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54|回复: 11

花不完的一块钱

(6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35才气
你很穷,只有一枚一元硬币,但很神奇的是,无论你怎么花这一元钱都花不完!

每次花出去后它还会回到你的手中,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44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42
发表于 2019-5-15 20:43:1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枚硬币——一个家族的血与火以及忠诚。
共和国西南的群山中,有一个名为护卫村的地方,自从共和国建立以来这个小村庄也渐渐地开始繁荣起来,这个小村庄的命运仿佛与共和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龙家,一位年近70的老妪看着面前的孙子,语气温和仿佛是在自问自答又仿佛是在叙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小龙,你知道为什么这里叫做护卫村吗?因为自共和国建立以来,村中青壮为保卫共和国,付出了血一般的代价,村里青壮十不存一,村中剩余的妇孺老人便举村搬到这里,为求避世。”说完这段老妪拿出一枚硬币,看了许久,不知不觉眼角竟有些湿润,老妪轻拭了一下眼角,继续说道:“这枚硬币你可知其来历?这是共和国建国之后发行的第一版硬币里面的第一枚硬币,这代表着我们家族的荣耀。”说道这里老妪不禁哽咽两声,继续说道:“你的爷爷,祖上便是护国村之人,村中的人每家各有独门功夫,最开始祖训说道村中之人不得入仕,不得以武范瑾。直到那群白鬼侵略我们,而政府软弱无能,你祖父感心疼不已,备受折磨,当时战火尚未烧进内陆,你祖父想带领村中青壮出山报国,但是苦于祖训不得出山,直到东边脚盆鸡国家全面侵略我国,你祖父便带领村中青壮出山救助国难。经过哦巨大的代价之后,你也知道伟大的共和国建立了,建国之后便是发行钞票稳定国内经济,可是国内外的反动分子为了阻止我国的建设和发展,预计阻止我们建立银行、钞票系统,是你祖父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才保卫了共和国第一批钞票的顺利印刷及使用,国家为了补偿和奖励我们家族,便将这枚硬币奖励给我们家族。其上有着神鬼莫测之力。”老妪说着便深呼吸了一下,以便缓解自己激动地心情,继续说道:“这些本应由你的父亲告诉你的,可你的父母在生下你之后不久便牺牲在了对猴子自卫反击的前线,小龙啊,现在你可知道我们家族肩负怎样的使命与荣誉了吗?”少年答道:“奶奶我知道了,我现在便准备出山报国!”老妪 见此继续说道:“你把这枚硬币装好,迷茫时看看它,想一想你的祖父和父亲,记住他们是怎样的英雄。你且下山去吧。”
18岁的少年,在山里清修了18年,有着一身强劲的武艺,第一次来到山下,见识大城市的物欲横流,少年本就不坚定的心性开始慢慢地有了别的想法。
