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9|回复: 1

逃亡

(4939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11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0
  
1
  施劼镇的今天又是明媚的一天,坐在高台上真理老人依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虽然没人知道这高台底下埋着什么,但这不重要。

  只要真理老人没有开口,那就证明今天大家依然在正确的轨道上行进着。

  汤姆和索亚是一对好兄弟。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玩耍。

  这天汤姆本来要邀请索亚去他家一起看一则有趣的寓言,没想到半路听说镇上出了事——雅戈尔被审判了。

  这可算得上一件大事。雅戈尔是个在镇上有拥护者的人,虽然那些拥护者在很多人眼里确实不值一提,不过是些没见过世面的。这是卡达尔叔叔告诉索亚的,只有没出过镇子的乡巴佬才把雅戈尔当个宝贝。

  不过就算大家瞧不起拥护雅戈尔的人,雅戈尔在镇上还是混得不错。他着实有一些能力,不过总是爱慕虚荣,这总是令人生厌的。

  既然如此,雅戈尔又怎么会被审判呢?汤姆和索亚都很好奇,毕竟雅戈尔是很在意自己名声的人。

  两人很快赶到了镇子中央的广场上。

  夕阳泛着暗红的光照耀在每个人的肩上,人群看上去异常地兴奋,仿佛是在过什么狂欢节一般。

  广场正中央是审判台,这是小镇人们多年以来引以为傲的地方。大家都说因为审判台将恶魔除去,小镇才得以安宁。

  很明显,今天又是大家齐心协力降妖除魔的一天。

  审判台上除了被押解的雅戈尔,还站着一排德高望重的人。这些人才是大家真正拥护的,特别是刘易斯镇长,他可真是个好镇长啊!

  你看,镇民今天早上才举报了雅戈尔,下午他就被押上了审判台。这样的效率,难道不能称他为一个优秀的镇长吗?

  “雅戈尔,你可知错?”刘易斯镇长雄浑有力的声音让镇民们纷纷点头,感慨自己的识人眼光。

  雅戈尔此刻就有一些狼狈了,他不过二十五六上下,是个十足的年轻人。本来打扮精致的面容在阳光的毒晒下早就不复存在,只留下一个皮肤通红,眼睛充满血丝,嘴唇也干裂还带着汗臭的男人。

  “我没有错。”雅戈尔的声音不大,听上去很是没有底气。

  “你的拥护者偷了苏拉尔的钱,她说是为了你而偷的,因为苏拉尔常年辱骂你。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

  “刘易斯先生,我不觉得这是我的错。”雅戈尔的这句话让刘易斯镇长脸上松弛的皮肤都紧紧地崩了起来。他很气愤,他说得这么清楚了,这个雅戈尔居然还嘴硬。

  “我的民众们!这个罪恶的人居然还不知错,既然如此,就让大家来告诉你,你错在哪里吧!”

  人群听到这句话后,声讨声就像开了闸的洪流一般填满整个广场。

  “你的拥护者常辱骂别人!”

  “你就是个骗子,你根本没有能力!”

  “我的朋友见过你把别人家的羊给毒死了!”

  “……”

  霎时间无数的声讨,辱骂,责备都挤进了雅戈尔的耳朵,他听不太真切,这里面有些事是真的,有些倒是连他自己都是第一次听说。

  雅戈尔抬头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台上的另一个人,那是在人们眼中的童叟无欺的商人富勒。

  这几年来,富勒让雅戈尔凭借自己的被人讨厌的这一点特点给自己赚了不少钱。只要竞争对手出了什么新品,富勒立刻会让雅戈尔去购买,还要大肆宣扬,最终好几位对手都因此而衰败下去。

  当然,雅戈尔也拿了一些报酬,毕竟这样才能维持自己光鲜亮丽的外表来吸引更多的拥护者。

  富勒倒不想雅戈尔就这样被处决,他递给雅戈尔一个眼神,让他安心等一会儿。然后他便写下一条便签放进刘易斯的口袋里。

  刘易斯感受到了口袋里便签的存在,他立刻明白事情有变。眼看着群众都渐渐安静下来,这时就需要动用自己聪敏的脑筋了。

  在他沉默之际,站在下边的一个愣头青以为是镇长忘了流程,便大喊一声:“让我们处决雅戈尔!”

  人群再度火热起来,刘易斯默默等待时机。

  “可是,我觉得雅戈尔罪不至死啊!”汤姆发出的清脆少年嗓音有着很强的穿透力,周边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刘易斯摸着胡须,他觉得机会来了。

  “你莫不是雅戈尔的拥护者?”

