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714|回复: 35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

(81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36才气
一个妖魔鬼怪都有的世界,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以标题为开头写一个精彩的故事。

可以是和女妖、女鬼的凄美缠绵,也可以是和恶鬼凶煞的斗智斗勇,合理、精彩就好,快来发挥吧!

点评

夕阳半露西边的地平线上,马上就全部要下去。   荒郊野外的古道上,一个独自站在那里,浑身充满魅惑气息的女子挡住了刘生的路。   “姑娘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考生”刘生对着姑娘说。   “考生吗,怪不得书香气这   发表于 2019-5-12 14:30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1

帖子

921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21
发表于 2019-5-6 01:31:45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黎无忧 于 2019-5-6 01:36 编辑

《桃花谣◎上》
"去年今日此山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一去红谣传今里,红尘几许负,相思意……"缥缈的歌声在雨中绵延,三月的山野,三月的桃花菲菲。雨中朦胧,自远方而来的天光中,隐约出现一模糊身影。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天边的身影清晰,带着雨中的寒意。歌声戛然而止,婴陵抬起头,果真见到一人一身狼狈,"小生韩丞,姑娘的歌声实在美哉。"这人虽然是个苦寒的书生模样,这声音却霎是好听。婴陵看那书生韩丞一脸正经的样,不禁笑其呆傻。山间多尤物,婴陵这一笑也是美得让人恍了神。但那书生咽了咽口水,竟是一脸怯意。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君子坦荡荡,子曰……"婴陵听见他心里的声音,更是一阵失笑,转身就进了身后的破庙。呐,这人,不管多久还是老样子啊!
"姑娘,天色将黑,可否冒昧打扰,与你一同过夜,姑娘不必担忧,小生绝不是……"
"想进来就闭嘴。"婴陵美目一嗔,那书生就怂得没了声。
破庙里,婴陵靠着一堆火坐着,韩丞拎着湿哒哒的衣服缩在角落。天色已经黑透了,韩丞感觉四周越来越冷,夜里总有一双眼睛看着他似的。正在他快失去意识的时候,庙门被一脚踢开了。
一身红衣的女子踢开了破庙的门。她左手拿着一盏竹灯,右手却是提着一把明恍恍的大刀。长发高高地束起,被雨水打湿的眉眼格外明亮。韩丞觉得自己飘忽的意识在女子的出现后,变得清晰。
"小生,你娘亲托我给你捎了家书。"女子瞄了眼火边看似酣睡的婴陵,径直走向了韩丞。韩丞一脸茫然,母亲已经逝世多年,何来家书一说?
"我可是追得苦啊!"女子一声苦笑,却是爽朗的样子。她摸出怀中的信纸,在准备递给他的同时,将手中的大刀狠狠地掷向了婴陵的方向。
"跑!"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韩丞就被女子拽着,又冲进了雨中。
"跑的还真快啊"
"啧啧,可惜我这新衫又被你弄坏了。"庙中的婴陵睁开眼,脸上是一片清明。脚边的大刀,映着明晃晃的火光。婴陵掀开被划破的丝绸连缀衫,露出了自己的九条尾巴。
"十指不沾阳春水,却将长刀扛,你说你,谁稀罕什么穷酸书生啊,妖怪何苦为难妖怪呢……"
原创.上篇完
41.jpg
a14400ed3d8b24705009a10b1c87efa7.jpg
null-17d07264bc55efd8.jpg
null57d5bbe562496b6a.jpg

点评

删帖找编辑,发布30分钟内可以自己修改,超过了就只能先编辑了  发表于 2019-5-15 21:30
反射弧有点长,现在才发现怎么评论…… @大明,怎么删帖子啊(o'ω'o)?  发表于 2019-5-7 21:57
咳咳,其实本来是个完整的故事,结果开始不知道怎么操作,一不小心全删了。(*꒦ິ⌓꒦ີ)  发表于 2019-5-7 21:53

