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08|回复: 0

愿有岁月可回首

(4926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2

3

主题

16

帖子

234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40

宋离的回忆里,珍藏着一道白月光。每每想起,就好像烙在心口的一颗朱砂痣,年岁愈久,愈见鲜艳。
八岁那年的深秋,梧桐的叶子将路面厚厚的覆盖,林洺就这样走进宋离的风景里。小小少年,背着青色的手工缝制书包,不苟言笑的搬进了宋离家隔壁的院子。
这是一个年久不失古朴的房子,闲置许久估计是卖出去了。和林洺一起来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子,穿着天青色的旗袍,挽着简单的发髻,婉约的好像一副画。她对着在路边玩耍的宋离温柔一笑,宋离觉得这样的笑容里好似有棉花糖,让人心里没来由的一暖。
隔壁的房子被修葺了一番,古香古色的感觉更加浓郁。宋离家和他们家隔着一睹青色的石墙,女子过来同宋离父母商量了一番,做了一个镂空的青花瓷瓶式样的门。母亲似乎和女子一见如故,宋离奇怪的问妈妈,为什么打通了院墙就算了,还不上锁。
从妈妈口里宋离渐渐得知,女子是妈妈远方姑母的侄女。因家里出了些变故,只身带着独子来这里定居。宋离对这对母子又亲近了几分,虽然她不大懂这是一种怎样的亲戚关系,可能人天生就对温柔有一种向往。母亲也对宋离说,没事可以过去找林洺玩,好像林洺要在这里上学了。两家商量了一下,林洺要去的学校正是宋离现在读的学校。
风和日丽的日子,宋离在外面玩了满手的泥,回来收拾干净吃了午饭就去隔壁找林洺玩。这还是第一次她一个人进来,前几次都是跟在妈妈后面瞄上几眼。院中石几上放着茶盏,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走着略有些咯脚。
宋离穿着红花蓝底的布鞋蹦蹦跳跳,几下子就到了廊檐下。烟青色的纱帘撩开就看见林洺的母亲躺在软塌上休息,旁边梨木茶几上放着一个镂空雕花的香炉,淡淡的香气飘在空气中,闻着很是舒服。
宋离准备返身回去,女子已经笑着睁开眼睛:“丫头,林洺在隔壁房间,去玩吧。不用拘束,在这跟在你家一样。”宋离甜甜一笑:“谢谢林阿姨。”女子随手拿了本书边翻边笑道:“我姓穆,以后喊我穆姨吧。我同你母亲小时候在一处呆过一段时间,后面一直书信来往,彼此算是知交,不然我也不会来此定居。”宋离觉得穆姨不光人好看,连声音都带着香味,像她常吃的桂花酥。
挑开门帘,穿过山水画的屏风。宋离就看见林洺穿着古朴的长衫,只袖口处绣了几枝竹叶,正在书桌旁练字。握笔的手因为衣袖卷起,露出清瘦的手腕。稚嫩的脸上容貌清俊,眉梢眼角有几分穆姨的神韵。林洺此刻眼神专注的盯着纸面的样子,从宋离的角度看过去,睫毛浓密且长。
宋离不说话,一边转着手里的发梢,一边看着林洺。大约是一副字写完了,林洺才抬头看了过来:“有事吗?”宋离走近几步:“没事不能来吗?穆姨准了的。”林洺不说话,收了纸笔,在架子上寻了本书看起来。宋离自顾寻了把太师椅,坐了上去,悬着脚,有一下没一下的踢踏着。
林洺大约是一个人呆惯了,宋离发出的声响不大却已经让他皱起了眉头。在他说话之前,宋离已经开口:“下周你就要去上学了,作为插班生,我得照顾照顾你。”林洺有些无奈的看着自来熟的宋离:“首先,我比你大。我不会是你们班的插班生,你那个学校我顶多呆完一年就毕业了。”
宋离迅速的从椅子上蹦了下来,一把蹿到林洺旁边。林洺正要往旁边让,就被宋离扯住了袖子:“别动,站好。”不比不知道,宋离很是无语,林洺还真比她高了半个头。林洺甩了甩手:“幼稚,而且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保持点距离。”
宋离平时跟男孩子疯玩也没见妈妈说什么,林洺和穆姨除了打扮古朴了一些,好歹这也是新世纪了,怎么林洺从思想都像个古人。宋离故意往前再走了些,林洺已经几步走到桌子另外一边去了。
宋离不由失笑:“你也在这房子里窝了半天了,要不要跟我们打弹珠去?”林洺想也不想就摇头:“我要看书,你在这很是影响我,你玩你的去吧。”
宋离一脸失落的走了出来,新来的小哥哥很好看,可是人家完全跟自己不在一个频道上。穆姨此时正在勾毛衣,小孩子的心思都写在脸上,看着宋离她就知道自己儿子估计又没跟人好好玩。
穆姨拉着宋离的小手笑道:“不要不开心了,以后常来玩。林洺性子闷,加上长期一个人独处,难免孤僻。他有什么心事也不跟我说,你们年龄相差不大,总是能玩到一处去的。”宋离像是得了莫大的鼓励,那一点点的挫败感顿时被勇气取代。
一个星期的时间说短也不短,因为就这一个星期宋离和林洺的关系就达到了质的飞跃。在宋离打翻了林洺的墨水,毁了他刚练好的字时,林洺终于爆发,直接提着宋离的衣领将她赶出书房。