  人群的视线犹如利剑,审视着两个男孩。

  “我不是什么拥护者!我只是觉得他罪不至死,他不过是个有些虚荣的年轻人罢了。”汤姆真心诚意地回答并没有得到足够理智的解读。

  刘易斯镇长斜着眼睛轻蔑道:“年轻人,呵!大家瞧瞧这个拥护者的嘴脸,他居然企图用这样的措辞来掩盖雅戈尔的犯下的罪行!”

  索亚比汤姆要机灵得多,眼见周围的恶意都渐渐转向这边,他二话没说就拉着汤姆冲出了广场。这确实不是一个安全的做法,但至少不愚蠢。

  “我亲爱的民众们!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呢!”人群在镇长的吼叫中向四面八方散去,像一个个流动的监视器。

  太阳落山了,审判狂欢节马上就有了新的项目,汤姆和索亚成了新的审判对象,高效率的施劼镇镇民马上就能把他们捆起来放在审判台上了。

  明天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人期待呢。

  

  2

  施劼镇的夜晚来得总是很快。

  汤姆和索亚在夜色中四处躲藏,狼狈不堪。汤姆听闻真理老人就在启明星方向的真理殿里,只要真理老人发话,他们就能获得镇民的信任。

  索亚不是很乐观,他满面愁容,后悔不已。他总疑心这一切都是圈套,但每当他这么说,汤姆都会用夸张的语气说:“哈!你这个多疑的家伙!”

  他不想被当做多疑的人,只好不再言语什么,而是默默跟着汤姆东躲西藏。

  月光的照耀下,每栋房子里都发出黄色的光。这些光以前有多么温柔,此刻在他们俩眼中就有多么可怕。

  唯一一个没有光的窗口在吸引着两人前去。

  索亚依然犹豫,他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但他既拗不过汤姆,也没办法忍受继续待在巷子里。

  他让汤姆踩着自己的肩膀爬进了那个窗子里,然后再将自己拉了上去。阳台上没有人,但门是虚掩着的。

  索亚好像听见了一些声音,像是人被袋子裹起来发出的声音一般。汤姆将门慢慢推开,只见莹莹月光下,一个女孩挂在绳子上。

  她还在挣扎着,但力气已经快要没有了,只有白色的裙边还在抖动着求救。如果刚才索亚再犹豫一会儿,现在他们看到的就会是一具凉透了的尸体。

  他们两人赶紧将女孩放下来,女孩就像一只搁浅的鱼一般,她的嘴大力地抽动着,尽可能地攫取更多的空气。

  大概十分钟过去后,女孩才能像个正常人一般说话,她的颈部留下的伤痕提醒着大家刚才发生了什么。索亚四处观察着,然后得出了结论:她是雅戈尔的拥护者。

  汤姆也抬起头看到了房间里的装饰,确实是雅戈尔的拥护者才会用的。但他很惊讶,索亚也是,他们一直听说雅戈尔的拥护者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以至于他们从未在脑中具象化过某个拥护者的形象。

  也许大家都是这样,从没人在意那些个体真实的模样。

  所以,当他们见到面前这个年纪顶多和他们一样大的女孩居然是雅戈尔的拥护者时,他们惊讶又疑惑。

  女孩看到了他们的眼神,她早就习惯了。雅戈尔的拥护者在人们眼里就是愚蠢的怪物,她平时也会小心保护这样的身份。

  “请,滚出去。”

  女孩突然的愤怒让汤姆和索亚两人不知所措,他们被推开,但他们不敢离开。三人陷入了僵持,直到门被敲响。

  “娜塔莎,是你吗?”

  汤姆和索亚紧张起来,他们抓住女孩的手,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她。但她不为所动,依然前去开了门。

  不过,门口的中年女人并没有因为看到他们而惊讶。她只是前来询问:“孩子们,我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如果需要帮助就过来吧!”

  被叫做娜塔莎的女孩没有犹豫,直接跟着中年女人离开了。汤姆和索亚也连忙跟上,他们也不敢一直带在这里。

  中年女人把他们带到了隔壁,看来她们是邻居。房里还有一个男人在,他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对到来的几个小客人打了一个招呼。

  “娜塔莎,介绍一下你的新朋友吧!”女人引着他们坐下,然后转身去拿了一些药膏。

  “他们可不是我的朋友。”娜塔莎接过药膏,熟练地往脖子上涂抹着。

  中年女人笑眯眯地看着两人,直到他们开口。

  “晚上好,先生,女士,我叫汤姆。”

  “我叫索亚。”

  “哦,你们就是今晚被追捕的那两个小家伙,对吗?”中年女人转身去了厨房。

  汤姆和索亚的神经跟着紧张了起来,他们一开始还侥幸地认为,也许还有人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没想到,这家人明显很清楚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哦,可怜的小家伙们。别紧张,我不过是拿着面包给你们。”中年女人从厨房拿出了一些不算很新鲜的面包,还有一饼有些脏的黄油。

