,我倒觉得他是个合适的人选。我要寻一个在世界上,除了我,就没有人出于本心爱他的人。我要嫁予他,一定要嫁予他。这么想着,都感受到了幸福。
只有我爱他,只有我愿意嫁予他,他一定会认为我是神灵赐予他的宝藏,莫不是说,他也一定会认为,我就是神灵。我想将我的自卑、懦弱、无能、敏感展现于他,他从未遭受过爱,想必于我无异。这样一来,他便能知晓我为何会选择他,我为何会爱他。
他没有人爱,便不得不爱我。这是我憧憬已久的爱,我期盼已久的全心全意的爱。我愿意爱他,因为我深爱着自己。

我一点也不开心,可是我爱着你。
但痛苦的占比远远甚于欢愉。我考虑清楚了,我总不能一直委身于你。

我要与你分手。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2:48 , Processed in 0.133206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