评分

参与人数 2才气 +1200 收起 理由
尤利乌斯·小暗 + 100
大明 + 50 写的挺好,不过故事没写完,有点搞不清彼此.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29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90
发表于 2019-5-4 04:27:1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
“吼~”
面对如此凶猛的老虎,书生第n次交谈失败。蹲在黑夜的山洞里,书生此刻感到如此的弱小,无助。而洞口的老虎除了时不时的瞪着书生不让他出去之外,就只是摇着尾巴打着盹。书生看着天上的月亮,只恨自己没有多学一门语言,实在不懂这位老虎大哥是要干嘛。
就在书生以为老虎大哥试图饿死自己的时候,洞外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谢谢老虎大哥,帮我看着这个书呆子”
书生看着威猛的老虎大哥,冲着面前娇小可爱的……兔子?摇了摇尾巴便走了。
书生看这个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兔子精,觉得该来的总是会来。
“把东西交出来吧”
“兔子……姑娘?确定要吗”
“废话,不然我废那么多事干嘛”
“好吧,既然姑娘执意如此,那在下也只能悉听尊便了”
兔子看着眼前的书生突然开始狂脱衣服,口中喊着“来啊,不要因为我是一顿娇花而怜惜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书生喊了一阵,只觉得周遭气温突然下降,空气都安静了不少,抬眼一看,兔子精拳头紧握,身边似乎能看到冒起来的火光。书生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少装蒜,我说的是关外举证刘丞相克扣瘟疫药材、粮食,导致万民病死的证据。”
“姑娘,在下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哪来的什么证据啊~”书生孱弱的辩解
“你以为你拿着这个进京能扳倒丞相,别做梦了”
“姑娘,在下是进京赶考的书……”
“关外百姓虽多数死于瘟疫,可现下瘟疫已经控制了,此刻再进京,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也知道你只是一个书生,你怎么和他们斗啊”,兔子精红着眼睛吼完这句话,浑身颤抖的看着书生。
……
“姑娘可知,瘟疫是怎么控住的”
“……”
“此次瘟疫来势凶猛,且从未见过,京中支援一直未到,百姓一个接一个病倒,皮肤溃烂,口舌生疮。是刘大夫,以活人为实验,尝试了数十种方式,上百种药材,才研究出控制瘟疫的药方”,书生吐了一口气,“等药方出来的时候,城中百姓剩下不到一成,其余皆死于瘟疫”
“可是……”
“没有可是,刘丞相以一己私欲贪图赈灾银两、药材,致过万百姓死于非命,若不将此事告知皇上,那数万冤魂何以安息?”,微风将书生的衣袖轻轻吹起露出了深色的伤疤,兔子精红着眼镜看着书生
“那你千辛万苦捡回来的命不要了吗”
“如果能将这一滩污水昭告天下,能还关外百姓枉死冤魂一个明白,那在下这条命不要也罢”
看着书生远走的背影,兔子精只能啜泣……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320 收起 理由
大明 + 80 我笑了,所以给你好评,哈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3

主题

18

帖子

2414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414
发表于 2019-5-2 11:54:0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哎,没想到我堂堂一介书生,进京赶考也被个女鬼追了几里路,来到了间破庙里。”
“嗯……不对,我今年二十有年还是个处男,就算死在牡丹花下也不错,话刚落下陈龙便原地坐下。”一刻钟左右,女鬼便追了上来,陈龙盯着妖娆女鬼眼冒绿光,女鬼看着陈龙这模样感到浑身发冷。
陈龙看见女鬼便整个人扑了上去不一会一道道伸呤声传遍整个破庙。

点评

我能说开头有一半被我删了吗  发表于 2019-5-11 01:03
构思巧妙,可惜文采不足,开头书生的语言不符人物特征,转折太快不够流畅自然,所以不给赞……  发表于 2019-5-4 15:48
emm……神转折  发表于 2019-5-4 11:12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11

帖子

1403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403
发表于 2019-5-2 01:22:3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一个文质彬彬,寒窗苦读,就待一朝入仕报效朝廷的书生。
书生不勤四体,不识五谷,不通六欲,甚至,不知疾苦。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得圣贤书。
我知道,除去我这一身书卷,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但是,我也知道,只有我努力,一旦高中,一旦是个清官,便是百姓的福祉,是天下的大幸。
所以,我日夜学习,绝不停下寒窗脚步。
如今,便是我一展宏图的时刻,成而为王,败而为寇……
我这般和她说道的时候,她盈盈浅笑,说道她早已脱离世俗轮回,天下人之道她不同,但是觉得我十分坚定,一定会实现理想的。
我看着她的脸,第一次觉得也许不入仕也挺好,就这么陪着她风花雪月,就这么陪着她游山逛水。
我之所以不断说着自己要当官,也许,就是因为自己早已被美色耽误,早已忘记心中抱负。
真可笑,十几年的梦想,在她面前,突然变得渺小。
她说她在此等一个人,一个百年前和她约好要续前缘的人。她说那也是一名书生,一名势要清官天下,一心为民请命的好人。
她说那个书生意气风发,志愿远大。
她说她和那个书生也是在一个风雪天相识,书生当时也是要去赶考。
她说她和书生相守3年,书生因得罪奸相而亡……
我希望那个书生是我,可并不是,我迟了那个书生百余年,也没有那个书生那么坚定的意念,我很轻易地动摇了自己的信念。
我真的希望我便是他的后世,偿还他留下的情事,一世陪她逍遥。
可我不是。
她悠悠望天,说她找了百来世,希望能再见到他一年,漫长的百世,我不知道她怎么等过去的,也不知道她还要等多久。
我曾暗示她我也喜欢她。她呵呵笑得十分高兴的样子,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值得。”
我陪在她身边三天,第三天,她留下一封书信,让我离开。
我也知道,我必须要走了,科举要赶不上了。
我背起行囊,将她的书信收好。对着破庙深深一鞠躬,此后山水相逢,愿君心想事成。
至少我许这个愿的时候是真心的。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还未离开,便有人来了,她等的人来了,羽扇纶巾,一表人才。
如果不是他一身道袍,也许,这便是一个佳话。
可也许太奢求,一切不过是她的痴心妄想,怎么能期待一个人的转世依旧长情呢?有的人,一生都不会长情,更何况来生。
她倒在我怀里的时候又笑了,她对着他说:“我终于,可以不用等你了。”
百年寂寞,她终于解脱了,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也许她不愿意生生世世在痛失所爱,等候爱人回来的轮回。
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抱着她痛苦出声。

