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7|回复: 3

触动心灵的亲身经历

(10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2

帖子

1318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18
100才气
我想看看你眼中的世界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6

主题

12

帖子

1318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18
 楼主| 发表于 2019-5-8 19:07:06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苹果半把皮

  回家的列车,似乎感知到了我归心似箭的念力,不遗余力的疾驰着。我慵懒的靠在车窗的座位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如幻灯片光速切换。
  不知不觉,车窗外已是繁星满天,灯火辉煌。点点星光在深邃夜空地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迷人。盏盏明灯在高楼大厦的依托下,似乎欲与群星争辉。作为乡下的娃,城市繁华的夜晚的确有着难以言说的魅力。多希望有一天,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在繁华的城市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
  “哒哒,哒哒......”
  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残忍地将我拉回现实。顺声望去,一曼妙女子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走来,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修长的腿,白色的上衣半开半合,只一眼,不禁令人想入非非。一抬头,此女面容白皙,杏颊桃腮,微卷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鲜红的嘴唇更是增添了一抹妖艳。
  我对城市的向往更加坚定了。心里残存的一丝丝不满,顷刻间烟消云散。果然,颜值即正义。
  为了防止我心生邪念,干脆躺在卧铺床上蒙头睡觉去了。刚躺下,列车员就提醒要熄灯了。过了一会儿,正当我昏昏沉沉,即将入睡的时候......
  “喂,亲爱的,我上车了,刚收拾好了呢......”
  在睡觉的时候被大声吵醒,的的确确让我很不爽。但我也没好意思说什么,自我安慰地理解为城市里噪音大。谁知,她竟然喋喋不休,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无可奈何,我又起身欣赏窗外的风景了。
  不一会儿,朦朦胧胧中看到两个身影走来,一个老大爷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大概是爷孙俩,坐在我不远处。刚好也睡不成了,干脆走过去和老大爷细声细语地攀谈了起来。原来,老大爷是从乡下来看望孙子的,不巧儿子媳妇儿临时都被安排出差,所以干脆把孙子带回老家照看几天。因为票买晚了,只有站票了,小孙子站的太累了,才来这儿卧铺车厢休息一会儿。
  “爷爷,我要吃苹果”不一会儿,小孙子拽着老大爷撒娇说道。
  “好,好,好,爷爷给你拿苹果吃啊,但双双要乖,别吵到叔叔阿姨们睡觉”,边说着,边从布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个苹果,可能是不想弄出多余的声响吧。
  一边和我攀谈着,老大爷一口一口的咬着苹果皮,不一会儿,一个苹果就被削好了(哦,抱歉,是咬好了),然后献宝一样递给孙子。哈哈,慈祥的爷爷在面对孙子时,往往也是个老小孩。老大爷一边看着满足地吃着苹果的孙子,一边把手里的苹果皮往嘴里送,一脸笑容,一脸慈祥。
  我一愣,既而不由得眼眶湿润了,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亲爱的,我告诉你啊,我刚才看见一个老头把咬过的苹果给他孙子吃呢,而且他自己居然连苹果皮都吃了,一看就是乡下人,真恶心......”隐隐地声音传来,但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顿时我火冒三丈,就没这么恶心人的。
  老大爷突然说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小时候闹饥荒,树皮都没得吃,苹果皮甜着呢。再说了,我们乡下人也没什么讲究,可能在城市人看来那确实有点接受不了吧”,老大爷虽然心平气和地说着,但眼神中分明流露出一丝丝不自然。老大爷耳朵灵着呢。
  “爷爷,我困了”,双双揉搓着小眼睛对爷爷说。
  “乖,双双,到叔叔床上睡去,我和爷爷再聊会儿天哈”,说着把他抱到了床上。(我在下铺,不担心会不安全。)
  那一晚,老大爷和我聊了到好一会儿,最后还不忘鼓励我好好奋斗,年轻人就得要有闯劲儿。我想让孩子睡那儿,大爷却固执地抱着熟睡地双双走了。或许是怕影响我睡觉,或许是单纯想离开这个有些刺耳的地方。
  那晚,我久久难眠,或许是因为窗外的明灯太刺眼,又或许是因为耳边的声音太嘈杂。我注意到,那晚的星空似乎并没有我最初以为的那么深邃迷人。
  孩子,愿你在享受父母在城市为你提供的生活便利的同时,能学到乡下爷爷的淳朴与善良。

点评

有意林的味道??故事还是不错的(*๓´╰╯`๓)♡  发表于 2019-5-9 01:32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3

主题

16

帖子

234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40
发表于 2019-5-9 23:29:3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的爱情没有鲜花跟掌声

