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9|回复: 7

杂梗十条选写

(244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7

主题

42

帖子

2105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105
150才气
请从主角一,主角二中至少选三条(一一对应)写一篇小说,加油^0^~
主角一
①“喂,借个火”
②键盘上骨节分明的手
③威尼斯叹息桥
④不言之教
⑤“谁给您这个权利逃走的?”
⑥陌生的世界
⑦窗外车水马龙,窗内一室氤氲
⑧“你只是我手中的一枚棋子”
⑨自由落体,风声划过耳畔
⑩你已经不再是我的臣子
主角二
Ⅰ.“劳驾”
Ⅱ.剑柄上血流不止的伤
Ⅲ.巴厘岛情人崖
Ⅳ.绝对服从
Ⅴ.“我的信仰杀死了我的爱人”
Ⅵ.奇怪的房间
Ⅶ.前方光芒四射,我是唯一阴暗
Ⅷ.“我愿做您手中的剑”
Ⅸ.压抑窒息,回忆闪过脑海
Ⅹ.您是我的王,我的神

最佳作品

查看完整内容

  “喂,借个火。”   夜晚,威尼斯的叹息桥边,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黑发男人从风衣中掏出一支烟,向路人借火,这本应该是这座城市中寻常的一幕。   只是,这个男人说的是中文,周围的人却听懂了他说的,神色如常,也没有感到一丝怪异。   男人点了烟,向那个靠在桥边看风景的路人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他走进某个转角的小巷,弯弯绕绕地走了好久,来到一扇锈迹斑斑的金属门前。   从风衣里掏出一大串钥匙,他借着 ...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7

帖子

565

积分

海外

积分
565
QQ
发表于 2019-5-9 10:05:2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喂,借个火。”
  夜晚,威尼斯的叹息桥边,一个看上去三四十岁的黑发男人从风衣中掏出一支烟,向路人借火,这本应该是这座城市中寻常的一幕。
  只是,这个男人说的是中文,周围的人却听懂了他说的,神色如常,也没有感到一丝怪异。
  男人点了烟,向那个靠在桥边看风景的路人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他走进某个转角的小巷,弯弯绕绕地走了好久,来到一扇锈迹斑斑的金属门前。
  从风衣里掏出一大串钥匙,他借着月光找了很久,才用其中一把开了门。
  门内是一片深邃不见底的漆黑,男人却毫不犹豫地径直走入,顺手带上了门。
  漆黑的空间里什么都没有,男人放松了全身。
  他闭上眼睛,一种自由落体般的感觉瞬间来临,风声划过耳畔。
  下一刻,他睁开眼睛,身周已经是一个小办公室的环境,房间里只有他一人。
  他坐在一张电脑椅上,面前是一台二十一世纪初的那种笨重的台式电脑显示器。
  手上的烟似乎已经燃烧了很久,手一抖,烟灰散落在地上,男人却没有理会。
  他看向窗外,那已不再是威尼斯的景色了。
  灰色阴霾的天空,街上繁碌拥挤的亚裔行人,不远处那些不过十层楼的中文广告牌——他这一次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线。
  只是不知道是哪座城市。
  这样也好,没人找得到自己,应该能躲开那些麻烦了。
  滴滴滴——
  忽然,男人面前的电脑发出了一阵提示声响,男人先是不在意地扫了一眼,随后却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他握上鼠标,点开了那个发出提示音的聊天软件。
  【锋】:王,您还好吗?
  男人注视着这条信息,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在思考什么。
  他的手放在键盘上,那十根骨节分明的苍白手指看上去仿佛属于尸体。
  键盘声敲打起来,清脆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环境里略显刺耳。
  【无为】:我早已不再是王了,你也已经不再是我的臣子。
  信息刚发出没几秒,对方就马上回信了。
  【锋】:不,您就是王,我的神,过去是,以后便一直是,我是您手中的剑,将为您斩开前路的荆棘!
  电脑前的男人看到了这条消息,不知为何,忽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满是苦涩。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将那支烟剩下的部分一口气吸完,然后摁在了电脑桌边的烟灰缸里。
  【无为】:在最后的任务失败后,其他人都在追杀我,为什么你还要相信我?
  【锋】:我发过誓,我将把一生献给王。
  【无为】:我可是一直把你们当做棋子看啊。
  【锋】:那我就是王最忠诚的棋子,永远服从于王!
  “……”
  男人停下了打字的手,躺靠在椅背上,回忆起了第一次与那个执剑少年相遇的时候。
  ……
  玄古世界——一个存在着“气”的世界线。
  少年在山谷里,被上百只魔兽堵在了里面,他的身后是他的挚爱,他的手里却只有一把青釭剑。
  剑柄上早已沾满了鲜血,执剑的那只手更是在微微颤抖。
  为了能够让爱人存活,他选择了用宗门秘法“神降”,召唤了他多年诚心祭拜的神明。
  秘法很成功,上百头魔兽瞬间爆死,而少年也准备好了将自己作为神降的祭品献上。
  谁曾想,那个神明竟看上了少年爱人的体质,不顾少年的意见强行收了她作为祭品。
  少年愤怒了,他试图反抗这个神明,却毫无还手之力,连对方的衣角都触摸不到。
  少年在那时便发誓——他因自己的信仰而害死了爱人,如果有谁能为他报仇,他便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他。
  恰巧,王经过了。
  他听到了少年的心声,便随手灭掉了那个神明,问了一句——
  “我需要一柄趁手的利器,你有兴趣来当吗?”
  少年答应了。
  随后,他便被王带到了那个奇怪的房间,开始了后来波澜壮阔的生活。
  ……
  【无为】:我……真的还有资格让你继续跟随吗?我可是亲手毁掉了这个世界的未来的罪人!
  【锋】:我是王的剑,如果王也没有资格让我跟随,那么我在这个世界的意义也没有了。
  【无为】:那你觉得我还要再试试吗?
  【锋】:这应该由王来定夺。
  “我来定夺吗?”
  男人的脸上再一次出现了笑容,只是这一次的笑容,多了几分温暖。
  “既然连我的剑都这么有觉悟了,那我也不能再这样懈怠下去了啊……”
  【无为】:去通知还愿意跟随我的人吧,三个沙漏时以后集合,我们“天道”,将再一次名扬“房间”!我要亲手将这个世界的未来夺回来!
  【锋】:是,我的王。
  下一秒,办公室里,空无一人。