点评

我比较期待能写出一个新颖有趣的精怪。爱情故事看腻了,所以只打赏,不点赞  发表于 2019-5-2 01:42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40 收起 理由
大明 + 10 写的很好,可惜这个故事也不是我想要的.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39

帖子

184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40
QQ
发表于 2019-5-2 23:37:0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考生,小兄弟,你没事吧?”今天,是我进京赶考的日子,寒窗苦读十二载,这一天,总算来了。
  “哦,我没事,只是,有些饿了,你……方便把你的干粮分我点吗?”这是个半大的少年,站起来勉强到我腰间。他的眼睛,闪着不一样的光,那光,给我一种怪异的感觉。我把粮袋从腰间取下,倒出三分之一的干粮。这一年,是天灾,三个多月滴雨未下,土地全都咧开了嘴巴,很多地方寸草不生。
  “你把这些拿去吃吧,应该够你吃几天了。”他看着我,仿佛要记住我的样子。我继续往前走着,他与我相伴而行。
  “小兄弟,你跟着我干嘛?”
  “我,我……我没地方去了。”
  “你父母呢?”
  “我父母,我父母全都去世了,这场大旱,绝了我们一家的路。”
  “那你这么跟着我也不是办法啊。”他没有说话,像刚才那样看着我,怪异的眼神,不像是人的神情。他又跟着我走了一段,我在回头时,已然找不到他的身影。
  “来者何人?为何身上带有妖气?莫不是与妖串通的人界奸细?”树丛中突然跳出了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编起来挂在下巴上,前额光秃秃的,是个败顶的人,可一双眼睛,闪着凶狠的白光,让人肉皮发麻。
  “怕是天师误会了,晚辈只是上京赶考而已,这近百年来,全仰仗在座诸位,太平盛世,并不曾遇见什么妖怪,又何来与妖串通一说?”
  “哼,油嘴滑舌,你身上妖气甚重。”
  “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带走。”
  他们推搡着我,跪在秃顶老头面前。者进京的日子已迫在眉睫,有哪有时间和他们消耗?
  “还请天师行个方便,放了小生,若小生有幸金榜题名,定不会忘记天师大恩大德。”
  “好说好说……看你这穷书生,身上除了妖气,什么都没有,我倒要看看,这跟着你的,是何方妖孽。”
  他身上的铜钱疯狂的摇摆起来,我看见刚刚那个小兄弟躺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
  “小兄弟,你……”
  “对不住啊书生,骗了你,就是这老道,杀了我父母。我躲了他那么久,却还是难逃一死,这大概就是命吧……”他眼中的光渐渐消失,眼球充血变红,脸上的青筋不安分的动着。
  “书生,你的干粮,我怕是用不着了,自己留着吧。”我接过他扔过来的干粮,看着它的身体一点点变大一点点膨胀。秃顶老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只剩下满脸的惊愕。
  “书生,谢谢你……”一道白光闪过,血肉横飞,这只小鳄鱼,用同归于尽的方法,复了仇。恰逢一场大雨,洗涤了血腥,可人与妖这几千年来的仇恨,又何时才能被洗涤干净?这本不是我该想的问题。
   雨不一会儿就停了,仿佛只是为了洗去这血腥一般。我埋葬了小鳄鱼的尸体,继续向着京城走去。

点评

建议把书生与老道碰到的部分提到开头,感觉这样开头会好一点,文笔有待提升,构思不错,主题不太明确(个人感觉…)  发表于 2019-5-4 12:05
错别字啊……其他还行吧,但还是那句话,你矛盾出来的太晚了,开头没有期待感  发表于 2019-5-4 11:42
不是爱情,甚至都不是感情。  发表于 2019-5-2 23:48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1