小龙来到山下,进入大城市,周围花花绿绿充斥着各种潮流时尚的妙龄女郎,小龙看着自己家土土的样子不免开始有点自卑,参军肩负家族的荣耀与使命,成为一个英雄的梦想,正在渐渐地忘记。小龙想要享受却缺钱的紧,正在想着怎么赚钱的时候,手指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物品,小龙灵机一动便走向了当铺,向老板说明来意之后,因为这枚硬币的特殊历史地位,小龙得到了5万元,当天便被小龙挥霍一空。第二天顶着宿醉的头疼,小龙起床喝水,看到桌子上亮光一闪,小龙走近一看,赫然便是昨天当了的硬币,回想奶奶的话,这枚硬币有着神鬼莫测的能力,小龙顿时开窍这是一枚永远扔不掉或者用不掉的硬币,小龙仿佛看到了纸醉金迷的生活正在向其招手,自此小龙每到一个城市便去当铺当掉硬币,三五日后换城市,开始一种糜烂奢侈的生活。
一个月后,小龙从睡梦中醒来,出人意料的没有看见硬币,小龙发了疯似的找遍了房间每一个角落,任然没有看见,此时房门被一脚踢开,走进一个共和国上校,魁梧有力,充斥杀气,一开口便有一种金戈铁马的味道铺面而来,上校说道:“你可知为何这枚硬币能回到你们家族的人手里?那是因为地下无数的英烈形成五鬼搬运阵,这是对你们家族荣耀的一种肯定!而你让你的家族蒙羞,现在给你两个选择,1、跟我走,入伍,洗刷你的耻辱并且把你从当铺欠的钱还回去。我会归还你们家族的硬币2、不跟我走,没收你的硬币,归还钱财,或者坐牢,你这辈子都将定在耻辱柱上。”为了不坐牢,想着退伍后能继续用硬币花天酒地,小龙选择入伍。
入伍后的小龙,开始混日子,与周围战友相交也不深,唯有班长对他一直很关心和照顾,班长认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被拯救,小龙对班长的好,仿佛视若无睹,依旧我行我素,直到一次任务时,上级派小龙与班长去侦察,本来认为任务很简单,可以继续混的,可是因为内奸的出卖,小龙与班长遭遇危机,被几百人围住。班长眼看要坏,看向小龙,说道:“如果有一个人吸引追兵,把敌人引开,另一人即可回到团部报告消息,可是吸引追兵的人必死。”小龙脸色一下严肃,心想如果让我去吸引敌人我便先跑,凭借自己一身的武艺,逃跑毫无问题,正欲说话,班长开口:“你还年轻,你先走吧,记住没有人不可被拯救,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小龙我希望你成为你父亲和爷爷那般的英雄!再见了我的战友。”说罢班长便向山上跑去,引开了追兵,而小龙一边擦拭眼泪一边依靠强悍的武艺,顺利跑出了包围圈。
回来后的小龙报告完情况口仿佛变了一个人,努力地训练。一个月后,敌人的阵地上多了一具无名尸体,头颅埋在了指挥官的帐篷外,小龙看着,生平从未哭泣的他,眼泪竟是止不住的流。
是夜,敌人阵地枪炮大作,枪声炮声持续一整晚,凌晨时分,天微微亮,敌人阵地走来一个浑身是血看不清面貌的人,那人接近阵地之后,大喊一声:“班长的身体和头颅我都取回来了!”当共和国的军人走进敌人阵地时,百余敌寇无一幸存。十年后,航空母舰上,以位大校,看着渐渐接近的脚盆鸡的倭国海岸线,嘴角浮现一缕冷笑,心想:“对面的一帮矮脚鸡是时候对以前的种种罪行付出代价了!”。二十年后,共和国的疆域扩张了一倍还多,一位军礼服上挂满勋章的元帅,跪在一座孤坟面前,呢喃说道:“班长我无愧于家族国家,班长我成为了英雄!班长...班长...我好想你。”说罢嚎啕大哭。回家路上小龙看着手里的硬币,看着旁边的儿子说道:“我儿,你可知这枚硬币的来历?”.............
历史便是一个轮回,我们在轮回中争渡,尽量不要迷失自己。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3

