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99|回复: 0

有一种疼叫看不见你微笑

(298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

帖子

89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89
       ①公元前108年,诸侯争霸天下大乱,从此版图三分天下,尤其以居东南方位的白府最为富铄,以北方的诸葛山庄土地最为富饶,然位居西部的红府相对三方来说实力居于最下。
        红家山庄庄主红岚羡,为了保存实力待日后东山再起,曾一度与白府当家为其子女定下娃娃亲。

     ②  然十八年之后
       “萧哥哥,你在哪?我找不到你,你出来吧。”在一间装饰的富丽堂皇的房间里,一袭白青色相间,三千乌黑发丝挽于头上,一根装有上古白玉的玉簪插于脑后,红樱心急的找着人。
         然而在一条满是小贩的大街上,一个嘴里叼着狗尾草,走路随心所欲的一袭深黑色袖衣的白萧和他发小白夜此时正在街上闲逛。
         “白萧,把红樱一个人留那,这样不好吧。”白夜一脸担心的看向身边吊儿郎当的白萧,见他还是一脸的无所谓,白夜甚是无语。
           “噗。”白萧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草后来到一个贩摊面前,随手摆弄面前的发饰,轻声道:“没事,她又不是不习惯,到时候哄哄就行了。”
           “呃……”正当白夜被白萧这句话堵的哑口无言之际,只听身后一阵骚动。
             “……喂白萧。”白夜拍了拍白萧一侧的肩膀,见白萧没什么反应,于是又拍一遍、两遍、三遍……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这……”转身看着白夜说话的瞬间,一向吊儿郎当的白萧此时拿在手里的紫玉金钗瞬间也顿住了手,心中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目中无人之际,拦住白夜的脖子轻声道:“怎么不提醒我。”
        白夜瞬间瞪大双眼,心想:这锅我不背。“我拍了你四次。”
        “行了行了行了……现在听我的,我数到3,就跑,听见没有。”白萧一脸认真严肃,毕竟身后的这些人也不什么善类,加上之前自己实在是玩的过火,现在就是能跑就跑。
         听见白萧这么说,白夜也是难得的认真,点头答应就等着白萧喊数。
         “1……”
         “嗯。”
       “3!跑!”
        说罢,白萧拉着还没回过神来的白夜那是撒腿就跑,一阵跟被狗撵了似的狂奔之后,躲在一条小巷子里的俩人那是大气不敢出。就等着风声过完的雨后天晴,奈何,事未遂人愿。
      “哈……哈呵,跑啊怎么不跑了!俩小子狗腿子挺快!给我出来,老子保证给你留口气!”
       正所谓虎落平阳被犬欺,白萧那是一个劲的不服气,拍拍身上的土就要上去刚,白夜一把拉住问:“你拿什么打?”
      “呵,输出全凭吼,日他日成狗!”
      “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我们……”白夜想了想,发现除了正面跟他刚其余也没什么好的办法,于是半截就闭了嘴。
      “喂对面那仨货,有本事的多找几个人,萧爷我正好练练手。”白萧此时痞子气十足,听见白萧这么说,那人冷笑一声随即拍拍手,只见不大的巷口顿时就被人群堵满了。
      “……爷嘞个去,还真有人……”
      “兄弟们,上!”

③…………
        晚上白府院墙外,悉悉索索一阵声音之后,白萧白夜俩人翻墙来到院内,明明是自己家可现在俩人这种行为就给人感觉:卧槽,俩贼!
      “站住!”一声令下本来还佝偻着腰前进的俩人瞬间绷直了身体,随后那眼神……齐刷刷的往后瞟。
      只见白萧他爹对这种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根本就没问这件事,而是径直了问:“红樱人呢?”
      白萧微愣,道:“没在家么?”
     “没在家吗?在家我会问你?!你看看你,就知道天天打架,马上就结婚了一点结婚的样子都没有!还有你白夜,身为弟弟心里怎么也没点数,也整天跟着胡闹!”
     “……我,那个爹,红樱真的没跟我们在一起,我们走的时候她还在家。”白夜认真的在跟他爹解释,说着又看了看身边的白萧,示意:我们没有骗你。
     “那你们跟我说,她人去哪了,还有两日就结婚了,她人呢?!难不成还能凭空消失?”白府当家也是怒了。
      正当众人都在想红樱去哪了的时候,白萧忽然间抬头,眼神涣散、呆若木鸡的看着前方,轻生道:“我知道她在哪了……”
    “在哪?……哎哥你去哪?等等我……”

