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27|回复: 3

“三生有幸遇见你”

(4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32才气
“三生有幸遇见你”,这算最痴情的告白了吧。

请构思一篇作品(故事或散文),文中出现这句话或独白

9b15fe84b09ec07b0028a3cc28116ac0.jp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3

主题

16

帖子

234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40
发表于 2019-5-17 22:48:2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冬的天气总是格外的冷,外面的雪一直不曾停。付轻语叹了口气背着书包往教室外面走,迎面进来几个学生,男生嘴里叼着烟,女生叼着棒棒糖。

付轻语停下来静静的看着他们,为首的女生双手环胸傲慢的朝付轻语的方向努了努嘴,后面一个男生将烟头丢在地上,狠狠碾了几脚,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

“拿出来吧,咱们都省事。”男生懒洋洋的语气,付轻语嘲讽的扯了扯嘴角,将书包甩在面前的课桌上。男生漫不经心的走近,将书包拉链拉开,“哗”的一声,所有的东西被他倒在地上。掉落的过程中他眼疾手快的接住一个烟青色的布包,做惯了这样的事情,这一手耍的相当熟练。

一行人转身就走,付轻语突然说话了:“等等,钱包还我。”为首的那女生一下子吐掉了棒棒糖,转过身来嗤笑道:“我不给你又怎样?”付轻语也笑了,只是笑容里多了份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藏着冷艳的锋芒。

“不怎么样,你可以选择不还给我,那么以后也别想从我这里再捞到好处。我是打不过你们,但是让我爸给我转个学还是不困难的,或者动用点关系让你们离开这个校园也不是不可能。”付轻语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什么表情,简单的像在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那女生被付轻语这么轻描淡写的语气弄的火冒三丈,扬起手就要一巴掌呼过来。突然外面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付轻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几个学生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同时低下了头,自动分开站在两旁,只剩下付轻语站在正中间平淡的看着几步之外的那人。

来人一件简单的白T恤,烟灰色的休闲长裤,白色的板鞋。这人有着一双狭长的眼睛,眼裂细长,内窄外宽,看上去秀气又温柔。当然,这只是看上去。林洺双手插袋微微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这一群人,付轻语率先开了口:“林学长?或者叫你林主席更合适一点,请问有什么事吗?”

对于这位学生会主席,学校里面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上任以来有校长撑腰,可谓杀伐果断,本人据说在校外兼职跆拳道教练,学习也是年级第一。不管论文还是论武,学校里够胆挑战他的目前还没有出生。

“你们是自己说,还是我来问。”林洺眼风扫过付轻语,面上的不耐毫不掩饰。为首的女生委屈的嘟囔着:“你早说你认识林主席不就好了,扯那些有的没的,用他威胁我们比你爸管用。”说完又对那几个男生使了个眼色。

抢走付轻语钱包的男生,这时候再也不见那副懒样,赶紧将钱包还给她,只对着林洺低头认错。林洺侧身避过,朝着付轻语的方向说了句:“正主在那。”

男生调头过来正准备各种求饶,付轻语将钱包塞进书包,一边捡着地上的书本和散落的纸笔,无所谓的说了句:“既然林主席都不追究了,那就散了吧,再晚我该赶不上最后一趟公车了。”

几个学生有些怔愣在那里,还是那个女生反应快,拉了他们几个调头就跑了个没影。看着慢条斯理收拾自己的书包的付轻语,林洺看不出一丝惊慌和无助,倒像是他多管闲事。靠着门边再次近乎挑剔的将付轻语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除了干净清秀的长相和还算白皙的皮肤,好像也没什么可取之处。

“麻烦让让,或者说林主席还有什么指教?”林洺走神的时候,付轻语在他面前一步远站着,虽然个头都不到他肩膀,这气势倒是够冲的。

“老师没有教你‘谢谢’这个词怎么写?”林洺身子纹丝不动的堵着整个门,挑眉看着付轻语。“我并没有求你帮我解围,‘谢谢’这个词写和说是两回事。”付轻语面不改色的看着林洺,细看之下那嘴角的嘲讽也很嚣张。