帖子

388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388
发表于 2019-5-25 20:43:2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妖币传说
        传说在这七宝山的深山老林里,有个珍宝坊,里面住着一只老妖怪,只要你能交出TA想要的东西,你就能换出任何宝物。
  住在这附近的居民虽有心想要去一探究竟,可往往是有心无胆儿,生怕去了一个不慎,宝物没捞到,你自己的命倒是搭上了,所以,真正有胆量前去的不过十之一二之数。
  当然和这七宝山里面的珍宝坊同样使这方圆百里无不想要一探究竟的,便是张员外家的女儿,只要进了这七宝山,你先是听了一耳朵珍宝坊的奇闻异事,就是这张员外家的女儿张如巧如何贤良聪慧。
  然而,很多事情往往耳听为虚。也只有张家里里外外的知道这宝贝女儿是个怎样的活宝。
  这天夜里宴会刚散尽了,张员外夫妇就看着长跪在地上的女儿一脸的无奈,她娘看着倔强的女儿,良久才呐呐开口说:“好孩子,起来说话罢。“
  说完,就使了个眼色,让旁边的丫鬟要将她扶起来,却被如巧一把甩开了,只见她嘟着嘴,叫道:“我偏不,娘亲之前可是和我说过,等我15岁成人礼一过,就放我去珍宝坊寻宝贝的……”
  她娘正是束手无策之时,她旁边的妈妈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就见她娘笑说:“这是什么大事,原是这个,我早就听闻这七宝山上是有几分造化的,”她这样说着,看了她爹一眼,心思转了几转,才言,“倒不如让明巧一块跟着,一起做个伴儿。”
  她爹刚听珍宝坊这名儿就心有余悸,却因心中有愧,不便多言,只附和道:“也好也好,如儿,还不谢过你娘亲!”
  如巧这边一听高兴谢了,回去睡了,这明巧那厢的可就差点彻夜难眠了。
  只见一孱弱的二十开头的女子拉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的手泣道:“好姑娘,到了如丫头身边可要仔细做事,遇到个好的物什,莫要和她争抢,都是我没用,姑娘要是这回平安回来了,莫要叫我娘亲了,还是叫我小娘为好,可别坏了家里规矩……”
  那小女孩本身就眼里含泪,听了这这话,反倒强忍了泪水,替躺在病床上的女子擦干泪水,又从仆人手里端过汤药来,给母亲喝完了才说:“娘说的这是什么话,大娘子这些年对我们也算厚道的,她不会为难我什么的。”
  她娘听女儿这样说了,病态的面容里闪过了一丝无奈:“呵,还不是这汤药喂着,她不屑找我们麻烦罢了……”
  “娘……”明巧虽然早就猜出她娘的病是真的为她而生的,可到底坐实了实情,心
里难受,顿时泪流不止,哑着嗓儿道:“好的,好的,我都听您的……”
  又闻,张家女儿出游那天是个吉利的好日子,他们求着风水师父算了这个日子,又敲敲打打着送到了七宝山下,这明巧还算听劝,在轿里安稳坐着,倒是如巧好奇的掀起帘子一脚,听了一耳朵:“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这张家还有个庶女二小姐,听说这二小姐她娘原是张家夫人家的陪嫁丫头,过来的时候,因为长的姿色平平,又眷恋上了张员外,这张家夫人心软,又寻思着她不好出手,也就顺手抬给她夫婿做了妾,真是难得的大方……”
  这人说的这么大声,这明巧就是不想听,也听的一清二楚,只得手里紧绞着帕子不放,却听如巧哼了声:“呦,原来是小妇生的……”
  她正要急眼,却见如巧拍手笑道:“好哇好哇,你叫那些仆妇们都来看看,看他们都是信谁的理!”
  这明巧记着她娘的话,只好先作罢。
  一行人从早赶到晚,歇息了一阵子,早上再赶到山下的时候,太阳才冒了个头,不冷不热的,正好赶路。
  张家来之前都里里外外打听了,只有这求看者自行上山,才会求灵得灵,也只好给二人分别分了些干粮,就放他们二人自行上路了。
  这如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走夜路,这一路上都叫明巧打了前锋,所幸这山上也没什么野物,两人倒也一前一后的相安无事。
  好不容易摸索着找到了这珍宝坊,只听那门一推,“吱呀”作响了一声,便是把他俩吓得没了嫌隙,互相抱在一起后推了几步。
  正在这时,那看似黑漆漆的屋里,发出了娇媚的女人声。
  “哈哈,”那女的倒是不做作的笑了笑,“两位可是稀客,有失远迎,还请两位莫要怪罪。”
  那两人听到里面原是有声的,这才放开了点胆子,摸索着走了进去。
  两人三步并做两步的跟在这人身后走,虽是低眉顺眼的模样,可也看到这里的人皆是些妖怪模样,倒也各司其职的做着它们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因为两女的到来而生出什么异样。
