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17|回复: 6

你有没有像狗一样爱过呢

(28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310才气
你有没有像狗一样爱过一个人呢?不如分享一下吧,假的也好。

点评

不会像狗一样爱一个人,那只能说明,他配不上我。  发表于 2019-5-11 02:43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9

主题

43

帖子

323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30
发表于 2019-7-13 21:01:2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薄荷色时光里的青春

第一章:这个男孩子干净、透明
记忆的匣子开启,伴随着桌子上薄荷味道的香薰,闭上眼睛,眼前放佛又出现了他的样子。
他笑起来明媚灿烂,很干净,很纯。闭上了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思念便更是不可抑制地汹涌起来,日日翻转,夜夜回旋,充斥着所有的日子,无孔不入地侵蚀着我的心田,我的大脑。
在那个明媚的上午,我刚好遇见了他。
我忘不了,总想着再从流逝的时光里偷回只字片语的青春。哪怕再看他一眼,能看到他的一个微笑,就足够了。
我睁开眼睛,明媚的阳光刺痛了我的双眼记忆波涛汹涌地向我袭来。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在这么一个阳光姣好的上午。
他背着书包,略显拘谨地站在讲台上,做了什么自我介绍我根本没有听,我的目光只是停留在他的笑容上。
很淡的一个微笑,眼睛里亮闪闪的,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眼睛里似乎倒映出了星辰与大海。
第一眼的印象,就是这个男孩子干净、透明。自此,我迷恋上了他的微笑。
我和闺蜜小声讨论着这个转学生,在我的怂恿下,闺蜜不情不愿地去要了男生的QQ号。
拿到了QQ号,我和闺蜜相视一笑。
“你啊——”闺蜜戳了戳我的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叹了口气。
晚上,我和那个男孩聊了很久,简短地自我介绍后,我们从身份聊到QQ厘米秀,又聊到了别的话题。
在发出“晚安”后,放下手机,望着天空的深邃,我能预感到,接下来的生活,他可能会在我的生活里占有二分之一的青春。不论走到哪,不论想到什么,总是抹不去那些记忆纠缠。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
终于知道,原来还是忘不了。
但是那年的对话,那年的他,那年的悸动,随着时间的流逝,却也不复存在了。

第二章:悸动,是少女独有的情绪
不知何时起,我渐渐对这个男孩子产生了别样的情愫。我很想抓住记忆的尾巴,那些时光中曾经美好,让我心动的记忆。但最后,我只能盯着斑驳的窗台发愣,而那些曾经如梦魇般的回忆,纠结于我的心头,经久不散。
时光的走廊倒回到两年前。
经过一次次聊天,我和他已经基本熟悉了。所以我和闺蜜,约了他一起吃KFC。
那天下着雨,我和闺蜜没带伞,只好从书城一路跑到KFC店,看到他安静地坐在那里看手机,戴着耳机,安静美好。
还是那么干净透明,好像不掺杂一丝杂质。
我由于在意自己的形象,没敢多吃,只是喝完了一杯果汁,顺便吃了闺蜜递过来的鸡翅。闺蜜不同,那一桶全家桶,还吃得意犹未尽。
现在,我回想起两年前的那次KFC,我很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多和他说说话,连吃完离开,都是在QQ上道的别。
其实我还很想和对待别的人一样对待他,但是心里总是有一种别的情绪慢慢洋溢开来。
“你是不是从KFC那时候就开始喜欢他了?”多年后,闺蜜这么问我。
是吗?也许吧。
我说不上来。
青春里的朦胧悸动,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但是少女的感情岂止是这样,忽远忽近,以至于我后来的自作多情,都是我不可磨灭的记忆。
有遗憾,也有幸运。

第三章: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意识无意识地开始关注他。
喜欢灰色,喜欢足球……
喜欢一个人,想去关注他,想去了解他对什么感兴趣;喜欢一个人,想去接近他,想去和他分享喜悦;喜欢一个人,想要自私地拥有,想要抓住一切和他有关的美好。
吃完午饭后,我和闺蜜手牵手走在操场上,远远地可以看见他和朋友们正在聊天。
一个微笑,一个心跳,就能让我开心多一秒。
中午的阳光洒下来,照在他的身上,照在他的笑容上。亮晶晶的,暖洋洋的。
我一度很贪恋他的微笑,只要能看见他的微笑,我心里的不安和紧张会奇迹般地放下。
即使微笑不是给我的。
但我还是觉得很美好,很美好。
喜欢一个人,不是只爱他好的一面,而是他所有的好与坏都能心甘情愿的接受。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以前我说十句他就只说一句,从来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他对我来说永远是像一个迷一般看不透。
他和我聊天的时候很高冷,永远是“哦”“嗯”,但为我讲题目的时候虽然总是吐槽我很笨,但也非常有耐心地讲解。
我曾非常想离他近一点,近一点。但是多年后,我明确地意识到,喜欢一个人,是放手,给他自由。

