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24|回复: 8

写一篇“人与妖”的虐心故事

(35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100才气
可以是古代,可以是现代,可以是狐妖,可以是猫或者狗

总之放开你的脑洞吧!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17

帖子

276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760
QQ
发表于 2019-7-14 03:56:13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树心》
  金丝绣鞋踩在满是灰尘的地面上,绣着桃花的扇子被一只白玉似的手握住,皓腕轻提,以扇掩去口鼻,点了胭脂的红唇吐出的话语却暗含嘲讽。
  
  “李郎,你曾对我发下誓言,三年后娶我过家门,我等了三年又三年,如今你家都不要便跑没了影,我早已过了该婚嫁的年龄,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也就不差这几年,便是要将这地翻过来也要找到你。”
  
  裙角似纷飞蝴蝶,婉莹踩着那双金丝绣鞋又匆匆离去,被扇面掩去的面容当称得上一句国色天香,便是过了适龄,就是为了这张脸也多的是人愿意娶她,只不过是她不愿意罢了。
  
  十三岁时,少女怀春,也是当朝女子定亲的年纪,她是家中嫡女,夫人自是细细挑选京中少年郎。
  
  婉莹一听见母亲提起婚事,就羞红了脸,粉面含春却又娇怯怯似一朵半开海棠,此时已经可见之后倾城国色。
  
  春天院子里的桃树开了花,落了一地娇粉,婉莹提着裙摆踩在院子里的小路上,风一吹,大片桃花成群落下,有一朵在风中飘摇,最终落在她发髻。
  
  在大片的桃花中,有一粉衣男子站在树下,眉眼间尽是笑意盈盈,婉莹的心……悄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她头晕目眩、眼前阵阵发黑,婉莹心想,这便是心动吧。
  
  后来便和那话本子里的差不多,娇小姐和不知哪来的俊美男子藏在一树桃花下谈天说地、下棋写诗。
  
  若他们是夫妻,那定是恩爱有加,只可惜,男未婚,女未嫁,叫夫人气的一口气背了过去。
  
  嫡女与外男在家中私会,这可是败坏闺誉的事,也不知道那男子使了什么法术,竟然叫夫人与老爷将他视作了贵人,这才结了秦晋之好。
  
  只是婉莹年纪尚小,便定下三年后结婚。
  
  三年的时间够发生许多事,半开的海棠终于完全绽开,那样的天姿国色,去了哪家夫人的赏花宴,都要被当做最美的那朵花好好赏析一番。
  
  只可惜,这朵花已经被定下了。
  
  都说红颜薄命,美人薄幸,似乎每个国色天香的美人都活不到白头,婉莹的心出了问题,注定要薄命。
  
  十五岁那年,婉莹一头栽倒在桃树下,桃花给她作了垫子,夫人哭晕在床边好几次,也改变不了红颜薄命的事实。
  
  老爷请了许多名医,老太医捻着他的白胡子,在期待的眼神中摇了摇头,婉莹那双琉璃似的眸子失了光彩,偏又染上些许泪光。
  
  夏季,婉莹贪凉,暑热天却伤了风,她那未婚夫穿着一身绿袍进了闺房,大手握住她柔荑,轻声安抚着。
  
  “睡吧,醒来就没事了。”
  
  睡了一觉醒来,身着绿袍的人不见了,老太医又被请了来,把了脉后瞪圆了一双眼睛,直呼怪哉,原来,婉莹的心好了。
  
  但是她的未婚夫,却没了踪影。
  
  现在已是二十四岁花信年华的婉莹终于从夫人那得知了真相,他那未婚夫是桃树成了精,庇佑了家里几百年,将自己修炼了几百年的树心给了婉莹,这才给她续了命。
  
  婉莹一双美目泪光闪闪,她呜咽着捂住胸口,一行清泪自眼角滑落。
  
  “原来,你藏到我心里去了。”
  
收起回复
  • 大明 : 颜即是正义(*˘︶˘*).。.:*♡
    2019-7-14 09:02| 回复
  • 风雪飘月 : 还不错,每一篇都非常完整,除了一样的问题都挺好的……
    2019-7-14 17:17| 回复
  • 我也说一句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2