林洺抬头看了看门头上面班级的字样,勾了勾唇转身离开。临走时那眼神仿佛无声的告诉付轻语,你很好,我记住了。

走出校门,最后一班公交刚刚过站,付轻语追了几十米,司机也没有停下。看了看布包里几张百元大钞,付轻语不由想笑。这是第一次走出校门,身上还有这么多现金的。裹了裹身上单薄的校服,付轻语抱着双臂往家的方向走。

这里离家也不过就四五站的距离,只不过那个豪华的终点也并不是心里的归宿。自从父亲再娶,母亲远走他乡杳无音讯,付轻语就不再视那个地方为家。

看着手里绣着梅花的钱包,付轻语在这条冷清的路上,想起母亲的容颜。市一中是母亲走之前对她的期许,所以无论如何她要坚持读下去。至于一直以钱标榜感情和生活的父亲,他所呈现的关心就是给她钱花,所以即使被学校里的几个刺头抢去再多的零用钱,付轻语也从不曾在他面前抱怨一句。

她知道父亲有钱有权,只要她跟他讲,那几个学生吃不了兜着走,她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打扰。倔强的抿了抿唇,那些学生也只是要钱,除了今天拿走妈妈留给她的钱包,之前并不曾发生过肢体冲突。想起这些,付轻语觉得这世界上最过份的事,莫过于父母离婚的那天,父亲将她锁在房间里,任她哭闹乞求,都不曾让她见过母亲一面。

一个月以后,父亲娶了林阿姨,母亲从离婚的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付轻语不得不怀疑父亲早就打算将母亲扫地出门,林阿姨进门快的让人猝不及防。还没有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走出来,新来的林阿姨就身怀六甲,很快就给父亲添了一个儿子。

付轻语从最开始的哭闹争吵,变成现在的静默。现实从来都不给你申辩的机会,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任你再怎么纠缠也回不到过去。付轻语看着父亲宠着新弟弟,哄着林阿姨,对她从来第一句话就是:“钱够花吗?不够问爸爸要。”

心里的恨和不甘随着这两年的朝夕相处愈发猖狂,走了也不知道多久,路灯都亮起来了,付轻语终于看见别墅里的灯光。母亲走后,她像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孩子,唯一不同的是她还可以甩脸色,缩在自己一方小小的天地。

再去学校的时候,付轻语走到哪都有人在窃窃私语,像是在议论她又像是怕她听见。自嘲一笑,付轻语怎么忘了,林洺不仅是学生会主席,也是全校女生可望不可及的花痴对象。

付轻语是搞不懂这些学生整天在想些什么,她的心里目前就一个愿望。快点结束这高中生涯,早点考上大学,离开那个家。至于林洺,他们不是一路人,不必过多牵扯。

明里是没有人再招惹付轻语了,她乐的清闲。暗里经常有人给她使绊子,时不时在课桌里出现的蟑螂,书本上被涂抹的墨汁,水杯里放的沙子等等,不计其数。付轻语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除了人心的丑陋,她长这么大还没怕过什么。

这几天听说学校的校刊这一学期的已经开始筹办了,有些文章还是从写得好的应试作文里面抽取的。在被班主任点到名字的时候,付轻语是茫然的。被抽取到学生会参与校刊的校对和选文,付轻语是拒绝的。

在其他同学的眼里,这是天大的好事,既可以增长见识也能近距离接触林洺。付轻语在班里就不合群,更不喜欢和人分工配合去做一些事情。林洺只说了一句话:“不行就回去,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付轻语心里那点不服输的小火苗就烧的噼里啪啦的。

在选文的时候付轻语悄悄把自己的文抽走,对于学习她是全力以赴的,至于光环和荣耀不需要刻意渲染。当林洺从垃圾篓里捡出那几张皱巴巴的纸,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对于付轻语这个成绩拔尖的学生,这几篇应试作文几乎满分。

奖状、证书、称赞等等这些,几乎是学生梦寐以求的东西。付轻语却要藏拙,林洺将那几张纸拍在她面前,盯着她明亮的瞳仁:“你是觉得你写的东西不能见人,还是觉得这选稿子的人脑袋进水,或者是你的文章太好怕抢了别人的风头?”