宋离一天来三回,林洺想避也避不开。这日天才黑,宋离早早洗漱了跑过来找林洺说明天上街的事。结果过来的时候整个院子静悄悄的,穆姨一向睡的早。此时唯有偏房的灯还亮着,宋离走过去推门推不开,就听见林洺在里面问:“谁?”
宋离大声告知是自己的时候,林洺语气相当急促:“都这个点了,你来干嘛,你快走!”宋离没理会他,眼见门打不开,她一把就推开了窗户。只听见一声水响,林洺整个人就差没钻水底下去了。
宋离也惊呆了,林洺洗澡居然都是泡在木桶里的。此刻缭绕的水气,在灯光的映衬下,林洺双颊红红的,莹白的皮肤煞是好看。林洺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只露出脖子以上的位置怒瞪着宋离:“你一个女孩子知不知羞,你给我转过去,把窗户关好!”
宋离正准备关窗户,突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又把关了一半的窗户推开:“我又不是来看你洗澡的,我是约你明天上街玩去的,去不去?”上街这事母亲有说过,林洺此刻只想宋离快点走,赶紧答应了,宋离这才关上窗。
第二日再见宋离的时候林洺总是觉得不自在,宋离倒是没什么,她只是觉得林洺长的比她之前的玩伴都好看些。母亲带着宋离,穆姨带着林洺,一起上街去了。
穆姨给林洺买了两身棉麻质地的衣服,林洺自己也很喜欢这样的风格。后来路过一家书店,林洺要去买书。宋离则拉着母亲进了旁边一个文具店,逛了半天,宋离最后相中了一支钢笔。青蓝色的笔身,上面淡淡的竹叶纹路。
林洺上学的那天早上,宋离早早等在了门口。二话不说就往林洺手里塞了个东西,林洺低头一看,丝绒的盒子包装精致。还没问什么宋离已经跑远,边跑还边招手道:“再不快点,你该找不到路了。”
这是林洺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的,一个来自孩子的礼物,看着手心里的钢笔,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从小到大林洺几乎没有朋友,母亲不喜与人来往,他自己性子也很难跟这些孩子玩到一块去。宋离是第一个不怵他的,也不对他感到无趣和厌烦,相反这小丫头似乎对他兴趣颇大。
林洺忘记自己也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只想着不能白要了小丫头的东西。林洺盘算着送点什么回礼,那些女孩子喜欢的花花绿绿他是没有。最终林洺回赠了一套字帖,宋离看着手里的字帖不由想起了上课时老师的碎碎念,虽然不合胃口,但介于是林洺送的,她还是好好放置了起来。
每日宋离都等林洺一起上学,放学的时候宋离也总是等在校门口。天气越来越冷,林洺看见宋离冻的通红的小手,心里过意不去,不止一次跟宋离说不要等他。宋离不听,林洺只好每天尽量快一点抢先去等着宋离,这样宋离就不用在寒风里站着。其实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宋离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冷,回家不算长的一段路总是走的很快,都来不及说更多的话。
周末是宋离最快乐的时光,她总是把作业拿过去跟林洺一起写。不懂的林洺就耐心的教,做完了宋离就缠着林洺玩。屋外很冷,林洺被缠的没有办法,最终还是给宋离堆了一个小雪人。雪停了,雪人慢慢开始融化,宋离却总是记得雪人用胡萝卜做的鼻子。
好不容易熬到放寒假了,才下完雪的院子白白一片。宋离也不管那么多,就和小伙伴们踢毽子,也不知道是谁用力过猛,毽子飞到了一旁的树上。宋离自告奋勇的爬上去拿,这是一棵枇杷树,枝桠延伸到宋离家和林洺家的那堵墙上。
宋离毽子是拿到了,人却是不敢下来了。加上树上的雪很多落进了领口里,身上凉飕飕的,宋离在树上呆的心惊胆战,就近爬上了墙头。小伙伴们有的去喊大人,有的在树下干着急。宋离一眼看见了正掀帘出来的林洺,不由大喊道:“林洺,救我……”
林洺脚下一顿,看见宋离爬上那么高的墙头,不由脸色一变:“你怎么上去的?你等着,我去找梯子来。”最终穆姨拿来了梯子,笑着说宋离是个皮猴。宋离一边从梯子上往下爬,一边笑嘻嘻的看着站在边上的林洺。
离地面还有一米多高的时候,宋离突然冲林洺喊道:“小哥哥,你过来一下。”林洺被她喊的脸上一热,不知道这丫头抽什么风,刚刚还好好叫人名字。林洺才走过来,不妨宋离直接整个人扑了过来,林洺本能的伸手去接。
人是抱了个满怀,林洺直接被压在雪地里。宋离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就近抓了把雪塞进了林洺的棉袄里。林洺的脸通红,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羞的。直接一个翻身就将宋离掀翻在雪地里,拦腰将小人儿捞了起来,对着屁股啪啪就是几巴掌。