3

主题

16

帖子

2340

积分

二级鸽子精

Rank: 3Rank: 3

积分
2340
发表于 2019-5-12 11:28:54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只血尾狐,尾巴下面白色的毛中隐藏着红色,传言喝了我的血便可以令死人还阳,生者长生,我默默舔诋着落在雪地上艳红色的,我的血,却发现,唯甜猩二味而已,无甚奇效。

是的,我受伤了,风雪夜里我漫无目的的奔跑,却落入了猎人埋伏在山林间的陷阱,淬了毒的尖竹让我失血过多,不久,我便沉沉的昏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是被马蹄声吵醒的,马蹄泼泼洒洒溅了我一脸冰凉的泥雪。

我勉强抬眼,立刻被最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的你吸引,单手执缰的你艳红披风在风中烈烈作响,之前的我只见过山中猎户,第一次遇见这么有气质的男子,我犹自盯着你不放。

有人拎着我脖颈毛皮讨好的凑到你跟前,说,“将军,这毛皮可给老夫人做件御寒皮裘”

我挣不脱,也逃不掉,却听见你淡淡的语气裹在风雪里,“有了瑕疵的毛皮,不用” 他打量了一下我的尾巴,好像发现了什么。

不知该是庆幸,还是该悲哀,我就这么的入住了将军府,等待养好伤,再成为一件没有“瑕疵”的皮裘。

他们把我关在后园的一间耳房,整日里丢给我一些吃剩的羹汤,我尊贵的血尾狐怎可吃这种腌臜的玩意儿。

于是,我绝食了。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来看我,阳光透过低矮的木窗透进来,照在你面无表情的脸上,我挣扎着起身想要靠近你,就听你说,“再不吃东西,就扔掉吧”

我不想被扔出去,也不想离开你的身边,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被你吸引,可能是想了解你眉间永远浓的化不开的愁绪,或者是被你亮的迫人的目光征服,我开始吃东西了。

值得庆幸的是,拿来的东西再不是下人们吃剩的东西,而是一些干净的蔬菜,虽然淡而无味,起码也能入口了些。

而我每天,就默默的坐在低矮的房子里,看窗子外面日起月落,你再也没有出现,直到有一天,我的伤恢复,可以化作人形,我决定逃出去找你。

我几乎游荡了整个将军府,却依然没有搜寻到你的身影,直到日落,我才看见你进了王府大门,这才知道,你应该是很忙的吧。

一时间,我的心底竟然有些宽慰,自己为你找了个正当的许久不来看我的理由。事实上,他为什么一定要来看一件“毛皮呢”

我劈昏一个小丫鬟变身成她去给你送汤进书房,你正低头阅读着什么东西,听见我的脚步声,你抬起头,目光如电一般卷过来,那一瞬间我竟然忘了把汤放在你案头,就那么怔怔的看着你。

我看见你的身影极其快速的一闪,再回过神,一把冰凉的剑锋横在我颈间,你冷了眼神喝问,“你是何人!”

我吓了一跳,却还是低眉顺眼,“回王爷,我是丫鬟小翠”我料定你不可能对一个小丫鬟的名字记得太清楚,就胡邹了一个名字。

没想到那剑尖却又往前递了几分,“胡说!你是那只狐狸吧!”

我惊诧不已,看着你一脸嫌弃鄙夷的神情,脖子往后缩了缩,没有问出那句,你怎么知道。

按道理,你没杀我已是万幸,我却想求你让我留下,留在你身边,哪怕做个宠物也可以。

出乎意料,你居然同意了!

“成了我的人,就要事事听我的,不能有半个不字”

这句话,从那以后就成了我的准则

我替你杀人,替你解决掉暗处的隐患,替你扫清一切障碍,甚至以歌妓的身份迎合那些所谓的恩客,从他们嘴里套出你想要的消息。

我从来都不问为什么,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道理,我只需要负责执行就好,只要能看见你,做再多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将军府里除了老夫人没有别的妻妾女主人,我一度很兴奋,就算你不可能接受我,我也不想看见你和别的女人情意绵绵。

这平静的日子却突然打破了,一个女子出现在了你的生命里。

她温柔恭勉,谦逊良合,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我见过你看她的眼神,那是包容的,是宠溺的,是…爱慕的。

而你给我的眼神,从来都是不容置疑的,冰冷的,严肃的。

是啊,一个从深渊里逃出来的狡猾狐狸怎么可能比得过纯洁的小白兔。

我早该知道的,我早该摆清楚自己身份的,就是一直不甘心的沉溺在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美好梦境里,不愿意醒来。