  这会儿,倒是明巧斗胆看了眼这女人的背影,倒是看到了一跳毛茸茸的狐尾,不由得吓了一跳,那女人似是有所发觉一般,回头倒是冲他们俩娇笑了一下,喃喃道:“我倒是忘了这茬,莫不会吓坏了你们呢。”
  那女人眉目似柳叶一样微微弯起,笑得浑然天成,就是这俩女儿看来,都自觉骨头酥了一半儿。
  在这妖精女人看来这俩女过于拘谨,倒是换成了一熟妇的模样,执着两女的手说道:“这里便不是外面那样有繁琐规矩拘束着的,你们有什么的,但说无妨……”
  明巧先是看了一眼如巧,却见她依旧怕的要死,只好咽下一口唾沫,硬着头皮上前询问:“我们来,是来向姐姐你讨点宝贝的……”
  “姐姐?”这女子听了虽有些诧异,却低低的笑了几声,又化作一个二十几岁的明媚姑娘,走到明巧面前,摸着她的头说道:“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姐,我便应了你,可是……”
  明巧看她放下了在她头上摩挲的手,额,确切说是爪子,看到她拿着扇子继续掩面说,“可是你们张家,虽不是皇亲国戚,却也衣食无忧的,我又有什么可以给你们的呢?”
  她说完,邪魅的一笑,回首看的那俩小女孩儿干瞪眼了,才放慢语速说:“我这自是什么都缺,可……”
  她想了想,还是有些犹豫的看了看明巧,才言:“可是你们多少得付出些代价才好……”
  如巧听了,立即出声说:“姐姐只要开价就好,我们家自然多少都给的起!”
  那女子听后,滴溜溜的转转眼珠,呵呵笑道:“小女孩好气性,不过还是适可而止才好…”
  这女子也是一精明人,做事干净利落,立叫人取了两个宝箱来:“既然你们不远千里而来,我不拿出点诚意,倒是会叫人贻笑大方了。”
  说罢,便用手指轻轻扣了扣两个匣子.出现了一副绝世皮囊和一枚铜钱。
  女子任由她俩观赏着,随口解释说:“你们小孩子,我也不瞒你们什么,这里有这两样东西,换了这皮囊,容颜即使衰老了,也有几分韵味,想来以后吃喝也是……”
  “唉,你这孩子……”狐媚女子回过头去,不由得吓了一跳。
  原来那如巧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皮囊往身上一套,化作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娇娘,她转过身子看看镜子中的自己,颇为满意,这时的她满不在乎的看着女子道:“这有什么呢,我把我爹爹从皇上那里新得的琉璃盏给你就是了。”
  那女子见她丝毫没有改变意愿的迹象,只好摇了摇头,笑着对明巧道:“诺,这个是你的了,以后有了它至少会一辈子吃喝无忧呵。”
  明巧看着手中的一枚铜钱有些疑惑,却又只自己出身不好,给不起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只好怯生生的朝她福了福身子:“谢谢姐姐……”
  狐媚女子朝她笑了一下,替她理了理鬓间的碎发:“以后若是遇到了事不要总想着放弃,我倒是希望你以后离那些事事非非远些。”
  明巧一听,不知怎么的俏脸一红,就只急急应了一声,就跑出去找如巧了。
  刚走到外面,她的眼睛适应了好一会,才醒转过来,这时,倒是换作如巧忽然扑了过来:“哎呀,你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明巧呆呆看着如巧的嘴巴一张一合的,最后又合上了嘴巴,只是傻傻的说道:“如巧,你真漂亮。”
  她这一夸,倒是让如巧得意了一下,反而挽着她的手道:“那是自然。咱们还是赶紧下山吧。”
  他们俩一路走,一路说笑着,倒是好不快活,正走到半路上时,却被几个强盗团团围住,只见其中一人抬起如巧的脸儿道:“好生漂亮的姑娘啊…”
  明巧见到她被调戏,正想要去帮他 ,却发现自己全身像是被抽干力气似的,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明巧被强盗头子一下打晕,粗蛮的扛在肩头,远远的走了。
  她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是这一切的确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她不敢去想回去以后父亲的眼神。
  不过区区几里地的路,她从白天走到夜晚才到她家轿前。丫鬟小厮见了她的面儿,便低低唤了声:“二姑娘来了”,就引着她入了轿内。
  许久,却不见起轿,只听外头有个丫鬟道:“还真是让老爷猜到了,大姑娘真的没回了。”
  刚才还沉浸在对自己怪责之中的明巧,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却听旁边的小厮道,“大姑娘自小就是个泼皮户儿,今儿家里出又了这些个事儿 ,怕是没人要烦扰二姑娘了。”