付轻语还没有说什么,林洺又快速的指着文章几处:“你自己看看你这几处,的、地、得不分,还有个别错别字。妄自菲薄不可取,自恃清高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林洺说完这些没再看她,径直出了办公室。

最终付轻语还是听取了他的意见,人总要正视自己的错误。校刊的校对相对简单些,付轻语忙完了就在一边做英语试题,林洺拿着打印的几张校对过的稿子走过来。付轻语手里的中性笔不停,刷刷的写着英语单词。

“你看看这几页有什么问题。”林洺将那几页纸放在付轻语面前,好整以暇的坐在她对面。付轻语忍住心里的不耐,再次看了一遍,认真的看着林洺:“林主席,你是不是找我茬上瘾了,错别字我都改过来了,你还要怎样?”

林洺嘴角微勾:“校对就只有错别字吗?标点符号你放在眼里了吗?我很忙,找茬这样的事情只会发生在我的对手身上,而你,明显差的远。还有,看似简单的事情,没有用心你一样做不好。”说完扬长而去,付轻语发现自己在他面前总是词穷,不过也有可能是理亏,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这天付轻语忙完校刊的事情已经过了饭点,正准备去小卖部随便买点。站起来的时候胃里突然一阵抽搐,紧接着持续不断的绞痛翻江倒海的袭来。付轻语用手紧紧的按着胃部,没一会,手心,额头,全是冷汗。

看来是长期的不规律饮食导致的胃病又犯了,付轻语扶着桌子准备站起来,最终还是跌坐在椅子上蜷成一团。林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付轻语惨白着一张小脸,问了下情况就连忙扶着她去医务室。

付轻语缓过来之后,看着林洺拿来温热的粥,眼眶有点泛红。这种久违的温暖,自从妈妈离开之后多久不曾有过,孤僻久了差点忘了人都是有血有肉的。

林洺有些无奈的看着付轻语:“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孩子都在想些什么,年纪轻轻就有胃病,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了你这样的性格和习惯。”付轻语低声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走,林洺在后面喊:“以后该做事就做事,该吃饭就吃饭。”

校刊结束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付轻语都没有再见过林洺。早上一起床,就听见父亲跟林阿姨在吵架,林阿姨拿着一叠照片甩在父亲面前,声嘶竭力的质问他在外面又养小三小四的事实。付轻语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因果循环大约就是这个理,报应来的太快。

到学校后,付轻语还没有走到班里,就再次感受到了一些学生的指指点点。但是这次他们眼里的鄙夷之色明显嚣张一些,就好像他们已经窥见了你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就等着看你在阳光下无处遁形。

到了班里,平时一些看付轻语不爽的学生,这时都在大声说着什么。认真的听他们添油加醋的说完,付轻语手握成拳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居然有人将她家里的事情都散播到学校里来,怎样颠倒是非她不管,但是诋毁妈妈就不可以。

付轻语慢慢走到那几个学生面前,忍住暴怒的冲动,尽量平静的问道:“到底是谁?”一阵针锋相对之后,一个名字还是从他们嘴里飘了出来,这些人更喜欢看付轻语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付轻语一路疾走,在高一《2》班门口停下,不用等她进去喊人。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昂着下巴走了出来。“哟,我当是谁呢,怎么,兴师问罪啊?”女生一脸的幸灾乐祸,付轻语看着眼前这个见过几次面的女孩,她当是谁呢。

这女孩是那便宜后妈闺蜜的孩子,来付轻语家吃过几次饭,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一中来了,付轻语记得她之前是在三中读的。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把事情做到这份上,忍不了。

“怎么,跟你那个妈一样,没人要的东西,居然妄想勾引林洺!”看着比自己小一届的女孩再次咄咄逼人,付轻语不想跟她多废话,一拳照着鼻梁揍了下去。林洺赶来的时候,就看见那女孩捂着脸蹲在地上起不来,眼镜支离破碎的飞出老远。

付轻语甩了甩手,看着直接坐在地上疼的呜呜直哭的女孩,无所谓的说道:“记得去找你林阿姨要医药费,你不是去过吗,没眼镜了也不会走错的。”旁边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付轻语转身便走。

林洺追了过来,付轻语当看不见,径直往教室走。在楼梯转角处,付轻语被挡住了去路,林洺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女孩,有些心疼也有些无奈:“还击有很多种方法,你为什么选择最蠢最损人不利己的方法?”付轻语有些想笑,“因为最直接有用。”丢下这句话推开他挡在身前的手就要离开。