帖子

131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1
发表于 2019-5-15 22:09:5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蜉蝣,日出而生,日落而死。书生,吾可能与你再见明日的太阳?小桥边,这里是一片湖泊。进京赶考的书生匆匆忙忙的路过。
   “公子请留步。”含笑殷殷的少女身披斗篷,立在水边。
“公子生的真是好看,不知匆匆忙忙要到何处去?”
“你一个姑娘家的,怎么可将这等轻浮之语挂在嘴边?”书生惊的直向后退。甚至连书箱也掉在了地上。
    “哈哈哈,”女子笑的之花乱颤。飞升到了湖面上。点在一朵莲花上。
    “你是妖啊。”书生起先十分害怕,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妖,是什么?”女子奇怪的问着他。然后拉着她来到了城里。
       城内,女子终于放开了拉着书生的袖子,跑到了卖糖葫芦的地方。回头冲着小书生喊到。
      “小书生快来啊,这个红红的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啊。”
      “姑娘等等,小生还要进京赶考呐。”小书生一脸忧愁的对着女子说。夫子对他说,要想出人头地,就要考上状元。这时候正是科举。
     “你急什么?先陪我玩。我可是你说的妖哦!”女子穿着浅绿色的襦裙。披在白色的斗篷,衬的她十分可爱。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这一天,他们将所有东西玩了一边,吃了整条街。
    夜晚,女子还是纠缠着小书生。让他给自己讲故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全程听着小书生讲故事的少女说了一句话。
    “我想,和你一起看一次日出啊。只可惜…………”女子的话没有说完。
     在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刻,自己慢慢的化成星星点点消失殆尽。
     这时候困得发盹的小书生睁眼看见了女子化为星点的身子。“小书生,记着,我叫青筠。”
      小书生不知道怎么了,他觉得自己心中难受的不行。伸出手去抓那些星点,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抓不到……………………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13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36
发表于 2019-5-16 13:12:28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去经年》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哎呀!”傧相话还未喊完就突感大风刮来,尘土迷了他的眼。
    妖风大作,红帐被吹的挂上了房梁顶上,新娘的红盖头也被吹开,露出新娘的惊慌的容颜。
    新郎眉头一皱,心里不好的预感蔓延开来。他盯向一个位置。
    约莫两秒的样子,位置凭空出现一人影,仔细看来是一绝美女子。
    宾客可不管美不美,只晓得凭空出现的一定是妖怪,顿时惊慌失措,喊着妖怪等话语磕磕碰碰的挤了出去。
    女子一袭白裙,身材姣好,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情感流露出来。
    室内的人除了女子和一对新人,都跑的差不多了。
    “殷郎。”新娘害怕的抓住新郎的手,弱弱的喊着他。
   “不怕,我在呢。”殷郎把身边的女孩拥入怀里
    这一举动,刺红了白衣女子的脸。
   她勾唇冷笑,“大婚之日,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新婚之礼我都未来得及准备。”
     殷郎眉头皱起,看向眼前的女子,实在想不起自己何时认识了这么一个貌美之人。
     “姑娘,我们素未谋面何来告知你婚事一说?”
     白衣女子自嘲的笑了笑,上前一步,伸手,掌心摊开,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白兔玉簪。
     殷郎只觉得此物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何地见。
    白衣女子看着手里的玉簪,似自言自语,轻声道,“那一世,我初入凡间,在树林捕食,遇上一俊俏书生,他呵斥我为何杀生,呵,明明那时已知晓我的身份,却还在关心我手里的野味,是不是很傻,被我抓走,却还说着让他进京赶考完在吃他。”女子陷入回忆,只觉得这个人是真的可爱极了。
