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69|回复: 6

白色情人节快乐

(122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8

主题

31

帖子

1495

积分

无限读币

小可爱

积分
1495
100才气
520的第一秒,既然是白色情人节,那么,你的白色情人会来找你么?你问什么是白色情人?哦,白色情人啊,就是你已经变成鬼的恋人,或者说,是深爱着你的鬼啊。
享受吧,享受爱人,啊呸,爱鬼的抚摸与亲吻,今夜,注定难眠。
对此你能展开哪些联想,请写文以记之。

点评

不是白色情人节吗?hh,没事没事,520照样虐,我真开心,hh  发表于 2019-5-20 12:44
??白色情人节不是这天吧,棠舟小姐姐  发表于 2019-5-20 00:09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7

帖子

48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86
发表于 2019-5-20 12:42:0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凰姐姐,凰姐姐,你看你看,这是师傅今天发我的佩剑,好看吗?”一个身着玄衣的翩翩少年拿着一把碧如秋水,泛着淡淡紫光的宝剑。


   被囚在巨大水牢之中的白衣女子听到声音,缓缓睁开眼,那是一双沁凉到极点的眼睛,眼中仿佛有一团化不开的千年寒冰,冰冷至极。


  在看到熟悉的身影,眼中这才有了点暖色。朱唇轻启:“无邪,你来啦!”那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亘古时代传来一般,悠远,又好像在吟唱复杂的咒文,让人听着不由犯困。


  而无邪早就习惯了,他凑近夙凰献宝似的拿出宝剑。夙凰抬眸,宝剑泛着的紫光映入她的眼眸,细细看去就好像她本该是紫眸一般,那样的深邃,神秘。


  打量良久,夙凰轻声开口:“是把好剑,你师傅对你很好。”说这话时,嘴角轻扬,带了几丝笑意。


  无邪抬头正好撞见这微不可及的笑,不由看呆了。凰姐姐长的好看他是知道的,可没想到她笑起来更好看,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凰姐姐她确实是笑了。


  “凰姐姐,你应该多笑笑,你长的那么好看,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无邪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夙凰沉默不语,无邪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声道:“凰姐姐,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要这样说的,你如今被困在这大牢,不见天日,根本见不到几个人,更别说……”说到这里,无邪发现自己又说错了话,立刻闭上了嘴,低着头仿佛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等待着批评。


  “我没生气,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夙凰那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怕姐姐不理我了。”


  “我怎么会不理无邪呢,无邪那么懂事。”夙凰抬起手就想去摸无邪的头,可奈何锁链太短,她根本够不着,她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锁链在夙凰的剧烈活动下发出碰撞的声音,在这个巨大的水牢里是那样的刺耳。由于夙凰的动作太大,冰冷的水再次把她好不容易干掉的衣服浸湿,在本就冰冷的水牢里,夙凰不由冷的发抖。但怕无邪看出来,她咬着牙忍住不发抖。


  无邪注意到了,心里突然很难受,凰姐姐总是那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说,总是自己默默承受这一切,她的身影总是那么孤独。这时的无邪更加加深了要把凰姐姐带出去的念头,这个想法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在未来的某一天终于长成苍天大树。


  后来,无邪说了很多,说自己以后要带着这把剑去游历天下,然后名扬天下,还说了很多最近派里发生的很多趣事,有些很有趣,但有些就很无聊了,但夙凰都很仔细的听着。


  说的差不多了,无邪就以师傅交给他的任务没完成的理由离开了,其实他还想再多呆会儿,可是这样会影响到夙凰休息,夙凰被封了法力,又被关在这冰冷的水牢,跟常人无异,但实际却比常人更虚弱,无邪深知这一点,所以每次来都不会待太久,一是怕师傅他们发现,二是怕夙凰身体撑不住。


  小时候和同龄孩子玩捉迷藏的时候,不小心误闯了这里,然后当时听师傅说这里关了一个妖精,会吃人,让他们都不要靠近这里。因为害怕,无邪当时就被吓哭了。后来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哭?”因为声音过分好听,最终无邪压下了心里的恐惧走了进去,才发现这里除了被关押着的一个倾国倾城的白衣女子,其他的啥也没有。


  从那以后,无邪每隔段时间都会来这里看望夙凰,夙凰教了他很多东西,让他在同龄人中更出众,然后也因此得到了师傅的重视。但他也没有因此而感到自豪,因为他知道这都是凰姐姐带给他的,他迟早有一天会把姐姐从那里救出去,然后带姐姐一起游历天下,名扬天下!