“你当我这个学生会主席瞎么?发生这样的事,你就这样一走了之?”林洺再次掷地有声。付轻语这回是真的笑出了声:“林主席,你此刻不但不关心伤者的状况和事情的后续处理,却在我这个肇事者这里苦口婆心。我家什么样你不是都听说了么,既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爸,那么何必让他太过安生,他不是能吗,他来处理就好了。”

付轻语再不回头,林洺不由叹了口气。本以为是一场大风波,不料一切以那个被打的女生迅速转学而结束,从此关于付轻语的身世背景真假参半传的神乎其神。

虽然人走了,付轻语被要求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一次深刻的检讨。她拒不配合,即使最后将检讨改为通报批评,她也无动于衷。父亲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她只回了句:“不是你给人转到一中来的吗?怎么现在反倒是我的不是了。”

经历过这件事,付轻语的高中生涯算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再没有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从这件事之后,付轻语开始跑步,每天半小时。

偶遇林洺,他有些意外:“看你不像是喜欢运动的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付轻语边擦汗边回:“体力这事总要跟得上揍人的勇气。”林洺失笑:“被狗咬了难道就要咬回去?那又有什么区别?”付轻语翻了个白眼继续跑。

跑完一圈感觉小腹一阵疼痛袭来,付轻语暗道糟糕。抬头见那边林洺正取了篮球架上的校服外套往回走,付轻语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抓过林洺挂在臂弯的外套,快速的系在腰间。林洺怔愣道:“你干嘛?”付轻语脸有些发热,只说了句:“回头还你。”便低头疾走。

看着付轻语泛红的耳根,林洺不由一笑,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丫头身上看见害羞这种表情。过了几天,林洺收到的外套上泛着栀子花的清香,令人心悦的味道。

付轻语也奇怪自己怎么开始变得温暖起来,对于这个年纪,她或许忘记了许久以前她也曾经天真烂漫。

一学期又要结束了,还有半年,付轻语就高三了,那时林洺也要毕业了。同学们都在为要放寒假而欢欣鼓舞,付轻语心里是憋闷的惆怅。前两年妈妈不在,她都是去外婆那里过年的,现在外婆也不在了,她无处可去。

抱着书包在台阶上坐了很久,直到学校里变的静悄悄,付轻语才走出了教学楼。学校里已经看不到一个学生,就在她走出校门的时候,一辆单车从旁边过去,很快一个大的转弯滑行停在了学校门外。

林洺坐在车上冲她笑,仿佛暗夜绽放的昙花,让人猝不及防的惊喜。“傻愣着干什么,上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林洺冲她招手,付轻语这才走了过去。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现在才走,不管是凑巧还是刻意,至少此刻她感念他的陪伴。

林洺带着付轻语去吃了火锅,热腾腾的汤汁,翻滚的各色菜肴,入口的香辣感觉简直不要太爽。付轻语吃的很慢,吃的很认真,到最后,眼泪流了下来,不知是辣的还是哭了。林洺递过去一方手帕,在这个年代很少见的东西。灰白相间的手帕,被付轻语眼泪鼻涕糊了个彻底,其实她只是不想还给他。

“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就出发。”林洺说这话的时候,突然走过来,将自己的围巾套在付轻语的脖子上。他人很高,付轻语还坐着,他俯身下来,满满的都是他身上清冽的气息。付轻语不可抑止的心跳加速,脸又红了。

跟着林洺走出来,再次坐上他的自行车后座,这晚间的风似乎都没有那么冷冽了。付轻语两手轻轻扯着他的衣角,她看不见的地方,林洺嘴角轻轻上扬。

林洺一路将她带进游乐场,坐在旋转木马上的付轻语脸上还是不可置信。看着她又有些泛红的眼眶,林洺眼里的鼓励和担心交织的那么明显。不妨付轻语灿然一笑:“谢谢你。”

之后付轻语整个人真的彻底放松了下来,林洺第一次看她笑的像个孩子一样。玩跳楼机的时候,林洺全程闭眼大喊,付轻语第一次见他怕成这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鬼屋冒险的时候,林洺几乎是一路逃出来的,付轻语走出来的时候看见他还惨白着一张脸,从没有见过林洺这么接地气的一面,付轻语觉得今天真值。