我不愿再回将军府。

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执行任务上,鲜血一次次的沾满了我的袖袍,那些或丑陋,或贪婪的人一次次的匍匐在我的脚边。

多么可怜,可恶,可恨的人类。

我在尘世里呆的久了,就慢慢看清楚了人心,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一切手段,于是我杀人的手法越发利落,毫不留情。

直到再一次接到你的传召,我回了王府,却没看见那位和你一直呆在一起的美丽姑娘,你的样子很颓废,像失了天空的雄鹰,满脸藏青色的胡茬,我从没见过你这样。

心底有一根弦被触动,疼痛不已。

你对我说,他被圣上看中了,她就要进宫做妃子了。

你的语气忧伤,无奈,心痛。

呵,我为你而痛,你却痛着别人的痛,可惜爱,不就是心甘情愿吗?

一时间,我又有些高兴,她走了,那你又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站在你身边,试图给你一些安慰,你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直直的盯着前方,半晌,你握住了我的手,我沉迷于那宽厚的掌心,心软的像一摊泉水。

这才是我想要的呀,我的将军。

我听见你沙哑的嗓音传来,“你是血尾狐。”

“嗯嗯,是的”

“你可以变幻人形”

我正高兴,以为你可以接受我,不住的点头,“嗯嗯!没错”

“你也可以变成别人…”

哗啦!一盆冷水兜头浇下,化为利剑狠狠的戳了我无数个窟窿,我抬眼望进你的眸,想从那深邃的黑洞里找出你话的认真程度。

我却看见了无数的疼痛,期待,还有点点的哀求…

呵,我爱的叱咤风云的男人啊,为了另一个女人,居然对我露出了这样的神情。

我还能怎样,说起来皇宫里的食物真心不太好,堂堂皇帝娶妃子,摆了一堆看起来好看吃起来却难咽的要命的花瓶儿!!

桃花糕酸辛苦涩,桂花饼腥辣刺喉,我扔了那些东西,真难吃!

一口鲜血涌出喉咙,溅在大红的幔帐上,瞬间被那喜庆的颜色吞没,我闭了闭眼睛,现在,他和已经被我换了容颜的她,应该在宫里喝我的喜酒吧。

多喝些啊,以后可能都喝不到了呢。

我继续坐着,直到皇帝进来,我这才知道那姑娘被选为妃子,他为什么伤心的昏天黑地,皇帝饱满圆润的龙颜,怕是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罢。

我使了个法术撂倒他,让他在睡梦里当他的新郎官儿,独自一人,潜伏在黑夜里回了将军府,我打算辞别他,第二天一早,皇帝就会看见,因为伤心过度而梗死喜床的新娘,我要回山中去,再不出来了。

事实永远比我预计的要有戏剧性的多,我深爱的将军,在我的新婚之夜和他的美娇娘也没闲着,寒冷的严冬,一室春光。

我趴在墙头上,眼睛毫不停歇的窥着活春宫,默默数着自己心碎成了多少瓣。

直到天明,晕过去的我醒来,看着眼前一大摊的血迹,擦了擦嘴角,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御林军却包围了整个将军府,皇上要以将军意图谋反和偷梁换柱之罪抓捕他,我很诧异,我明明弄了个假人摆在床上,怎么会…

然后我低头看了看恢复成狐狸形状的自己,不自觉的笑了笑,是么,我已经失去了法力啊,看样子我是旧伤未愈又添新创,我真是没用,居然连最后一件事情也没有帮他办好。

皇上很快以雷霆手段抓他进了监狱,皇家丑事不宜外泄,我趴在御书房外听到消息,他将被秘密处死,丢出皇宫。

我急忙去寻,好歹叫我找着了那个运他出宫的马车,他已经死了,是自溢,应该是料到自己的下场吧。

我一路跟在那马车后面,等他们把他的尸体卷着草席丢在乱葬岗离去之后,我才现身。

我坐在他身边,看这个我深爱的男人,看这个我愿意为他低到尘埃里的男人,看这个昨日还在我面前表演了鱼水之欢的男人。

然后慢慢向他伸出了爪子,我怎么能忘记,我是血尾狐啊。

所以,我最后能为他做的事,就是用我的血,去救活他。

冬天的雪真是大的惊人,我打了个哆嗦,只在爪尖上划了个口子,一点点的喂进他嘴里。

鲜血慢慢的流淌,到了已经足够他活过来的量,我没有停,只微笑的看着他。

从他的剑挺的眉到他紧闭的眼到血艳艳的嘴唇再到略微起伏的胸膛。

我要用我所有的鲜血来洗净他的记忆,悲哀的,痛苦的,绝望的,和…有关于我的。

最后一点意识飘散的时候,我只依稀想到,等他醒来时,该会庆幸的吧,捡到了一副完整的狐狸皮毛,他会拿走做个衣服吧?那样,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了。