点评

凭开头的一个“听懂中文”的小细节,这篇就值得一赞,矛盾露出的很早,也很有意思。可惜虎头蛇尾了  发表于 2019-5-10 09:44
收起回复
  • 水函 : 什么意思啊,我不懂
    2019-7-13 08:37| 回复
  • 廿柒 : 王臣cp有点好嗑,不过确实感觉有点虎头蛇尾
    2020-8-6 14:30| 回复
  • 廿柒 :  @于生言欢大量重复用“一”换一种表达方法可能会更好一点
    2020-8-12 20:41| 回复
  • 廿柒 :  @拖着跑步 莫得好环境描写啊我前面都直接跳了
    2020-8-12 20:41| 回复
  • 还有4条回复,点击查看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6

帖子

25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50
发表于 2019-5-11 02:21:2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光不断变形,肆意拉长闪动,地上皆是血水,尸体横竖杂章。
“阿萨克斯,谁给您这个权利逃走的?”女王厉声,居高临下,一把剑直直架在男人脖上。
“女王,您是我的信仰。可是,我的信仰杀死了我的爱人。”男人跪坐地上,流着泪开始发抖。
“滚吧,我不需要逃兵,你已经不再是我的臣子。”女王眼里暗波涌动,拿下剑直直插在地上,头也不回而去。
“可,您是我的王,我的神!”男人起身朝着女王的方向叩拜,头深深埋在地上。
“王,不需要逃兵。”女王只冷冷丢下一句。
“唰。”男人拔刀自刎,死前望着女人的背影,大喊一句:“我愿做您手里中的剑。”
女王嗤笑回头:“你只是我手里的一枚棋子。”
收起回复
  • 大明 : 大哥你的签名真的优秀(ง ˙o˙)ว
    2020-8-7 23:25|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7

帖子

116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60
发表于 2019-5-10 21:08:3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词:【陌生的世界】【奇怪的房间】【自由落体,风声划过耳畔】

马克的妈妈要马克去四十公里外的玫瑰小镇看望他快要咽气的爸爸,妈妈把路上需要准备的东西给他备齐了:一大瓶饮用水,两包卫生纸,一口袋核桃还有一把大黑伞。当然了,像钱呀,衣服呀,这些贴身东西都装在一个小籐箱里了。