没有誓言跟浪漫

只有经过岁月沉淀后的深沉。



慵懒的午后,阳光有些调皮的透过密麻树枝洒在窗台,照射在翻开着的书上。                          

我随手放下书,揉揉有些酸痛的脖子,然后拿起一旁的手机刷着朋友圈。

我看到好友沐云空间晒着男友昨天送的情人节礼物――鱼尾吊坠的蓝色水晶项链,内壁刻着两人的名字,浪漫又唯美。旁边还附带两人亲密的贴面照。

好友看到纷纷在下面留言吐槽――秀恩爱,死的快。

甚至还有人补刀说――我记得你去年秀的不是这位。

看到这里我有些幸灾乐祸,涂着粉红色指甲的手指在手机按键上来回动着,我留言说道――活该,叫你瞎显摆,敢在一帮单身狗面前秀恩爱。

很快,沐云回到,“秀,当然要秀,不秀别人怎么能知道我们很恩爱。”

“不秀别人怎么能知道我们很恩爱。”我看着这句话呆呆愣神,深埋在记忆深处的那些故事被勾了出来。我想,有些爱情哪怕不说出来,别人也能知道,就像梨花树下的酿酒,埋藏得越深越久,就越浓郁香醇。



那年我十六岁,刚刚升入高中,为了方便照顾我,妈妈特意在县城租了房子。

一次学校放长假,妈妈接我回家。因为住在二楼,路过一楼的时候,门口正站着一个婆婆,微风吹过,扬起她的满头银丝。她看到妈妈,热情的寒暄,笑起来的时候,额头上起了一层层褶子,每一道褶子都有岁月的痕迹。

在妈妈的示意下,我乖巧的打招呼叫她李婆婆。她牵过我的手,一个劲儿说好个标志的丫头,直夸妈妈有福气。她的手暖暖的,只是手心厚重的茧子摩擦着我的手心痒痒的。

这时候从院子外面走进来一位老爷爷,眉目慈祥,一脸的笑意。只是当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李婆婆时,立马皱了眉。

只见他走过来,一把脱下自己身上的灰白外套,有些粗鲁的将衣服套在李婆婆的身上,“这么大风也不知道加件衣服,到时候生病了,又磨我。”老爷爷很没耐心,说话语气也不好,李婆婆却并没有搭理他,只自顾的整理衣服。

“咳咳。”老爷爷还想说什么,却被猛烈的咳嗽声给挡了回去。

“药熬好了,就在厨房灶台上。”李婆婆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说着。

“你这个老太婆,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折磨我,一天到晚尽给我吃这些,其他的没见你这么积极。”老爷爷嘴里念念叨叨的,但是离开的步子却是向厨房走去。

看到离开的老爷爷,李婆婆对妈妈笑笑,“这死老头子就这样,整天神神叨叨的。”妈妈笑笑表示理解,然后带走我离开了,走到楼梯的转角处,我的余光扫到老爷爷正端着碗走出来,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回到家,我取下背上背着的书包,妈妈顺手接过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然后拿起一旁的围裙套在身上,“先做功课,我去做饭。”

我乖巧的点头,在小几旁坐下,从书包里掏出作业,这时候楼下又传来老爷爷骂骂咧咧的声音,和着李婆婆不耐烦的呛声,吵吵嚷嚷的头疼,接着他们的战斗再老爷爷剧烈的咳嗽声中结束。

我移开放在课本上的眼神,望着妈妈,带着些茫然,“妈妈,他们关系不好吗?”

听了我的话,妈妈停下了系围裙的动作,转而抚摸上我的头发,她看看我,又转头看看客厅里挂着的那副跟爸爸的结婚照,“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她嘴角轻扬,带着我看不懂的深沉。



假期的生活总是肆意的,跟朋友疯玩了一天,我们在最热闹的西街告别。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看着斑斓美丽的风景,忽然两个熟悉的人影撞入我的眼里。我看到他们身后写着大大的黑色字体――人民医院的牌子,上面还挂着一张大且长的红色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某某医生入驻本院的欢迎词,即使隔着不近的距离,我也能闻到那浓厚的消毒水味道,我不自觉的捂住鼻子。

再抬眼看去,他们已经停在了一家包子铺前,而我也彻底看清楚了他们――正是我楼下的邻居老爷爷跟李婆婆。

我看他们好像正在争执着什么,我不自觉的撇嘴,怎么又吵起来了。。带着好奇,我稍稍走近了。

走近才发现,他们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争吵,只是在商量着吃什么。

包子铺前,老爷爷问李婆婆,“你想吃什么?”