  不过汤姆和索亚两人都很饥饿了,只是因为长时间的紧张逃亡,所以没有人去管肚子的事。现在稍微一放松,腹部的抗议声就很有存在感了。

  “慢点吃,小可爱,我们不会把你们抓起来的,”坐在一旁的中年男人也插话道。“我们从不插手这种事。”

  两人非常感激,但因为嘴里塞满了面包,所以只能连连点头以示感谢。看到这边已经安心,两夫妇又开始关心娜塔莎。

  “你不该为那样的人去死,我不是指雅戈尔是个不好的人,但你没有必要去死。”

  “我没有为了他而死,我只是对我的未来失去了希望而已。”娜塔莎深吸一口气。“人们任性、随便、愚蠢、狡诈、肮脏,而我也最终会成为这样的人。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中年女人坐在娜塔莎的身边,握住她的手问:“那我们呢?我们也是这样的人吗?”她用眼神示意自己和丈夫。

  娜塔莎望着那双温柔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说:“是的。”

  汤姆和索亚被这个答案噎到了,这个女孩真是不讨人喜欢。看来雅戈尔的拥护者被人厌恶也许也有一定的原因。

  但两夫妇并没有生气,他们依旧笑呵呵地与三个孩子聊天。

  “你们打算去哪?”话题又转回了汤姆和索亚。

  “我们要去真理殿,真理老人一定会救我们的!”

  两夫妇不是很认同地皱了皱眉,但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低着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远离民众疯狂的生活已经消耗了他们很多,他们没有心没有力去给出更好的建议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休息好的镇民都出门来寻找该被审判的人,街上马上变得热闹起来。

  汤姆和索亚马上站了起来,他们知道这里不能再留了。男主人给他们指了一条近路,那里人少。两人从窗口慢慢爬下去,听着街道上人们怒吼,他们每一步都惊心动魄。

  娜塔莎也回到了自己黑暗的家中,继续编织着一条新绳子,这条绳子会更加牢固。

  两夫妇将等调整得更暗,让自己更没有存在感一些。男人有些不悦,道:“是你打的电话吗?他们不该这么快过来的。”

  女人将桌子收拾干净,她脸上早没了刚才的表情。这本来是两人明早的早餐,看来又要饿一顿了。

  “去真理殿,不也是一样的结果吗?”

  男人无话,将目光凝聚在那条逃亡的道路上。

  ……

  路是对的。

  汤姆和索亚在担惊受怕中狂奔到了真理殿,却发现门口早就有人看守。

  索亚觉得自己的眼眶都快要在剧烈的奔跑中裂开了,此刻他用力地揉搓着双眼,希望下一次睁眼真理殿前的人就会消失。

  汤姆则冷静很多,他看到殿的侧面有可以攀爬的一面墙,便心生一计——用声东击西的办法。

  索亚不肯殿后,所以汤姆将石头往另外一边用力一掷。门口的守卫果然往那边冲过去,这时索亚便冲上侧墙,奋力往上爬去。两人都成功爬了进去,“咚”地一声落在了水泥地板上。

  汤姆听见外面的守卫已经和镇民联系了,那正好,镇民赶来在真理老人面前,一切就可以回到起点了。

  殿里几乎没有光线,只有最中央的高台上有微弱的烛光。汤姆和索亚压抑着内心的喜悦,使劲爬上高台。

  真理老人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这是他们俩第一次见传说中的真理老人,他实在是很干瘪,都让人疑心他究竟还有没有呼吸。他的手搭在石台上,汤姆低头去看,发现上面是用指甲刻出来的——“不要作恶。”

  索亚等不及了,他连忙和真理老人讲自己的遭遇,手脚并用,就怕讲不清楚。但真理老人一动不动,汤姆也有些急了,他靠近真理老人犹如干树皮一般的脸,发现只有他覆盖着眼皮的眼球在微微颤抖。

  索亚大叫:“你快说话啊!只有你说话才能救我们!真理!你快说出来啊!”

  门口已经传来了令人恐惧的脚步声,镇民门已经到了,他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汤姆心下突然一惊,一种可怕的可能性出现在脑子里。

  他伸出颤抖的手去拉开真理老人冰凉的嘴。

  两人低头一看。

  真理老人的舌头,已经不知所踪。


  3

  施劼镇的今天又是明媚的一天,坐在光滑无比的高台上的真理老人依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而且不知为何,这高台又比昨天高了两阶。

  虽然没人知道这高台底下埋着什么,但这不重要。

  只要真理老人没有开口,那就证明今天大家依然在正确的轨道上行进着。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11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10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22:45:1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寓言故事一则,不知道该投哪个分区。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7:55 , Processed in 0.158060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