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鸽文社-看短篇和超短篇的地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06|回复: 0

小水

(1495字) [复制链接]
我的关系0

2

主题

3

帖子

287

积分

一级鸽子精

Rank: 2

积分
287
初晨,天朦朦亮。
抬头,月亮的周边似乎还晕染着昨夜的凉意,云影重重像被人胡乱缠绕的丝线。脚下,狭窄的小路坑坑哇哇,蜿蜒着好像没有尽头。路旁,层层叠叠的山峦连绵,交相辉映如一道巨大的屏障…
五岁的小水坐在小拖车上,睡眼惺忪的拿着锉刀望着前面拉车的妈妈。她总是疑惑为什么妈妈看起来永远那么精力充沛?为什么这红高梁种了一年又一年还是要种?
“哈…妈,你上回说额爸啥时候回来滴?”小水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你爸要回来过冬嘛,叫得应该是快咯!咱到啦,水娃子你快下来!”妈妈甩了甩胳膊,一边从拖车里拿出麻绳一边催促小水乘着天凉干活。
成熟了的高梁红的发黑,仔细闻它的梁秸还有一股淡淡的甜香味。然而它的个头却是不小,足足高了小水两个身子…
“唉”小水回过头,看着妈妈正准备拿毛巾包头,因为怕沾了露水闹头疼,可尽管这样,她依旧经常看到妈妈坐在炕上揉头。
“咯咯咯…”妈妈挥起了镰刀,一片片高粱应声而到。朦胧的月色映衬着妈妈忙碌的身影像定格了的水墨画,浓淡之间满是岁月的痕迹。小水回过头转了转身子,望着从脚边蔓延开来的一大片高梁缓缓吸了口气。凉气入脑,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随即便蹲下来拿着自己的小锉刀一下一下使劲地割着梁秸。
天色渐明,月亮悄悄隐藏了踪迹,远处的山峦也不再是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不远处布谷凄凉的叫声也渐渐消失不见,周遭的氛围开始变得欢腾,不远处的窑洞外已经袅袅地升起了炊烟,从一个山脚接着一个山脚地飘散开来倒也有些云山雾罩的意境。
小水抹了抹额角的汗,望着身后倒下的一大片高梁满足的大喊:“妈!你看额砍了这么多呢!…”
“水娃子得行!等把倒下的抱上车咱就回去嘞!”妈妈拧了拧毛巾上的汗,咧着嘴冲小水喊…
“呦!水娃妈一大早就带水娃来地里干活呀!”李大爷扛着锄头一边笑一边冲着地里的水娃妈喊道。
他的身材消瘦,灰白色的帽子帽檐已经破了线,原本深蓝色的外卦也被洗的发白,长穿的鞋子也总是这样一双黑色老布鞋。雪白的胡子长长的,纷杂地耷拉着,脸颊凹陷,只有一双眼睛还依旧炯炯有神…
“是咯!李大爷背个背篓是要去挖药呀?”
“对咯!你李大妈的咳嗽又犯咯,卖药的还要走好几百公里嘞!还不如挖药来的行!”李大爷支了支锄头。
“对咯,李大爷,你儿子说啥时候回来呀?怕不是跟我家娃他爸一起回来吧?”水娃妈割完了高梁一捆一捆地抱着往拖车这边走。
“是哈!说是回来过年,哪个晓得是啥天嘛!”
“嘿嘿,快咯快咯!”
小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各家各户都陆陆续续地开始往田里赶。原本寂静的田野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收高梁的,收玉米的,收黄豆的…成群结队地吆喝开来,你来我往好不热火!
“水娃子,走嘞!”妈妈将毛巾拧干利落的甩到肩上。一早晨的劳动浸湿了她的头发,衣衫。她的脸颊通红沁着细密的汗珠,嘴唇也有些发干,长时间拉着拖车的背已经有些驼。偶有一阵风吹来,她的衣服也黏黏糊糊地粘在背上…
时光荏苒,往昔的一切如昨日般历历在目,带着回忆特有的滤镜浮尘而来。
转眼,十五岁的小水已经出落得明艳动人,俏皮可爱地全然看不出过往的踪影。李大妈的咳嗽药也有了家门口专门的药房,李大爷也脱下了破旧的老布鞋,换上了时新的军绿鞋。小水妈的偏头疼也神奇地不药而愈,小水再也不用一大早出去干活,哈气连天地砍高粱…
狭窄的小路变得宽敞,平日里难得一见的机器如今更是随处可见。依山而居,靠天吃饭的窑洞人民更是摇身一变,盖起了民房,开起了拖拉,喝起了高梁,听起了说书…
只是村庄的氛围依旧是那样明媚火热,家家户户依旧热热闹闹地作弄着粮食 。
“哎呦!这个日子是越过越火热嘛!”辞去了砖窑烧砖工作的小水爸望着院子里刚收的高粱,满足地叹息。
“娃她爸,娃要放学回来啊,吃啥嘞?”
“吃啥?羊杂碎!”
























                  
回复
【点赞让作者知道你喜欢这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鸽文社  |网站地图

微小说
Keywords: 微小说 微小说

GMT+8, 2021-6-19 22:32 , Processed in 0.131049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