      ④还没等白夜反应过来,白萧便快步离开了白府直冲围殴自己那人家里,白夜紧随其后。三下两下踹开了那人府邸的大门,就听见白萧一声怒吼:“白永林你个王八蛋,给老子滚出来!白永林!给老子滚出来!”
    简单穿上衣服,白永林从自己房间走出来,调侃到:“呦这不是下午被我打的萧少爷么,半夜来访,有事?”说罢,白永林抬头看了看夜光,丝毫没有一丝光亮。
     “少给我装蒜,人呢!”
     “什么人,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哦,还是说,萧少在找要跟你两天后成亲的……女……人。”
      听罢,白萧狠狠地握紧拳头,冷冷的看着门前的那个人,仿佛满身的伤都没有了感觉,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我问你,她人呢?”
     白永林也知道自己下午说的那句话白萧肯定是悟懂了什么,于是索性又反口道:“今天我这里确实是进来一个陌生女子,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听到这,白萧仿佛大梦初醒,刚想问然又听白永林说道:“不过,她像是吃错什么东西了似的,非要往我床上钻,我拦都拦不住。”
     白夜气的半死扭头看了眼哥哥白萧,只见白萧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攥紧的拳头里隐隐有血滴往下掉。
     白萧没说什么,推开站在门前的白永林径直走向了屋里,只见此时躺在床上的女子确是红樱无疑,白萧缓缓松开流血的双手,试着喊了几声红樱,只见红樱此时双眼无神、目光呆滞,一动不动的看着屋顶,发丝的凌乱无所谓的挡住白皙的脸庞。脱下自己的衣服,白萧轻轻地包起红樱将她抱了出去。
       “哥,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白萧没有说话,两天后的大婚当然也没能如旧举行,然白府自从出了这件事,白萧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直泡在玲珑阁里,一日三餐,日出日落,丝毫不管家里的任何事任何人。

      ⑤半月有余,人们发现一直吊儿郎当的白萧身边竟然有了女子的身影,从相知、相识、相恋到相许,一切都这么自然,尽管多次被自己父亲家法伺候,可白萧依旧是不愿放弃身边这个人,就算是背负全世界的骂名,白萧也是铁了心的要和她大婚。
     白夜看着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的红樱在听到白萧要跟别的女人大婚时,再也没能控制住想要大哭的冲动。那日,红樱撕心裂肺的哭声充斥整个白府;那日,锣鼓鞭炮齐鸣震斥整个江湖。
    “夫君,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妻子,你可否把你一直带在身上的这枚发簪给我戴上。”
     “这不是你的。”一袭红衣的白萧此时将发簪紧紧的握在手里,轻声道:“这是我给我未婚妻准备的。”
    女子大惊失色:“夫君这是何意?”
  “我日夜呆在玲珑阁就是想知道你的消息,因为你是白永林的妹妹所以我等你;因为你是白永林的妹妹所以我让你;因为你是白永林的妹妹所以我娶你!我一点也不喜欢你,我只是想报复你哥,懂了么。”
    “那你为何现在又告诉我?你宁可背负全天下的骂名也要跟我在一起,如果你不喜欢我你……”
      “没有原因。今天放过你,是因为红樱心善,是她要我放了你,不是我,这跟发簪是我跟她大婚前两天我专门给她准备的,她的东西只属于她一人,我也一样。”
     不顾江湖之上众人诧异的眼光,白萧当场甩开女子拉着自己的双手,大步离去……
      白夜扭头看向女子,只见女子死死地拉住她哥死活不让她哥殴打白萧,见罢,白夜紧随白萧身后离开了那里。
     脱去一身令人作呕的喜服,一袭白衣的白萧只身来到竹林深处的一间茅草屋,远远看见门前撑着雨伞的女子似乎在等什么,白萧快步来到红樱面前,无声的抱住她,良久不愿松手。
      “对不起,我错了。”
       红樱顿时泪流满面,樱红色的伞随风被吹到一边,红樱紧紧抱住他:“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傻瓜,怎么还是这么傻,嗯?”白萧轻笑道,红樱气的抡起拳头就要打他,白萧顺势装可怜:“哎呦我好疼,我这被你打的好疼啊。”
     红樱微笑道:“骗子,我还没动手呢,你怎么会疼?”
      白萧顺势将红樱一拥入坏,在其耳边轻声道:“世界上有一种疼,叫看不见你微笑。”说罢,便把一直藏在自己胸前的玉簪,叉在了红樱的头上。
timg-6.jpeg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3:46 , Processed in 0.158704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