     殷郎脸色变了变,他似乎听过这个故事。
    女子继续,“我又怎么会真的吃他,一个会脸红,敢训斥我的人,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这个玉簪,就是他进京前赠与我。”
    那年,两个人明明两情相悦,却因为仕途使对方分开,再聚时,书生已成一抔黄土,只因他被逼娶亲上位官职。
     他傻的只留下一句话给她,“我不愿娶她一是不想靠这个得到官职,二是与你已经说好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不能辜负你。”
   树林初见,少年涨红了脸骂她流氓,离别时羞涩一吻,一瞬间变成过往。
   女子讲完,手里的玉簪已经幻化为一根满是鲜血的弓箭。
    殷郎头痛欲裂,却依旧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些东西,听过这些故事。
    女子继续开口。
“我寻他转世百来年,他已经变成了战无不胜的大将军,外出野猎,不慎射伤了我,对我百般照顾,他杀敌,我顾家,本是令人羡慕不已的一对,却被小人得知我身份,告知皇帝,皇帝派出几千精兵就为对付我一人,甚至逼迫他休妻。”
  “他本是心有动摇,我也有意让他杀了我,我不能因为我而毁了他,可是……兵临城下,几千精兵包围了将军府,我一人之力其实可以抵抗那些人的攻击的,但是我不想,那样只会害了他,但是那个傻子……”
  女子开始抽泣了起来,“我被捆上邢台的,执行万箭穿身之苦时,那个傻子……挡了过来……”
  一行清泪,就那么落下,刺痛了殷郎的眼,脑海里猛的闯进一副画面。
  “对不起,我想起来了……你别哭……前世……我还未来得及娶你……这一生……足矣……”男子一身战袍被万箭刺穿,明明是最好的,最坚硬的盔甲,此刻却疲惫不堪,鲜血渗入。
  他走之前的这句话她一直念念不忘,她不许,她就想和他好好的在一起,怎么可以这么困难呢?
  “我再去阴曹地府,去苦苦哀求阎王爷告知我他下一世去哪了,阎王爷却说,他为人次数已尽,转过十次牲畜方可为人,我守着他从蚂蚁到大象,好不容易,他再次为人,我用计故意将他推下水,再我救他,本想按他性情定会以身相许,呵,没错是没错,娶的却不是我。”
  殷郎瞳孔放大,不可思议的看向女子,“是你,救了我?”
  “不然?”女子反问。
  “但我身边这位……”
  “如果你还不知为何,那你娶她我也毫无怨言。”
  殷郎简直要疯了,他一直以为救他的是他即将要娶的这位女子,却不曾料想。
  “姐姐……对不起……我……”
  新娘终于是开口,她看着女子胆怯道。
  女子抹去眼角的泪,朝她冷笑,“你可还是记得我这个姐姐,抢我的男人,对我狠下杀手,以为我不会过来干扰你们成亲?你可真是大错特错啊。”
  话毕,顿时狂风大作,殷郎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他跑出去寻了一时,但是未找到人,头痛欲裂,前几世的记忆争先恐后的涌入脑海中。
  等他好不容易想起来一切时,他却再也没有看见白衣女子了。
  直到几日后,有消息传出,官府那边要处置一个妖女,人们争先恐后的去看。
  他有不好的预感,也去瞧了。
  那人貌美如她的女子啊,一袭白衣被鲜血浸染,头发凌乱至极,被粗长的麻绳捆绑在高处,底下是一大堆干柴。
  女子嘴角淤青。
  那日,她和那个女人打斗,本来就身受重伤结果还被暗算,昔日情同姐妹的人不仅抢了她的男人,还对她狠下杀手,扔进官府,要让殷郎瞧见她这狼狈模样。
  真真是小孩子做派。
  她苦笑。
  她这一世算是就这样了吧,太累了……太累了……
  闭上眼睛,清泪滑落。
  耳边是百姓撕心裂肺的喊叫。
  “杀了她!”
  “杀了这个妖女!”
  执行的官员一声令下,烈火顿时烧起,红了半边天。
  “不要!”
  殷郎冲了上去,扑进了火中,抱住了已决心求死的女子。
  “殷郎……”
  女子不敢相信,“你是傻子吗?你过来干嘛啊!你给我出去!”
  女子试图推开他,却因为被捆绑着无法动弹。
  “不……对不起,我都想起来……你不是可以救你自己的嘛,你用法术啊!你快点!我不许你死的!”
  他哭了,哭的很难看。
  “傻子……我法力已经没了,在你这一世为人的时候,就已经和阎王爷交易了八成了……”
  火势越来越大,脸上的眼泪已经分不清楚的被熏的还是如何了。
  “那我陪你一起。”
  “我好不容易让你在活一世啊,我亏欠你的太多了。”两世两条人命,皆是她心爱之人。
  “没事的,别哭,我们可以去阴曹地府继续在一起啊,对不对,死皮赖脸的让阎王爷收留我们。”他在她眼睛上亲了一口。
  “笨蛋……好……”
  ……………………
  你问后来啊,听说,后来人们看见了男子骑着一条白蛇,飞往了云霄。
  在空中化为了烟火散落了人间。
  