  等无邪走后,夙凰的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她朝着一个角落冷声说道:“出来吧,我知道是你。”


  “呵,我自以为我藏的很隐蔽了,可没想到还是给你发现了。”只见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不过话说回来,你究竟是如何知道我在哪的,我明明用法力掩饰住了自己的气息,再说了你如今法力被封,又是如何知道的?”


  “呵,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夙凰冷笑反问。


  “我觉得凭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你就应当告诉我。”男子邪笑道。


  “哼,如果你有半分念及旧日的情分,那我也不会被关在这里。”夙凰不以为然的嘲讽道。


  “所以凰儿你是在怪本座喽?”男子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细细摩挲。


  “放开我,你不配叫我凰儿!”夙凰扭过头挣开了他的束缚。


  他强行把她的头扳正,让她正对自己,“怎么不想见我,可是我可是想你的紧啊,啊,我的好凰儿。”男子几近痴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13年了,他有13年没见着她了,他没有一天不在想她。


  “呸”夙凰朝他身上吐了一嘴的唾沫星子,他也不恼,只是淡定的拂去身上的污渍,然后沉默片刻说:“你教过无邪了?”


  “你猜。”


  “我看那孩子的法术颇有你的影子在里面,你是不是一直在偷偷教他?”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夙凰不屑道。


  “我知道了,无邪是个好孩子,我会好好教他的。”男子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着夙凰说。


“我先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男子看了一眼夙凰,转身离去,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她的回答,可良久,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离开了。


  接下来几天无邪都没来,正当夙凰疑惑的时候,水牢突然来人了,是无邪!夙凰心里不由欢喜。只是今天的无邪却与平常不同,他今日穿了一身黑衣,背着一个包袱。


  “无邪你……”


  “嘘,凰姐姐不要说话。”说完无邪就拿出一把钥匙咔嚓一下解开了她身上的锁链,因为没有支撑了,夙凰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无邪吃力的搀扶住她,然后扶着她从水牢中走出来。


  “无邪你,这是做什么?”夙凰惊讶的看着无邪问道。


  “姐姐我救你出去,我们去游历天下,再也不待这个破地方了。”无邪坚定的看着他。


  夙凰被无邪拉着,她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囚禁她多年的巨大水牢,心里一阵释怀,终于出来了。


  现在更是黑夜,门口无人镇守,无邪一手拉着夙凰,一手拿着配剑直接就冲了出去。


  像是一切都打点好了一样,无邪御剑带她来到一个小竹屋,里面什么都有,看着很是温馨。


  “姐姐,这个竹屋我准备很久了,你看你可喜欢?等你法力恢复了,我们就去游历天下。”无邪眼里憧憬着对未来的希望。“对了,姐姐,你把这个吃了,对你恢复法力有帮助。”


  夙凰伸手接过丹药,没有一丝迟疑的直接吞了,没过多久,夙凰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一丝法力,看着指尖的光,夙凰的眼眶湿润了。


  “姐姐不哭,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恢复全部法力的。”无邪伸手拭去夙凰眼角的泪水。


  “谢谢你,无邪。有你在,真好。”夙凰开心的笑了,这笑仿佛凛冬里的暖阳照进无邪的心里,让无邪觉得这一切努力都值了。


  夙凰和无邪在这里大概生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夙凰的法力尽数恢复,而无邪在夙凰的指导下法力更进一步。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有一天……


  那天,无邪照常出去打猎,但一天过去了,他一直没回来,夙凰眼睛一直在跳,心里很是不安,终于没忍住出去找他。可她把这个森林都翻遍了,却始终没找到无邪,回到竹屋,发现桌上有一张字条。她急忙打开一看:明日午时,断头崖上见。


  第二天,夙凰只身一人来到断头崖,远远的就看见无邪被人挟持着,她刚想上前,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夙凰,好久不见呀!”


  “墨渊,你放开无邪,我们之间的恩怨与他无关。”


  “放开?放开无邪后你就好把他救走是吧?我才没那么傻呢!”墨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底满是笑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那你说,你要怎样才肯放了他?”