第四章:泪水嘀嗒,淋湿了青春
你知道吗?他换情头了。
当闺蜜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喜欢他一年了。
情头吗?我笑了笑,有可能是巧合吧?
第二天,闺蜜一脸复杂地和我说起了这件事情。
她昨天问了他,他说是他一个兄弟失恋了,需要安慰。
为什么安慰需要换情头?
闺蜜顿了顿,在我的眼神下继续说下去。
“刚开始啊,我也不相信。我去他空间找了,找到了那个和他用情头的人……但是……”
“说下去。”
“但是……那个人的资料、名片、装饰都是粉色的,百分之九十是个女生。”闺蜜说完,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早该想到的。
他长得很好看,也很白,手指是那种很多人都羡慕的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很少有女生能够对他的颜值不屑一顾吧。
但很奇怪的,我只是笑了笑,然后慢慢蹲下,眼泪顺着嘴角往下滴。一滴,两滴,在我脚下汇成一个小水坑。
我哭了?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哭了。
其实我内心也不见得有多痛苦,多难受,但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一滴一滴落下来。我这是怎么了?
“你你你……你别哭啊……你还有我呢!为了他不值得啊……”闺蜜手足无措地站在我旁边,我只是抱着膝盖不说话。
现实总是这样,在尝到一点甜头之后,但来了就是深深的无力和苦涩。上天就好像是和我开了个玩笑,让我沉浸在那份对他的喜欢里面,然后又安排了另一个女生向他走去。
命运的齿轮总是故弄玄虚,那些随着时间被渐渐隐藏的青葱岁月,早已不复存在。那些曾经年少的欢喜和美好,也渐渐地消失不见。
第一次感受到了青春里的悲伤。
原来青春里的悲伤,远比我想象的更难过,更令人承受不了。
至于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因为他掉过几次眼泪。
但是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她。

第五章:放下吧,别再折磨自己了
初三的下半学期,我的一个朋友Z急匆匆地跑过来告诉我说我有情敌了。
其实这我并不意外。
“有个初二的学妹,把皮筋套在他手上了,然后他也没有拒绝,你……”Z有点犹豫地开口。
“没事!”我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还是下意识往他的座位看过去。
是空的。
应该是去找那个学妹了吧?
说实话这件事我没那么意外,可令我意外的是,那个学妹居然是我小学关系不错的朋友。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愣了一下。
是她。
优秀如她。
我终究比不过呢。
一阵风吹过来,夹杂着一点点阳光的气息,但那时美好静谧的午后,在我看来是多么悲哀。温暖的阳光在我看来是多么凄凉,我只想把自己包裹起来,无人问津。
这时候我才知道,等待才是全世界最残酷的事情。遥遥无期。我总以为总有一天他能够回头看看我,能转过头来对我微笑,能知道身后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
但事实上,好像是我想错了。
放下吧,别再折磨自己了。我心里一遍遍说着,但是哪能这么快就能够放下呢?
我没有因为喜欢他就穷追不舍,我只是远远地看着他。
我从来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他。
看着他笑,就足够了。
可是那种悲伤落泪的感觉,真是久违了。

第六章:那五封信就当是一个教训,刚好骂醒我什么叫自作多情
临近毕业了,我想把关于他的记忆和想对他说的话,都写进了信里。
一封一封,整整写了五封。
有时候写完作业,我就开始写信,没有经过思考,就这么写出来了。
还有的时候,还剩下一两张卷子,但我也会先写信,先把心里想说的话,想告诉他的都写下来,然后再开始熬夜写卷子。
对于写给他的信,无论多晚,我都想一口气写完。因为我觉得在青春里,他带给我的记忆是最美好的,就像纯洁的月光一样。
可是很遗憾,他告诉我说,不想要。
看着QQ上的对话框,我的心里闷闷的。
真的不要吗?
我不止一次问过他。
答案显而易见。
直到毕业聚会,他都没有来参加,理由居然是人太少,不好玩。
还真是符合他的性格。
所以,直到毕业聚会结束,直到真的离开了,直到中考后的那个暑假真的开始了,我的那五封信,依旧没有送出去。我交给了闺蜜,就让时光磨平我心里不甘的棱角吧。
所以,那五封信就当是一个教训吧,也刚好骂醒了我什么叫自作多情。
这是我迄今为止最遗憾的一件事情。
但是青春里总该有些不能弥补的遗憾,只是我没想到,这个遗憾那么大,乃至成为我青春里第一次遗憾。
第一次压的我喘不过气的遗憾,第一次令我失望透顶的遗憾。