  之后,便是片刻的沉默,明巧就隔着轿帘,都能感觉到外面的一干人等在对她行注目礼,至于这礼数,是同情还是其他,她就不得而知了。
  随着轿子上路颠簸起来,再加上两日以来的劳累,明巧竟然坐在轿子里睡着了。
  她是被一根凉毛巾拍醒的,她捏着那根毛巾醒来之后,听说自己睡了两天一夜,大娘子怜惜她,要收她为闺女,她一脸冷漠;她听说小娘因着琉璃盏没了,被活活打了个半死,她竟把那根丝绸毛巾生生扯成了俩段。
  她毅然顾不得自己身体虚弱,叫上婢女给她扮了一身白,去了前厅拜见父母。
  她踱着小步来到前厅,却见那里所谓的爹和娘依旧在闲适的品茶谈笑,心里不仅又冷了几分。
  她进了屋子中央,却是听他父亲头也没抬的问道:“哟 ,明巧儿来了?可是想好了?”
  明巧原是想着她小娘在她年幼时,总和她说些他父亲的好话,虽然每次总是听到她爹更喜欢新来的妾室,可总觉得她小娘说的是好的,可现如今在她看来,一切,不过是她小娘,不,母亲,是她母亲一厢情愿的一个笑话。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她爹福了福身子,当着众人的面直直的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爹爹在上,请受女儿这三个跪拜,自此以后 ,我愿意长久陪伴在我小娘身边,不离不弃。”
  她父亲听了,茶喝到一半,便不在惺惺作态,放下了茶杯,只说道:“你小娘,终是我冷落了她……”他爹这次说到这里,竟没有看妻子一眼,又言也好,你去罢,需要什么尽管提。”
  明巧走前,不禁回头,看了看她那个给过他一半血脉的男人,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半个时辰之后,未几,雨大风起,有个小厮急急来到厅里报道:“回老爷的,二姑娘只要了些治病的药膏和那几个贴身的丫鬟,带着些行李,坐上辆不知从哪儿来的马车疾驰而去,便是不明去向了。”
  张员外听后,只是看着窗外雨打的芭蕉,喃喃道:“天之道,有所得,必有所失,随她去吧。”
    小厮看着此时遭遇重大变故之后,反倒更加云淡风轻的老爷,心里打了几个问号,却是轻声道:“诺。”
  而且说那明巧,却是为了隐姓埋名,带着她的一枚铜钱,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急驰到了风景如画的江南,从此,一切安好,顺意。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252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52
发表于 2019-5-21 23:33:5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霓虹盖过月光之后,我出来了,夜晚的街比白天更加热闹,那些行人总是有意无意压低自己的帽檐,穿梭在街上,仿佛整个世界都与他们无关。
我快速的离开了这里,因为霓虹对于我这种穷人来说,真的很刺眼,我轻车熟路的过了几个街道,到了一条幽暗的巷子里,这里真的很黑,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月亮好像遗忘了这里,在无边的黑暗中,我迷失了方向。
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飘进了我的鼻孔,我能闻出来,这里面有剩饭,以及其他一些垃圾混合的味道,很刺鼻。
这股味道,没错了,是他。
我拿出了手机,打开电筒,电筒的微光在这就好像就是笑话,我往前走了十几米,那股臭味越来越重,我侧目一看,是绿皮垃圾箱的一角,还粘着一些剩菜,油渍的覆盖下是它那个已经锈迹斑斑了的皮肤。
我迅速的离开了这里,继续向前进发,一个人的打鼾声突然响起,越走越近,一床脏兮兮的棉被入了我的眼帘,棉被鼓鼓囊囊,好像一个大号毛毛虫,旁边是一个绿色的瓶子,我蹲下去,摆弄了下那个瓶子,那瓶子冰冷的触感,从我的指尖传递到我的大脑,在看已经熟睡的乞丐,这一切都在告诉我这是一瓶啤酒。
我将早已准备好的面包放在啤酒瓶旁边,叹了口气,走了。
离开这里,深吸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或许对他来说,世界早就没了色彩。
接下来,我的第二站是公园,因为公园里有一对常客。
我再次来到街上,行人依旧。
公园里,那个长椅上,老的抱着小的,睡着了,老的骨瘦如柴,看上去没有一点肉,可小的却是意外的看起来很健康的那种,我把面包放在长椅旁边,无意中撇了一眼,却看见男孩衣袖打了个结。
我一一将面包分出。
次日,还那张用不完的一块钱,还是那个手拿一袋面包的我。

