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17|回复: 2

“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还要来吗?”

(157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5-7 00: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0才气
“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还要来吗?”
“对,就那个。快点。”
"XXXXXX"
"哈哈哈哈哈"

——上面这个梗大家有印象吗?好吧,其实我不太有印象的,为了今天的主题才扒出来的。

这个梗有点无厘头,有点加长版真香警告的意思。希望大家写一篇微小说,然后文中出现这个梗,可以适当改动。

_201709071506058500196.png

最佳作品

查看完整内容

1940年,某华南村庄。 国民政府的部队一退再退,将兵力集中在可守之处进行主要战斗,华南如此平原实在缺乏天险关要,因此无兵可守,只得任由日军长驱直入。 鬼子进村的消息一到,村民早就收拾细软,急忙逃进后山避开大路上的日军,打算远离侵略者,追上已经舍弃他们的国民政府。 然而,熟悉打丛林战的鬼子可不是盖的。外面大路上的卡车载的兵员不多,过半部队早已绕道山路,在后山拦截村民。 正当村民们走到下山路口,不想那些日军 ...
回复
朕的大明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6

帖子

3211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11
发表于 2019-5-7 00:09:2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1940年,某华南村庄。
国民政府的部队一退再退,将兵力集中在可守之处进行主要战斗,华南如此平原实在缺乏天险关要,因此无兵可守,只得任由日军长驱直入。
鬼子进村的消息一到,村民早就收拾细软,急忙逃进后山避开大路上的日军,打算远离侵略者,追上已经舍弃他们的国民政府。
然而,熟悉打丛林战的鬼子可不是盖的。外面大路上的卡车载的兵员不多,过半部队早已绕道山路,在后山拦截村民。
正当村民们走到下山路口,不想那些日军早就埋伏路上,见村民进了,士兵就端起步枪上好刺刀,把路两头截断。
可怜那些村民,手里也就只有菜刀、扁担和锈迹斑斑的农具,十来个壮丁一下子就没了,大多劏开个肠穿肚烂。
余下的老弱妇孺,被逼弃下家当,如同猪羊般被赶回村庄。
走在半途,一等兵三友兴起,向平田小队长讲了几句。
「队长,我这几天都睡不着。自从南京之后,那砍头的事情常常让我没法安睡。」
「三友,你要记得,这是战争,消灭对手有生力量是有效而且必须的做法。。。」
「不,不,不,队长。」三友露出了一脸享受的笑意:「我是说,几天没砍过村民,睡不着。」
听罢,平田小队长一巴掌拍在三友脸上。
「八格!别说砍头,只要我的士兵想的话,烧村也可以。停止前进!叫高桥来!」
一声令下,回村的部队停下脚步。高桥少佐出列向平田报到。平田指着高桥腰间的配刀,是他从本土带到战场的家刀。
「你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平田问。
「还要来吗?」高桥提起了配刀。
「对,就那个,快点!」
三友从人群中揪出了一个老太婆,一下推在高桥面前。这老人家皮黄骨瘦,毫无反抗之力,连呼叫的力气都没有。
待老太婆抬起头来,高桥手起刀落,老人婆头就断了,项上血流如注,但没两秒血就停了。
「哈哈哈哈哈!」高桥心中满意,感觉今晚该能睡得香了。
「再砍一个吧,反正今晚他们都得死。」平田小队长下令。
三友揪出了一个花姑娘,山里姑娘算不上什么美艳动人的货色,好歹也是个年轻女人。高桥不忍下手,便把她推了回去,一手抓出她的孩子。
「女人留在今晚玩,砍别的。」高桥把配刀塞在三友手中。
「好!」
三友一刀下来,没中那孩子的颈,倒是天灵盖开了花,脑浆四溅。
如此暴戾,实在教人心寒,余下村民怕得瑟瑟发抖,那村里庙祝也不敢说话,一直双手合十低头祈祷。高桥见庙祝那恐惧模样,便把他揪了出来。
庙祝不会日语,但还是说着带乡音的国语作最后的呼唤。
「你为什么要杀村民?关老爷会对付你们的!」
正好平田也是个大连出生的日本侨民,也会讲中国话,便大骂了一句。
「支那人没一个是无辜的!」
之后,平田一手抢了三友手上的刀,想要砍了庙祝。不料的是,庙祝头没落下,倒是平田的手凭空断了,那本属于高桥的配刀直插在地上,平田的手腕仍然紧握刀柄之上。
