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54|回复: 2

怕鬼太幼稚了,我带你看看人心

(168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5-13 00: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8才气
没办法多说,放一个链接吧,大家自己看这个新闻:“演艺圈5年,100多次性服务,调查刑警全部死亡”

然后,创作一些描述人性黑暗的故事吧,也算声援一下正义。

v2-304fa3da7596a98f1f0ced93d721c35d_hd.jpg

回复
朕的大明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79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90
发表于 2019-5-16 20: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刚看完电影《动物世界》,很不错的商业片,叙事节奏带感,悬念十足,给人以想象空间。小丑形象贯穿整部电影,半含隐喻。人物内心活动用场景呈现,像如坠深渊、如陷沼泽,有点小惊喜;几个打斗场面和后面游戏部分出彩。

色调斑斓中夹着昏暗,风格明显。特效动作卡通风,延续了韩延的一贯格调,很有二次元味道。并加入了分析人性的元素,合格的商业片,轮船版《饥饿游戏》,成人版《大逃杀》。

在这艘特殊的轮船上,奉行动物世界的法则,只有利益,没有感情。一群亡命之徒们,一切以活下去为前提,坑蒙拐骗,都不受规则约束。骗子骗人,赌徒豪赌,强盗也半路杀别人个措手不及,善良仿佛成了累赘。

好骗子都有影帝级演技,几次出人意料的转折也源于此处。在这场游戏里,自身的欲望和对他人的恶意是被鼓励的,玩家失去人性,游戏场等同于动物世界。而善良的人,往往更容易相信他人,也更容易被利用。



之前对李易峰没抱多大期待,没想到他变胖晒黑之后,反而更符合角色,有点类似于古天乐晒黑,转型还算成功。他是个小人物,但有情有义,照顾着自己昏迷不醒的母亲,对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仗义。他生活落魄,会做错误的决定,可能在很多人看来,郑开司是那种过不好自己一生的颓废青年。生气了会动手打人,高兴时也面露得色。

这个角色有种烟火气,是那种扎根市井成长的感觉。而且有种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决断。而且并不是用一身蛮力救人,必须懂得谋略,以结盟、囤牌、推算等方式救了队友。哪怕是被骗到命悬一线,还硬是用胆识杀出了一条小路。

坦白说,动物世界无处不在,只不过轮船上的动物性更明显一些。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何尝不是野兽横行呢?最难得的是,几次遭遇背叛,依然坚守自我。哪怕在一个讲义气就是自杀的地方,也还是坚守人命比一切重要的信条。

在遭遇背叛,再次深陷困境时,也凭借出众的观察和信息分析能力成功救出自己。平衡好高智商和逻辑学的博弈,掌握好人心的尺度。
回复
用太阳降温,借星星取暖
在不能铭记的日子里各奔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6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650
发表于 2019-7-1 02:57:4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后院的枯井

文/白盏离


01

父亲从不许我去后院,因为后院有口枯井,他怕我不小心栽进去。为了吓我,他常常骗我说我奶奶就是死在那口井里,我对此不以为然。

八岁那年,我和邻居家的二狗捉迷藏。情急之下忘了父亲不许我去后院的警告,径直躲进了后院的仓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她抱着胳膊蜷缩在幽暗的角落里,看到我时不停的向后挪动,连带着脚腕上的铁链哗啦作响。

我看着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和她身前破碗里的半个长了绿毛的馍馍,哭着跑出去说家里进了乞丐。换来了父亲的一个巴掌。

虽然父亲明令禁止我再去后院,但是在注意到父亲隔三差五带着馍馍去仓库时,我还是起了极大的好奇心。

我猜那个女人是他养的,就像是二狗他三叔养的大黄狗一样,也要用链子拴着。

在那之后,我趁着父亲不在家偷偷的跑去仓库瞧过,那女人始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偶尔听到有声音就会睁大了眼睛慌张的向后躲,胆子可真小。