第七章:我该放下了,毕竟青春总是留有遗憾
或许就是从某一天开始,我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情感。我第一次想要亲近一个人,奋不顾身,也不考虑后果。就算亲近不了,也想远远的看着他,远远的守护那份美好。
我知道,是时候该放下了,放下这并不属于我的男孩子。
他真的很美好,美好到让我根本舍不得离开。但我知道,我不得不放开。
我很感谢在青春里面,刚好遇见了他,至此,带给我一段不可磨灭的美好的回忆。但我知道,回忆就是回忆,回忆包含了曾经。
他从头到尾就不是在乎我的,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是我像个大傻子一样暗恋了他两年,却连最后的道别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我的人生第一个令我悸动的男孩子就这么走远了。
他的高中在杭州,而我还是留在这里。
一切都结束了吧,或许压根就没有开始,就迎来了结局。一个不完美,充满遗憾的结局。
我特别想再见见他,我特别想再和他说说话,和他聊聊天。但我知道,没机会了。
我现在特别想念他干净的,像玻璃片一样透明的笑容,可是,我却再也见不到了。
希望多年以后,我还能见到他,还能看到他纯净明亮的笑容,还能看到他装着星辰大海的眼眸,还能看到他认真地看书的样子,还能看到他趴在桌子上呆萌地算数学题的样子,还能……
真希望有那么多个“还能”让我看到。
但是……
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真希望在薄荷色的青春里,还再次遇到他。

就算太阳不爱白昼,月光不爱黑夜,星星不愿继续守护月亮————
但我还喜欢你啊。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79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90
发表于 2019-5-12 04: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园老槐 于 2019-5-12 04:53 编辑

爱过

起床的时候先喝热水,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不管再忙,午休时小憩一会,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睡觉前顺手翻翻微信,我知道你也有这样的习惯。我们曾经形影不离,无话不说。但是现在,你在世界的那一头,我在世界的这一头,中间隔着几个小时的时差,还有英吉利海峡。你叫我们如何相见?

我还戴着你送的全棉帽子,我这里,很冷,谢谢你。我不敢肯定你能收到这条讯息,这里不方便透露你的个人信息,但是,我心里知道,你是知道的。我还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不是说,想要一起玩过家家,你做饭,我写书,就像小时候那样。我在这里,你呢?

桌子上摊着道德经,要是以前,你一定又要嘲笑我“书呆子”了,但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听见。古诗文是我的兴趣,我总是这么说,你总会问我:“那兴趣和我比,谁更重要?”
我只能说,四书五经很重要,小石潭记很重要。

现在我知道,没有什么比眼前的人更重要。我有一天突然跟你说,我想做蛋糕,你说,好啊,我教你。

当我打鸡蛋、加砂糖时,你在那小小的手机框里上,慢慢讲着下一步怎么做。我真是笨手笨脚,弄得一团糟,脸上也一片花糊。你问我过得怎么样,还跟以前一样,过得去,我说,你呢。你笑着说你长胖了,而且开始矫牙。岁月是把杀猪刀,你说。我笑笑,继续低头做蛋糕。你跟我说再见,蛋糕放进烤箱就可以了,然后挂掉了电话。我的心里突然空荡荡的。岁月是把杀猪刀,是啊,我摸着扎手的胡子说。

我每一天都有练习,不过不是打翻了锅就是打翻了盆。真是笨啊,我骂了自己一声。我捡起地上的盆,蛋糕,还是要做。

当我不再弄得一团糟时,秋天已经快要结束了,秋风徐徐地吹,落叶悠悠地飘。

我对自己说:“好,终于学会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收到了一条微信,是你:“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跟我的关系,到底怎么界定?”