不是吗……

点评

好虐的故事  发表于 2019-5-12 13:49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1

主题

4

帖子

435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435
发表于 2019-5-11 04:33:29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喝杯茶吧。”
  花璃默了默,笑了。
  接过,一饮而尽。
  转身,她坐在琴前,手指微动,红唇勾起,“阿玄,我在给你弹一曲吧,最后一次了!”
  琴音在她手中,如流水潺潺,清脆悦耳。
  “阿玄,下次赏花,你将我床头的盒子带去,折一枝花装在其中,可好?”
  花璃眼上覆着一条白色丝绸,手下弹着那一曲凤求凰。
那是阿玄最爱的曲子。
  “你既己瞎,便安分些,想那么多做甚?”
  阿玄不耐的挥挥衣袖,有些微怒。
  淡淡一笑,花璃道:
“阿玄可还记得我们的初遇?”
  “不记得了。”
她一愣,红润的脸逐渐变白,却还是勾唇笑。
  “那时你还小,不记得也对,我说与你听罢?!”
  花璃也不管他怎样,自顾自的开始说。
   “那时你才六岁,我记得我刚修成人形。为了感谢你的精心照料,我便在你为我浇水的时候化作少女,可我却忘了变化一件衣裙,就出现在你眼前。”
  阿玄满脸追忆之色,接道:
“我便捂脸,骂你不守妇道。”
  “对!”
  花璃点头,手中的动作未曾停歇。
  “后来,你19岁时,我们情投意合。定了亲,但你却被派出制敌,我们约定等你回来便成亲。”
  说到这,花璃微颤,感到她的恐惧,阿玄迟疑着将手放在了她的双肩。
  “但回来时,我受了重伤,你便为我寻找救命的方法。”
  “对,阿玄,你可知我那一年去了何处?”
  “不知。”
  玄摇头,他确实不知,只晓她回来时双目已经失明。
  “我……我去了十殿,为你改了命。”
  他放在她肩上的手更用力了,花璃能感到他的愤怒。
  “所以,代价是你的双眼?”
  花璃未言。
  玄不禁想到花璃那双干净的眼睛。
  “原来是这样,可我却信了别人的话,当你做了别姨娘……”
“我没有!”
阿玄捧着她的脸,双目通红的看着她,一只生满老茧的手抚摸着她的眼。
他错了,错的彻底。
吸吸鼻子,他像小时候一般紧紧拽住她的衣袖,哽咽道:“阿璃,下次赏花我们一起去好不好?阿璃,我们……从头来过好不好?”
两行血泪自她眼角滑下,血伴着呜咽声自唇角溢出:“阿玄,我们……来不及了啊……”
曲终。
她的身子化作花瓣消散,空气中红光点点,如萤火般美丽,:“阿玄,下一世,等我。”
她终是爱他的,哪怕是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也给了他。
下一世,他不会记得她,也不会有人记得曾有一个叫花璃的妖曾来过这红尘乱世。

点评

写的不错,可惜没有突出主题中“妖”的特色,看完我也没看出女主什么妖  发表于 2019-5-12 13:52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0

0

主题

3

帖子

276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76
发表于 2019-5-6 09:07:11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修行千年不成仙,当为真情落成灰。

    我本是一颗沉香树,在崖边数百年,平日看着崖下云雾缭绕,暗暗出神想着如何幻化成人。
   
    树妖和其他妖不一样,我们需要身躯脱离土地,根却不能离开,所以树能修炼成人,靠的是机遇。
   
    而我长在崖边,鲜有人来。有的也是那些飞鸟,它们却帮不了我。
   
    于是我在这里呆了很久,每天吸收着晨曦露水,从一颗树到了有了灵气,我终于修成了树灵。
   
    那一日,来了个猎户,不小心滑下山崖,我用树枝勾住了他,待他上来后看了我许久。
   
    第二日他带了四五个人来,讨论着,说能赚好多钱,虽然我不太清楚,可是依照他们砍在我身上的斧头来看应该,是砍树,我能离开了?
   