  
  ps:我这是写的啥玩意啊我的天,果然短篇是我的弱点,惨不忍睹。
  
  
  

点评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发表于 2019-5-16 14:32
写的不错的,但是故事太简单了……好多同类的故事啊……  发表于 2019-5-16 13:52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4

主题

39

帖子

184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1840
QQ
发表于 2019-5-4 22:37:32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期待感,错别字,矛盾,文笔,主题……我问题好多……

点评

期待感一般是有矛盾引起的,所以算一个问题。其他问题都是小问题,文笔基础还是有的,缺的只是技巧和刻意吸引读者的意识  发表于 2019-5-5 00:55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2

帖子

290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90
发表于 2019-5-4 04:27:1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
“吼~”
面对如此凶猛的老虎,书生第n次交谈失败。蹲在黑夜的山洞里,书生此刻感到如此的弱小,无助。而洞口的老虎除了时不时的瞪着书生不让他出去之外,就只是摇着尾巴打着盹。书生看着天上的月亮,只恨自己没有多学一门语言,实在不懂这位老虎大哥是要干嘛。
就在书生以为老虎大哥试图饿死自己的时候,洞外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谢谢老虎大哥,帮我看着这个书呆子”
书生看着威猛的老虎大哥,冲着面前娇小可爱的……兔子?摇了摇尾巴便走了。
书生看这个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的兔子精,觉得该来的总是会来。
“把东西交出来吧”
“兔子……姑娘?确定要吗”
“废话,不然我废那么多事干嘛”
“好吧,既然姑娘执意如此,那在下也只能悉听尊便了”
兔子看着眼前的书生突然开始狂脱衣服,口中喊着“来啊,不要因为我是一顿娇花而怜惜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
书生喊了一阵,只觉得周遭气温突然下降,空气都安静了不少,抬眼一看,兔子精拳头紧握,身边似乎能看到冒起来的火光。书生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少装蒜,我说的是关外举证刘丞相克扣瘟疫药材、粮食,导致万民病死的证据。”
“姑娘,在下是进京赶考的书生,哪来的什么证据啊~”书生孱弱的辩解
“你以为你拿着这个进京能扳倒丞相,别做梦了”
“姑娘,在下是进京赶考的书……”
“关外百姓虽多数死于瘟疫,可现下瘟疫已经控制了,此刻再进京,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也知道你只是一个书生,你怎么和他们斗啊”,兔子精红着眼睛吼完这句话,浑身颤抖的看着书生。
……
“姑娘可知,瘟疫是怎么控住的”
“……”
“此次瘟疫来势凶猛,且从未见过,京中支援一直未到,百姓一个接一个病倒,皮肤溃烂,口舌生疮。是刘大夫,以活人为实验,尝试了数十种方式,上百种药材,才研究出控制瘟疫的药方”,书生吐了一口气,“等药方出来的时候,城中百姓剩下不到一成,其余皆死于瘟疫”
“可是……”
“没有可是,刘丞相以一己私欲贪图赈灾银两、药材,致过万百姓死于非命,若不将此事告知皇上,那数万冤魂何以安息?”,微风将书生的衣袖轻轻吹起露出了深色的伤疤,兔子精红着眼镜看着书生
“那你千辛万苦捡回来的命不要了吗”
“如果能将这一滩污水昭告天下,能还关外百姓枉死冤魂一个明白,那在下这条命不要也罢”
看着书生远走的背影,兔子精只能啜泣……

点评

你发重复了,大佬……  发表于 2019-5-4 11:47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2