我想了想,打出两个字:爱过。

岁月是把杀猪刀,我说。

“您已成功删除好友”

点评

总要经历,希望成长!  发表于 2019-6-12 23:44
回复
用太阳降温,借星星取暖
在不能铭记的日子里各奔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4

主题

70

帖子

355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550
QQ
 楼主| 发表于 2019-5-9 21:05:4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世界太压抑了,人、事物、节奏,一不小心就被压得喘不过气。你和我平时都很好,像绝大多数人一样,看着都很好。
今天这个故事并不是说我自己,而是一个朋友,我说她谈恋爱时就跟狗一样,明知道屎不是好东西,偏要去吃,吃的时候还津津有味,吃完了留下一口臭。虽然知道称呼一个女生为小狗不好,但姑且如此吧!
“恕我直言,你说这喜欢,很多时候就跟狗改不了吃屎似的!”
坐在铁轨上的天桥上,我和她中间摆放着一些啤酒,更多的是空了的酒瓶,没有下酒的,也没有什么可消遣的。除了偶尔吹来的风,撩起她的长发,除了满天闪烁的繁星,映入我的眼中,城市的灯还明亮,兴许里面还吵闹,不过那是山下的事了。除了这些,也就没什么了。
“你在说我吗?”她握住酒瓶,咽了一口酒,平静的看着我。
“不然在说我自己吗?”我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不像吗?”她认真的看着我,我愣了愣,然后从兜里掏出烟来,自顾自的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说:“不一样。”
山上的风在现在略微有些凉,吐出的烟,转眼就见不了影了。
“给我一支吧!”
“女生不适合抽烟。”
我刚说完,她便把烟跟火夺了过去,点上一支道:“男人都是这样!”
“怎么了?”
“明明不在乎,偏要装,而女人,就是傻,就喜欢他装!”
“给你说真的,算了吧,他无所事事,你条件这么好,随便也找个比他强的。”
“我哪里好了嘛。”
“算了,回家吧,明天你得上班,我也得。”
那天,我们就这么分开了,各自回各自的住所。
她的男朋友呢,是个小混混,无所事事,没有上进心,就跟着狐朋狗友吃东喝西,没钱了就问她要,她也没钱了,他就用她的QQ或是微信向她朋友借,借吧,她来还。
那天之后就很久没和她遇见了,再次遇见是在那廉价的烧烤摊边,她喝得烂醉,趴在桌上,桌上摆满了酒瓶,几个地痞流氓色眯眯的盯着她,我呢,正好约了两个朋友出来买一次醉,生活不易,酒倒是能让人麻醉。
正巧看见一个流氓上前拍她的肩膀,我出声喝止住,然后和两个朋友分开,打算送她回她的家里。
她醉得连我都认不识,我去扶她,她抬手就给一巴掌“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们这些混蛋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们,再不放开,老娘报警了!”
“小狗,是我!”
“哦,是你啊!你扶我干嘛,莫非也像那些流氓一样?”
“我看你是疯了。”
我无语的摇了摇头,拖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
小狗并没有和他男友同居,她男友成天在外浪,浪东浪西,她要上班,家里的人又反对她和男友在一起,姐姐又就住她附近,所以不敢乱来。
很快,就把她送到了家,正打算离开,前脚踏出门,后脚就传来了她的哭声。
我连忙跑上去问她怎么了,她说:“他不是人,我对他哪里不好了,要着要哪,他总要不够,总完不了,受不了了,我和他分了,我和他分了,以后都不会好了!”
她哭,她带着醉意,我听着只是忍不住叹气“你说你在爱里万死不辞,其实你在里面什么都不是,想开了就放开吧!”
“我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要吃,要喝,要交房租,还要给家里面,用的都是廉价的化妆品,穿的,都是算不上牌子的,我是一个女生啊,我也在乎外表,我也好面子啊!”她没听进我的话,自顾自的说着,或者哭喊着,有那么一瞬间,我真想给她男朋友一拳。
“这么久了,别人都问我,你男朋友送了你什么啊,带你去过什么地方啊,某没有爱马仕,有没有纪梵希,有没有阿玛尼,我他妈自己都要贴给他,他能送我啥!
公司,领导挤眉弄眼,老娘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看他那骚样,去他妈的,动不动就叫加班,随随便便就扣工资,加来加去加的还没有扣的多。我也想有个房子啊,也想有辆车,可我那里工资,哪里来钱啊!”说完她就掩着被子一直哭,她看不见的,我听得眼泪直流。
“你始终还是会和好的。”我转过身去喃喃说道。
“不,不会的。”她带着哭腔说。
我说话,往门口走去,听得身后传来小狗的声音说:“这次最起码分一个月。”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39