“就吃馒头吧,馒头顶饿。”李婆婆说话的时候,露出两颗仅剩的牙齿。

听了李婆婆的话,老爷爷就问,“吃几个?”

“我得吃三个才能吃饱呢。”

“给她拿三个馒头。”老爷爷对老板说。

老板的动作非常麻利,一只手就抓了三个馒头,递给老爷爷。

老爷爷刚拿到手上就皱眉了,“有没有热点的,她胃不好,太凉了吃不了。”

“没事,我给你加热。”老板笑容满面的将馒头放进了微波炉。

“你也吃点吧。”李婆婆说。

听了李婆婆的话,老爷爷对老板说,,“我吃两个就够了。”

“你也吃三个哩。”李婆婆劝到。

“我吃两个就够了,马上就要回家了。”

随后老板又装了两个馒头,不用老爷爷提醒,直接丢微波炉里面加热。

不一会儿时间,老板将两袋馒头拿出来放在柜台上。

李婆婆直接伸手拿起了装着两个馒头的袋子。

“你不是要吃三个吗?”老爷爷问。

李婆婆摇头,“我吃两个就够了。”

老爷爷将三个馒头拿到李婆婆面前,“你就吃三个吧。”

李婆婆看了老爷爷一眼,却并不说话,只是手里抓着两个馒头不放。

我只见老爷爷将馒头递到李婆婆的眼前好一会儿,直到看到李婆婆已经拿着馒头吃起来了,才放下去。然后只见他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叠钱,小到五毛,大到十元,整洁干净的连个折子都没有。

我看着他慢慢从一叠前里拿出几张放在柜台上,又将钱在柜台上一张一张摊开再数了一遍,然后才拿给老板。

他见老板收了钱才准备将手里的钱又放进上衣口袋里,只是手才伸到半空,他忽而又从一叠钱里抽出一张,“再给她拿个馒头。”

听到老爷爷的话,李婆婆咬了一口馒头,对着老爷爷直笑,然后主动牵开自己的馒头袋子让老板在放了一个进去。

随后我看到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眼里。



清晨的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我揉揉有些惺忪的眼睛,躺在床上不愿动。迷迷糊糊间,我仿佛听到低婉哀怨的曲子断断续续从楼下传到我的耳朵里,

这时候妈妈端着小米粥推门进来,看着初醒的我,“醒了?刚刚熬的小米粥,你自己吃,妈妈要忙的。”

妈妈语气很急促,放下碗,就准备走!

“妈妈,楼下有什么事吗?”我听着不停传来的哀乐,疑惑的问到。

妈妈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才说,“楼下的老爷爷昨晚上去了。”

听到妈妈的话,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我的嘴角微微张来,眼里带着些不可置信,我想到前不久街道上的那一对身影。

看到我剧烈的反应,妈妈以为我被吓到了,忙走过来拍拍我的背,“乖,你就在家,李婆婆两老没有子女,妈妈去帮忙。”

“我也去。”

“小孩子家家的,去能做什么,就在家好好待着。”妈妈有些不高兴了,嚷嚷我几句说着妈妈就要离开。

我不说话,但是我的手却死死揪着妈妈衣角,她转头看我,有些无奈的叹气。“那你要乖一点。”

“嗯嗯嗯,我肯定乖。”我像小鸡啄米一般不住的点头。

跟着妈妈来到李婆婆家,来来往往的都是邻居,妈妈嘱咐我要听话别乱跑后就跟着帮忙去了。

我一眼扫去,靠门口的地方停放着老爷爷的棺木,旁边有烧钱纸的,有上香的,有哭灵的,但是却不见李婆婆。

鬼使神差的,我却突然非常想在此时见到她,循着大门我走进去。

因为人都在外面忙碌着,里屋倒显得分外安静,我走进去,看到李婆婆正在一张八角长桌旁缝补衣服,她的手里拿着针线,却怎么也穿不进去。

我走过去,脚下传来踩踏地板的声音。

李婆婆闻声抬头,看到我向我招手,“是小丫头啊,快过来帮婆婆穿针线。”

我听话的拿过婆婆手里的阵线,三两下就穿好了,然后递给她。

“唉,果真人老了哟。”李婆婆说,“以前我针线活做的老好了,我家那老头子多挑剔的一个人,却只穿我做的衣服。”我看着婆婆一边说话一边穿针引线着,动作熟练,想必以前是真的经常做吧。

“这件衣服还是我第一次给他缝的,都破的不成样子了,不过他就是舍不得丢,哪怕我后来给他缝了很多的衣服,他还是最喜欢穿这一件。”她说话的时候,眼睛好像看着远方,声音悠远而怀念。