愉悦的时光总是过的特别快,夜幕落下的时候,付轻语跟林洺告别。回到家里一样没有人询问,没有人等待,付轻语的心情却轻松了不少。

下半学期,林洺要备战高考,似乎忙到发疯。学生会的事情他都卸掉了一些,全力以赴。付轻语开始写日记,记录着这一年半载的点点滴滴。

高考的那几天,天空阴霾的不像话,付轻语心里一会下起小雨,一会艳阳高照。她既希望林洺如愿以偿,又希望剩下的日子不那么空荡。

高考过后,一直到放暑假,付轻语再也没有见过林洺。临近开学,付轻语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林洺寄过来的有用的书和笔记。貌似都是为高三冲刺作准备的,很多书的扉页上都写着“林洺”两个字,看着莫名的安心。

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是北大录取通知书。照片上可以清晰的看见林洺两个字,灼热而又令人欣喜。照片背面是林洺遒劲有力的字:“我在北大等你”,付轻语都能想象他写字时眉梢眼角的风华。

付轻语将这张照片放进相册,从此开始风雨兼程,只为了那灿烂的明天。林洺重新带给她温暖和为自己而活的勇气,让她曾经荒草丛生的青春开始慢慢复苏。曾经只为了摆脱家庭的束缚而努力学习的意义,开始慢慢被真心的奋博取代。

有一种过往,叫“三生有幸遇见你”。懵懂的欢喜也好,纯粹的爱恋也罢。你喜欢一个人或者物件,总要让自己配得上他。梦想可以趋名为利,梦想也可以只为逃避现实,但总有一个梦想是你甘之如饴,并为之付诸所有努力去实现。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79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90
发表于 2019-5-17 16:16:1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中开始喜欢的女生,直到辍学时的分手。到了四年前入伍以来就没怎么联系。但是心里一直有她,在我生命中很难忘的一个女生,今晚听别人说她快要结婚了,突然觉得特别欣慰,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终于可以放过自己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生,再见!三生有幸,遇见你。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6

帖子

878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78
发表于 2019-5-21 19:44:0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生有幸遇见你
可爱的江哥哥:
    你好么!在没见的这段时光里,我有好好听话的,也一直记着你和我说过的话,努力学习争取以后做一个像你一样优秀的消防员!对了,这两天晚上我一直有梦到你呢,梦到你在夸奖我最近学会的动作,还笑着摸我的头说我以后大有可为!我多想这不仅仅是我梦中的欢喜,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能来看我呢!?
我前一段时间陷入了一个混沌慌乱的梦里,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梦中铺天盖地的都是橙黄色的火焰,那大片的明艳的颜色看得我心惊肉跳,我时刻记得你与我说过:火情等不了人。我当机立断准备去找水,可那一刻我妈妈竟然拉着我,眼睛里泛出从未见过的狠绝,“你给我好好待着!”,即使是梦里我都无法理解她这样的行为,我的愤怒我的吼叫这一次没有换来她的心疼,我妈妈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张牙舞爪的火群,不置一词!我气急了冲她大喊“江江肯定马上就到了,我一定会向他告发你的!”我心里一直奇怪,为什么还没看到你。眼见着火势越来越大,可还是没有消防车来,我越发奇怪。突然我妈妈喊了一声“出来了!”我就眼见着一团火球向外冲,火球的中间好像还有一个婴儿,看到这样悚然的场景我便再次惊醒了!我不止一次的问我妈妈最近有没有和你联系,她总是左顾而言他!我隐隐约约好像知道点什么了!父母默认了我的猜测,可我不能相信,也不愿相信!你是我的神明,我一直在你指的方向上瑀瑀独行。我这些天像是得了失语症,父母都在劝我。大家都说就让你成为过去吧!可是我心里一直都想跟你说“你是我的信仰,永远都是现在进行时!你让我对消防员这项职业有了新的定义!遇见你,是我三生有幸!”
好了!话已至此,无论你现在在哪,我都会好好朝着目标前进的!一定不负你所望!
此致
敬礼
                                                              你的小妹妹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4:04 , Processed in 0.252306 second(s), 7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