宋离从没被人打过屁股,这下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林洺把她丢在雪地里,头也不回的走了。穆姨看着这两个冤家,准备过来安抚宋离。宋离气哼哼的对着林洺背影吼道:“你给我等着,敢打我屁股,你是第一个!”
林洺突然回头笑了:“好啊,我等着,我看你要怎么办!”宋离在原地气的跳脚,这才惊觉身上的冷,那边母亲也过来了,宋离一把扑进母亲怀里撒娇。就听见母亲对穆姨说:“都是我,给这孩子惯坏了,疯起来没个轻重,林洺没事吧?”
穆姨笑道:“不打紧,小孩子玩闹很正常。只是以后莫要让宋离爬这么高了,万一摔着可怎么好。”宋离在母亲怀里嘟着嘴,明明有事的是她好不好,母亲都不管林洺是不是做坏事了,心里一边委屈一边愤愤不平,也不知道是谁先招惹的林洺。
宋离憋了三天没去找林洺,林洺也没有来看她。到第四天的早上,宋离穿着妈妈新买的棉袄,乌黑的辫子上扎着漂亮的头花,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非常满意。就想着要去给林洺看看,一下子将心里那些小九九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蹦一跳的往隔壁院子去了。
林洺正在院子里扫着积雪,一回头就看见宋离粉团子一样的过来了。不由眼睛里漾出一丝笑意,宋离人还没到就喊着:“小哥哥,你看我好不好看?”林洺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看着她笑脸如花也就随她去了。
转眼就到了腊八节,宋离一大早就捧着妈妈做好的腊八粥去找林洺。林洺正在书房看书,对甜食不感兴趣的他被宋离逼着吃了一大碗,宋离满足的笑着,林洺看着她颠颠的抱着碗跑了,不由喊道:“你可别再添了,我已经很饱了。”
这年的春节,穆姨和林洺是在宋离家过的。人多热闹,吃饭的时候宋离坐在林洺旁边,够不着的菜都是林洺帮忙夹的,一顿饭宋离吃的很开心。晚上放烟花的时候,林洺陪着宋离放了很多,第一次没有说要回去看书写字。
当晚宋离玩疯了,最后是在林洺怀里睡着的。林洺把她抱回去,她一点都不知道。早上醒来问了母亲,高兴的就要过去找林洺。被母亲拦下了,据说林洺家里来了客人。
多年以后,宋离才知道,大年三十的晚上,有个男人在穆姨院子外站了一宿。初一的那天的客人也就是这个男人,宋离当时只看见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挺拔背影。
正月没有过完,穆姨就过来辞行。说是回家探亲,院子留在这里让母亲帮忙照看。宋离总觉得穆姨琉璃般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愁绪,不同往日的宁静。宋离心里空落落的,去了隔壁院子就站在窗前静静的看林洺写字。
他也是要走的,宋离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甚至不知如何挽留。初七的那天,雪下的纷纷扬扬,林洺过来看宋离。宋离接过他递过来的精致的礼盒,勉强扯了扯嘴角,也勾不出一个笑容。
林洺摸了摸她的头,突然伸手轻轻的抱了抱她。正要松开,宋离将他环抱的更紧,哽咽道:“小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林洺叹了口气,低声道:“如果可以选择,我也不想走,我也是喜欢这里的……”
林洺最终还是走了,宋离追着跑出去的时候,只看见汽车在路的拐角处潇洒的弧线。宋离蹲在门口,埋头哭了很久。此刻她多么希望这满地的白雪,还是那深秋的梧桐叶,还有那少年冷清的步伐,都成幻想。
穆姨和林洺都没有再回来过,穆姨来信让妈妈帮忙将院子处理掉,只隐约从妈妈口里知道他们似乎移民去了国外,说是更利于林洺将来的发展。
林洺走后很久,宋离都提不起精神来。每每看着林洺走时送的那条粉色的围巾,和围巾上面点缀着的可爱的无尾熊,宋离就开始回想林洺挑临别礼物的样子。
围巾被珍藏在衣柜深处,宋离不想睹物思人。闲来无事拿出林洺之前给的字帖开始练字,久而久之,宋离的字自有一番风骨。
直到现在,宋离依然能清晰记得儿时林洺的样子。那样清新的少年,短暂的相处,他似有着魔力一般,叫宋离念念不忘。柜子里有一箱不知寄往何处的信,上面的字迹从青涩到成熟,每一个扉页上都有着相同的名字——林洺。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5 03:08 , Processed in 0.139483 second(s), 3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