“婆婆,你一定很难过吧。”不知道怎么的,我却突然问出这句话。

她听了我的话,有一瞬间的呆愣,良久才说,“难过什么啊,他走了我耳根子才清净呢。”只那么一瞬间她就神情如常,如我刚见到她时一般,只是握着针线的手却迟迟没有动作。

忽然,屋外传来哭灵的声音。

我只见李婆婆突然一把将手里的针线跟衣服拍在桌子上,“我还年轻那会身体就不好,那时候我们结婚五年都还没有孩子,他爸爸妈妈着急的不行,催我们去检查,然后才知道啊,因为身体原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她说着抬头看向门外,虽然看不清她在看什么,但是我想她一定是在看他的。

“当时家里的人劝他收养一个孩子,他就是死活不肯,说什么只要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不是我们的,宁愿不要。”她的声音低婉深沉,仿佛从远方传来。渐渐的她陷入了沉默,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再说的时候,她却突然恨恨的说了句,“固执的老东西,活该现在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听到她的话,我一时愕然,人死如灯灭,就算平日里有再大的怨恨也该结束了吧。



第二天,我照常跟随妈妈来到李婆婆家,任外面的人忙的晕头转向,李婆婆依然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不管不顾。

我见到她时,她正在满屋子的乱翻,一脸焦急。

我走进去问她,“婆婆,你找什么,我帮你。”

而她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只顾自己一阵乱翻,忽然听她一声惊喜,“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我转头看过去,只见她从一个老旧的红木箱子里翻出一件大红色的衣服,色泽鲜艳的与这满目的白色格格不入,有些灼痛我的眼。

而她好似并不在意我的反应,只是开心的像个孩子一般来到我的面前,“你看是不是很漂亮。”她像个小孩子炫耀自己的玩具,眉眼的笑意送春风般温暖,眼神明亮,好似瞬间年轻了十岁。

“很漂亮。”我不忍打断她的话,附和着。

她听到我的话,越说越有劲,她说她跟他当年是别人介绍才认识的。

她说她跟他总是吵架,但是最后他总是为妥协。

她说当初为了给她买这件她喜欢的新衣服,他跑了好几天街道……

她说了好多好多,直到妈妈来带我回家,离开的时候李婆婆好像还意犹未尽,她看到我离开的声音,眼里的光彩一下子暗淡了下去,我想到妈妈说的他们没有子女,忽然心一软,“李婆婆,我明天还来陪你。”

听到我的话,她咧开嘴笑了起来,额头上的褶子更深更明显了。



因为跟李婆婆的约定,次日清晨不用妈妈叫我,我已经早早的起床了,我想再去陪陪李婆婆,我想她心里一定也是寂寞的吧。

只是妈妈却依然比我早起,我看到妈妈好像比昨天更加忙碌了。

妈妈看到我,不等我开口,便先说话了,“今天你就在家好好待着。”

“不行,我答应了李婆婆,今天还去陪她呢。”

听着我的话,妈妈沉默了。

我有些奇怪,望着妈妈,一时间周遭安静得让你窒息,良久妈妈才开口,“昨晚上,李婆婆也走了。”

妈妈的话让我猛地后退了两步,我不敢相信,昨天她还好好的坐在我的对面,给我讲那些过去的事。

妈妈忙牵着我的手,“你别害怕……”不等妈妈说完,我一把甩开妈妈的手,向楼下跑去。

我来到李婆婆的院子,我看到她的房间围满了人,我不顾其他人,趁着身子灵巧的优势钻到了最前面。

我看到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嘴里含着笑,身上穿着的是昨天她给我看的那件大红衣裳,神态那么安详……

我听着周遭断断续续的讨论声,他们说肯定是老大爷舍不得老婆婆,这不就一块儿带走了……

听着他们的话我的脑子嗡嗡作响,这时候人群中响起一阵惊呼,“呀,老爷子的衣服怎么换了。”

原来在老爷爷去世后,第一时间他们就给老爷爷换上了新衣服,但是此时老爷爷静静的躺在棺木里,身上穿着一件缝补过无数次的破旧麻衣,我的眼睛扫到衣服的一角,我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之前李婆婆坐在那张八角桌上缝补衣服的场景……



微风扬起,吹散我的思绪,我从回忆中悠悠转醒。

忽然间我想起了一句话“你我相约到百年,谁若97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我想不是老爷爷带着了李婆婆,只是李婆婆舍不得让老爷爷再孤独寂寞的等她三年吧……

我想,果真如妈妈所说,待我长大了,也许就懂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0:49 , Processed in 0.222736 second(s), 6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