    我被他们抬到了集市上,果真如鸟儿们所说,热闹的紧。
   
    我形成了灵,看着他们把木分开,把木做成各种各样的东西,我挑选着,看哪个可以寄宿。
   
    我寻了两天,都没有适合的,有点不甘,难道要重回崖边,寄予树根再长一次?
   
    正无奈时,我找到了最后一块木,那是最小的一块儿,像是被丢弃的那一块残料。
   
    我寻了进去,萧瑟的草房,阴暗潮湿,像是风吹即倒,看着里面的人昏黄烛下刻着什么,我在旁边看着。
   
    清风徐徐,一夜而过,残烛燃尽。
   
    那人手中的木也成型,是一个女子,还没有面容,十指间细腰间,都被近于透明的线牵着。
   
    我很满意这最后一块木,便决定将灵体寄宿于此。
   
    白天的时候,我看见了那个雕刻者,白净的脸,好看的眸,淡色的唇。
   
    我见的凡人不多,无疑他是最好看的。
   
    那双手也很漂亮,修长骨节分明,除却那一道道伤痕。
   
    可是他对着木偶很久,也没有雕画出眉眼,好看的眉头微皱,我也暗暗叹息着急。
   
    施法使他睡去,读术入梦,窥得他心。
   
    那些画面在眼前,一个瘦弱的孩子,蜷缩在角落,手里攥着一把刻刀。
   
    一个纂刻世家,因被查出复刻玉玺满门抄斩,临危之际,父亲将他扔出了马车,落荒而逃。
   
    这样,一夜之间成了孤孩,被乞丐欺讳,隐忍不言,陪着他的是那把刻刀。
   
    虽温润儒雅,却在家祸之后,在也没有碰过诗书,靠着雕刻度日,温饱难护。
   
    我微微叹息,觉得这也算苦命人了,唤醒他在梦中,初醒时,他大吃一惊,呆呆的问:“姑娘……这是……”
   
    我轻轻的笑着:“记住我的模样,可别浪费了那沉香木。”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如今的模样,但在他的梦里,应该就是他所想的模样。
   
    他眸中有惊喜的的神采:“姑娘可是仙子?”
   
    他这话我确实没有办法回答,我不是仙,虽然我有这梦想,可修行了百年暂且也只是想想,但又不能说自己是妖,只能笑笑不语。
   
    闪身离开他的梦,潜入木偶。
   
    待他醒来之后,动手雕画,墨染长发。
   
    我成了一个戏偶,笑得嫣然,十指戏牵。
   
    我想着他雕完之后应该会把我跟着那些戏偶一起送到集市上卖掉,可是他并没有这样做。
   
    他把我带在身边,我想着也好,毕竟我需要沾染人气,才能幻化人形实体,化成人形才能升仙。
   
    他会对着我说话,唤我仙子。偶尔我也进他梦,和他畅聊。
   
    那萧瑟的草屋在冬天四处透风,家徒四壁的他只能蜷缩在一起。看他瑟瑟发抖的身影,挥手便幻化成屏将他护在其中。
   
    他每天上山捡木用来雕刻,我知会了那些树妖儿们,将那些换掉的木块让鸟儿放在路边,这样他就有了很多名贵的木,雕出的物品价格也高上很多。
   
    过了许久,他被一个乡绅请了过去雕刻。
   
    报酬很多,还送了房子,这样他搬离了那个漏风透雨的草房。
   
    本就家徒四壁,并没有什么东西,他就带着刻刀和雕成戏偶的我。
   
    我也已经沾够凡尘,可幻化成人。可呆在他的身边我不想走。
   
    那乡绅看到了他包中的我,说是要花大价钱买走,我幽幽出了戏偶
   
    ,虽然我挺喜欢这木的,但若能卖出好价钱也不错。
   
    可他却不卖,我飘在半空笑他愚昧,夜入梦和他说起这件事情,他却半晌不语,我觉得无聊便要走,他才说出一句:“我只愿姑娘在我身边哪怕只能梦中相见。”
   