我也曾经跑到她身边跟她说话,可是她只是抱着膝盖不看我,应该是个哑巴。

这让我感到无趣,我想不通父亲为什么会养一个不会说话的乞丐在仓库里。


02

在我第八次看到父亲准备往仓库带馍馍时,我提前跑到仓库藏了起来,我很好奇他和那个哑巴是怎么相处的,因为那个哑巴从来都不理我。

仓库里有个稻草堆,是我捉迷藏最好的藏身之所,那里面被我掏了个大洞。

我曾蹲在里面透过稻草的缝隙看着二狗在我眼前转来转去,却从来没有找到过我。

我藏在一堆稻草里,看着父亲扯开了腰带,一把捞过那个女人在她身上驰骋,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用腰带不停的抽打她,像极了二狗跟我炫耀的大侠骑大马。

原来这个女人会哭喊,原来她不是哑巴。

我不记得父亲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我麻了的腿恢复知觉后,我跌跌撞撞的跑到那女人身边,她拿着馍馍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塞。

她恶狠狠的盯着我,眼泪不停的从通红的眼睛里滑下来,和村里的女孩子哭起来一点都不一样。

她们哭的时候会闭上眼睛把嘴巴张大,嚎的全村人都知道我欺负了她们。可是眼前这个女人就只是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停的把馍馍塞到嘴里,吓得我赶紧跑出了仓库。我怕她下一秒就把我像馍馍一样塞进她嘴里恶狠狠的吞掉。


03

转眼那个女人又在仓库了呆了好多年,我渐渐长大了,父亲很多事也不再避讳我,从他酒后的胡言乱语中我逐渐得知,那个女人叫英子,是个城里的什么志愿者,可是志愿者是什么?

英子是我娘,村里人都这么说。

我是村里唯一能去山外的县里读中学的孩子,村里人都说:“不愧是城里人生的,就是比咱山里娃强啊!”

时间久了,我从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中拼凑出来了英子的故事。

英子是我娘,是我父亲强留下来传宗接代的。英子今年也不过三十多岁,刚来村里的时候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是上面调派到村里扶持山村教育的志愿者。

村里人都说我父亲有福气,因为其他人的老婆都是花钱买的,只有他白得了个城里娘们,还生了个好儿子。

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孩子,我去县里念过学,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买老婆是不对的,抢女人是不对的,把抢来的女人锁在仓库里是不对的……

回应我的是父亲的一个巴掌,他觉得那女人生了一个敢质疑老子的孽障。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喝了二斤白酒,把我骂的体无完肤。也许是单纯骂我并不过瘾,他把我锁在屋里去了后院。

天快亮的时候我从窗子跳出去跑到仓库去找英子,她是我娘,我想放她回家。虽然我终于理解了她当时看我的那个恶狠狠的眼神,我想她大概很恨我。

如果不是为了传宗接代为了生下我,她可能会回到城里嫁一个疼爱她的男人,生一个健康聪明的小孩,幸福快乐的度过一生。

父亲不在仓库,我猜他是去找二狗的三叔喝酒了。

英子也不在,她常坐着的哪个位置只剩下一个掉了碴的破碗和一条生了锈的铁链。我有些慌,十几年来她从来没出去过。

地面上有些发黑的血迹,像是人被强行拖着摩擦出的留下的信号,我顺着断断续续的血色寻过去,猛抬头,是后院的枯井。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突如其来的冲动催促我快点下去,我甚至有一个荒谬的念头,英子可能就在井里。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井下面的情形,我的父亲死死的瞪着我,只是他再也不能开口骂我了。他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在井里,所以才到死都没办法闭上眼睛。

英子躺在他身边,手里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角,脸上的表情竟有一丝解脱的快意,我猜她一定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在临死前让这个毁了他一辈子的男人陪着她同归于尽。

我看着眼前的情形,竟不知该做何感想,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很奇怪我竟然没有眼泪,我只是靠着井壁坐下,一会看看他们,一会望望天空,我看着天越来越亮,看着偶尔飘过井口的白云,我想我大概不会再上去了吧。

还好,不远处还有另一具尸骨陪着我,原来父亲没有骗我,奶奶她真的死在这口井里。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3:19 , Processed in 0.184018 second(s), 6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