马克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他以前最远只去过城西的小树林,那片林子到了下午总有沙沙的响声。马克想起这种像爬行动物蠕过沙砾时的沙沙响声,他感到突然的紧张,出了门又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放下,抓住妈妈的衣角可怜兮兮地说:

“妈妈,妈妈,我怕我走丢了,我走丢了你会难过,所以我不去了。”

妈妈揉揉马克的头发,无力地说:

“妈妈是希望你去爸爸现在的家里蹭几顿饭,你看,家里的锅都起灰了,想想你吃了多久的腌菜腌萝卜,难道不想来顿好的?带肉的?”

马克一听,立马不紧张了,脑子里旋转着热腾腾的肉饼,香喷喷的瘦牛肉,还有金灿灿的鸡汤。马克一边流着口水,一边上了妈妈安排好的马车,在一股烟尘中,他带着对食物的热恋上了路。

一路上,他见到了许多令他惊讶不已的景象,辽阔的天空下拖着一条长长的地平线,地平线上敷了一层黄昏的光,黄昏的光上压了一些奇形怪状的云彩,如同内容丰富的馅饼。一些野草野树野兔野鸟在辽阔的背景下显得十分孤单,特别是大风吹过时,它们病殃殃地东倒西歪。马克欣赏着这片奇异的美景,屁股下的马车跌跌震震,他的屁股也跟着跌跌震震,心里的震撼和身体的震撼给了他双倍的幸福感,他借着这么点幸福感,仰头咕咕噜噜喝了小半瓶水,像即将赋诗的诗人一样豪迈了一把,所以他不觉得旅途难捱,反而有种慷慨就义的悲壮感,悲壮是沉甸甸的幸福。

这【陌生的世界】马克怎么也看不够,甚至还想拿出两枚核桃来吃,核桃是有,可是没有给核桃开膛破肚的石头,马克唏嘘着又将它们塞回口袋,他有个不太正确的念头:妈妈怎么能给他这么难对付的食物呢?宛如酒鬼打不开酒瓶子,烟鬼点不着烟,太败兴,太影响他面对大自然直抒胸臆的心情。

这份糟糕的心情直接导致马克想起了自己快要咽气的爸爸,想起了他此行的目的,他想象着爸爸躺在床上,身体发黑、纤薄,一声声轻淡的喘息充满了整间屋子,顿时他心烦意乱起来。

一个人思考死亡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他后半段的旅程都用来想这件事,难捱的时间变得不难捱了。

下了车,马克将一包包行李从马车上搬下来,准备给车夫一点小费,可是又想起妈妈既然安排了马车,那车夫的小费肯定也一定一并安排过了,他伸进行李箱里的手又抽了出来。

“您给点小费?”

“先生,你忍心让一个荤腥都没沾过的苦孩子出小费吗,可怜可怜我吧,我是给我爸爸奔丧来的,不是游山玩水来的。”

车夫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驾着马车跑远了。

马克拿着妈妈写的地址看了两三遍也没看懂:妈妈的字迹肥大臃肿,歪歪扭扭,何况是拿生火用的木炭棒子写的,又粗又模糊。

马克又耐着性子看了两三遍,还是看不懂,他心里开始犯嘀咕,一个识字的人写不出像样的字,那算是真识字还是假识字。

他找到镇上一家花店,店主也看得很费劲,但还是指认出一条路:往东一百米,穿过一坛玫瑰花圃,往南五十米,绕过一个立着雕塑的水池,再往东一百米,走上一条石板坡,大概就在那附近了。

“谢谢您先生,您的玫瑰花可真香,拿来下饭肯定不赖。”马克向花店店主道别后,照着路线继续走。

沉默的天空将沉默的蓝色塞进一条条街巷,两朵肥云懒懒地躺在屋檐上,喷水池里响着散碎的水花声,一只笑容迷人的野猫从墙头缓缓踱过。这一切都令马克心情舒畅,他因此而想起年幼时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

那时的爸爸在马克眼里是个风流倜傥的绅士,每每和爸爸出门散步,爸爸都要将他高高举起,他很享受这种跨在爸爸肩上的感觉,街上的景物一下就变矮了,包括那些被爸爸用言语惹恼的女士——并不算真正的惹恼,马克能感到女士们的怒气里饱含某种不明朗的情感,那情感简直是恼怒的反面,可它借由恼怒抒发,就显得合法而妥当。

一次爸爸撞倒一位穿白裙的女士,慌忙中弯腰去扶,完全忘了头顶上还有一个马克,马克一滑,顺着爸爸的后脑勺倒在女士身上,那女士吓得惊叫了好一阵儿。

“马克,不是告诉过你吗,人不艺术品,别乱摸乱碰!”