帖子

184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40
QQ
发表于 2019-5-12 02:36:3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卑微了,就不是爱了吧?”
  “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啊。”

  “景逸师兄简直是太优秀了,永远支持他,笑笑,我以后要是能嫁给他的话,该有多好?”筱黎跟笑笑对坐在床上,吃着薯片追着剧。
  “别做梦了,那么多妹子都想追景逸师兄,还轮得上你?”
  “那可不一定,亲爱的,你没听说过有志者事竟成吗?”筱黎笑笑,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痴痴的笑。
  “真拿你没办法。”笑笑笑骂一声,走向冰箱,拿了一瓶可乐。

  “景……景逸师兄?”看着躺在马路上的人,筱黎擦了擦睁大的眼睛,走上前去。“景逸师兄?你还好吗?”顾景逸喝的烂醉,倒在路边,筱黎只好把他带回家。原来这么优秀的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一个大胆的想法冒出来,筱黎低下头去,覆上了顾景逸的唇。没想到的事,轻轻的触碰刺激了本能的欲望,吻越发的激烈,男人欺身向前,筱黎本能的后退,却倒在了床上。一夜旖旎,粉色的床单上绽放一朵血红的花。
  “你……你是谁。”筱黎惊慌失措的看着顾景逸。“我……我……”强忍着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疼痛的感觉袭击着神经,筱黎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利落的收拾好自己。推门而去。

  “笑笑……我,我怀孕了……”再又一次的孕吐之后,这个秘密,终于瞒不下去了。
  “你是说,你怀了顾景逸的孩子,那个带血的床单,也不是因为大姨妈?”笑笑盯着筱黎的眼睛,那么好看的眼睛,此刻却写满了无措。
  “这个渣男,我们去找他。”笑笑拉着筱黎走到公寓门口。“我去找过他了,他根本不承认这孩子是他的,也好像忘记了那一晚的事……本来就是我的错,不该的……”筱黎恍恍惚惚的走着,笑笑不放心,只得放弃了算账的想法。
  “报警吧……”
  “可我还是,很喜欢他啊……”
  “那孩子呢?生下来还是打掉?”
  “再……等等吧。”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像狗一样。狗都没有你那么卑微。”
  “我有什么办法呢?就是很喜欢他啊 怎么忍心让他落下神坛?”笑笑摔门而去,剩下筱黎独自瘫在沙发上
,灌着啤酒,一瓶又一瓶 。

  “黎筱黎,有一个办法,可以告他,把孩子打掉,用胚胎做DNA鉴定。”看着筱黎大起来的肚子,合约法瘦削的脸,笑笑心急如焚。
  “可这也是我的孩子啊。我不想打掉他,不只因为景逸师兄。”看着筱黎坚定的目光,笑笑摇摇头。
  “好吧,今天,我们最后去找他一次。总不能让这孩子没有名分。”
  笑笑带着筱黎去找顾景逸,碰上的,是顾家父母和顾家未来儿媳妇的见面会。
  “你怎么来了?快走,现在不是时候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顾景逸看着笑笑,“你也傻了吗?快带她走啊,别忘了你在哪里工作。”
  辞职信甩在顾景逸脸上,笑笑上前一步,拉了筱黎转身离开。
  “景逸师兄 真的,没有余地了吗?”顾景逸甩手推了筱黎一把,筱黎的肚子撞在桌沿上,有什么东西落下的感觉,一片裴红,是肚中的孩子。筱黎自嘲的笑了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孩子……没了是吗?”筱黎躺在病床上,空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仿佛丢掉了灵魂。笑笑只是坐着,什么都不说,看着筱黎。半晌,空洞的眼睛里流出潺潺的溪水,转眼间变成了汹涌的江水。
  “这么卑微了,也就不是爱了吧?”等筱黎哭够了,笑笑递上纸巾,慢慢的为她抚平伤口。
  “可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啊。”筱黎积攒了三个多月的泪水,终于决堤。
  “我做了DNA,你想搞他,随时都可以。孩子葬在墓林。等好点了,去看看吧。”筱黎默默地点点头,又睡了过去,睡得很沉很沉……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3:18 , Processed in 0.210695 second(s), 8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