点评

日行一善,不错的用途!  发表于 2019-5-21 23:52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7

帖子

631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31
发表于 2019-5-15 12:25:4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耿到京都一个月了,曾经满怀信心要干一番大事业,却被现实压垮——已经一个月了,他不仅没找到工作,连带来的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
  他有些迷茫,走在柏油马路上,身边车来人往,尘土飞扬,一张纸划过一道弧线,啪的一下贴在了他的小腿上。
  老耿烦躁地踢踢脚,余光一瞥却看到那纸上边有四个鲜红的大字:招聘信息。他迅速蹲下抓起这张纸,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招聘销售一名,20-40岁,无学历要求…"
  他越看越觉得这是给自己的一个机会,于是朝着上边的地址去了。
  那是一栋写字楼的一层,装修精致,老耿很欣喜,兴冲冲地跑进去。
  "是来应聘销售的么?"前台是个男人,三四十岁,面容和善。
  "是…是的…"老耿有些局促地搓搓手,"请问有什么要求么?"
  男人上下打量着他,嘴角压了压,"你先交两百块钱然后进去面试,面试完等通知。"
  "啊?还要交钱么?这单子上没…"
  "我们进去面试是有要求的,你这样…"男人啧了一声,"我这是看你可怜,就收点钱让你进去,不然直接赶你走了。"
  老耿脸皮薄,但是为了工作,只好咬紧了牙关,"行…给。"他哆嗦着从口袋里取出皱巴的一张红钞票和零散的一沓纸币递过去。
  "行,进去吧。"男人挥了挥手。
  面试问题不怎么刁难人,老耿走出门的时候信心满满。
  过了一周,还没消息,老耿有点心焦,翻出那张招聘单,按照上边的电话打过去却发现,无人接听。
  完蛋了。
  老耿在阴暗的小地下室里痛哭流涕。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可生活还在继续,它不可能为了一个人的悲伤就止步不前。
  老耿翻遍了地下室,只找到了一枚硬币。
  "怎么办…就剩一块钱了……我该怎么活下去啊…"他颓唐地躺在单人床上,肚子饿的咕咕叫。
  只能先买一个馒头填填肚子,之后再想办法吧…老耿低下头,实在不行,就去做苦力。
  晚上老耿出门买了个馒头,吃完之后,他蜷缩在床上睡过去,准备明天再最后一次去应聘一下。
  清晨,阳光再大也钻不进地下室。
  老耿在闹钟声中醒来,他抬手揉揉眼睛,不小心手中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发出叮咚一声响。
  他弯腰一看,一枚硬币。
  不对啊,昨天已经翻遍了整个屋子,只有一枚硬币。这是哪儿来的…
  老耿捡起来一看,硬币上边有胶带的痕迹,看起来很像昨天的那枚。
  "这…是又回到我手里了?"老耿难以置信。决定去尝试一次。
  依旧是买了个馒头,吃完躺下睡觉。
  第二天,硬币老老实实待在他的手心里。
  "老天……"老耿很欣喜,这代表他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但是一枚硬币什么也干不了,除了吃,他还要穿,住,养活一家人。
  到京都这么长时间了,这天,他终于认清了社会竞争的残酷,没有好高骛远的再去应聘什么高薪职位,而是从最基层的跑腿做起。
  后来,生活一天天变好了,老耿摩挲着那一枚硬币,再没有用过它。