“什么是艺……”

“快给这位小姐道歉,记得脱帽。”

马克正懵呢,爸爸率先脱了帽,鞠了一个地道的日式躬,温柔地对仍扶着他臂弯的女士说:“不好意思,我的儿子马克看见赏心悦目的人或物总会情不自禁往上扑,他在同龄人里的美学鉴赏力曾令他母亲都惊讶不已呢。”

白裙女士红着脸细声说:“没关系的先生,没关系的。”

马克按照惯例伸手去拍女士裙上的灰尘——爸爸时常教他一些国际通用的“惯例”。

“天呢,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三岁不到吧……噢,谢谢你,谢谢。”

“告诉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多大了?”

“三点二五岁,比三岁多了零点二五岁。”

“上帝啊,他真聪明,先生,您的儿子真聪明。”

“爸爸说,好看的人一般都聪明,世上只有丑陋的蠢货,没有好看的蠢货,您也应该很聪明,您会算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加减法吗?”

马克看见爸爸眼里的赞许,爸爸教他的国际惯例里可没提过这句话。

不久后,父子俩知道了这位女士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和婚姻状况。马克有时觉得他眼中崇拜的那个风流倜傥的爸爸多半时候是反过来崇拜他的,爸爸教他的第一堂国际惯例课里就屡屡出现“崇拜”这个词。

当然,他年幼时接触最多的就是那些国际惯例。有天,父子俩恰好经过一幢粉色小房子,爸爸神秘地对他说:“马克,国际惯例要来了,跟我说一遍:‘进陌生女士的住所不需要做心理建设。’”

“进陌生女士的住所不需要做心理建设。”

“邪教徒才需要这些玄乎其玄的仪式。”

“邪教徒才需要这些玄乎其玄的仪式。”

然后爸爸趁马克念着这些他似懂非懂的话时,敲了敲粉色房子的门。

呯!呯!呯!

开门的是一位穿金戴银的太太,嘴里叼着的雪茄红彤彤发亮。

“下午好康娜太太,我是来看望我父亲的。”这女人应该是叫康娜,马克离家前记得妈妈是这么说的。

“你是马克?我看看你手里的地址……噢,你进来吧。”

康娜太太从门前让出条缝,马克经过时闻见她腰间的香水味道,和他往常从妈妈朋友们身上闻到的不是同一档次的香水味道,这是资本的味道,眼再瞎心再盲的人也不可能将资本和贫穷混为一谈。

康纳太太叫厨房的女佣盛上一些冷掉的菜肴,有盐焗蜗牛、西冷牛排、松露布丁和鹅肝酱蘸鲍鱼。

这些残羹剩菜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他跳上椅子,抄起刀叉,像乐器大师一样将那些碟碗敲得铛铛作响,用他的话说,只用了十二秒钟就吃到二十分饱。

连一旁康娜太太略带讥讽的眼神都没注意到,连卧房里爸爸如雷贯耳的呻吟都没注意到。

好在他还算聪明,打了一串饱嗝之后立马注意到了这些。

“马克!马克!”爸爸临终的呼唤终于传到了马克耳朵里。

他从餐厅跑到卧房,一眼便看见躺在床上脸色发白的爸爸,爸爸盖着粉色棉被,枕着粉色枕头,床上挂着粉色帷帐,床边摆一双大码的粉色拖鞋。

“马克,你过来……”

马克看见这样的爸爸,自然哭得涕泪交加,一张小嘴里满是连成线的口水,要是把他的眼睛装在交通信号灯上,路上所有的司机都会立马踩熄火。

父子俩抱头痛哭的场面与这间充满女性氛围的【奇怪的房间】格格不入——就像两个颠沛流离的乞丐作为世界贫穷日的特邀嘉宾被慷慨的皇室成员请进家里作客一样——连哭声都是脏兮兮的。

“爸爸,妈妈说你快死了,你年纪轻轻怎么就快死了呢?”