帖子

297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97
发表于 2019-5-5 16:50:5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远处的天空渐渐泛起了灰色的云彩,看这样子,不出意外,一场大雨马上就要到来。
  不巧的是,天色也慢慢暗淡下来。
  “真倒霉!”远处,一个书生看着有些昏暗的天空嘴中在嘀咕。
  “钱才刚被偷,这就要下雨,这不是存心要玩我吗?”书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之后,又继续赶路,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嗯?!”书生看着眼前的一座破庙有些意外。
  “有间破庙!”书生看了一眼破庙门前的牌子读了出来,“还真是一间破庙,估计就是因为这里的方丈起来这个名字你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书生叹息了一声,似乎是在位这座寺庙感到可惜。
  “小伙子,话可不能乱说!”
  就在书生感叹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书生的耳边。
  “谁!?”书生吓得头皮发麻,“是人是鬼?!”
  “你猜猜?”那苍老的声音诡异一笑,带着微弱的烛光出现在书生的面前。
  老人慢慢靠进书生,书生仔细的盯着老人看了一会儿,放下了一口气,“是人啊!”
  “老先生,不好意思,今日天气不好,小生怕是要在这里打扰一宿了。”
  “没关系,小伙子,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俊俏小生。”老人嘿嘿嘿的笑着,让书生从心里发麻。
  看着老人的样子,书生实在是没有信心跟这样一位老人一起待下去了。
  “老人家,不好意思,小生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辞了。”书生说着,转身就要逃走,尽管这时天空之中已然下起了濛濛的细雨。
  就在书生转头要走的时候,破庙的大门却突然之间关上了,“小伙子,来都来了,最起码给老人家我留下点东西再走啊!”
  老人说着,从身后慢慢的抽出了一把刀。
  轰隆隆,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劈过,映出了老人的相貌,以及刀身上斑斑的血迹。
  这时候,书生在身上摸索着什么,老人拿着刀一步一步的接近着书生,这时候,书生似乎是找到了什么东西,拼命的超老人扔过去。
  “啪!”老人接着了书生扔过去的东西,就在老人打量手中东西的时候,书生把门打开了,转身就逃,没有回头。
  这时候,又是一道闪电加惊雷,老人这才看清了手中的东西,吵着那逃跑了书生大声喊道,“小伙子,你的益达!”
  书生头也没回,直接喊到,“不,那是你的益达!”
  “这孩子……”老人看着书生离去的背影,满心都是欣慰,打开益达,拿出两粒放在嘴里。
  “益达,关爱牙齿,更关……”老人说着,随后脸色一变,“这,益达有毒……”
  随后,老人就倒在了地上,不过瞬间,就气绝而亡。
  门外,刚刚跑出去的书生又回到了破庙之中,跪在了老人面前,“爷爷,这么些年了,你也应该放下了,自从奶奶走了之后,你就变了。我会好好继承您的遗志,把有间破庙好好打点起来。”
  书生说完,给躺在地上的老人磕了三个响头。
  若干年后,有间破庙的名声,响遍了整个大江南北。

点评

好有趣,不过我怎么有点看不懂呢  发表于 2019-5-5 23:39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6

帖子

3211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3211
发表于 2019-5-4 22:06:3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山政 于 2019-5-4 22:10 编辑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