点评

阔以哦,有小故事大道理的味道  发表于 2019-5-15 13:51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0

主题

39

帖子

474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4745
发表于 2019-5-15 08:26:3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一块钱总是会以某种方式回到我们手里,如果我们减少手机支付,在现金支付的流通中,我们手里的那一块钱,被我再次捡到,花出去,然后以一种巧妙的形式回到我的手里。

  仅仅靠一块钱我可能活不下去,但是我可以通过这一块钱,钱生钱,把它投资出去。到时候无非两种结果,我血本无归,但是一块钱自己回来了,要么我通过这一块钱变成富婆,我会把这神奇的一块钱当成传家之宝,供起来。子子孙孙

  一块钱变成了一个人,变成了我的宠物,变成了我的私有财产,恶势力逼我交出那神奇的一块钱。

  一块钱要主人的指纹解锁,恶势力知道这个秘密之后抢了我的硬币之后,还要再把我抓回来,抓不回来剁手也行。

  据说这个一块钱其实是国家科研机构特意研发出来的高科技,但是因为不法之人不小心带出实验室,才会进入民间流通。

  随着马爸爸把支付宝带入中国,一块钱硬币的价值变低,很多人对掉在地上的一块硬币都熟视无睹。

  只有我这个穷小子在那个特殊的时刻把这个神奇的魔法硬币捡起来了。一元财产白手起家,成为了百万富翁。

  呃,当时我因为写小说谋生,差点要饿死了,打算上街乞讨来着,看到地上有一块钱我当然捡起来,用手搓了搓它,呸的一声把我的个人唾液喷在了硬币表面,开启了硬币的主人验证之旅。

  

  

点评

……构思是好的,但是整个作品没有突出的地方,每个地方都是口水话说说,这种情况下很难有吸引力  发表于 2019-5-15 09:15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9

帖子

146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460
发表于 2019-5-15 10:46:3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秘术

  “老板,一个馒头。”

  “好嘞!”

  他一边接过热乎乎的黄面馒头,一边递给老板一枚面额一元的硬币。

  老板笑呵呵的接过,说“谢谢!好吃下次再来啊!哈哈。”

  他状似不太习惯老板的热情似的对老板回以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容。

  回到住房,他模着门边的墙,模到开关才把灯打开。灯的光线白白的,让习惯了一会黑暗的眼睛有些有受不了,他眯着眼用手挡了挡。

  他刚来到这个城市,用一百五百元的低价在这个慢节奏的小城市租下了这个四面无窗,没有任何采光带卫生间的小单间。

  在白炽灯下,他把已经冷掉的馒头吃下。

  吃完,洗浴直接换上一件貌似黑色的长袍。

  长袍的样式不是时下年轻人喜欢的汉服,它的款式肥大,他瘦骨伶仃的躯干上好似要将他压垮,在灯光下它黑色的布料透着一股诡异的赤色。

  他把亮着白光的白炽灯关掉,划着火柴点起一盏现在在城市几乎已经没有踪迹的青玻璃煤油灯。
煤油灯豆大的火焰在黑暗中亮起,昏黄昏黄的照在他枯瘦的脸上。
  他打开一个小盒子,捏出一只玉米粒大的黑色小甲虫放进砚台中磨碎。

