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55|回复: 0

南京,南京!

(209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2

帖子

21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15
南京,南京!
“阿越,阿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回头,看看我啊,阿越。”
江南京又一次在梦中惊醒,他费力的睁开眼睛,身旁的医护人员见他醒来,连忙向前探看他的情况,他谁也没理,颤颤巍巍的手,拿起他身旁的一张青年照片,抚摸着,照片上是他的爱人,张越。
江南京知道自己快要走了,他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他把遗产赠给国家,把遗体赠予大学,用于解剖实验,除了张越的照片,他什么都没留下,全都赠予了他爱的国家,可他这辈子,对得起国,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却独独,对不起他深爱的阿越。
江南京又睡着了,梦中无数次只给他背影的青年,他无法碰到的阿越,终于转过了声,对他说:“南京,革命成功了,我们回家吧。”
江南京,死于2018年12月13日,享年99岁,生于南京,死于南京。
江南京生于一个动荡的时代,他生于1919年,五四运动,他的父母是学生中的杰出代表,虽然他是不小心有的结晶,但是他父母并没有做出什么荒谬的事,养育他长大,因为母亲爱南京,故取名为南京。
江南京打小便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有着最好的老师,德先生和赛先生,和父母一起教给他什么是名主,什么是科学,什么是救国救民的真理。
张越和他恰恰相反,虽然他父母也是文人,但是他们支持的是文言文,自然和支持白话文的江家夫妇不好相处,两户人家虽然是邻居,却天天用笔讨伐,连带着两家孩子见了面就打架,水火不容。
1924年,很正常一个冬天,北平和往年一样,下着鹅毛大雪,就快过年了,张家却奔了丧事。
张父有天回家迟,又穿的薄,不小心染了风寒,本来就是一个小小的风寒,就简单抓了药来吃,谁知道药没有断,却病的越来越厉害,咳到下不了床,刚开始请城里的名医来看,只是简单把了脉,开了药方,说吃几天就好,吃了几天非但不好,反而更严重,再过几天再换另一个名医,也是草草把脉开药,还没等第三个名医入门,张父就断了气。
然而张父下葬那天,张夫人一反平常小女人的姿态,站了出来,把家里从里到外打点好,准备好张父的丧事,然后带着张越,去了江家。
江家夫妇还不知如何安慰她的时候,她一声不吭,抬脚就踢在了旁边还在闹别扭的张越腿上,张越没有防备的就跪在了地上,张夫人按着张越的头,响响的磕了三个。
她说道:“我就是一个妇道人家,平日里靠丈夫,现在丈夫没了,儿子又不听话,只好来拜托江先生和江夫人,希望两位不计前嫌,能收下我这儿。”
江家夫妇哑口无言,虽说两个人见多识广,但是他们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两人又不知道怎么在这个关头拒绝,只好收下,张母向两人表达了谢意后,便以要忙丧事为由,把张越留了下来。
江南京也浑身不自在,虽然是个小孩子,也知道没有父亲是一件很难过的事,但是两人平时见面就吵架,不知道怎么相处,本来要跑去爸妈房间和他们一起睡,但是却还是咬了牙,拿了床被子到自己房间,喊张越和他一起睡,夜深的时候,张越还在哭,江南京就一下一下拍着背,哄他入睡。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江夫人,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全都在想张母白天反常的现象,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一把打醒江父,江父睡得迷迷糊糊,正要发脾气,却被夫人一句话,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尾一样清醒。
“这哪里是拜师,这是托孤啊!”
但是他们还是去迟了一步,张夫人身体已经凉了,和张父躺在一起,两人身体上有一张纸和一个包袱,纸上写道,“君死,妾怎可独活。”
第二天,彻夜未眠的江家夫妇,把包袱交给了张越,什么也没说,就去忙张家夫妇的葬事了,张越抱着包袱,一言不发,呆了一夜,晚上的时候,江南京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扯着张越要去睡觉,张越忽然哭了出来,豆大的泪水往下掉落,他说:“南京,你知道吗,我没有爹娘了,他们不会再回来了,南京你知道吗,他们回不来了。”南京抚着他的背,安慰着说,你还有我。
那年他们六岁,那年是1925年。
第二年,1926年,刘和珍带领同学们参加学潮运动,在北京女子师范任职的江夫人,因为担心学生,和他们一起去了,那天江夫人出门,穿了一件很好看的白衣服,结果白衣去,红衣归,那天是三月十八日,沉默中死亡的日子,渗血的日子。
1936年,江父身体已经到达极限,撑着身体,带着南京和张越回了南京,带着夫人看了她最爱的南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1937年,南京沦陷。
江南京和张越躲在教堂里,才保住命,屠杀一直在持续,耳朵边全是撕心裂肺的哭声,尖叫声,无数灵魂,在深夜哀叹自己的命运。
江南京是被张越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他参加了南京保卫战,江南京那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张越跑战场上,一个个把尸体翻过来看,边哭边喊着南京,他翻到浑身是血的南京的时候,失声痛哭,“南京,你醒醒,南京你不能死,你不要死,我只有你了,我求你不要死。”
很多年后,江南京想起那个场面,他时常在想,如果不是他一腔热血,要精忠报国,而是听张越的话,和他去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好好生活,他们是不是还在一起。
江南京想的更多的是另一个画面,张越笑着告诉他,他和一个人出去聊点事,他受着伤他不想他见外人,他让南京藏起来,说他很快就回来,然后他就和一个穿黄衣服的人走了,再也没回来。
江南京一直在等这个骗子回来,大声笑着,抱着他,可他更清楚的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因为那是1937年,那个地方,叫南京。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2:45 , Processed in 0.151140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