    我错愕的扭头看他眸中浅浅的笑意,不知如何作答。
   
    于是我便一直在他身边。
   
    日复一日,他的名声越来越远。京城传来的圣旨,入宫。
   
    这道旨意,是恩是仇我不得知,却晓得他们的一句话:“圣旨不可违抗。”
   
    他终是入了宫,带了刻刀,却没有带上我……
   
    他走的那日细雨绵绵,清风郁郁,有诗意的景,却不明媚。我出了戏偶化成人形,撑着伞在长巷街角看着马车远去。
   
    是妖无心,为何我的步伐却如细雨般慌乱,怕的是他一去不返。
   
    我找了鸟儿跟着他,传达他的消息。
   
    当鸟儿飞回来时,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破门而出,随风飘起的衣袂素色白衣。
   
    我本不喜这白衣,他却道仙子白衣裙。我也就随着他了。
   
    当我在宫禁门口看见他时,还是晚了,满身鲜血。,魂不知何归。
   
    我颤抖着手将他扶起,抱在怀里,血染白衣,入木成魔。
   
    妖落泪则堕,这是每个妖都知道的,落泪成心。
   
    我却抱着他泣不成声,最终嚎声大哭……
挥手做成屏障挡住了那些凶神恶煞的兵将,抱着他发凉的尸身枯坐在市井口,  妖说无泪,未却动情。
   
    当我尝到那一丝咸味之时,我便知道,我修不成仙了……
   
    站起身,衣角是他的血,看起来像点点红梅渗透其中。
   
    想到他走之前,我最后一次入他的梦,他说“姑娘,在下池离。”
   
    我依旧轻笑并不言语。
   
    听他说着,他说他要报仇,灭门之仇。
   
    我想阻拦,却不知从何说起。
   
    只能道了声:“等你回来。等我来世幻化成人,一起归家。”
   
    可,回不来了。
   
    你说 你要报仇,如此我来帮你如何?若不成仙,何谈入魔。
   
    向来妖修行,只有两种结果,得到成仙和元魂覆灭,我选的是第二种。
   
    之后,京城便有传言,说是皇帝纳了个妃子,封为香美人,勾人心魂。
   
    使得皇帝荒废朝政,我坐躺在那沉香木做成的贵妃椅上,听着那些话语,轻轻的笑着,这皇帝本就昏庸无道,可无奈罪名却要落在我身上。
   
    那些大臣的奏本,字字参心,我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总归不会怎么好过。
   
    我听过那九尾白狐苏妲己的故事,想着学一学。
   
    也曾贿赂地府的黑白无常,从他们口中得知池离已经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我便也宽了心。
   
    当那皇帝双目欲裂的断气时,我便一把火烧了这华丽堂皇的宫殿,外面人声嚷嚷,我却独留火海。
   
    在烈火中我将一杯酒倒在地上,祭以池离。你仇已报,便可瞑目。
   
    当天雷来临之前,我闭上了眼燃于火海,月落成灰,池离你有来世,我却不能了……
   
    也不知道,你能不能记得,那笑得嫣然的沉香戏偶,你唤了许久的仙子不是仙子,她是妖,一个失了心的妖。
   想那当初一人一偶一刀一草屋,无恩无怨无缘无家仇。
会有一个白衣的雕刻人,一夜未眠雕出了一个戏偶。
   
    我本想着,伴你白发。
   
    可最终,人亡戏偶成灰,妖也成魔。
   
    此后崖边沉香树根枯萎,不再生长,枯萎化成灰,落进了万丈山崖。
   
   
   

点评

树妖挺少见的,故事也不错(*๓´╰╯`๓)♡  发表于 2019-5-6 15:14

评分

参与人数 1才气 +630 收起 理由
大明 + 90 写的很好啊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关系1

392

主题

998

帖子

22万

积分

文社社长

微文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015

斐然银笔拔萃金笔生花妙笔优秀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9-7-10 07:29:50 官方公众号:鸽文社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明:不虐,反而有点淡淡的搞笑hhh

#转载#侵删
《白狐》佚名
他随着村里郎中学中医。
12岁上山采药时救了一只千年白狐。四年后,郎中去世,白狐成精来报恩。看着毛绒绒的小狐狸,他简直无力抵抗,抱着看了又看,十分欢喜。
白狐化作绝色美人:恩公,奴家....他一脸冷漠:变回去。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6 02:12 , Processed in 0.354487 second(s), 10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