面对眼前这年轻人,穷得衣服也破了,头发发出一阵酸气,客栈的掌柜眉头紧皱,这人竟敢来投宿。

「有钱吗?」老板问。

「没钱。」书生老实说。

「那你滚!」掌柜随手拿了柜枱旁的木棒,应手就揍书生要把他赶出去。

本想这书生一身寒酸,想必又是一个寒窗十年不得要领的软弱小伙子。不料掌柜话音刚落,手中木棍被书生一掌推开,对方臂肘随即直架脖子之上,直教掌柜防不胜防。

「我本想安生借个柴房睡上一宵,在马厩歇息也罢,没想掌柜一听我没钱在身,便出手伤人。」

书生收起架式,心想这掌柜也是个也是个心胸狭窄之人,便不和他一般见识,回头便走。但在店家出手,难免招致麻烦,门外两名护院大汉一拥而上,杀气冲冲,看似势不可挡。

却见书生处之泰然,一手抓起客栈掌柜头发拍在柜台之上,随手从桌面拿起手笔,直架掌柜鼻孔。

护院见状,也就停下脚步,不好动手。

「我欲留宿,贵店赶我;我欲离去,贵店阻我。这算啥门子道理?」

「卑鄙书生,先把人放了再说!」那护院大喝。

「若无人质,你必揍我,不放。」

正当僵局当中,酒肆间一贵人把一切看在眼内,便命家仆上前劝解,必伤和气。家仆步入双方之间,面无惧色,徐徐慢说。

「我家老爷不愿观看你们打架,请你们消停消停。这小英雄身手不凡,老爷想请你喝上一杯,请吧。」

「这店家看我寒酸,就把我拒之门外,现在让我上座,不怕玷污了座位?」

「不怕,不怕。」掌柜一脸贪生怕死之相,急忙摇尾乞怜:「官人邀约,便是贵客,原谅小的吧!」

书生松开手脚,转身向那官人拱手作揖。官人身穿一身鸭绿长衫,看脸也曾是风霜之士,见他台上就白肉一碟,白酒一瓶,与家臣各饮一杯,似是个无架子之人。

官人向店小二招手示意,多拿一斤白酒,一枚小杯,为书生置好席位。书生悠然而坐,杀气顿化虚无,瞬间判若两人。

「如今世道,唯利是图,人心不古。小兄弟,看你一身本领,但你身无分文招人鄙视。这,让人心伤。」

官人先敬一杯,一饮而空。

「世人说,修桥补路不留骸,杀人放火金腰带,看先生风度,这俗话该是说得不对。」

说罢,书生也是敬了一杯,一滴不漏。

酒杯已空,家仆随即将其满上,不容老爷雅兴受阻。

「小兄弟,刚听到你要上京赴考,想必是有一腔热血,想要报考国家。不过,我怕你考不上。」

「此话怎讲,请先生赐教。」

「官场黑暗,官员都是见钱眼开,买官买榜屡见不鲜。兄弟你先别说买通官路,怕是生活花费也难以维持。考得再好,也是徒然。」

「那么,先生高见?」

「当官还有一途,凭人推荐。但兄弟,我怕,你也没此人脉。」

书生一脸茫然,暗暗苦笑,遂夺酒埕,半斤白酒一饮而空。官人所言虽不中听,然句句属实,字字锥心。

「先生,华夏中原,何以至此?因为,礼教纷乱,道德沦丧!哀哉!」

官人轻轻一笑,执著夹起一肉,嚼之有味。

「兄弟,我给你一个机会。我给你出一题,不用八股,不用备笔,只管言你心中所想。我若是满意,我亲自给你荐官。若我觉得,你胸无笔墨,凭你身手,介绍到军中,未尝不可。你看意下如何?」

「晚辈愿先生一试。」书生恭手揖身,答应官人。

「戎狄佔我山河,都城已亡,敢问该迁都何方?」

书生想了一遍,先生此问,看似兵法之争,实乃妙思奇想。普通人定必困思,然,书生已胸有成竹。

「戎狄从北而来,都城一陷,京师势必南移。迁都何处,一要商贾集中,二要易守难攻,三要漕运八达。这么一说,吴地最佳。」

听罢,官人会心点头,心想此书生乃可造之材。

「定都吴京,妙哉妙哉。但定都之后,国策为何?」

「鞑虏破都,民必恨之入骨,国策当以驱除鞑虏为先,以新政去冗官,振臂一挥,反攻而胜。此国策可以八字言之。」

在旁听着的家仆按捺不住,也插话一句:「哪八个字?」

书生再干一杯,提起中气,高呼八字。

「犯我中华,虽远必诛!」

官人一听,心中底气十足,遂再敬书生一杯,虽未闻其名,心中已在盘算该当荐人到何官职。

书生何人,官人何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9

帖子

96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9-5-5 10:31:5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我是进京赶考的书生。”
门外,暴雨如泼,闪电惊闪,雷霆炸裂。
书生收了伞,带着浑身寒意,走进破庙。
破庙内,一位蓄着胡子中年男子推推柴火,火堆发出融融暖意。
男人不拒也不迎。
书生竟直坐下,从箱中拿出一本书,静静观看。
蓦然,男人惊恐地低低说道。
“它,它来了。”
火堆刹那熄灭。男人惊恐地瘫坐在地上。
狂风肆虐,撞开庙门,漆黑一片。
闪电一闪,一个影子直奔男人而去,男人惊恐地用手臂挡着。
书生眉头微皱,拔出随身的破魔剑挡在男人身前。
这是妖物!
影子翻身落在地上。
周围响起女人的笑声,还有铃铛的声音。
电光火石之间,书生已和妖物过招。
妖物身法凌厉,书生不敌,左臂留下深深抓痕。
书生一记符纸,暂造结界。
“妖不会主动袭击人,如果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发生过什么”
“是,是月,是她,一定是她”
男人少年时风流,在乡下和月一见钟情,男人让月等他回去告知父母来提亲,父母不允许他娶乡下女子,月得知真相,悲伤投河,灵魂缠着他。
“便以此理,开启破魔域!”
破魔剑没有反应。
结界被妖物撞碎,书生吐血飞了出去。张狂而讥讽的笑声回荡在破庙。
景色一变。
漫天飞雪飘洒,红梅吐蕊娇艳。
女子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含笑抚过花蕊。
男人骑在马上,心下贪婪,掠走了女子。
“放我走,求你。”
狠狠的一巴掌,女子倒地。衣服被撕扯。
女子斜过头,望着窗外飞雪。
被囚屋内,一只猫闯进了视线。
女子把所有食物给了猫,自己一日一日瘦弱下去。
“吃吧,要出去,要自由,快,走。”
女子倒下,眼神涣散,看着窗外天空。
门被打开,男人看着尸体狂笑,一脚又一脚踩下。
尸体被投入井中镇封。永世不得超生。
真相已知,破魔域可开启。
妖物也露出真容……一只可爱的小猫。
书生持剑,最终放下,转身走向门口。
身后,男人的痛苦的嘶叫响起。
雨小了。淅淅沥沥。身影渐淡,书生远去。
你所做的一切,皆有代价。

点评

构思不错,不过“破魔剑”第一次出现时,不建议直接指出,如果是写“破剑”或者“剑”更合适,因为你这是在以第三方的视角记录,不能用眼睛看出来的东西你直接写出来,就成了作者视角,出戏。他掏出一把九环大刀,可   发表于 2019-5-5 10:56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7:36 , Processed in 0.432722 second(s), 19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