谁也没看见那手是怎么断的,平田抱紧手臂,因为痛楚而高声惨叫,一切都出乎意料。
兵士们架起手上的步枪,敏锐的警戒四周。
然而,再高的警戒都没起任何作用,那不可见的刀锋,在空气中奋力把日军的兵士一个接一个砍杀掉,或是肢体分解,或是拦腰斩断,没一个的死法能留全尸。
平田小队长见状,急忙下令撤退,不料话还没说,便见自己凌空而飞,落在自己脚前草地,见着那无头尸体慢慢跪在地上,正是自己身躯。
庙祝定过神来,便知神明保佑,关老爷显灵了!
余下的日军残部想要逃跑,但一切都太迟了,他们的脚像是陷进了水泥,动弹不得。
「竟敢滥杀平民,可怒也!」
低沉而神圣的声音从天而降,村民和日军纷纷抬头望去,见那一袭绿衣战甲、庄严红脸、及胸美髯、手执一把青龙偃月刀,那不是别人,正是文武庙里的关老爷,关圣帝君!
「关老爷显灵了!」村民们纷纷向头上的关老爷磕头:「关老爷能再表演一下那个吗?」
关公扬起那青龙偃月刀,目光落在那个把家刀带上战场的高桥身上。
「还要来吗?」
「对,就那个,快点!」有村民指向那杀人如麻的高桥说。
关公眼睛一睁,手里那偃月刀势如排山倒海,砍向高桥的脖子去。正当刀锋逼近,高桥却是一动不动,双目直盯关公。
关公见状,那偃月刀仅架到高桥喉结之上,并未砍去他的头。
「立于敌前仍无惧色,看来你已有赴死准备。」
高桥把军帽脱下,整理一下衣衫,便跪在地上,立起身子。神明之言不分中日,也是心神可会,衪能听懂人的心声,人也听懂祂的旨意。
「《三国志》在日本也是耳熟能详的古藉,关云长之义勇,实为我等军人之学习楷模。大和民族的武士以战死为荣,以败为耻,求将军能将我斩首,让我死得风光。」
听罢,关公先是收回大刀,将之柱于地上。
「你既说知忠义为何物,为何以杀人为乐,滥杀平民?从南京到这里,你们小队烧过多少村庄?奸污多少妇女?夺去多少人的性命?」
「在义,我日本陆军是虎狼之师,劫杀虏掠无所不作,对别国是不义之地;在忠,我们是奉行军部制定的方针行事,消灭有生力量,打击蛰伏势力,务求以最具效率的作战取得支那领土。忠于天皇,而行了不义之举。」
关公捋了一下那有名的美髯,他也感到了两难。为国,那都是他本份之事;在世,那都是残害生灵。忠义自古两难全,多年来求衪保佑的善信都是如此。
但在刚痛失至亲的村民面前,对仇敌焉有不杀之理?
「将军,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高桥拿起正在他旁边的配刀,把刀柄上本属于平田的手掰开抛走,并呈予关公:「日本武士有战败切腹自尽的习惯,但我短刀不在身上,求将军用我的配刀,为我斩首。如此,我也去得痛快,也死得体面。」
关公思忖一下,没有接下高桥的刀,而是再次拿起自己的青龙偃月刀。
「恕难从命,非我关某不懂使别的刀剑,而是以他人之手用自己兵器杀死,对中国人而言是大辱,但我仍能斩去你首,完你心愿。」
闭上眼睛的高桥点了点头,见关公架起大刀,一刀而下,就见那高桥头颅落下,项上鲜血井喷,整整喷了半分钟才歇息下来。
「好!好!」村民们不知刚才高桥口中日文所说何事,眼见大仇得报,都是拍手称快。
在旁吓坏了的三友,怕自己也得丧命,急忙向关公下跪求饶。但刚在村民面前如何杀了一孩子,村民怎饶得了他?
于是,村民随手拿得称手的武器,哪管是死去士兵的步枪,还是路边的石头,都跑往三友处要将他剁成肉碎。
「慢!」关公却是对村民们说。
再怎么失去理智,村民们都是崇拜关公这神明的,自然停了下来。
「关老爷,这傢伙也必须死。」
关公不同意,他摇了摇头,向村民讲了他的要求。
「我要放了此人,让他回到东洋,告诉自己的同胞,他们的国家是怎样在别人土地放肆。战败后,叫他们的天皇痛改前非。另外,刚才跪下让我斩首的年轻人,给他好生安葬,明白吗?」
村民们急忙拜谢关公,不敢怠慢。见关公仰天大笑,渐渐消失在空中,活下的数名日军也慌惶而逃,头也不回。
战后,三友果真应了关圣帝君的意旨,为自己和队友在中国战场上的所作所为写了本回忆录,成为证明军国主义祸害世界的证人之一。
1560397_738346369520622_5816392467299671909_n.jpg

点评

非常棒。没想到这个主题还可以这样写,结合了历史和幻想,非常优秀的一个作品!点赞!!  发表于 2019-5-7 21:16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99 收起 理由
大明 + 99 很好的作品!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25 21:13 , Processed in 0.186157 second(s), 6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