  他慢慢的磨了一会,磨好了混合着甲虫的墨水,用笔沾了沾在一张红纸上画上奇怪的线条。

  他把画好的纸,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点燃……

  第二天醒来,他用手从枕下模出一枚面额一元的硬币,出门。

  “老板,一瓶矿泉水。”

点评

……这,情节单薄……希望作者注意,主题提供你作品的切入点,而不是作为看点。否则大家看主题就行了,看你的作品干嘛。  发表于 2019-5-15 11:34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6

帖子

3211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11
发表于 2019-5-26 14:10:47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山政 于 2019-5-26 14:12 编辑

「朋友,有听过,花不完的一元吗?」

一名陌生人突然坐到我旁边,我认得他,常常呆在这酒吧的,专门挑喝得泥醉的顾客下手。可能是我刚刮了胡子,他似乎认不出我。

接着,一如他平常的手法,他拿出了一枚一元硬币,展示给我看。

「这枚一元,是我的幸运硬币,无论我怎么花,它还是回到我的手上。想试试吗?」

本来我一人来喝闷酒,既然有人来陪伴,那也不妨。我假意迎合这赌徒,随他的意思作对应。

「怎么试?」

「我们掷硬币,你猜。赢了,硬币归你,再请你喝一杯。」

「要是我猜不中?」我刻意问。

「猜不中,你请我喝一杯。」

好吧,反正第一杯我早就预定会请他了。我把手上那杯啤酒饮完,向酒保多点了两杯。赌徒掷了币,把硬币按在左手手背,我猜花,结果理所当然是字。

刚才点的啤酒,一杯给了赌徒,他饮得高兴,又想多赌一局。

「朋友,你相信我这硬币是真的花不完吗?」

「不相信。」我喝了口啤酒说。

「那么我们再赌一局。」

赌徒拿起硬币,一再掷起,我一手把空中的硬币抓住,拍到桌面上。

「换你猜了。」

「先生,请把它还给我。」

「你不是说这硬币花不完的吗?看是不是那么神奇。」

赌徒闭上双眼,感应着自己的硬币哪边向上,之后他眉头一皱,便知道了我的身份。这硬币,他很想要回去,却不知如何是好,我决定给他一个下台阶。

「这样吧。你赢了,硬币还给你,但你以后别用这硬币在这里和别人赌钱;你输了,立马滚蛋。」

表面上,这是赌博,但赌徒心知肚明,生生死死都尽在我手里。剩下的,就看他的态度了。

赌徒大喝了一口啤酒,定过神来,才选了字。

我把手打开,那面确是字。

「很好。」我把硬币还给他,但上面的魔法已经被我消除了。

当赌徒收回自己的硬币,脸上是有点失落,但没被我当场拆穿,算是拾回了性命。在这酒吧,出千会被砍掉双手;在这国家,出千会被列为海盗罪,是死刑。

看这赌徒,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是什么事让他落得如此境地?

我向他敲了敲杯。

「朋友,你犯过罪?」

「是的。」赌徒低头说。

「什么罪行?」

「伪造文书,我把别人的签名转到另一份文件上,本应很完美,但是签名的墨迹比文件的字还旧,所以被发现了。」

我忍不住仰首大笑,居然是这么低级的错误,真让人哭笑不得。但是机会还是得给人家的,于是,我把自己办公室的地址写在纸上给他了。

「想找工作的话,找我。」

给他之后,我把啤酒喝完就走了。



就这样,警方的魔法鉴证部又多了一名文书真伪鉴别的助手。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2:40 , Processed in 0.317263 second(s), 1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