  “我要你自废法力。”墨渊轻笑,缓缓说出这一句话。


  “姐姐,你不要听他的!你放开我,放开我!”无邪拼命挣扎,他不想成为姐姐的负担,姐姐好不容易才恢复了法力,不能因为他就轻易放弃。他这样想着,然后就想去跳崖,身边挟持他的人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么一招。


  “不要!!!”夙凰失声痛哭,急忙去拿无邪,还好,拉住了,她吃力的把无邪拉起来。然后二人面对众人,严阵以待。


  “夙凰,无邪,既然你们非要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了!”说完墨渊就合掌向他们袭去。


  “无邪,小心!”夙凰拉开无邪,自己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姐姐!姐姐!!!不要!!!”无邪眼睁睁的看着夙凰如同一只飘零的蝴蝶坠入崖底,他想拉住她,可还是晚了一步,他跪在崖边,看着如蝴蝶飞舞的夙凰。


  “无邪,答应我,活下去。”这是夙凰最后对他说的一句话。


  “姐姐,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不要走好不好?”他的声音在风中凌乱。


  “呀!!!”无邪突然双眼变红,眼神迷离,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好,大家快走,他这是入魔了!”不知是谁突然喊道。


  但,已经来不及了,入魔了的无邪突然闪现到他身前,伸手一抓直接把他心脏掏了出来。他甚至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被结束了生命,血喷洒在无邪身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恐怖。


  接着,他如死神一般收割着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杀人不眨眼大概就是形容的他吧。


  最后,无邪拿着那把佩剑指向墨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无邪冷笑,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君无邪你,你这是要噬师,我可是你师父!”墨渊怕了,眼前的无邪是他不曾认识的。


  “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话音刚落,他的剑就刺穿了他的胸膛,真是讽刺呀,这是他亲手赠与他的剑,最后也是这把剑终结了自己,墨渊倒下,心有不甘的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最终永远闭上了眼睛。


  最后,无邪纵身一跃,跳下了崖,他微笑,脸上丝毫没有刚才的凶狠,“凰姐姐,我来陪你了,你等我。”


  他张开双手,白衣飘飘,像及了真正的蝴蝶,他闭上眼,感受风的洗礼,然后释然一笑。


  多年以后,一个玄衣男子站在一个墓前,上面刻着夙凰之墓。他上前,抚摸着墓碑,“凰姐姐,我来看你了,你现在还好吗?”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

  “无邪,你又来看凰姐姐了?”一个黄衣女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轻语,你来了。”无邪也不转身,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墓碑。

  “无邪,凰姐姐已经去世很久了,你也该从里面走出来了,凰姐姐她肯定也不希望你这样。”唐轻语心疼的看着无邪。

  “这些我都知道,可我怎么可能忘的了她。”无邪忧伤的说着,他接着又说:“轻语,你先回去吧,如今墨渊和他的玄武派都不在了,没有人能威胁了我。”

  “那我走了。”说完又有些不放心,继续道:“你早点回来,我等你。”

  “好。”


  当年,他跳崖后,并没有死,相反,他被路过的唐轻语救了。悠悠昏睡了一个月,醒来第一件是就是去找夙愿的尸体,然后给她立个碑。


  后来他也曾想过死,可一想到凰姐姐对他说让他好好过下去,他就忍住了,每日来着墓前和她说很多很多话。


  他喜欢夙凰,这个秘密藏在他心里很久了,到她死也没能说出来。多年来,他一直未婚嫁,一直孤身一人。他知道唐轻语喜欢他,可他早已没了心,给不了她想要的,只能忍心拒绝他。死后,他朋友应他的要求把他和夙凰葬在一起,他们终于永远的在一起了。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文/凰不及你
  作者/绘溪

点评

写的不错,不过入魔就战力飙升?可以一招杀死师父?好像不太合理  发表于 2019-5-20 13:14
hhh,这个应该符合主题的吧,(托腮),白色情人节快乐!  发表于 2019-5-20 12:43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7

帖子

48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86
发表于 2019-5-20 14:03:57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个后面没写好,草草的就结尾了,以后有时间了要改的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15:23 , Processed in 0.179068 second(s), 6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