爸爸听了马克的话,惨白的脸上竟然出现一抹深藏不露的浅红,他支支吾吾地说:

“爸爸得了肺结核,活不过两天了。”

说完便用虚弱的目光狠狠盯着卧房门口看笑话的康娜太太。

“啊,爸爸!在这么优渥的环境里你也会得这种贫贱病,上帝啊,残忍的上帝!”

“马克,爸爸不行了,你跟妈妈说,我对不起她……我也对不起你”爸爸握马克的手渐渐松开,“永远……永远也……”

马克急忙将耳朵凑到爸爸嘴边。

“永远也别敲陌生女人的门。”

爸爸入葬后的当天下午,马克收拾好爸爸的遗物:一床烂草编成的薄被和一只满是缺口的裂碗。

他跟已然成为寡妇的康娜太太道别后,登上了回家的旅程。硕大的夕阳【自由落体】般坠得飞快,噼里啪啦的【风声划过耳畔】,他不断想起爸爸临终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这话就像一句谜语,他却怎么也猜不出谜底。

三十年后一个阴冷的夜里,当憔悴的马克躺在一间同样奢华的卧房里面对自己的儿子小马克时,也说出了当年父亲临终时的嘱咐。

马克要是早点意识到三十年前的下午,那个常年住在马厩里,因误吸了大量致病微生物而患上肺结核的可怜男人说的话是多么鞭辟入里,多么简洁地将自己的一生完美概括,那他永远也不会重蹈覆辙。
(全文完)

怕你们看不懂,我写一段赏析。
本文赏析:以一个孩童懵懂而天真的视角,写出了一个沾花惹草的父亲因一次偶然的敲门(或者叫偶然的艳遇),鬼迷心窍,抛妻弃子,投入资产阶级女性怀抱最终又沦为资本玩物的悲惨故事(天生仇视穷人的康纳太太与马克父亲结婚后,限制马克父亲人身自由,将其囚禁在后花园的马厩里,拒绝让他享受同自己一样的资产阶级待遇,只在需要时才将他放出)。
通过插叙、蒙太奇等叙事技巧,将一个底层家庭里男性成员代代相传的劣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揭露了一个深刻的社会现象:在贫富悬殊、阶级悬殊过大的婚姻里,爱情终将变质,终将走向灭亡。
实为批判类短篇小说里的佳作。

点评

作者最后一本正经的自夸是什么鬼??文笔不错,细节也不错,但亮点不够突出。下限很高,上限不够高。  发表于 2019-5-11 19:27
收起回复
  • 廿柒 : 宁最后的揭示的深刻社会现实还真没看出来,中间一度以为他病是装的
    2020-8-6 15:21|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7

帖子

1014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014
发表于 2019-5-9 21:35:5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喂,借个火。”
现在正是网吧最拥挤的时间段,各色的小混混和常驻网吧的,玩乐的,此刻都聚在一起,使整个网吧极为嘈杂。突然出现的清脆而又不乏活力的少年音,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
“喂,听到了吗?借个火。”少年见男人没回答,不耐烦的重复。
“好啊。”
男人的声音富有磁性,带着一股子让人一听就心动的魅力。哪怕少年是男人,也有一瞬间心跳加速。
他突然很好奇男人的长相。
男人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惊呆了。
那是一张惊为天人的脸,用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美丽。多情的桃花眼,性感的薄唇,以及男人吐出的气息,喷薄在少年的脸上,使少年红了脸。
“呐,你要的火。 ”
“谢谢,我不、不,不用了。”
少年红着脸,拒绝了男人。就在他想要逃走的时候,男人把他键盘上骨节分明的大手从键盘上挪开,抓住少年的衣摆。
“我记得你。你可是高三八班的班草。”
“不不不,你记错了,我不是,我没有,你……”
“我可是你的同班同学。”
“那我怎么……你是那个我所谓的同桌?”
“班草,麻烦你丢一下喽。”男人笑着,把自己的手牵上了少年的手。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态度决定一切。
“丢什么,你,你牵着我做什么!”
“我啊,我可是任你处置~”
我编不下去了。【嘤嘤嘤】

点评

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基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发表于 2019-5-10 10:11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7:57 , Processed in 0.235382 second(s), 9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